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238章 任娇失踪
    “再来个鬼呀?你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对错都搞不清楚?”高睿没好气的骂道。

    “冯波,别跟我咋呼呼,会弹琴了不起呀?你以前犯的事儿谁不清楚,我看你迟早要吃枪子。”唐馨一听,火了,拍着台子冷哼。

    “哥哥吃枪子前,一定拿枪毙了你!”

    “里毙我呀,有种你掏枪出来了呀?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被人连续两次拿枪指头。”

    “算了,懒得跟你瞎逼逼,阎美女,你说说,谁胜谁负?”高睿丢下唐大记者,转向白骨精。

    “小女子听不出来,要小女子说呀,你们两个就是郎情妾意,都唱得好,弹得也好,抱得也紧,撩得也嗨,要不直接抱进帐篷里去卿卿我我得了。”阎君说话怪声怪气的,满嘴的醋味。

    高睿嘴角一咧,没吭声。

    东方云珠俏脸通红,玲珑胸脯抖动不停。

    阎美人说得确实不假,一曲下来,美女的紫纱抹胸公主裙胸门都被撩下了大半,现出了两座白腻腻的小玉峰,蔚为壮观。阎美人不说,东方云珠尚没察觉,这时发觉了,赶忙手忙脚乱去收拾,越收拾越出鬼,嗞溜,小手一抖,抹胸公主裙的拉链坏了,裙子直接滑下,两座只贴了胸贴的曼妙娇峰就完完整整呈现在高睿的眼皮底下。

    东方云珠羞怯难当,再也顾不上什么弹琴,捂着胸脯,奔下台子。

    唐馨朝高睿嗤了一声,收好摄像机,也转身离去。

    金顶上只剩下高睿和阎君。

    “小子,你傻呀,不知道送套仙女裙子给人家美女换呀?三栖大明星哦,有钱、有才、有势、还纯萌可爱,绝对是个处。撩上了,就赚大发了,比你撩唐大记者和任大书记好得多。”阎美人跳上台,用她那高耸的香瓜波顶了顶高睿的胳膊,将他从云雾中顶了回来。

    “要你管,死一边去!”高睿翻了个白眼,转身欲闪,走了没两步,霍然转身,传音道:“什么仙女裙?你怎么知道仙女裙?”

    “切!装逼也选个对象,在小女子面前,你就是化成了灰,小女子也能扒拉出了你。”

    “说!你到底是如何识破的?”高睿一把拧住阎美女的胸襟。

    “哥哥,麻烦再狠一点行不,你抓到了人家的奶了。”阎美人就势一扑,直接扑进高睿的怀中。

    “快说!不然揪掉你上边那两颗骚提子!”高睿龇龇牙,略略松了点手。

    搞清楚纰漏之处非常关键,要不然,露陷的可能很大。

    虽说现在他的修为上去了,但世事难料,谁晓得会不会还有更厉害的角色存在呢?

    光怪陆离的魔都藏龙卧虎,鬼婴大修士都出来了,其他比如大金丹,小金丹,大筑基,肯定不会少,每一个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你揪呀,小女子让你揪,你揪得越狠,我越喜欢,揪掉了,这辈子就算赖上你了。”阎美人骚气磅礴道。

    “得得得,算你狠,骚婆娘,哥哥求你说明一下,到底是哪儿出了纰漏?”高睿不得不服软,松了美女胸前的手,还给她抚平了衣襟。

    “亲一个,小女子全部告诉你。”阎君挑挑眉,继续窝在怀中不出来。

    “咱不发骚行不?现在都火烧到屁股了,你就省省吧!”

