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菩提花露
    上官烁的努力,他的师父都看在眼里,心中却知道虽然强筋健体可以压制住体内寒气,但这终究不是办法,若不早日根除他体内寒气,迟早有一日他还是会被体内的寒气活活冻死。思前想后,师父决定闭关一个月,将之前在上官烁身上用过的药物进行以下整理,刻苦研究各种药物的药性。

    终于,有一日上官烁被叫到了师父的身前,他告诉上官烁道:“为师潜心研究,最后得出出一种方法,或许可以治了你的怪病。就是选用这世上九十九味至阴至寒之物,将它们混合到一起,最后加入一味至刚至阳的药引,制作出一种药丸给你服用,其中这阴寒的药物可以克制你体内的寒气,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而那味阳刚的药引将会将激发你体内的纯阳之力,最终让你的身体达到阴阳平和的效果,从而最终让你摆脱着病痛的折磨。但是这个法子为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可愿意试试?”

    当时上官烁只有十一岁,并没有听懂师父口中说的阴阳平和是什么意思,但一听说或许能够治自己的病,便心中早已兴奋不已,赶忙点头称是。

    可这些药说起来容易,搜集起来去很难,从此之后上官烁的师父每日都会外出寻药,寻常一些的倒也好找,只是有那么几十味药,仿佛世间难寻一般。师父有时候需要去很远的地方寻找,一走就是好几个月,最终师父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终于凑齐了这九十九味至阴致寒的药物,可这味至刚至阳的药引却迟迟找不到合适的。

    在上官烁十六岁那年,山居里忽然来了一位神秘客人,他头戴斗笠,看不见长什么样,但听声音倒是个青年男子,神秘人似乎与师父特别熟悉,甚至对上官烁的病情都非常了解。当知道师父再找药引的时候,他道:“在西域佛教遗址内,有一株菩提树。这树已经在佛教遗址中生活了万年,见证过佛教最辉煌的时刻,受过人民的朝拜,也受过佛音的洗礼,可谓是最阳刚的生物了,若是取这菩提花蕊上的露水做药引最好不过。”

    师父听了之后颇为心动,道:“那我即刻动身,去西域佛址遗迹寻那株万年菩提树。”

    神秘人却将师父拦住,道:“这树毕竟是一万年前的品种,与现在我们所常见的菩提树大不相同,况且西域沙漠凶险异常,呆久了岂不是要白白送命?而且佛教遗址时隐时现,想要取得谈何容易啊。”

    师父听后有些失落,感叹道:“此物果然是取之不易,世间罕有啊!”

    神秘人却微微笑道:“您也不必遗憾,凑巧我前段时间进过西域佛址遗迹,见那棵树上已结出白色花蕾,我想再有几个月就应该能开放了,过些时日你再去也不迟。”

    师父听后甚为欢喜,命上官烁将自己酿了十几年的酒搬过来,再去做些下酒菜。神秘人在山居呆了半日有余才离开,师父亲自将他送走后仔细琢磨了一阵,又再次将自己关于屋内闭门不出。

    三日之后,师父终于出关,但却立刻飞鸽传书找来了之前接他来山居之人,命他将上官烁送回到上官府。上官烁不明白师父为何忽然要让自己回家,但离家好几年也确实思念父母,也就没有多问,跟着那人回了上官府。

    路上,那人并告诉上官烁,道:“我姓潘,人们都称我为潘先生,你也可以这样叫我。我也是师父的徒弟,但却不是学武,而是专门修习歧黄之术。你以后若是有事想找师父,就来城南的药堂来找我,我自会安排你与师父见面。但决不可让外人知道,你可记住了么?”

    上官烁此时已是少年,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愚昧无知,他跟随师父这些年,大致也知道一些师父的情况,知道潘先生是为了保护师父才这样做的,便连连点头称是。

    上官烁回府之后,早已得了信的上官夫妇带着一家老小早就站在门口等候了,见他从车上下来都很激动,尤其上官夫人,见他如今身体健硕竟然高兴地泣不成声。就连兄长与妹妹都激动地不停抹泪,一直到吃完晚膳,众人才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脱离出来。晚上他被安排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因为一直生活在简陋的山居,此时睡在实施的床榻上,竟然翻来覆去睡不着。因心里十分记挂师父,夜里他再也忍不住,便偷偷遣出府中,跑到药堂想去探望一下师父。

    开门的是潘先生,他见上官烁大半夜跑来也有些吃惊,询问缘由后,才笑着告诉他,道:“师父已经去了西域,说是万年菩提树的花期难测,他还是早些去为妙。你不必担心,过几日师傅就会回来了。”

    之后上官烁回到上官府,这才又做回了上官府的二少爷,过回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心中依旧很是牵挂师父,可每当他跑去药堂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师父还未回来。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潘先生也显得有些不安了。

    直到半年以后,上官烁忽然接到潘先生的消息,说是师父回来了,他匆匆赶去。

    只见师父被西北的风沙吹得整个人都黑了,身体也瘦了一大圈,上官烁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内疚感,眼角也泛出丝丝泪花,师父见了却淡淡一笑,道:“此次西域之行波折太多,只可惜我找到那菩提树时,花已开过,唉,烁儿是为师无能不能将你的病治好。”

    上官烁只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但见师父如此狼狈,心中难过之情顿时烟消云散,他在师父面前磕了三个头,毅然决然的道:“师父不要再为我冒险了师父,徒儿不求长命百岁,只愿您老人家健康长寿。”

    师父听后良久不语,挥手让潘先生将上官烁扶了起来,叹了口气道:“你也不要灰心,为师一定想办法治好你。”自此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过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