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七十一章 夜下风波
    坐在屋外的刘梓浩与陈龙飞将屋内发生的一切全部听进耳朵里,刘梓浩听着很是心疼,看着依旧面无表情地的陈龙飞,问道:“你们真就打算把小舞嫁到王府去?”

    陈龙飞并没有看刘梓浩,只是仰着头,看了看这树上叽叽喳喳的小鸟,道:“我又何尝不想给她自由,可是这定北王点名要将她嫁给自己的儿子,若她不嫁,定北王带兵杀来,我们又有何颜面面对帝王。你我都是朝中之人,又怎能想不明白呢?”

    刘梓浩听完也不在说话,心里更加难过,他怎能不知,这定北王当初是北伐将军,因为平定江北有功,被先皇封为定北王,现今掌握北方近百万大军,皇帝怕他造反。十几前年将他调回皇城,赐宅安家,还将南疆的郡主宋沁姚赐婚给他,之后生下这小王爷。他倒是安分守己,并未做过什么谋反之事。但是三年前,不知为何这定北王开始在朝中勾结势力,使得皇帝很是忌惮他,今年国宴上却看中了小舞,要求皇上赐婚,皇上便答应了他的要求。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坐在院子里,国相夫人出来,见到后,边叫身边的巧儿将大少爷喊过来,陈龙飞随着巧儿走来,行了一礼道:“母亲。”

    国相夫人道:“龙儿,你要看好小舞,莫要让她做出糊涂事来。”说着,竟然眼眶微湿,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继续道:“从小我都没骂过她,她现在定是恨死我了,我苦命的女儿啊。为娘真是没用。”

    陈龙飞见母亲伤心,也有些不忍,道:“母亲无需太过伤心了,我会好好劝劝妹妹的。”

    国相夫人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陈龙飞目送着母亲离开,心中也是五味陈杂。

    陈凤舞靠在床上,目光呆滞。边上的田嬷嬷有些着急,轻轻叫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屋门,叹了口气,问道:“嬷嬷,为何我不能嫁给所爱之人?”

    田嬷嬷看她憔悴的样子很是心疼,道:“小姐,你别太伤心了,千万保护好身子啊。”

    陈凤舞叹了口气道:“嬷嬷,我想一个人待会。”

    田嬷嬷急道:“那可不行,小姐你可别想不开啊!”

    陈凤舞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道:“不会的,嬷嬷若是不放心,就坐在外室,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田嬷嬷犹豫片刻,还是转身去了外室,陈凤舞坐了很久,别过头去,看到手边穆瑾的衣服,想着将这衣服补好了,以此为借口去送还,也许就能见到白大哥了。于是抿了抿唇拿起边上的绣花针,穿针引线,绣了起来。

    陈凤舞毕竟是国相府的大小姐,从小便开始学女红,只用了几个时辰便将这衣服上的破口都补好还绣上了水红色的木槿花,让这条本是平凡的裙子如同锦上添花,煞是好看。田嬷嬷早就看到她在绣花,想着她若是能靠这个散散心也好,便一直没打扰,此时见她绣完,便笑着走进来道:“小姐的手艺还是如从前一般,这花都被您绣活了。”

    陈凤舞见是田嬷嬷,见窗外夜色已深,笑了笑道:“嬷嬷,你去帮我看看外面可有人守着?”

    田嬷嬷问道:“小姐想做什么?”

    陈凤舞抿抿嘴,语气央求道:“嬷嬷,你就让我去见见白大哥,他为救我受伤,我只看他一眼就回来。”

    田嬷嬷有些犹豫,道:“这……”

    陈凤舞道:“嬷嬷,我是你一手带大的,我知道你疼我,你就成全我吧。”

    田嬷嬷不再说什么,转身到了门外四处张望,门外院子里寂静无人,月光洒在地上一片银白。她见院子里并没有人看守,疾步走回来,帮陈凤舞将穆瑾的衣服叠好放在一个布包里,叫身边的小丫鬟将陈凤舞背上,便带着二人走出房门。

    刚走到院子中间,一个黑影便从房上跳下来,正好落到田嬷嬷面前,将她吓得往后一退,身后背着陈凤舞的小丫鬟正装在她后背上,“哎呦”地叫了一声。她赶忙将小丫鬟拉住,看了看陈凤舞有没有事,却见陈凤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黑影,这才回头看过去。这一看竟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面前站着的正是陈龙飞,她赶忙垂礼道:“少爷。”

    陈龙飞只是看了田嬷嬷一眼,目光便放在了陈凤舞身上,面无标枪语气却冰冷的问道:“这大半夜你不好好休息,这是莫要拦想去哪?”

    陈凤舞别过头去,道:“哥哥我。”

    陈龙飞却看到了她怀里的的布包。走上前一把抓过来,抖看一看竟是件女子的衣裙,皱皱眉道:“这是什么?”说着顺手扔向一旁。

    陈凤舞赶忙道:“哥哥别!”可还是没拦住,只见那桃粉色衣裙落到一旁的花丛中,心中顿时有些气愤,道:“哥哥怎么可以这样?那衣服对瑾儿妹妹来说很重要!”

    陈龙飞挑挑眉,道:“这么说你是打算趁夜去看那小子了?”

    陈凤舞急道:“不是!我只是想去还衣服。”说话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陈龙飞冷哼一声,道:“哼,谎话连篇。”说着走上前,一把拉起陈凤舞,将她抱起,走到门口一脚将门踹开,将她放回床榻之上,说道:“你休要在动这些心思。老老实实养伤。今夜之事我只当没发生过,不得再有下次。”

    陈龙飞转身看向田嬷嬷与那小丫鬟,道:“嬷嬷,我敬你是长辈,今日之事便作罢,但日后切勿做出荒唐之事。”

    田嬷嬷叹了口气,道:“是。”边上的小丫鬟则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陈龙飞也没看他们,一挥袖袍,走了出去。

    陈凤舞呆呆地坐在床上,看了看已经吓傻的小丫鬟,眼圈一红,再次落下泪来。田嬷嬷叹了口气,走上前,亲自用手帕为她擦着脸上的泪痕。也是心痛不已。

    陈龙飞刚走到院子里,屋顶上便又飞下来一个人,正是刘梓浩。见陈龙飞一脸不悦,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龙飞,你这是怎么了?”

    陈龙飞并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花丛看,刘梓浩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花丛里掉着一件桃粉色的纱裙,咦了一声,走过去将裙子提起,问道:“这是谁的?什么时候落在这里的?”

    陈龙飞见他将裙子拿起,想了想,走上前,将裙子接了过来,道:“你帮我看着小舞,我去去就回。”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房顶。

    刘梓浩有些愣神,还保持着那裙子的姿势,自言自语道:“这龙飞是怎么了?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