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220章 金山华诞⑵ 半山遇佳人
    好不容易爬到了半山腰。

    山路突转,在一处断崖处,看见了一个蓝色身影。

    具体说,是一个蓝裙大美人。

    蓝裙美人坐在一尊突出的石头上,脸色卡白,嘴角清淤,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

    突石不过半米见方,下边就是悬崖峭壁,敢坐在上边歇息,看来这妞胆子着实大。

    这妞的蓝纱裙破了好几道,左肩带断了,胸门耷拉着,露出左侧大半个娇峰;右腰处破了,现出了一个巴掌大的豁口,就着微弱的星光,可见豁口出渗出嫣红的血珠;裙摆也撕烂了,原本裙摆到了小腿处,生生被撕下了半截,堪堪只盖住了半个性感的小翘臀。

    蓝裙美人很倔强,怀抱一只摄像机,斜跨一只设备包。

    摄像机和设备包都好好的,就是人坏了。

    “哎呦喂!这谁呀,谁呀?”高睿抱着阎美人,歪着脑壳,坏坏地朝断崖处叫。

    “死色鬼,死坏蛋,深感半夜抱着个光溜溜的骚婆娘,还好意思叫,滚~!”蓝裙美人也发现了高睿,先是脸色一喜,当发现他怀中还有一个几近**的妖娆美人后,脸唰地拉了下来,牙齿咯蹦,嘴角哆嗦,一副吃人的小模样。

    “别介呀唐大记者,相逢便是缘,尤其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山腰,一旦受伤,没有人照应,很容二次受伤的。听说这儿有鬼出没哦,专门吃美女的大色-鬼!”高睿拍拍阎美人的翘屁股,将她放在了地上,舒展了一下筋骨,爬到了蓝裙美人身旁。

    阎美人很识趣,没有丝毫怨言,也没故意捣乱,而是坐在山石上,眯着眼睛,研究着对面的蓝裙美人。

    蓝裙美人太美了,无论脸蛋、身材、还是气质,都稳盖她一筹。

    不过,从蓝裙美人的态度看,应该对高睿成见很深,说得直白点,就是把高睿当成了坏人,还是一个小色-鬼。

    蓝裙美人单手揉着脚脖子,看见高睿过去,眼底有过一丝慌乱,很快又隐去。

    蓝裙美人不是别人,正是魔都大记者、资深主持人、魔都台副台长唐馨。

    “你过来做甚?别胡来呀,我可有摄像机的,把你的丑恶行径记录下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唐馨啪嚓一下拨开摄像机,对准了高睿的大脸。

    “哟,唐大记者,您不会摔跤了吧?看着架势,摔的高度还不低。”高睿不为所动,拨开摄像机,蹲下身,捉住那只盈盈一握的蓝丝小腿儿问。

    “疼……疼,你乱摸什么嘛!”唐馨急着脸儿叫。

    “我看看,还伤了哪儿……哎呦,腰肯定扭了,屁股估计也撞了,咪咪儿摔了没?”

    “死色鬼,要你多管闲事!”唐馨捂着胸口骂道。

    只不过,她这一动,短得快到根部的蓝纱裙摆往上一飘,乖乖,从前边刚好一览无遗。

    唐美人可没注意这些,依然单手捂胸,单手抱摄像机,瞪着眼珠子,分明有泪珠溢出。

    要说不痛,那是假的;要说不怕,更假。她已经坐在这儿小半刻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又没了手机,身上的疼痛让她越来越绝望,要不是高睿突然出现,她都差点崩溃了。

    “怎么搞的?为什么单独一个人走山道?”高睿收了玩笑的面孔。

    “我过来晚了点,接送客人的车已经离开了,听说这条山道可以上去,我就……”

    “你就不怕被狼吃了?”高睿翻了个白眼。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又不是娇娇小姐,我是记者,记者好不好?比这更险恶的环境我都走过,何况是咱魔都大本营里,金山上怎么可能有狼呢?如果不是踩到了这些倒霉的红色苔藓,我早就爬上山顶了。”唐馨说到气愤处,狠狠擦了一下运动鞋,将上边的红苔藓刮擦下来。

    一路走过来的山道上,到处都是苔藓,大多是青褐色,这种红色又软又滑的不多见。

    “把这个吃了。”高睿没再追究,抹抹屁股,摸出两颗丸子,一颗一阶金创丸,一颗一阶通络丹。当得知这美妞拥有了蓝星戒后,他对她的看法有了根本的改观,他知道,冥冥之中,他们之间一定会发生某种关系。既然是天意,那他就顺势而为。

    “为什么是两颗,之前不是一颗的吗?”唐馨看着丸子,脸色纠结。

    “一颗治伤的,一颗催情的,你吃不吃?”

