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探民宅
    白羽衡一落地,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处不大的院落当中,两边各有一排房子,院子里也堆放着生活用的杂物,一看便知这是个普通百姓的住所。他环顾一圈,发现西边角落里的房子便是与客栈厨房相背的那间房子,声音就是从那间屋子传出来的。他台步向那屋子走去。

    忽然那间房子的房门被打开,白羽衡一惊,闪身躲到一旁的柴火垛后,只见从那屋里走出两个人来,都是一身黑衣,腰间还配了一把刀。天色黑暗,看不清这两人的脸,但是白羽衡一眼就认出这些人的打扮,知道他们是定北王的侍卫。他眉头一皱,心道这定北王果真是势力不小,怎么哪都有他的人?自己带着穆瑾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才行。

    两个侍卫则是一边聊一边向门外走去,其中一个个子高大的侍卫道:“这女人倒是贞烈啊。”

    另一个满脸胡子的侍卫道:“在贞烈还不是个青楼女子?这些女人为了攀上咱们王府,什么手段使不出来?等一会项婆子来了,她肯定哭着求咱们!”

    大个子侍卫哈哈一笑,道:“也不知道这项婆子今儿个怎么了?这么晚还不来。等事办完咱们好早些回去休息啊。”

    大胡子侍卫冷哼一声,道:“还不是那个什么左院寇大人,说他十四姨太今夜要生产,等我去的时候,他刚把项婆子接走。等办完了差事,回去一定得跟咱王爷好好说道说道。”

    大个子侍卫道:“就非得这项婆子吗?请别的稳婆不行吗?”

    大胡子侍卫咂咂嘴,道:“这事,黄大人专门强调了,必须是项婆子,她帮咱们王府做了这么多年事了,嘴是最牢靠的,别的人信不过啊。”

    大个子侍卫叹了口气,道:“唉,那就只能等着了,走,咱们到隔壁那屋喝几碗茶提提神。”大胡子侍卫点点头,两人推开另一间屋子的门,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白羽衡将他们的话全部听到了耳朵里,虽不知道他们抓的青楼女子是谁,但多少明白这是那定北王下的命令,心中忽然一阵冷笑,心想这里现在只有两个人防守,自己虽受伤,但对付这两个人应该不在话下,那自己不如就将这两人口中的青楼女子劫走。自己虽对青楼女子没什么好感,但是这样至少可以让定北王不痛快。当下不再犹豫,蹑手蹑脚的顺着墙根一点一点向着西边墙角的房间挪去。

    推开房门,就见一个身穿桃粉色衣裙女子靠坐在墙边,她的双手被束缚到身后,她头发凌乱,衣衫破烂,一只鞋子都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只剩下雪白的袜子,一看就知道这之前她一定拼命挣扎过。她此时正双眼无神的望着门外,脸上挂满了泪水。

    白羽衡盯着这女子的脸看了许久,月光下她的脸庞有些憔悴,恍惚之间,不知怎的白羽衡竟觉得这女子与穆瑾有几分相似,尤其她现在身上着一袭衣裙,竟与今日穆瑾所穿的如出一辙。他不由皱了皱眉,有些好奇这女子的来历。

    忽然门外传来那两个侍卫的脚步声,似是向着院门外走去的,恐怕是刚才他们口中那个项婆子来了。这院子不大,若是等他们折回来再走就难了。白羽衡赶忙几步走上前,单手抄起地上的女子,只觉这她轻飘飘的,之后将她扛在肩头。推门来到门外,纵身一跃便翻到了墙的另一头。

    这头的穆瑾早已等得有些焦急,十指扣在胸前在地上来回的打转。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忽然听到一阵风声,她抬头一看,只见一身白衣的白羽衡从墙上跃了下来,在他肩头,竟然还趴着一个女子,她眨了眨眼睛一脸惊愕,赶忙上前去帮忙,一只手扶着白羽衡肩头女子,另只手正好抓到他受伤的右臂上。却见白羽衡脸色一白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子也条件反射的向一旁躲了一下,穆瑾立刻便觉出不对,眉头一皱,问道:“哥哥你受伤了?”

    白羽衡忍痛咬牙,摇摇头道:“先回房再说。”

    穆瑾这才反应过来,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她赶忙将厨房的门合上,扶着白羽衡背上的女子,一齐上了楼,回到客房穆瑾看了看外面,见没人发现,这才合上房门落了锁。

    白羽衡将女子放到床上让她躺平,见她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晕了过去,心想怪不得她没喊没闹,才如此顺利将她带出来。穆瑾走到灯前想点燃油等,白羽衡却一把拉住她,摇了摇头道:“不能点灯,他们若是发现我将人劫走,肯定会四处搜寻的,你一点灯,咱们就暴露了。”

    穆瑾半知半解的点了点头,这才将火折子又收了起来,看了看他垂在身边的右臂,一脸担忧,问道:“哥哥,你何时受的伤,给我瞧瞧。”

    白羽衡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别过头去,望着床上女子忽然想到什么,便说道:“我不要紧,我是刚才救她的时候扭伤的。”

    穆瑾见也没多想,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床上女子依旧紧闭着双眼,她穿着桃粉色的群衫,领口很低,露出胸口雪白的肌肤,头发已经散乱,但是妆容依旧很精致,尤其那大红色的嘴唇,显得她的脸更加苍白。穆瑾只觉这打扮有些熟悉,略微一想,当初在柯州城满春园里那些姑娘的身影就浮现在脑海中,她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这女子的穿着打扮,竟与那满春园里的姑娘们极其相似,她不由微微皱眉,问道:“哥哥,这人是谁啊?”

    白羽衡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有人要害她,我便将她救了出来了。你先看看她怎么样了。”

    穆瑾见床上女子此时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明白当下不是讨论这些事的时候,也不再多问,走到床边坐下,取出女子的手腕,为她号了号脉,只觉得她脉象倒还平稳,忽的一惊,放下女子的手,转身望着白羽衡,道:“哥哥,她怀有身孕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