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七十二章 无奈之情
    白羽衡因为白日运功疗伤耗费精神,早早便睡下了,穆瑾却因为睡不着,这会正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忽然见房顶上一个黑影略过。她吓得站了起来,四处看看,却没看到任何人,不由生疑。想了想,觉得或许是自己这些日子太紧张眼花了,便揉了揉眼睛。再睁眼时,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吓得张嘴就要喊。面前的人见状眼疾手快,并齐双指,在她胸前两处穴位上一点。

    穆瑾只感觉身子一麻,那叫声就被卡在了嗓子里,竟然出不了声了。心中很是惊慌,捂着脖子向后退了几部,定睛一看面前的人,面如寒霜,周身散发着寒冷的气息,手里还提着自己那件套粉色的裙子,心里当下又惊又怕。

    来人正是陈龙飞,他因为不想惊动别人,便用轻功飞跃几个房顶,来到穆瑾住的东侧院,从房上跳下来的时候,正好跳到穆瑾的面前,见她要大叫,情急之下便点了她的穴道,见她满眼惊恐,轻咳一声,道:“你别叫,我给你解穴。”

    穆瑾赶忙点了点头,陈龙飞见了,并指轻点两下,穆瑾感觉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揉着被摔通的屁股,一脸幽怨的看着面前的人。

    陈龙飞被她看得有些不耐烦,皱了皱眉,将手里的裙子递给她,道:“这个是不是你的?”

    穆瑾见他手里拿着的正是慕然送自己的那件衣服,赶忙坐起身接了过来,上下打量,见上边已经被陈凤舞绣上了水粉色的木槿花,而且还绣的活灵活现,不由得心里一喜,道:“凤舞姐姐的手可真巧,这么短的时间还绣的这么好看。”

    陈龙飞见穆槿夸自己的妹妹,脸色也缓和一些,也看向衣服上的绣花,想起妹妹也曾经为自己缝补过衣服。那是去年秋天的事,那时他刚接任左军巡使一职位,皇帝便命他跟随众皇子秋闱狩猎,母亲知道后很高兴,亲手为他缝制了一件乌青印纹锦袍。当日他穿着到了围场,只有六岁的五皇子吵闹着非要骑马,不料刚将五皇子扶上马,那马便高举前蹄,将五皇子从后扬了出去,他情急之下冲过去抱住五皇子,后背摔在了地上衣服也被扯了个口子。皇帝虽赏赐了他许多金银布匹,但那衣服毕竟是母亲亲手缝制的,他还是有些伤心。陈凤舞知道了,悄悄将那件衣服拿走,在衣服后背绣了一副猛虎下山图。想到此处,陈龙飞心中一暖,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笑容。

    边上穆瑾看的一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我以为你不会笑呢。”

    陈龙飞一怔,脸色立刻又变回冰冷,瞪着她,道:“多事,你以后不要去找小舞。”

    穆瑾听得有些不高兴,双手叉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你以为你这样子就是保护凤舞姐姐吗?”陈龙飞没想到她会质问自己,有些哑然,穆瑾接着道:“你们要是真的心疼她就不要把她嫁给那个什么的小王爷啊,她明明不想嫁才出逃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陈龙飞冷哼一声,道:“你又懂什么?”

    穆瑾道:“我是不懂你们这些达官贵人做派,但是我知道,我哥哥一定不会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

    陈龙飞有些愣神,觉得心中有些压抑,叹了口气,扶手走到院落中,月光洒在他的肩头,将他乌黑的头发都照的有些发白,穆瑾看着有些呆滞,心中对他这声叹息有些不解。只听陈龙飞忽然开口道:“我又何尝不想看她高兴地出嫁,但是皇命难违,你知道若是她不嫁给定北王小王爷的后果吗?”

    穆瑾道:“能有何后果,难道比凤舞姐姐失去了幸福还严重的后果吗?”

    陈龙飞道:“哼,天真。她若不嫁,便是欺君,国相府要满门抄斩。若是惹得那定北王不开心,举兵造反。受罪的就是天下百姓。”他说到最后语气威严,穆瑾听的彻底呆住了,竟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国家的兴亡竟然算到一个弱女子头上。

    穆瑾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陈龙飞转过身,脸上竟写满了悲哀,轻声道:“有,若想不嫁,除非死。”

    穆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上全是惊愕,道:“怎么能这样?”

    陈龙飞叹了口气,走到穆瑾身边,伸出一只手,穆瑾看了看他,有些犹豫,最后还是伸手拉住了陈龙飞手,被他拉了起来。见他满脸的哀伤,轻声道:“这样对凤舞姐姐岂不是很不公平。”

    陈龙飞道:“我不想她死,也不像让她活得不自由,看着她痛苦,我心里更痛。可是没有办法,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不能因为她是我的妹妹,就将整个天下置于不顾。”

    穆瑾胸中觉得憋闷无比,这天下竟还有这等事,她以前觉笑便是开心,哭便是悲伤,现在才明白,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简单,就如面前这个男子,他虽然表面看起来冷酷无情,其实内心对陈凤舞的那份关爱不输于任何人。

    穆瑾忽然觉得有些气愤,凭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女子?她握紧拳头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陈龙飞,道:“陈大哥,我们也会去京城,等到时,我一定想办法救凤舞姐姐脱离苦海。”

    陈龙飞看着她诚恳的目光,心中忽然一暖。微微一笑,道:“你们毕竟救了小舞,我还是要谢谢你们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尽量不要再去见她了,这是为她好。”

    穆瑾皱皱眉,道:“为什么?”

    陈龙飞道:“她现在如同被牢笼锁住的金丝雀,若是打开笼子将她放出去,她尝到了自由的味道,会拼命挣扎,最后弄得自己遍体鳞伤,直至死去。”说完也不等穆瑾回话,他跃身跳上房顶,转眼那身影便没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穆瑾抿抿嘴,望着那身影消失的方向久久才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衣服上的绣的那几朵娇艳欲滴的木槿花,心中很不是滋味,她将怀中的衣服又抱紧了些,转身回了房间。

    接下来几日,除了国相夫人时长派人来问候,其他人再没路过面,穆瑾也不愿去打扰,天天守着白羽衡,看着他练功,倒是白羽衡,日日练功竟然恢复大半。除了被诗鬼打的那一掌每日还会疼痛一阵,剩下的伤基本都恢复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