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254章 我弄的
    白芒一起,他再度回到龙门客栈,这次是橙室。

    橙色凤榻上,休息了近五个小时的于美人慢慢开始苏醒。

    比起一阶阴阳和合之毒,二阶更凶险,休息的时间自然更长。

    于美人的眼皮抖了抖,哼唧了几声,缓缓睁开了美目。

    “嗨,醒了?感觉如何?”高睿凑过脸,趴在榻边,春光满面。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于美人愣愣地瞅着周围,愣愣地问。

    “死妞,哥哥还要问你呢,跳舞跳得好好的,咋的就被小鬼子掳走了呢?”

    “跳舞?小鬼子……掳走……吖~!”不说还好,一说,于美人翻身坐起,抱头尖叫。

    “鬼叫什么呢?吓死人了!”高睿掏掏发麻的耳朵,给了于美人一毛栗。

    “我真的被掳了?”于美人突地抬起头,一把拽住高睿的手臂问。

    “掳了,千真万确。”高睿狠狠点头。

    “是小鬼子?”于美人嘴巴瘪起,眼睛里带着恐惧。

    “对,我去会过他们,一群东洋鬼子,男鬼女鬼都有,邪恶的很,男鬼胸前长黑毛,女鬼还会推女鬼。”高睿狠狠点头。

    “我被推倒了吗?”于美人浑身颤抖,眼睛里溢出了泪花。

    “咳咳!这个……还好啦……”高睿欲言又止。

    “还好?你居然认为还好?”于美人哆嗦着,唰!掀开了被窝;唰!撩起了橙纱裙摆。

    橙纱裙摆下,是一片光洁如玉的腿儿,再外内,是一片幽幽的芳草地,草地上,红彤彤一片,红肿肿一片,更令美人恐惧的是,草地上洒落了无数的红色珍珠,刺得她头晕目眩,心神剧颤。

    她略略动了动腰儿,酸痛!

    再略略动了动屁股,更酸痛!

    她试着爬起身,根本爬不起来,浑身酸痛。

    吖吖吖~~!

    于美人瞪大眼珠,盯看了十息,又闭目忍了十息,再度张开小嘴,抱住脑壳,大喊大叫。

    “握草!这肺活量,不去申请吉利斯世界纪录太可惜了。”高睿捂着耳朵,嘴角微抽。

    百息后。

    于美人突然不叫了。

    她直愣愣地松开手臂,直愣愣地揭开被窝,直挺挺地钻了进去。

    “咋的了妞,你倒是说话呀?别吓唬哥哥好不好?”高睿坐在榻边,搞得一头雾水。

    “别烦我,让我死了得了。”于美人冷然的回了一句。

    “瞎说什么呢?咱活得好好的,起来吧,咱们去看日出。”高睿唰的一下,扯去了被窝。

    于美人就蜷缩在凤榻上,瞪着大眼珠,一动不动,像具死尸。

    ---“走呀,还要我抱呀?”

    ---“不就被掳嘛,谁没有马失前蹄的时候?谁没有打眼的时候?”

    ---“行行行,哥哥抱,哥哥抱你出去,这总行吧。”

    高睿好话说了一箩筐,于美人就是不搭茬,浑身还开始抽搐,像得了羊角风。

    “别碰我~!我是个脏女人,被鬼子弄过的脏女人,不值得你这样,狗头侠,你走吧,去找你的美女老板,她至少比我干净。”于淑敏一把打开高睿的手,还用力推耸,差点将高睿推了个四脚朝天。

    “谁说你脏了?谁说鬼子弄过你了?你除了偶尔发发骚,还很纯洁的,呵呵!”

