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182章 四大美妇
    在紫纱手掌上,分明又一只紫色小锦袋。

    品级不高,也就一阶,神识透过袋口探进去,可见里面躺了二十多只烂魔番,十几根烂黄瓜,一支二百年份的红须灵参,那灵参还用一根红绸子系着,挤在一堆烂果蔬中。

    握草!见鬼了!

    高睿急得直跺脚。

    他很清楚记得,自己并没有在屁股上贴小锦袋,也没把烂果子放在一阶锦袋里,且从来没见过什么紫色锦袋。

    最让他吐血的是:那根二百年份的红须灵参算怎么回事?

    “谢了哈,高总,拜拜!”东方云珠笑靥如花,挥挥紫纱小手,转身便走。

    “等等!妹子,把人参还给我行不?”高睿哭丧着脸挡住美女的去路。

    “不行!我搜到的,就是我的。”美女毫不犹豫摇了摇紫纱小手指。

    “你不会以为两张演唱会的门票,就可以顶我两百年份的灵参吧?”高睿想吐血,吐不出来。

    “得了吧高总,一堆烂番茄,一堆烂黄瓜,一根假人参,加起来都不值两百块,两张云珠演唱会门票,现在已经炒到了两万块,我还没找你贴钱呢。”美女拍拍高睿的肩膀,绕过他的身体,哼着动听的歌儿,慢悠悠走向亭子。

    高睿立在原地。

    直到完全看不见紫色身形,才狠狠搔了一把脑壳。

    他摊开手掌,手心里分明多了一块VIP通行牌,不用说,正是美女裙袋里的。

    ……

    东亭是美妇的天下。

    上到六十风韵犹存的老美人,下到二十七八的极品熟女,可圈可点。

    一半身着端庄持重的晚礼服,一半身着极显身材的大旗袍,她们围在几张圆桌边,嗑着瓜子,聊着家常,对园子里的青年男女评头论足。当然,也不乏精英之辈,躲在偏僻的角落谈生意,谈理想。

    这些人无一例外是中亭老家伙们的家眷。

    高睿跟这些人八竿子打不上关系,略略瞥了两眼,便埋着脑壳往南亭闪。

    “呃呃呃!小子,往哪儿跑呢?”刚闪到半中央,就听见右手边响起熟悉的哼声。

    “哎呀!姐姐,是您吗?”高睿扭头一看,猛拍了一把脑壳,惊诧诧走了回去。

    第五桌上坐了四位极品美妇。

    一个方脸,一个圆脸,一个V脸,还有一个瘦脸。

    四美妇均着旗袍,从左到右,红、蓝、绿、黑,争奇斗艳。

    说话的是方脸的红旗袍美妇,高睿认得,任国华的夫人,任娇的母亲梅婕,人称梅姨。

    “怎么喊的呢小子?姐姐是你喊的吗?”梅婕瞪着眼珠子哼道。

    “呵呵,梅姨,说老实话,就您这模样,您这身材,喊姐姐都算老了,得喊小姐姐。”

    “油嘴滑舌!就你小子**!过来吧,给你姨揉揉肩膀。”梅婕鄙视了高睿一眼,心情格外的好,那说话的模样和语气,分明是丈母娘对女婿才有的,至少,她就从来没对儿子任峰这样亲昵过。

    “真的可以吗?不算揩油吧?要不要跟任伯打个报告?”高睿搓着手咧咧。

    “麻溜点,那来那么多废话!”梅婕朝高睿勾勾手。

    高睿再不啰嗦,哈哈地来到美妇身后,双手捉住美妇的香肩,轻轻揉捏起来。

    这一幕被另外三个美妇看在眼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在她们眼中,还从来没看到梅婕如此随便过,如此与男人亲昵过。

    工作当中,她是一丝不苟,严肃严厉,雷厉风行的女检察官。

    生活当中,她是威仪四方,不苟言笑的沉默者,永远都是听众,很少发表意见,一旦说话,不是拍桌子叼人,就是义正言辞地演说。

    这个突然出现的貌不惊人吊儿郎当的小青年,居然让她性情大变,不简单呀!

    “呃,小子,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方夫人,金冠庄园的女主人。”梅婕享受了十息,看见大家怪怪的表情,打开了话匣子,首先指着小圆脸美妇介绍。

    “方夫人您好,我叫高睿,高兴的高,不睿智的睿,您的庄园跟您一样漂亮。”高睿一边揉肩膀,一边看向圆脸美妇,笑容那叫一个灿烂,嘴巴那叫一个甜蜜。

    很简单,这个可是东方云珠的母亲,可不能得罪了。

    尽管认识东方云珠不到一刻钟,但对着小美女的好感直线上升。

    要想讨好小美女,首先得讨好大美妇,曲线救国的战略战术高睿同志门清。

    “嗯,你的嘴巴跟我家油罐一样滑溜,该打!”方夫人脸上不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是是,我现在就打!”高睿搞怪地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引得几大美妇忍俊不禁。

    “她是曾夫人,上官家族的女主人。”梅婕努努嘴,指了指V形妖精脸的美妇介绍。

    “曾夫人好!”高睿礼节性点点头。

    同时暗暗观察了两眼,上官钧的母亲是个美人坯子,在四美妇中,应该算最美最年轻的,带着一点狐媚的俏模样。

    也只有她才能驾驭得了那身绿色旗袍,穿在身上妖娆妩媚,媚眼如钩,山峰翘挺,保养得极好,皮肤细腻,小脸粉嫩,别说老男人,即便对二十岁的小伙子都具有极强的杀伤力。

    照目前来看,上官钧应该对任娇有想法。

    这是高睿不乐意看到的。

    自前日洗手间里献衣献吻后,感情直线飙升,压抑在二人心底的爱再也无法压制,已经泛滥成灾。对他来说,任何觊觎任娇的男人,都是他的敌人。

    还有一点,通过握手得知,上官钧劣迹斑斑,表面上是谦谦君子,肚子里却是男盗女娼。

    于公于私,高睿都不能让这家伙得逞。

    “嗯嗯!”绿旗袍美妇略略点头,态度很冷,她对高睿似乎也不怎么感冒。

    “她是丁建萍丁夫人,司马雄的母亲,司马雄你认得不?”梅婕指着最后那位瘦脸美妇说。

    “听过名儿,没见过真身,魔都二公子嘛!丁夫人您好!”高睿如实回答。

    最后这位瘦脸黑旗袍美妇一脸病态,应该是大病初愈,或者身患顽疾。

    其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困乏,好像一朵被暴风骤雨肆虐着的顽强火焰,快灭了,又不干熄灭。她虽瘦,通过其骨骼,可以推断出健康时,一定是个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

    她的身上还流淌着一股威压,不出所料,是高手。

    “小伙子,我的肩膀也有点酸,能不能帮我也捏捏?”丁建萍上下瞅了高睿两遍,提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

    “我倒没意见,可小子只有一双手哦,这如何是好呢?”高睿乐呵呵道。

    “去吧,丁夫人抱病过来照看场子,给她揉揉肩膀是应该的。”梅婕看起来跟丁建萍关系不错,很爽快就答应了。

    “OKK!丁夫人,那我就给您捏捏哈,捏的不好,可不能骂人。”高睿转到丁建萍身后,伸手搭在了美妇肩膀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