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七十五章 凤阳赤壁
    穆瑾听到有人喊自己,有些疑惑的回过头,却见是田嬷嬷急急忙忙从门里走了出来,见到穆瑾还未走,笑了笑道:“还好赶上了。”

    穆瑾问到:“嬷嬷可是有什么事?”

    田嬷嬷去看看四周,将她拉到墙角一处无人的地方,低声道:“姑娘,可否将你上次那块玉再借我看看。”

    穆瑾上次就觉得田嬷嬷见了自己这玉之后表情怪异,赶忙将玉掏出来递给了田嬷嬷。田嬷嬷接过玉石,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一番后,语带惊喜道:“果然是它!果然是它!”

    穆瑾更加疑惑了,问道:“嬷嬷说谁?”

    田嬷嬷扭过脸看着穆瑾一脸困惑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穆瑾听田嬷嬷语气忽然变得凝重,心中也有一丝疑惑,便摇了摇头。

    田嬷嬷用手轻轻抚摸着玉石的表面,看了许久。穆瑾在一旁等得都有些着急了。她才对穆瑾道:“这玉叫凤阳赤碧,是三十五年前南越国进贡来的宝物,听使臣说是他们国的一位高僧路过一处仙境时发现的一块奇石,通体血红,内有脉络,便献给了南越国的国王,那国王找了天下最巧的工匠将它雕成一块玉佩,上面刻有丹阳朝凤,据说放在阳光下地上可以投射出一只火红色的凤凰,栩栩如生如同活物一般。”穆瑾听到这里一惊,想到那日在森林里里她所见之事,确实如田嬷嬷所说一般神奇。

    却听田嬷嬷继续道:“他们将此物带来,本是献给皇后的,但是当年随玉而来的还有一位南越国派来和亲的香宁公主,皇帝将香宁公主赐给了自己及唯一的弟弟贤王为妃,皇后为了好事成双,便命人将香宁公主的姓氏南宫二字刻在玉石背面,并做为新婚礼物赐还给了她。”

    穆瑾听的一愣,接过玉石翻至背面,确实看到上边刻有“南宫”二字,不由好奇道:“那这玉怎么会我娘手里,还托我哥哥带给我?难不成我娘与这王府有关系?”

    田嬷嬷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香宁公主嫁给进贤王两年后诞下麟儿,之后不久便又怀有身孕,可惜这一胎却是一个死胎,小公主生下来就已经没了气。王妃因此伤心欲绝,决定将此玉赐给自己的女儿作为陪葬,便亲自将这玉放在公主的棺材里,打算入殡时一同埋入地下。因为公主还未册封,需要在王府设灵堂,将她的灵柩放在当中摆七天,王爷便派了许多人看守。前六天都没出什么事,哪成想出殡的前一天,却出了事。”说到这,田嬷嬷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情,但却是转瞬即逝。

    穆瑾却听得身上汗毛都里了起来,心想这玉石居然放在死掉的小公主身上六天六夜,真是让她想不到,便道:“后来出了什么事?”

    田嬷嬷叹了口气,继续道:“那日夜里忽然刮了一阵阴邪的风,将灵堂前烧着的纸钱灰刮的满天乱飞,那些守着灵柩的人都被这灰眯了眼睛。但只是一瞬之间,风就过了,人们跑去一看,棺材里只剩下已死的公主,而公主胸口的凤阳赤碧竟然不翼而飞。王爷得知后大怒,便派人将方圆百里上上下下全部搜了一边,一无所获。从此,再无此玉下落。香宁公主因为思女过度,不久也撒手人寰,与那小公主一同葬在皇城以西的皇塚里。”

    穆瑾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手中的玉竟有如此来历,不由吞吞口水,道:“那这玉岂不是价值连城?”

    田嬷嬷却摇摇头道:“非也,此玉虽然名贵,却是个烫手的山芋,就算它消失了多年,依旧是皇家之物。带在身边必定会惹祸上身的。”

    穆瑾咬了咬嘴唇,问道:“这玉怎会跑到我娘手里啊?”

    田嬷嬷略一思索,道:“当年这玉是被人盗走的,如今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母亲那里,可能就要回去问问她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看着穆瑾表情越来越凝重,她又道:“不过,姑娘也不必纠结,毕竟是三十多年的事了,贤王爷早已不在人世,认识这玉的人也不多了。我之前就听香宁公主说过,此玉颇有灵性,时隔这么多年出现在你身上,就说明你们有缘,你且收好了,千万不可再被人看到。”

    穆瑾手上的凤阳赤碧又传来丝丝暖意,竟有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她当下决定还是要将这玉带在身边,认真的点了点头,将这凤阳赤壁塞进胸口的衣袋里,贴身放好,道:“多谢田嬷嬷相告,我定当谨记嬷嬷所说之事,绝不给别人看此玉。”接着又好奇的问道:“田嬷嬷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田嬷嬷叹了口气,面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淡淡道:“当年贤王娶了香宁公主为正妃之后不久,便取了老国相爷的亲姐姐陈玉芝为侧妃,我当时只有十三岁,被安排贴身服侍玉芝小姐,陪嫁到王府,所以才知晓这些事情。”

    穆瑾听完感觉有些吃惊,感叹道:“原来国相府这么喜欢将女儿嫁给皇亲国戚为妃子啊。”

    田嬷嬷却叹了口气,道:“不一样的,之前的玉芝小姐本就与贤王是两情相悦,他们本打算向皇帝请婚,哪成想皇帝竟将香宁公主赐给他。贤王爷虽不情愿,但为了邦交之好只得娶了香宁公主,之后便又娶了玉芝小姐为侧妃。玉芝小姐自小便体弱多病,为了给王爷诞下子嗣,更是一病不起,请了江南最好的大夫来看也未能看好,最后香消玉殒了。我便被差遣回国相府,分到凤舞小姐房里做管事嬷嬷,却没想到,凤舞小姐竟也是这般的命运。”

    穆瑾听的有些诧异,没想到这贤王竟也是为了国家兴安舍弃自我幸福的人,不由有些郁闷,便不再做声。田嬷嬷看着她,笑了笑,道:“我那日看见你拿出此玉虽有些惊讶,但事后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将这些事告诉你,你救过我家小姐,我不应看你因为这玉枉送了性命。你切记我所说的话,不要将这玉在给别人看到。若是可以,最好连皇城也不要去了。”

    穆瑾说手抱拳躬身对田嬷嬷行了一个大礼,道:“谢谢嬷嬷特地赶来告诉我这些。皇城我是肯定要去的,我有我非去不可的理由。”

    田嬷嬷见她坚持,也不再劝,道:“既然如此,那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我就不送你了,离开久了夫人要怪罪的,我就先回了。”说完转身走回行宫侧门里,消失了身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