    “唉,行吧,告诉你也不妨。其实,刚开始小女子真没看出破绽,以为你就是冯三太子,直到你被杜**拉上琴台,我才有了怀疑。你全身上下都没有破绽,举止行为也没破绽,但是你忽略了两点:东方云珠和任娇。”

    “还是不懂,什么意思?”高睿微蹙眉头,依然没有头绪。

    “笨蛋!东方云珠是冯三公子的理想目标,就算让他当了裤子,也想将她搞到手,可是你自己看看,你和杜**在台上眉来眼去,却没多看东方云珠一眼,这正常吗?当东方云珠主动上台邀请你,你却推脱,说什么拉稀,你是想去见美女书记官吧?”

    “哎呀,装逼过了头,差点害死了自己,谢了哈,我闪了。”高睿一拍脑壳,推开骚婆娘就闪。

    “小子,别走呀,小女子从未钻过小树林,听说魔都的美女,十个有八个将梅花开在了金顶小树林里,有兴趣吗?小女子将这副臭皮囊的小梅花交给你?”阎君紧跟而上,紧紧拽住他的胳膊。

    “没工夫呀,下次吧,下次哥哥过来摘梅花,记得带好丝巾哈!”高睿掐了一把美人的翘腿儿,手指突然用力,一股灰芒沿着美人的屁股一闪,便钻进经脉中。

    接着,阎美人就僵直住了。

    “要死呀,你干嘛封人家的穴道呀!”阎美人高声叫道。

    “嘿嘿嘿,你跟我老实点,等小爷护送娇儿下了山,再回来摘梅花。”

    “喂喂……”任凭阎美人如何叫唤,高睿一头闪出,直奔帐篷区。

    ……

    现在大约凌晨三点。

    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也是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刻。

    天空上乌黑一片,月老落下了山,星星也钻入了云端,东方海天一色处,浮着一条似红似白又带着乌青色的云霞,太阳像是在云霞底下,又像在极深的海面下。

    帐篷区鲜花烂漫,到处弥漫着醉人的花香。

    闹腾了大半夜的人们大多已经进入了梦乡,呼吸声、鼾声、咳嗽声隐约传出,撕扯着宁静的夜色。

    金橙色大帐篷。

    亮着灯,窗口射出一束微黄的光,电子控制门虚掩着,随着风动,哐当哐当响过不停。

    嗖!

    高睿闪身钻进了帐篷。

    观景区空无一人,茶几上摆了五副茶盏,三副空着,一副满的,一副里面剩下半盏淡红色茶水。

    茶水烫手,空盏尚有余温。

    茶几上方的古式小吊灯轻轻晃动,发出微黄的光。

    卧室同样空荡着,锦被折叠整齐,床单平整,显然没人动过。

    浴室有哗哗的水流声,浴缸里放满了水,旁边放着一套军装,浴袍不见了。

    高睿眼皮子剧烈跳了几下,一股十分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

    他赶忙摸出任娇配对的传音符,激发后,试探了几次,均杳无音信。

    电话不通,微信、QQ均没有回复。

    他正准备出帐篷,在门角落的地上,有一个浅浅的脚板印,印迹上粘了两束红色的苔藓。

    “红苔藓?”高睿用指头抹起来嗅了嗅,又捏了捏。

    这熟悉的情景好像在哪儿见过,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出得帐篷,他直奔红色金钻帐篷前。

    红帐篷黑漆漆的,窗口没一丝光,门锁紧闭,台阶整洁,显然没人动过。

    反身赶到张瑞英所在的银钻帐篷前,敲了两下门。

    “妈,睡着了吗?”高睿试探着问。

    “小子,你妈正寂寞难耐,不怕死就滚进来,陪妈唠唠嗑!”张瑞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那算了,您稍稍忍耐一二,等太阳出来就好了。”高睿龇龇牙,没敢冒然进帐篷,也没心思进去,转身便闪了。

    过了好几息后,帐篷的门裂开一条缝,张瑞英穿着睡裙,探出脑壳左右瞄了瞄。

    “死小子,你妈有那么可怕吗,真以为要吃你呀!”说完,看看天色,打了个大哈欠,缩了回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