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八十一章 神秘人物
    穆瑾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挂满幔帐的床上,伸手便能摸到身边丝滑的锦缎被子。她吓得一跃而起,低头见自己衣着完好,才松了一口气。定下心神后环视四周,不由感到惊讶,身下的床是用楠木制成,刚才摸到的被褥都是用上好的苏锦做的,连垂挂着的幔帐都是蚕丝。屋子正中摆着一个紫砂香炉,袅袅香烟从其中飘散开来。她心中好奇,不知自己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怎能如此奢华。于是翻身准备下地,却看到脚下竟然铺着硕大的一张虎皮,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将脚又缩了回来。

    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在争执,穆瑾赶忙侧耳倾听。

    只听一个男人说道:“黑老二!你就把那个小丫头给我呗,我都很久没碰到处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了这些女人练功,连功力都要退化的。”此人正是被称为色鬼的朱栝。

    只听另一个声音怪异的男子说道:“不行不行,这是我抓回来的,想找女人,这楼下那么多,你随便找啊。”说话的正是诗鬼冯汉林。

    朱栝向地上碎了一口,道:“呸!楼下那些货色,爷爷碰都不想碰,快把里面那丫头给我!”

    冯汉林却将他拦住,道:“嘎嘎,就不给你你能把我怎样?”

    朱栝气的一跺脚,伸手就像门抓去,冯汉林哪能让他得逞,一个翻身就如鬼魅一般缠到了朱栝的背上,一边把他向后扯,一边嘴里发出嘎嘎嘎的笑声。朱栝的手在离门一寸的距离时候停住了,骂了一句娘,反手抽出腰间的弯月刀便向缠住自己的那只手上划去。冯汉林赶忙松手想一边闪去。但衣服还是被勾破了,气的大骂:“矮瓜三!你动真格的?”

    朱栝也不回话,双手握刀向冯汉林冲过去。他挥刀奇快,如同天上月影一般捉摸不定。冯汉林咬咬牙,双手成爪向他抓去,两个人便在屋外打了起来。

    穆瑾在屋内听到屋外的打斗声,也顾不得那么多,赶忙跳下地,想从另一边的窗户翻出去,可一推开窗子就傻眼了。自己现在正在万春楼的顶楼。离地足有二十多尺,要真这么跳下去,断手断足是肯定的。她咬咬牙又退了回来,心想只能想别的办法离开了。

    门外的打斗声依旧,穆瑾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想着逃离的办法。这时只听门外又有一人说话,道:“二弟三弟!住手!”接着窗外显现出一个佝偻的身影,手中拄着一根长杖,似是将打斗的二人分了开来,正是毒鬼钟离。

    穆瑾赶忙躲到阴影处,立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钟离轻咳两声,道:“这邢老鬼已经进到这柯州城了,你们还有闲心内斗?”

    朱栝咬牙切齿道:“老大!这黑老二抓了个小丫头,我要拿来练功,他不肯不给我,你看他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要那丫头作甚?”

    冯汉林怪笑道:“嘎嘎!你这矮瓜三,我都说了你想要女人自己去抓,我抓她来自有我的用处,你管得着吗!”

    钟离眉头微皱,长杖在地上一顿,厉声道:“紧要关头,你们竟然为了一个女娃大打出手?是不是都不想要命了?若是你们自己先伤了自己,怎么对付那邢老鬼?”

    朱栝有些不服气,道:“老大,之前是你有伤在身,如今你已练成百毒烟,以咱们三人之力,还怕他作甚?”

    钟离冷哼一声道:“哼!你可别小看了他,几年前咱们将他逼困入西域佛教遗址内,没想到不仅让他逃跑了,还被他习得了西域佛法最精髓的大梵诀,之后反被他追杀,无奈之下,我才炼制这百毒烟,这烟炼制方法至阴,必须融入我体内才能练成,现在我虽功力增强却也身中剧毒。可那邢文宇,几年不见,武功更加精湛,他的功法至刚至阳,刚好克制我们,现在就算咱们三个联手也未必能杀了他。”

    穆瑾在屋内却是听的心头一惊,想到昨日邢文宇给白羽衡的那本手抄书,书皮上写的正是“大梵诀”三个字,没想到竟然是出自西域佛宗。而且听着三人口中所说,他们三人应该就是邢大哥要追杀的西域三鬼,没想到自己竟然落在了他们手中,背后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

    只听朱栝急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如逃回西域?”

    钟离嘿嘿冷笑道:“若是抓不到那个人,就换不到逍遥散的解药,逃回去还不是死路一条?”

    朱栝道:“打也打不过,逃又逃不掉。横竖都是死,那就与他拼命!”

    钟离道:“就算是你有能力杀了邢老贼,你觉得他会轻易告诉你那个人的下落吗?”

    朱栝此时的语气明显变得丧气了些,道:“那怎么办?”

    冯汉林这时说道:“嘎嘎,那倒不一定,说不定我可以逼他说出那个人的下落。”

    屋内的穆瑾心中疑惑,心想这几人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是谁?听起来像是个很重要的人,似乎他们与邢大哥纠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个人,他们找这个人又有什么事呢?

    却听冯汉林怪声怪气的继续说道:“嘎嘎,那日邢老贼在柯州城外听说咱们抓了两个人后,便折身返回前去营救,我偷偷跟了过去,就见那邢老贼与这小丫头在一起,言谈举止都不像刚认识的人,刚才见她竟然也来到这柯州城,说明他们肯定是同行的,而且关系匪浅。便将她抓了上来。”

    穆瑾听完身子一僵,这说的不就是自己么?不由打了个寒颤,原来这西域三鬼抓住自己竟是想拿自己威胁邢大哥。想着邢大哥多次帮了自己和哥哥,若是因为自己让邢大哥做出他并不想做的事,那岂不是自己的罪过?那倒不如从这里跳出去,就算断手断脚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想到这里也顾不得那么多,站起身扭手蹑脚来到窗前,正要推开窗户。房间的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