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205章 决斗厉鬼⑻ 隐遁
    高睿接过东西,随手抛下琴。

    拿着丸子嗅了两息,嗅不出所以然,只得将信将疑地收了。

    再翻了几息小册子,还好,按照他修炼过的经验,这本货真价实,与《魔王诀》第一册完全能够衔接上。

    于是,他咬咬牙,将蓝珊儿的碧玉五弦琴抛给了黑袍人。

    二人隔着大凤榻坐定。

    黑袍人起头,高睿随后。

    曼妙的音符缓缓流淌开来……

    果然是棋逢对手,艺逢知音。

    黑袍人的前部如行云流水,美妙中蕴含着无穷地律动,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一望无际的江面上与情郎泛舟,嘤嘤细语,涔涔流水。

    高睿的后部激情澎湃,带着一抹意气风发,还带着些许的撩拨之意,好像一个功成身就的男子拥着他的美人儿在花前月下窃窃私语。

    有这样的效果,归功与蓝珊儿。

    她并未全部复制自己的弹奏手法,而是特意为高睿修改了部分音律,增加了一点男儿该有的雄壮,减少了一点女孩所有的阴柔。

    这么一改,相得益彰,与对面那个黑袍人恰好配合得天衣无缝。

    也因此引得黑袍人无比的惬意,深深沉浸在了浑然天成的曼妙乐章中。

    一曲终。

    室内沉寂了百息。

    二人没有任何言语,只隔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开始了第二遍弹奏。

    这次是高睿起头,黑袍人殿后。

    效果比第一遍更加完美,不仅手法更娴熟,心灵似乎也有了相当程度的相通,在高睿弹奏之时,黑袍人一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那火辣的眼神儿,仿佛要剥开他的**气外壳,一窥他的精神世界。

    高睿微含着脑壳,虚眯着眼睛,故装不知。

    等到弹奏完毕,轮到黑袍人弹奏时,他也托着下巴,面带微笑,一动不动、眼神痴迷地望着对面,如同一对情人,在隔空传情,隔床发骚。

    随着叮咚一声轻鸣,最后一个音符落地。

    美妙的合奏完成了。

    室内沉寂了数百息。

    高睿同志依然托着下巴,面带微笑,如痴如醉地望着黑袍人。

    最终还是黑袍人忍不住打破了沉寂:

    ---“唉!小子,本尊寻寻觅觅了数十年,居然在魔都寻找到此生的知音,虽然迟了点,但也不枉此行。”

    ---“你虽**,不过本尊无所谓,只要经过本尊的调教,必定能将你调教成此界最高雅渊博的存在。”

    ---“这么着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本尊的首席贴身护法,我不方便是,可全权代表本尊发号施令,包括地上这两个被你阉了的家伙,都是你的手下。”

    ---“当然,你主要的工作是陪本尊弹琴、修炼。你原来那些女人,本尊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你们怎么折腾,只要不把她们弄到本尊眼皮子底下瞎搞便可。这总行了吧?”

    ---“怎么?还不动心?唉,不是本尊耍无赖,也不是本尊不讲究信誉,实在是你小子太贴本尊的心意了,想放你离开,都办不到。”

    --“快过来吧,还愣着作甚?”

    黑袍人说了一大通,朝着龙榻对面的家伙勾勾手,还送过去一个比较暧昧的眼神。

    这时她所说的这话,音质完全变了,可以十分确定是女子,还是年轻的女子,不再沙哑难闻,而是如泉水叮咚,沁人心脾,比魔都最美的声优,还要美妙数分,即便不看面容,也可令无数男人心动。

    然鹅。

    声音过去了百息,那家伙依然支着下巴,嘴角弯成一个坏坏的弧度,面带猥琐的微笑,目光痴呆,如同一尊雕塑。

    ---“再不过来,信不信本尊今晚就让你跪舔?”

    ---“呃?不会你小子已经……”

    黑袍人眼睛蓦然睁开,一个闪身,到了龙榻对面,手指轻轻往那家伙额头上一戳。

    嗞~!

    一道金芒闪烁,那家伙如同泡沫般砰然四散,化为一股金烟消失在空气中。

    金烟之中飘落下一片灰蒙蒙的布帛,还未落地,也化为了飞灰。

    ---“四阶金蝉脱壳符?有意思!本尊怎么就没想到你小子还会玩这一手呢?”

    ---“先弄伤本尊的元气,让本尊的假婴无法施展,接着以乐声迷惑本尊,最后贴符开溜。妙啊!”

    ---“这么看来,床上的美女也不是你原装女朋友了吧!”

    黑袍人看不出丁点儿生气,微笑摇头。

    说完,扭过头,扫视了两眼榻上的美女。

    果然,她很快发现了破绽。

    此女压根不是于淑敏,而是她调教出的东洋女忍者,只不过长相同于淑敏有九分像而已,再贴上三阶幻形符,与于淑敏几乎一般无二。

    但是,榻上的东洋忍者脸色出奇的平静,身体内还流淌着一股微弱的阴气,而不是灵气。

    于淑敏被喂吃过二阶阴阳和合欲毒,按照时间推算,此时应该面犯桃花,骚气磅礴才对。

    ---“哈哈哈!小子,逃得了初一,你逃得过十五么?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本尊也要把你系在裙带上,不好好折磨你一生,本尊就枉下凡尘一回。”

    黑袍人大笑三声,手一挥,收了两把五弦琴,又卷起地上晕厥不醒的杜云峰和彭斌,一闪,飞出窗外,几个幻动,消失无踪。

    ……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半。

    从高睿进东厢四号,到最终金蝉脱壳离开,说来话长,其实前后也就一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与黑袍人弹琴装逼上。

    金冠庄园的宴会依旧如火如荼。

    因为这是通宵宴会,按照行程,东华院的活动在晚11点半结束,接着乘坐缆车到达金山山顶,举行“金山华诞篝火晚宴”,晚上就露宿在山顶平台上,直到明日早晨欣赏完了魔都日出,才算正式结束。

    高睿可没心情管什么宴会,他隐遁出来后,翻过护栏和篱笆,回到东亭中,白芒微微一闪,裹着他消失在了花坛边。

    他落下的地方不是金屋,也不是柜台后,而是一间橙色豪华卧室。

    与陆冰枝那间金屋形制一般无二,橙色灯光,橙色锦帛墙壁,橙色梳妆台和椅子,橙色大凤榻,还有那橙色纱帳和锦被丝帛。

    橙色与金色本来就差不了太多,加上来去匆匆,送于淑敏过来时,他根本没察觉状况。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这里是橙室,是小妖精于淑敏的专用卧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