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28章 他真的升天了?
    如果她真的胆大,就不会在他面前安静得像只鹌鹑。

    叶初桐哀怨地睨了他一眼,再次加入战斗。

    就在此时,站在岸上的聂归辰脸色却风云突变,一边朝几人奔去,一边大喊:“快上岸!”

    但已经来不及了,上游的河水像膨胀了好几倍,翻滚着骇人的波涛怒吼而来。

    只是眨眼的时间,已经到了叶初桐几人跟前。

    惊惧和阴冷的气息将刚才的温暖宁静撕裂,等危险临近,叶初桐发现自己腿软得根本动弹不得。

    “嘭”地一下,水浪打在她身上,瞬间将她淹没。

    她慌乱地划动四肢,但根本没用。突然而至的水流太过湍急,整个人都被冲得七零八落。

    更可怕的是她一连呛了好几口水,这时候肺里难受得快要爆炸。

    被冲离得越远,心里的绝望堆积得越密不透风。她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说不定好几天后才被人打捞起来,身体浮肿得像只气球。

    就在她意识涣散的时候,突然有只大手紧紧抓住她。

    叶初桐脑袋划过一丝清明,拼命地攥紧了这根救命稻草。

    聂归辰手揽住她的腰往上一托,叶初桐便求生欲很强地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腿缠住他的劲腰。

    她全身湿凉冰冷,只有紧贴在男人结实温热的胸口,才能找到一丝安全感。

    这时候她发现,河面怒涨,连聂归辰这种鹤立鸡群的身高,也要仰着头才能把脸露出水面。

    聂归辰手里撑着一根鱼竿,肃声对她道:“抱紧我,等会儿到水浅的地方我就放你下来。两个孩子不见了。”

    叶初桐赶紧点头,提高音量才能压得过水流声:“我回去找人!”

    等上了岸,她顾不上满身狼狈,原路返回。

    房主老太太对她两个孙子险境一无所知。但一见叶初桐满身狼狈,一脸焦急,便猜到出了意外。

    她赶紧打了个电话,然后和叶初桐一起前往河边。

    两人几乎都是小跑着过去,发疯的河面已经稍微平静。

    但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

    入骨的阴冷霎那将叶初桐吞噬。她僵站着,嘴唇发白,浑身战栗。

    祸害不都会遗千年的吗?聂归辰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出事!

    “聂归辰!”她朝涌动的河面大喊,喉咙硬得像硌着石头,音调沙哑。

    一旁的老太太早已泪流满面。她带着叶初桐往下游寻找,走出十几米远,猛地挺住脚步,像在竖着耳朵仔细探听什么。

    下一刻,老太太大叫一声,又哭又笑,往前跑去。

    转过河湾,便看到两个孩子瘫坐在鹅卵石上,不停抽噎。

    可能是惊吓过度,两人的哭声都很细弱,一看到奶奶来了,像乳燕投林,湿淋淋地扑到老太太怀里。

    叶初桐急着想知道聂归辰的下落,扯住其中一个孩子问:“聂归辰呢?他在哪儿!”

    孩子被她披头散发,面目苍白的样子惊吓得往奶奶怀里一缩。过了会儿,伸手朝河面比划,哭得更厉害。

    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他一下子晕了过去。

    老太太大叫着孩子的名字,匆忙对叶初桐说了句什么,抱起孩子就跑。

    叶初桐整个人都兵荒马乱。这样白等也不是办法,万一聂归辰也上了岸呢?

    都说他是商界神话,神话不都善于创造奇迹吗?

    于是她抹了把脸,咬紧牙关往下接着找。一边走一边喊:“聂归辰!”

    回声敲击在她空旷的心房,更觉得窒息。不知不觉,眼泪掉了下来,满脸湿润。

    等走到河道分流的地方,她脚步陡然顿住——

    岸边赫然是一摊摊暗红的血,混乱地布在岸边。还有些被撕碎的布料,也狼藉散落着——

    很明显的打斗痕迹。

    叶初桐不由自主地捂住嘴唇,心跳如雷。耳边滚滚的水流声和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将她体内的紧迫感推到顶点,“聂归辰!你快出来!你在哪儿?我还欠你九十万呢,你再不出现,我就自作主张,一笔勾销!”

    不管不顾的大声喊叫将她全身力气都抽空,话音一落,她便跌坐在地,空洞的双眸不停落泪。

    正哭得天昏地暗,深沉成熟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叶姜女,你要哭到什么时候?”

    叶初桐还以为自己幻听。聂归辰明明是溺进河里,怎么又在天上说话,“他真的升天了?”

    她的低喃收进聂归辰耳朵里,后者瞬间黑脸:“向后转。”

    叶初桐这才撑着身体站起来,扭头看见聂归辰坐在一棵苍翠的榕树上。

    他的头发还半湿着,垂在额头,和黑亮的眼眸相互映衬着;身上那件白衬衫贴在壁垒分明的体格上,炽烈的野性冲撞着人的眼球。

    他好好地,活生生地……

    叶初桐心脏大起大落,跑到树下,仰头问:“你怎么爬树上去了?”

    聂归辰垂眸,嫌弃道:“先把你的眼泪擦擦。”然后简洁地解释了句,“在这儿找制高点。”

    叶初桐抹了把脸,再次仰着脸,“啪”声轻响,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她额头。

    她下意识用手去抹,刺眼的血红霎时染上指尖。

    “你受伤了?”她心脏蓦地一紧。

    “小事”聂归辰眯眼扫视着周围,绷紧的肌肉稍微松弛,攀着树干快速地往下。

    动作利落熟练得就像他是这片密林的主人。

    随着他纵身落地,叶初桐才看清他流血的是他的手臂。

    顾不上其他,叶初桐上前握住他的手腕查看,凝声问:“怎么弄的?”

    伤口还在流血,深可见骨。聂归辰却像没事人一样,神情无波,挡了她一下,将手臂背到身后:“哪有你这种光天化日和男人拉拉扯扯的女人?不正经。”

    叶初桐气得头晕眼花,占了她无数次便宜的人,竟然大言不惭地控诉她不正经?

    不过现在不是和他一般计较的时候。叶初桐正色道:“天气大,你伤口这么深,感染了怎么办?”

    “死不了”聂归辰转身往林子里走,目光炯炯地探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叶初桐跟上去,“你要什么,我帮你。”

    聂归辰回眸对上她担忧的表情,顿了顿,指着一棵苍翠的树苗说:“这是侧柏,有止血的效果。”

    叶初桐生怕再耽搁下去,他有什么差错,忙摘了侧柏的叶子放到嘴里嚼碎。然后敷在他伤口上。

    聂归辰垂眸看着女人的头顶,她垂着睫毛的样子,异常认真。半干的头发柔软地衬在侧脸边,沉静又柔美。

    “疼吗?”叶初桐光看着就发怵,问他。

    当初子弹从背后穿透,他连大气都没喘一声,更别说只是这种程度。

    可对上这双担忧的眼睛,说出来的却是:“还好。”

    叶初桐以为他在逞强硬挺,于是眉头皱得更紧,嘟着嘴唇凑近,轻轻往他伤处吹气。

    十分孩子气的举动,却又痒又暖地,直通到聂归辰心底。

    ------题外话------

    爱的呼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