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11章 好了,别闹
    叶初桐费了好大力气,才稳住重心。知道自己的姿势略带狼狈,她很快调整了姿势。

    但那股不自在的感觉仍然七月黏腻的空气一样,紧紧包裹着她。

    她只能尴尬地打了声招呼,“诸位好。”自己都能感觉糊在脸上的笑容有多假。

    房间里的人在她打招呼后,继续鸦雀无声。一道道目光探照灯一般照射在她身上,要将她凿穿。

    聂归辰也徐徐看了过来,他一身天青色的西装。精良的衣料妥帖地拓出他的身材比例,平而宽的肩膀,有力得似乎能扛着山,撑起天。

    “你怎么在这儿?”聂归辰出声,打破沉默。

    还好没装作不认识她,否则真是脸丢在地上拾不起来了。

    走一步算一步了,叶初桐扯了下嘴角,“听说聂先生也在这儿,顺便来打声招呼。”

    坐在聂归辰旁边的李济行刚要起身,让侍应生给叶初桐加个座位,聂归辰很快察觉他的企图,一把按住他的手腕。

    微微的紧迫力,让李济行讶然回头,十分善解人意地按兵不动了。

    “刚刚有人来说是叶小姐,我还真没想起是哪位。”聂归辰手端着酒杯,轻晃着,世界酒庄的得意之作,泛起细光碎碎的涟漪。

    这个话,听起来像是在撇清关系。一旁的傅总,看向叶初桐的眼光变得虎视眈眈。

    越到了暴风中心,叶初桐越会奇妙地镇定下来。往往最淡定的,就是风眼。

    她嘴角徐徐地绽放出笑容来,如同一朵花孤芳自赏的过程。摄魂的明媚,动人心脾。

    “我人站在你跟前,现在响起来了吗?”女声娇嫩甜润,带着分寸的撒娇。

    聂归辰眼眸深了几许,瞳孔表层的光却愈加盛烈,“有点儿印象,好像差一点儿就能想起来。”

    叶初桐抹着豆沙色口红的嘴唇勾起的弧度更大,皓齿露了出来。从脚踝到脖子绷成一条直线,其他人都虚化成背景,她直直地朝那个俊迈神飞的男人走去。

    来到他身后,叶初桐俯身,耳朵上欲滴的吊坠晃动到了聂归辰侧脸上,冰凉的一点触感。

    “不记得我,那记不记得我口红的气味?”她忍着快淹没自己的羞意,小声说道。怕别人听到,所以离聂归辰很近。

    甜丝丝的气味与柔柔的话语一起侵袭过来,聂归辰自制力再好,小腹也升起一股燥热。

    女人甜嫩的脸颊,只要一扭头就能唾手可得。他恨不得立刻让在场的其他人全都消失!

    聂归辰失神间,他旁边的女人却按捺不住了。

    “聂先生犹豫这么久,看来果真不认识。把不想干的人放进来,是外面门童的疏忽,聂先生,您别怪罪。”

    出声的是坐在聂归辰旁边的女人,她穿着一身名贵的小香风套装,耳朵上是D家当季的珍珠耳环。精美的妆容和大牌香水的气味,将她烘托成名副其实的精致gril。

    虽然她说话柔声细气,但却带着软刺。似乎叶初桐是个打断这场饭局的入侵者。

    叶初桐看过去,立刻就察觉到女人眼中的火光。她脑子飞快转动着:既然能坐在聂归辰旁边,肯定身份不低。这副酸溜溜的样子,不会把聂归辰当成她的所有物了吧?

    要说气场,在座的比不上聂归辰的万分之一。叶初桐在聂归辰面前犯怵正常,但在别人面前,她绝不会把腰给弯下去。

    “请问你是?”叶初桐眼中带着茫然,偏头问道。

    女人拿出名片递过来,微微抬起的下颌显得高傲,“我是金海酒店副总林润雨。”

    叶初桐露出恍悟的表情,不卑不亢地伸出手去:“你好,幸会。”

    林润雨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力感油然而生。

    就没见过比面前这个更不要脸的女人!

    可众目睽睽下,又不好发作,林润雨只好把手伸过去,松松一握就敷衍放开,“你好。”

    经营酒店的,人脉几乎网罗了上流社会的各阶层。一双眼睛更雪亮得像探底仪器,轻轻一扫,就能辨别出对方属于金字塔的哪一层。

    料想站着的这个女人不过是在三教九流中沉浮。凭她也想硬和聂二少搭上关系,做梦!

    心里打定主意,要给叶初桐一个下马威,林润雨笑得不动声色,“还不知道您在哪儿高就?”

    话里“您”字微顿,尤为讽刺。

    叶初桐不接招,笑眯眯地说:“是酒店的高管啊?失敬失敬!不过我可比你更高一阶呢!”

    林润雨脸上的笑容尽失,憋着火气,冷讽:“难道你是空降到酒店的总经理?”

    叶初桐无邪地看着她:“我看酒店大堂挂着一幅写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墨宝,笔迹遒劲,力透纸背,落款是酒店的董事长。想来这就是金海酒店的最高宗旨。我是来消费的顾客,难道不该受到礼遇吗?还是那幅字画,挂上去是为了好看?”

    清凌凌的声音有理有据,不带一丝讥诮,仿佛纯属好奇。

    但正是这样,才让林润雨的脸色沉到谷底,哑口无言。

    绝不能让自己的尊严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践踏!更何况还是当着聂归辰的面!

    林润雨索性以退为进,脸上的怒气都化作楚楚可怜的苍白。眼底的倔强让在座的男士心疼,“今天能让在场诸位接受我的邀请,莅临我们酒店,是莫大的荣幸。但这位小姐说得没错,不管怎么样,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哪有让顾客干站着的道理——”

    说完她便站起身,对叶初桐道:“为了表示我们酒店的每一个员工,将这句话贯彻,我的位置,让给你坐。”

    这个局是她攒的,换句话说,林润雨就是主人。哪有把主人赶起身的道理?

    分明就是来踢馆的嘛!

    这招以退为进,让林润雨在大义上站稳了脚跟,还把叶初桐对比成了搅局的坏人。

    在座的虽然虽然没有聂归辰的身份那么逆天,但都是本城的豪族富商。斜着眼看人的时候,像一道道闷雷砸过来。

    别说叶初桐,就是金老板都惹不起这些人。后者心里不禁埋怨叶初桐好死不死地跟人杠上,现在全都看她不顺眼。

    有几个怜香惜玉的男人已经面带不耐,分分钟要朝叶初桐发难。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扣住叶初桐的手腕,聂归辰看着她,眼睛亮得好像一个起势就能拦住洪暴。他话语简短:“好了,别闹。”

    ------题外话------

    聂归辰:无名无分就是麻烦啊,如果结了婚,就能直接把红本本扔在他们脸上。

    叶初桐:没有花也没有戒指,想凭这句话骗婚,坚决不约!【手动再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