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197章 再收四美
    蓝光所过,樱花崩灭。

    红光所过,白纱焚烧。

    百息不到,原本不见边际的樱花林悉数幻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一阵闷哼传来,白雾急速凝缩,斗转星移间,高睿站在了一处奢华的白色房间里。

    这就是西二号的庐山真面目。

    房门已经开了,门锁就是他先前砍坏的。

    头上挂着数盏吊灯,灯光雪亮。

    墙壁上绘着四个雪色和服女子,个个妖娆,个个风骚。

    龙榻上散落着一层洁白的樱花瓣,还洒落了点点血迹。

    龙榻四周各坐了一名美女,和他在樱花树林里所见的女子一样,只穿着薄如蝉翼的白纱裙,玲珑身躯一览无遗,都披着金发,嘴角溢血,脸色苍白,小模样儿都很是俏丽。

    只不过,她们的容貌跟于淑敏相去甚远。

    “哎呦喂,美女们,你们主子呢?咋的没带你们走呀?”高睿晃到右一美女身后,捏住美女的下巴,坏坏的问。

    --“呸~!”

    --“巴嘎~!”

    美女朝高睿喷了一口血水,又爆了一句粗口。

    “握草!你丫的还挺辣的,呸爷是吧?趴下吧~!”高睿抹了一把脸,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大手挥出,一拳砸在了美女的后脑勺上。

    美女呃了一声,缓缓倒地。

    这四个美女显然在刚才的鬼阵中受了重创,无法行动,而她们的主子也受了伤,急匆匆闪了,自然来不及捞走她们。

    这时候,她们不过一群毫无缚鸡之力的待宰小鸡子。

    高睿走到右二美女身旁,同样捏住她的下巴:“你呸我吗?”

    “呸~!”不等话音落,美女果断地喷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靠,趴下~!”高睿一脸无语,大拳一挥,砸晕了美女。

    走到左二美女身旁,捏住美女的下巴:“你呸试试?”

    “巴嘎~!”美女不呸了,却爆了粗口。

    “巴什么鬼?趴下~!”高睿更不爽,铁拳打得更重,美女的牙齿都打落了两颗。

    “@#¥……%¥。”还没走到最后那个美女身旁,她就叽里呱啦叫起来。

    “小爷听不懂,趴下吧,我轻点打。”高睿同志掏掏耳朵,啪,果断一拳头。

    收了四个东洋小美女,又收了龙榻上的白色樱花瓣,吹着口哨,背着大手,****地晃出了西二号。

    ……

    就在高睿忙着收拾战利品时,对面的房间里,黑影一闪,梳妆台前,蓦地多了一个虚浮的黑袍人。黑袍人方一现身,便猛烈地咳嗽着,还大吐了两口黑血。

    “师父,您没事吧?”房间一角腾地站起一名白衣男子,看着黑袍人惊诧诧地问。

    “死不了!”黑袍人抚了抚胸口,强咽了一口气,“那小子果然有点道道,居然能强行破开本尊的**诛杀阵,白白损失了本尊三个月的道行,要不是顾忌结婴所需,本尊一定就地灭了他!”

    “是!师父功高盖世,岂是一个小瘪三能够匹敌的。不过师父,早让徒儿把秘法告诉您,哪里用着这么费劲,几个哆嗦就能让他乖乖跪地求饶。”白衣男子躬身说。

    “是吗?你确定能让他跪?”黑袍人很是狐疑。

    “千真万确!”白衣男子拍着胸脯说。

    “是的,大人,毒是我亲手下的,亲眼看见他喝下去的,错不了。”一旁的角落里还坐着一名蒙面男子,这家伙受了伤,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正是刚才被高睿在底楼砍伤的男鬼子。

    “好吧,如果你真能让他跪,倒省了本尊一件头疼的事。一会他进来,你先上,本尊还需调理调理丹田。”

    “多谢师父成全!师父,为了打击那厮的气焰,可不可以让徒儿一边踩他的脸,一边推他的女人呀?”白衣男子大喜过望,顺带提出了要求。

    “可以,别把她搞死了就好,本尊还要留着将她调教成高级忍者呢。”

    “大人、公子,请允许我也加入,前后夹击,一定让那小瘪三更加抓狂,他三番五次坏我的好事,不搞他女人,难消我心头之恨!”角落里的浴袍男子跳起来说。

    “你行吗?别跟老子丢人现眼,嘎嘎嘎!”白衣男子猥琐的笑问。

    “没问题的公子,小弟伤在背上,又不在鸟窝上,不碍事。而且公子,小弟这次回国,新学了不少调理女人的新颖套路,今晚咱们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一一将套路演练一遍,不,三遍!”

    “嘎嘎嘎!真的吗?不愧是育人教授,有福同享,有女同乐,先前后夹击,再试试你的新颖套路。师父,您不反对吧?”

    “一对淫货,平时日不好好练功,只知道搞女人,迟早死在女人身上!”黑袍人骂了一句,抹出一张五弦琴,搁在梳妆台上,轻轻地抚动起来。

    ……

    东二号是主卧室,比其它室大了一倍,还多了一个月牙形露台。

    高睿走出北二号时,东二号的门是开的,里面传来悦耳动听的琴声。

    没有任何迟疑,他吹着口哨晃入门内。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十分和谐的画面。

    整套房间为蓝色基调,古式吊灯是蓝色的,墙壁用蓝帛包覆,蓝色大凤榻,蓝色玉桌椅,蓝色纱帳,蓝色大理石地面,房间四处摆满了蓝色妖姬。

    凤榻上平躺着一位大美人,美人身着橙色小礼服,肩膀上搭着橙色丝质披肩,美目紧闭,双手平放在两侧,呼吸均匀而香甜,尽管身上并未盖任何东西,但很规整,看起来还没被动过。

    罩着美人的橙纱帳上闪着点点黑光,仔细看去,居然是一个个骷髅头。

    凤榻边一东一西各站了一名蒙面男子。

    东侧男子白色夜行衣,双目如钩,狠毒地盯着门口。

    西侧男子裹着条白浴巾,气息虚浮,伤痕累累,特别是肩膀那道长长的豁口,虽然处理过,依然在冒血。

    玉桌旁坐着一位黑袍蒙面人,除了脑壳,脖子以下十分虚浮,如同鬼魅。黑袍人面前摆着一张五弦琴,琴弦飞速幻动,发出一串串曼妙的乐声。

    “嗨,晚上好,需要关门吗?”高睿等了好几分钟,见琴声没停歇的意思,只得敲门。

    “随便,反正你今天走不出这间屋子!”黑袍人没说话,继续盯着琴弦,回答高睿的是立在凤榻前的蒙面白衣男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