    “不脏?”于美人闭目流泪,唰唰地流。

    “绝逼不脏!脏了算我的。”

    “鬼子没弄我?”于美人冷嗤,眼泪流的更凶了。

    “没弄,他们倒是想弄,被哥哥及时给收拾了,你是没看见呀,哥哥踩他们的脸,踩他们的鸟,踩得他们爹妈都不认得……”

    “那这是什么?死狗头,别告诉我这是狗弄的~!”于美人一把撩起裙摆,指着下方喝道。

    “艾玛!你是纠结这个呀,怪我,都怪我没事先说清楚,这是我弄的。”高睿拍着额头,恍然大悟道。

    “你弄的?是你小狗拱的?”于美人唰地翻身坐起,突然间浑身就有力气了,一把揪住高睿的衣领。

    “呵呵呵!确实是哥哥弄的,主要为了解毒,你被人下了欲毒,不这么搞,很难搞得清。不过你别误会哈,我可没瞎弄……”

    “没事,弄了就弄了,只要确定是你狗头侠弄的,不是鬼子弄的就好。”于美人眼中慢慢浮起华彩,脸色由白转红,还浮起了一点笑容,眼泪虽然还在往外溢,但绝逼不是辛酸的泪,而是幸福的泪水。

    “哥哥负责任的说,不是鬼子弄的,说了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咯咯咯!负责任就好,对了,弄的时候摆好丝巾没?”于美人破涕为笑,笑得花枝招展呀,瞬间就恢复了娇媚的容颜。

    “摆那玩意儿干什么?都说了,我没瞎弄……喂喂喂,你摸我裤兜做甚?”高睿正想解释,于美人小手急伸,嗞溜,以迅雷之势插入他的裤兜里,摸了两息,慢慢抽出小手。

    小手上分明提溜着一条蓝色大丝巾,丝巾上梅花朵朵开。

    那绝对是自然花开,斑斑点点,星星落落,不是用刀戳大腿,再吹几口气可以开出来的。

    “没瞎弄,小狗,那这是什么?”于美人挑挑眉。

    “这不是你的……”高睿话说一半,突然顿住。

    “不是我的?那这条梅花巾是谁的?说~!”于美人揪住高睿的衣领慑声厉喝。

    高睿同志懵逼了。

    这能说么?

    如果说和女魔头弄的,于美人肯定会找女魔头决一死战。若说跟任大小姐弄出的,那绝逼会天下大乱,比被鬼推了还绝望。

    以于美人的德性,肯定不会给任娇好脸色,搞不好还会去任家闹,去单位闹。搞不好姐妹做不成,反成了仇人。这一点与陆冰枝对待宋梦婕一样,她可以忍受你去糊弄别的女人,但绝不能糊弄她的闺蜜,糊弄她认为最亲近的人。

    该死的梅花巾呀!

    为什么他鬼使神差搞了这么一条作死的玩意儿呢?

    高睿撞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嘎嘎嘎!傻眼吧,无话可说了吧,好了狗头侠,别遮遮掩掩了,花儿摘了就摘了,反正都是为你预留的,我不介意。走吧,扶本小姐起床、更衣、看日出!”于美人心情大爽,卷起丝巾,收进了裙袋中。

    “不是妖精,丝巾可否留在我这里?”高睿嘴角一阵抽,却有无可奈何。

    “我开的梅花,留给你做甚?你想拿它去哪儿得瑟?”

    “不是你开的哦……”

    “你再说不是,信不信本小姐弄死你?!”于美人暴跳起来。

    “本来就不是……这都什么事嘛……”高睿还在嘀咕。

    “不是是吧?那本小姐是被鬼子推了哦,那本小姐也不想活了,看什么日出,直接跳崖死了得了。”

    “好好好,哥哥怕你了,是你的花,你藏着掖着吧!”高睿怕了这妖精,连连作揖。

    “嘎嘎嘎!终于承认了,我爱死你了,嗯啵~!”于美人抱着高睿的脸狠狠啃了一道,眼珠儿骨碌碌一转,“狗头侠,你说,本小姐拿着梅花巾抖给女魔头看,她会是什么反应?”

    “你别作死呀,你敢这么搞,我跟你翻脸!”高睿急得吼起来。

    “本小姐就说说,你激动啥呢?又没决定马上跟她决战。只要女魔头不逼你结婚,本小姐也就放她一马,大家都有肉吃,有汤喝,相安无事,要是想吃独食,嘿嘿,本小姐让她连汤都喝不上。”

    “走走走,啰嗦!”高睿一个头两个大,搂紧美人腰肢,胳膊一抬,化为一道白芒消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