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八十九章 困龙奇阵
    白羽衡从穆瑾房间出来后,并没有返回自己房间。而是来到楼下马车内,取出许久未用的斗笠戴在头上。此时白纱遮面,天色又黑,应该是没人能看到自己的样貌了。于是拿起佩剑,脚一点地便离开了驿站。

    刚才他本在苦思如何带着穆瑾从这些人眼皮子底下逃脱,却被穆瑾的一句话惊醒,自己根本不用担心穆瑾,因为他们只是想找自己而已,只要自己将这些人引开,穆瑾就是安全的。

    此时他来到街上一处,见不远处就是那些带刀侍卫,抄起地上石子用力一掷,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一个侍卫的脑袋上。被砸中的人捂着脑袋一声惊呼,转过身来,见是一头戴斗笠之人站在自己面前。不由气道:“你是何人!胆子真大!竟敢打我!大半夜带着斗笠鬼鬼祟祟!”

    白羽衡哈哈一笑,道:“你们不是在找买白色河灯之人么?就是在下!”

    那侍卫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招呼身边同伴,道:“都别找了!人在这呢!快一起上,给我将此人拿下!”

    白羽衡冷哼一声,道:“哼,想抓我?那要看你们有这个本事没有!”说完纵身一跃便消失在街道的一端,那些侍卫大惊,赶忙顺着那身影消失的方向追了去。街上的百姓惊魂未定,都纷纷向家走去,再不敢在街上多留。

    那些侍卫都是曾随定北王征战沙场,各个武功不弱,但是看着前面若隐若现的男子,都有些心惊。他们分明看得出这蒙面男子轻功不错,本能轻易逃脱,可却每当他们就要跟丢之时,便现出身影。似是引着他们去往何处一般。追了许久之后,带头的侍卫喊听了同伴,道:“别追了!再追就要出了这江渡县。这小子是想把咱们引出去!”

    白羽衡自从学习了大梵诀后,便觉得功力突飞猛进,此时施展轻功也是轻而易举,甚至没想到随随便便就能甩开他们。不由心中得对这大梵诀的神妙感叹不已。但是为了引着他们远离穆瑾所在的客栈,也只能时而降慢速度等等他们。此时见他们不再追自己,便折身返了回去。

    那几个侍卫都是气息微喘,胸中气愤,却见前面不远处人影闪动,白羽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哈哈笑道:“怎么不追了?你们不是要抓我吗?”

    带头侍卫见他现身,也不多说,抽出腰间佩刀便冲了上去,白羽衡身子一侧,刀锋从他身前划过,险些被他猝不及防的一攻伤到,之后急急向后退了数步,有些气恼道:“出手竟然就是要人性命。”

    那侍卫面露尴尬,道:“我们是听从定北王命令,要抓一个在江河中放了白色河灯的人,你既然自称买了白色河灯,那边将你抓回去复命!”说完,便提着刀冲了上来,其他几个侍卫也纷纷抽出腰间佩刀,围了上去。

    白羽衡看着他们将自己围住,也不着急,抽出佩剑道:“放灯之人千万万,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抓人,亏你们还是保卫边疆的英雄。果然这定北王带出来的人各个都不分是非!”

    那侍卫脸一红,没想到面前这人竟然知道自己几个人的身份,不由好奇道:“你到底是谁?”

    白羽衡冷哼一声道:“乌合之众!你们不配知道我是谁!”说完便提着剑刺向那带头侍卫,侍卫赶忙提刀挡在了面前,只听当啷一声,刀剑相撞发出清脆响声。边上的几个侍卫也挥舞着刀砍了过来。白羽衡此时仰仗着学习过大梵诀,身法飘逸,竟然游走于这些刀锋之间。那些侍卫人多势众,可他们刀尖连对方的衣角都触碰不到。几人相视对望,竟都看到彼此眼眼底的不可置信,再也不敢在小瞧白羽衡。

    侍卫中也不只是谁喊道:“用困龙阵法。”说完,几个人按照太极八卦站到白羽衡的四周来回转动。此阵本是他们多年前征战沙场时,为了困住那些身手矫健之人所用的阵法。

    白羽衡看他们将自己围住,心中生疑。只见他们走位奇特,相互配合默契,左侧一人抽刀向他面前劈来,右侧一人一个弓步握拳向他腰上打去。白羽衡一惊,右腿后撤,左手成掌接住了右侧来的拳,那刀则是从自己左侧呼啸而过,当的一声砍到了地上。他疾步后退几步想打乱他们的阵型,可这几个人始终保持着自己的位置,随他一同退去。

    白羽衡大急,见这阵法诡异却没想到这般厉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刀锋雪白迎面又劈了过来,背后一人更是一技扫堂腿,白羽衡只得挥剑挡住面前一刀之后向后空翻,落在一旁,接着又有无数刀光拳脚向他打来,竟然将白羽衡牵制在几人中间无法脱身。

    但白羽衡虽无法脱困,却仰仗大梵诀的功法,他们也伤不到他分毫。一群人僵持越有二十个回合,那带头的侍卫有些烦躁了,心想当年敌国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常胜将军,不出十五个回合就败在此阵上,没想到这毛头小子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此时那带头侍卫见白羽衡后背落空,心中急于将他制服,便举起手中的刀劈了过去。白羽衡听到身后刀锋破空之声,急的眼睛一红,抬腿踢倒左侧的侍卫,回身用剑挡开那侍卫的刀,用尽全力翻手一掌打在了那侍卫肩头。竟然打的他连连后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其余几个侍卫见后大惊,急急后退,架住受伤的侍卫恶狠狠的看着白羽衡。

    白羽衡情急之下全力出掌,见竟然将人打的吐了血,不由也是一愣。呆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道这大梵诀太过厉害了。但眼见阵法被破,知道若是等下他们反应过来再重新组阵,自己势必难逃。当下也不敢犹豫,转身纵身一跃逃走了。

    那带头侍卫大急,擦了擦嘴角的血沫,指着白羽衡小时的方向喊道:“别管我,快追啊!”身边几个侍卫互相对视几眼后,赶忙追了过去。可没追多久,白羽衡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