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066章 裤衩留下
    半个小时后,还是那间护士长室。

    张瑞英看着脚脖子打颤,浑身湿透的红裙美女,笑得前俯后仰。

    “笑,您还好意思笑?都什么鬼,穿裤子不行,非要搞一身红裙,还红高跟鞋、肉丝袜、剃脚毛,我这一世英名就被您给毁了!”高睿踢了高跟鞋,一把拽下头上的假发,褪下紧绷的丝袜,又从胸前掏出两大卷球形海绵,气鼓鼓坐在凳子上。

    “小土鳖,你就知足吧,这身裙子是老姐新买的,穿了没两天,这丝袜是偷我姑娘的,听说两百一双,姐还准备穿十天半月呢,你一次就给姐勾烂了。还有这Bra儿,昨天才淘的新品,上面全是你的汗水味道,你让姐再穿,情何以堪?”

    高睿翻了个白眼:“我赔您就是。话说回来,您的化妆水平真没得说,就我这蹩脚的假姑娘,走了一大圈,居然连那几个实习女生都没发现破绽。”

    “想学不?”

    “呵呵,没兴趣。”

    “那不就结了。把衬衣、裙子、Bra儿,裤衩都脱了。”张瑞英轻哼。

    “裤衩是我的。”高睿诧异道。

    “你的怎么了?脱下,老姐要做个纪念。”

    “呵呵呵,大姐,我对中年妇女没兴趣的。”高睿憨笑。

    张瑞英狠狠点了点高睿的额头:“放心,老姐对小土鳖也没兴趣,留下裤衩,做个抵押,要是敢把我交代的事忘了,我就告你非礼。”

    “靠,您有没有这么狠呀?”高睿浮起满头的黑线。

    “麻溜点,别让我出剪刀。”话音未落,泼辣大姐操起两把大剪刀,在手上耍的溜溜转。

    “大姐,我爷爷都不扶,就服您,裤衩送给您了,您告诉我,家住哪儿?女儿芳年几何?漂亮不?有男朋友没?改天拜访。”高睿哭丧着脸,心里苦呀。

    “这就对了,QQ、微信、电话号码,统统交出来。”泼辣大姐挑挑眉,笑得那叫一个欢。

    ……

    出了市人民医院,天已经黑了。

    高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马镇,又急匆匆赶到了工业区管委会。

    五楼主任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任娇坐在大位上,正全神贯注地看文件。

    “嗨,我的大主任,还没下班啦!”高睿敲了敲门,依着大门笑。

    “你来干什么?”任娇抬头瞥了瞥,又低下脑壳,继续看文件。

    “请您吃宵夜呀。”

    “不稀罕。你应该去请陆冰枝,于淑敏也行。”

    “她们没工夫理我。”高睿走了进去,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我也没工夫理你,有工夫也不理你。”

    “要不要这么绝情呀?”

    “住嘴,别跟我贫。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高睿挺胸收腹,脸色一正:“行,长话短说。丽水农庄让人给封了,幕后主使正是丧家犬马明,他让马仔在丽水餐厅故意给自己人下毒,栽赃给我们,又指示工商和卫生局查封了丽水餐厅,”

    “你有证据?”任娇沉默了一会,抬起头。

    “当然。我追踪到了马明那厮的藏身地点,现在需要您的支援。”

    “我一个开发区主任,能给你什么支援?最多帮你报告检查组,让检查组去抓马明。说吧,他藏在哪里,我来说。”任娇拿起电话就要拨打。

    “您糊涂呀,还相信检查组搞得定马明?我建议您给咱大哥打电话,让大哥找可靠的人去抓。”高睿一把按下了任娇手中的电话机。

    “这种小儿科的事任峰肯定不会管。”任娇摇头。

    “您求他呀,就说要不帮忙搞定,马明就会把你搞了,很惨,说不定会丢到窑子里去。”

    “我呸!把你丢到窑子里去!”任娇红着脸啐了一口,犹豫了半天,还是拿出了手机。

    ---“哥,是我,娇娇。”

    ---“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马明,我担心他会对我下阴手,前天晚上就察觉有人跟踪我,不信你问小彤。”

    ---“你要是不管,我就去找妈,让妈来出面。”

    ---“这才差不多,我一会把那家伙的藏身地点发给你,别弄错了。”

    任娇打完电话,朝高睿挑挑眉:“满意了不,高总?”

    高睿嘿嘿一笑:“不满意,您说得不够狠,我估计大哥不会当大事来抓。”

    任娇指了指高睿的鼻子:“不要一口一个大哥,他可没当你是弟弟。”

    高睿:“嘿嘿,梅姨认我就行。”

    任娇:“梅姨梅姨,喊得那么亲热!滚吧,我还要办公,别妨碍我。”

    高睿:“还没完呢,帮我给工商局和卫生局的领导打个招呼,把丽水餐厅的封条给撤了。”

    任娇一口拒绝:“我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面子,就算有,我也不会帮你开口,这是原则性问题。高总,公事公办,你要相信政府,如果丽水农庄没问题,会给你们解封的。”

    “好吧,那我就亲自给梅姨打电话,反正我手上有工商、卫生两个单位的内鬼和马明一伙人坑脏交易的初步证据,你不乘机表现,那就交给梅姨去表现。再见。”高睿起身便走。

    “等等!你真有确凿证据?”才走了两步,任娇就绷不住了。

    高睿暗暗握了握拳头,绷着脸转过身,一脸严肃的说:“十分确凿谈不上,还需要按照线索去找,您上次又不是没搞过,马明垮台,不就是这个套路吗?我感觉,如果您再表现一次,帮市里清除掉一大批坑害老百姓的蛀虫,说不准,您又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把证据给我,回去等候消息。”任娇勾勾手。

    “别急呀,来一次不容易,吃宵夜去,我请客!”高睿闪过来,脸都快伸过了办公桌。

    “没工夫理你,不给就滚!”任娇重新低下脑壳,装着去看文件。

    不过,她手中的文件不知何时已经倒了过来,却浑然不知。她自觉是一个不苟言笑、且很有威严的女领导,但在这家伙面前,却始终无法保持领导该有的风范。他的**,他的笑,他的鬼,都令她心潮澎湃。

    ……

    晚九点,高睿回到丽水农庄。

    陆冰枝已经回了,正在连夜召开主管会议。

    会议室里,坐了二十多人,丽水农庄组长级以上的主管悉数到场。

    屋子里灯光黯淡,门窗紧闭,空调也未开,又闷,又热。

    一众主管,包括一向傲娇的宋梦婕都低着脑袋,神情沮丧。

    陆冰枝的状态更不好,她斜身倒在老板椅上,闭目沉吟,脸上浮着数根红指印,脸颊浮肿,挽在脑后的黑发散下了数缕,给人十分憔悴的感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