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发之妻
    上官府位于皇城中心偏北的地方,因为是皇商,所以住的离着市井闹区很近,家中有许多铺面,绫罗绸缎、珍珠翡翠是应有尽有,甚至还开有酒楼、钱庄、药铺等等,只要提起上官二字,整个皇城没有人不知道的。

    穆瑾沿路随便打听了一下,便找到了上官府,只见府门前立着两尊石狮子,威武雄壮。门梁上挂着面额上写着掺了金粉的三个大字——上官府,据说这还是皇帝亲手写的。与别的大户人家不同,上官府漆红的大门此时正大昌着,仿佛欢迎着每一位前来拜访的贵客。

    穆瑾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对坐在门内的小厮招了招手,那小厮眨了眨眼指了指自己,见穆瑾点了点头,他这才半信半疑的走了过去。

    穆瑾笑嘻嘻的问道:“小哥,麻烦您叫一下你们家公子,就说瑾儿来找他了。”

    小厮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撇撇嘴,道:“那你在这等着。”

    穆瑾赶忙乖巧的点了点头,目送着小厮离去,她此时显得十分兴奋,时而揪揪衣角,时而屡屡头发,站在一旁的白羽衡看在眼里,经十赠叹了几分落寞。

    忽然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前堂门前,指着门外对着刚才那小厮,扯着嗓门喊道:“上官府的公子是说见就能见得?还不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赶走?”

    穆瑾一愣,转身向说话的女子望去,只见她的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身穿鹅黄色绣面小袄,头上带着珍珠珠花,耳朵上带着一对褐红色宝石耳环,光看这身行头就知道价值不菲,想来肯定是府中的什么人物了。

    那女子此时也望向门外的二人,脸上露出一股傲气,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了。

    白羽衡站在一旁心中恼火,他最见不得穆瑾受气,就见那小厮跑了过来,还没等他开口,白羽衡便道:“你去告诉刚才那位,若不是你们家少爷请我们来,我们还不想来呢。”

    穆瑾听了一急,赶忙拉住哥哥的衣袖,使劲拽了拽,冲着他狠狠翻了个白眼。之后转身望着脸色铁青的小厮,呵呵一笑,将脖子上的玉坠取了下来,交到他手上,道:“小哥,您看这是你家公子给我的信物,说我到了京城务必来找他。”

    小厮接过玉坠,仔细看了看,忽然眉毛一挑,正要开口说什么,就听身后一个人道:“小五,我刚听说有人找我?”

    众人纷纷回过头,白羽衡和穆瑾看着来人都是一愣,那叫小五的小厮则是毕恭毕敬的躬身一礼,道:“二少爷。”此人正是上官府的二少爷上官烁,小五将手中玉坠递给他看,道“弄错了,这两位是要找大少爷的。这是信物。”

    上官烁接过玉坠仔细端详一阵后,望向穆瑾,忽的笑了起来,道:“姑娘,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白羽衡眉头一皱,闪身挡在了穆瑾面前,一脸不善的望着上官烁。上官烁看了看白羽衡,也不生气,侧过身子左手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既然如此,二位就随我到正堂稍作休息。我叫人去大哥院子里通知一声。”

    白羽衡此时很是不屑进这上官府,可是穆瑾却一脸兴奋的拉住他便走了进去,上官烁看见后,目光深邃的与白羽衡对视了一眼,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笑容。

    众人在正堂坐下后,上官烁命人给兄妹二人上了茶,不一会的功夫,门外便传来说说笑笑的声音,穆瑾赶紧放下茶,紧张的望着门外。

    只见刚才那个穿着鹅黄色绣面小袄的姑娘满脸笑容的搀扶着一个年轻妇人走了进来,这妇人约有十八九岁,穿着一件嫣红色的缎面裙子,正微笑着望着穆瑾与白羽衡。

    上官烁站起身冲着那美妇微微点头,道:“嫂嫂。”又指着穆瑾道:“这就是来找大哥的那位姑娘。”

    穆瑾一时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望了望上官烁,又望了望那美妇,张口正要问什么,那美妇却呵呵笑这走了上来,一把拉住了穆瑾的双手,笑道:“姑娘果然如夫君所说的一般,生的乖巧至极。”

    穆瑾被她突如其来握住双手,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呵呵讪笑了两声,问道:“请问您是?”

    那美妇抬起右手,用衣袖掩住口齿,呵呵笑道:“你看我,一激动都忘了自我介绍了。”说着从身后女孩手里要过一物,递到穆瑾面前,道:“我叫何婉婷,是上官琬的结发妻子,夫君前些日子应经去江南了,临走前特地交代过我,若是有人拿着这个玉坠来找他,一定要好生招待。”

    穆瑾看见妇人手中正是自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那个玉坠,伸手接了过来。忽然听到她说自己是上官琬的妻子,身子一僵,双眼圆瞪望着面前美妇,顿时只觉的眼前发黑,竟向后坐去。白羽衡眼尖,上前一步一把想将她接住,却不想两人齐齐坐倒在地,只见穆瑾此时满脸震惊,也顾不得起身便低声问道:“瑾儿,你没事吧?”

    众人见穆瑾摔倒也都是一惊,何婉婷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上官烁一脸凝重的指着身后的小厮吩咐他去请大夫来。白羽衡见状赶忙道:“上官公子不用麻烦了,小妹没有大碍,只是我们一路赶到皇城,有些疲惫了。各位不用紧张。”

    上官琬已经成婚,是穆瑾和白羽衡都没有料到的事,穆瑾听到哥哥的话,想着这一路的艰辛,忽然就鼻子发酸,眼角竟然流出几滴泪来。

    一只小手忽然伸过来擦了擦她眼角的泪,二人都是一惊,顺着那只手望去,只见是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穿着松绿色的小袄,将擦过眼泪的手指塞进自己口中抿了抿,忽然眉头一皱,小嘴一扁,哇的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说道:“好苦,好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