    “你都有美人了,还催我干什么?”唐馨原本卡白的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红云。

    “多多益善呀,左拥右抱不是更**么?吃不吃?不吃我扔下山去。”高睿举着两颗丸子晃了晃,眼里特么的坏。

    唐美人犹豫了两息,慢慢闭上眼睛,慢慢张开了小嘴儿。

    噗嗤!

    突然间,一张热烈的大嘴铺盖而下,纹丝合缝地包住了那张带着淤青的小嘴儿。

    呜的一下,唐美人睁开大大的眼睛,惊慌失措地瞪着前方。

    只是她什么都看不见,嘴里满是男性霍尔蒙的味道,鼻子里满是男人的气息。

    她想闪,闪不开,因为脖子上还有一张有力的大手框着。她想推,却害怕弄丢了她的宝贝摄像机。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恶的家伙为所欲为。

    这可恶的家伙很坏,那条霸道的大鱼儿直接撑开她的贝齿关,毫无顾忌地在小河里翻转腾挪,将她那只惊恐的小香丁压得死死的,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她真恨不得咬死他。

    可是她下了无数道命令,但到了嘴边,就是拒不执行。

    刚开始,她还呜呜地挣扎了几十息,慢慢地,她放弃了,闭上了眼睛,开始接受现实。

    外边的一切都仿佛停顿了,外边的一切都仿佛不存在了。

    她只有一颗哭泣、泣血、颤抖着、欲拒还迎的心。

    她苦苦保持了二十年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小**丝吃了,就这么丢在了半山腰上。

    不知何时,她心儿一空,嘴上一轻,脑壳震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发现那家伙退到了远处,已经挨着对面那个骚婆娘坐下。那骚婆娘真的很骚,那家伙一坐下,她便翻身窝进了他的怀中。小嘴儿又啃又咬,小手儿四下撩拨,不堪入目。

    令她惊喜交加的是,她身上不痛了,腿儿有力了,原本肿胀如鼓的脚脖子也平滑如丝,最关键一点,她又能走了。

    她噌地爬起身,抱着摄像机,几个窜动,到了那家伙跟前,接着,举起摄像机,便要砸。

    “呃,唐大记者,哥哥的脑壳很硬的,砸坏了你的摄像机,我可不负责赔哦。”高睿看到不看头顶,大手儿继续捂着骚婆娘的屁股,享受得很。

    “坏蛋,你为什么夺走了我的初吻?”唐美人气急败坏的喝问。

    “艾玛,中奖了,居然捡了一个初吻,骚婆娘,你说小爷是不是该去买彩票呀!”高睿惊诧诧的叫。

    不过,他还是有点怀疑,唐大美女的吻一点都不生涩,比起当初吻任娇,不知道顺畅了多少倍,而且,到了后来,这美妞儿还敢主动出击,好几次探入了他的大河里,不仅喂他水喝,还吸食大河里的浪涛,要说是初吻,打死都不相信。

    “是不是呀高爷,现在的初吻比金子还贵呢!不会是她故意来讹人的吧,你赔的起吗?”阎美人精得像兔子,一眼就看穿了高睿心中的小九九,很配合地坏笑道。

    “不像,真的很不像,照说初吻很涩,可是唐大记者的很甜耶!”高睿跟着摇头。

    “你,你……坏蛋,我恨你~!”唐大美人气得花枝乱颤,几次举起摄像机,几次又放下。

    “砸呀?照哥哥脑壳砸,不就是一个吻么,一个吻换我两颗丸子,你还想怎样呀?”

    “就是的呢,小妹妹,我跟你说哈,姐姐为了求他一颗丸子,苦兮兮的献吻,献山川河谷,献领地领空,恨不得连床都献给他,他还**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你才一个小初吻,治好了伤不说,还教会了你好几道技巧,赚大发了呢!”阎美人添油加醋的附和。

    “你们混蛋呀~!”唐大美人一把将摄像机扔在高睿的脑壳上,抱着脑壳,蹲在地上呜呜抽泣起来。

    高睿眼疾手快的一把捞住快要掉落山崖的摄像机,也抓住了他表现的机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