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销魂老板娘 > 第291章 超级威哥
    二阶飞剑的速度堪比小汽车,一刻钟不到,金芒微顿,径直落在人民医院专家楼花坛中。

    几息后,花坛里一阵晃动,慢慢钻出一个红领带、金腰带的**丝男。

    “站住~!鬼鬼祟祟躲在这儿作甚?”**丝男还没钻出花坛,身后突地响起低喝,随着喝声,一把剪刀抵在了腰间。

    “呵呵呵!是您啦妈!”**丝男回头一看,不禁乐了。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每次来人民医院,总少不了碰上这泼辣大姐。

    站在身后的乃他的老熟人,老干妈张瑞英。

    张瑞英今日身着绿色丝绸睡裙,肩上搭着绿丝巾,腰系绿裙带,汲着十字拖,披头散发,眼圈略带黑肿,脸色略带浮肿,嘴角略红肿,左手持着把小剪刀,右手拧着一大袋早餐,看起来像个刚刚爱爱完后出去找东西填小肚皮的居家小妇人。

    “少跟我套近乎,说,躲在这儿干什么?”张瑞英再次一哼,手中的剪刀往下挪了三寸,抵在了鸟窝上。

    “没干啥呀,就拉泡屎!”高睿提了提裤子,抖了抖金腰带。

    “拉屎?跑到专家楼来拉屎?你拉的是金屎呢?还是狗屎?扒拉出来给我看看。”张瑞英手臂再沉,剪刀嗞啦戳破了两层纱,直接抵在了鸟儿上,吓得高睿一阵蛋颤。

    “呵呵!大清早的扒拉那玩意儿作甚?呦,豆浆、包子、油条,还有烤乳鸽,牛鞭汤,妈,您老真好,知道小子亏空,买这么好的补品,多不好意思呢!”高睿赶忙后撤一步,脱离了剪刀的控制,还准备去抢早餐袋子。

    “死一边去,你吃屎去吧!”张瑞英也退后一步,宝贝似的护住早餐袋子。

    “有木有这么绝情呀?我是你干儿子呢,你是我干妈呢?那牛鞭汤儿子不吃,给谁吃?”高睿咋呼呼道。

    “老妈就是给狗吃,也不给你吃,懒得理你了,滚!”

    “不对,有奸情。穿着睡裙,腆着熊猫眼,嘴角破了,头发乱了,还有,您嘴上怎么有狗毛呢?昨晚上没干好事,绝逼没干好事,说,偷谁了?”高睿这才仔细观察大美妇,看了没两息,就给他发现了不少破绽,特别是美妇嘴巴那根弯弯曲曲的毛发,实在太扎眼。有过上次于淑敏的经验,他十分肯定,老干妈昨晚上吃肉了。

    “鬼叫什么?你妈是名正言顺的吃,哪里是偷嘛?好啦好啦,老妈怕你了,给你一只大包子,其它是你赵叔的,他昨晚上受累不轻,腰酸背痛的,得补补。”张瑞英没好气地摸出一只大肉包,塞进高睿的嘴里。

    “不是吧妈,这么快就跟赵叔同居了?又上车证吗?没有的话,警察叔叔会管的。”高睿又咋呼了一句,声音特大,半个专家楼都听得见。

    “死小子,遇上你就没好事,想你妈出丑是吗?妈还跟你说了,昨晚上我们就连夜取到了上车票。妈还可以告诉你,你赵叔昨天正式转正了,这人民医院他现在完全可以当家作主,你小子在这儿拉狗屎,他也可以管。”张瑞英哪里不清楚高睿的鬼主意,翻了个白眼,昂着脑壳大声嚷嚷。

    “哎呀!您咋不早说呢,我这还没准备好礼物呢!”高睿搓着手坏笑。

    “没准备好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浪费你妈的感情,滚!”张瑞英一把夺过高睿手中吃剩下的半只包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就着他的口水,吧唧吧唧啃食起来。

    “呵呵呵!妈,逗您玩儿呢,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咱妈呀。来,这是两瓶芙蓉膏,泡水冲服,每日两次,两瓶下去,我保证您再年轻十八岁。”高睿憨笑数声,拍拍屁股,摸出两只小巧玲珑的瓶子。

    这两瓶玩意儿是高睿从九原的物资中扒拉出来的,总计三十瓶,分成一二三阶,每阶各十瓶。应该出自某个大户之家,瓶子外标有名字,里面还带一张锦帛介绍书,详细说明了具体用法和功效。

    送出的这两瓶是最低的一阶灵药,不是高睿舍不得,而是张瑞英乃普通人,一阶足够。

    “不稀罕!”张瑞英瞥了一眼,一把夺过,却又不满意。

    “握草,这都不稀罕,哪您稀罕什么?”高睿斜眼鄙视道。

    “你妈现在只稀罕金枪不倒丸!”张瑞英左右瞅瞅,凑到高睿耳边压低声音说。

    “木有。”高睿嘴角微微抽。

    “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唉,你妈命苦哦,精力好的时候,他非说不离不弃,非要日日夜夜守着那个卧病在床的老太婆,等送走了老太婆吧,那老身板好像被抽空了,再也提不起精神。也不怕你小子笑话,昨晚上折腾了大半宿,啃了一嘴毛,硬是没能成事,你说郁闷不郁闷?”张瑞英红着小脸一边说,一边抹抹嘴巴。

    “不可能,凭您的功力,随便使点小手段,赵叔还不吼翻天呀!”

    “唉,谁说没使呢,十八般手段,该使的全部使出了,不该使的也想着法儿使了,还是不得其法。老家伙情急之下,服了两颗进口丸子,谁想到人是兴奋了,鸟儿还是昏昏欲睡,搞得你妈人不人鬼不鬼,恨不得把那不中用的老东西一脚踹下床!”

    “不对呀,您上次还说赵叔杠杠的,不比小伙子差的?”高睿表示不信。

    “可不是嘛,上个月偷吃过一回,吃得天昏地暗的,差点没把家里的床板给震塌了。可是正正经经让他来,他却不来电了,你说焦人不焦人?”

    “确实是个麻烦事,妈,要不您继续偷着试试?”高睿鬼笑。

    “偷你鬼头呀?你妈都跟老家伙都领车票了,跟谁偷去?”张瑞英抬起小手,作势欲扇。

    “您别急哈,这事包在小子身上……咚咚咚!您看这是什么?”高睿又一次从屁股后摸出一只小药瓶,搁在张瑞英面前晃了晃。这瓶子灰褐色,三寸长短,口子上塞着个破瓶塞,看上去就不咋地。

    “又是什么鬼玩意儿?”张瑞英并未当它一回事,都懒得去拿。

    “坚身益气膏,可内服,可外敷,内服一口,三十分钟不倒;外敷一遍,最少五十分钟;如果双管齐下,两三个小时不是问题。”高睿带着明显的蛊惑介绍。

    “这么厉害?你试过?”张瑞英这下有了兴趣,一把夺过。

    “呵呵,木有。这玩意儿是古代怡红院使用的,相当于现代的超级威哥。男子服了坚韧不屈,女子用了淫-荡不堪。当然,它是纯天然炼制,副作用据说蛮小的,阿要试试?”高睿讪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