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一百六十章 善意相瞒
    白羽衡只听目瞪口呆,面上一阵诧异,上官清见到,更觉羞愧不已,道:“唉!都是我造的孽,当时我刚想去找她,却没想我家中之人不知怎的打探到我在此处的消息,竟在这时赶来,他们告知我,我离开这近两个月的时间,家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父亲病情已经加重,叫我赶紧回去。”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回家看看父亲的状况,没成想到家后,经听说我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的消息,也许是被喜事一冲,我父亲的病也渐渐好转,但是我却时时记挂着你义母的状况。”

    白羽衡听得心中竟升起一丝无名的怒火,冷哼一声,道:“你在这里过得安逸享乐,竟还会记挂我义母?”

    上官清脸色微微泛白,脸上浮现出悔恨之色,淡淡道:“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之后有去找过你的义母,就在我父亲痊愈之后,我便借着下江南采买之名,再次来到景山县,找到山中山居。”

    “穆貅一见我就狠狠打了我一拳,并询问我将晓蕊带到了那里,我这是才知道,晓蕊根本没有回去,而且现在已不知去向,我心中焦急,却又不知该去何处寻找,穆貅叫我永远不要在出现,并将我赶了出去。”

    “于是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走遍周围所有村庄县城,可以就找不到你义母的下落,这时我家中传来消息,说我妻子即将生产,于是无奈我只能放弃寻找再次返回皇城。”

    白羽衡听到这些,只觉心中酸楚,没想到母亲竟然还经历过这么多,便问道:“那你既然没找到我义母,又如何判定穆瑾是你的女儿。我看你那女儿的年龄和瑾儿几乎一样大,她出生时你还未找到我义母,瑾儿怎可能又是你的女儿?”

    上官清轻轻摇摇头,道:“这你有所不知,我们被困在山洞的时候,她曾今跟我讲过,说他很喜欢一种花,叫木槿花,正巧我家中族谱传到穆瑾他们之一辈,便是王手旁,瑾瑜皆是美玉,我们便相约,若是今后生下孩子,若是男孩便叫瑜,若是个女孩,便取名为瑾。”

    白羽衡淡淡一笑,道:“仅凭一个字,你便觉得瑾儿是你的女儿岂不是荒唐?”

    上官清道:“不仅如此,自从我夫人生下小女之后,我便又去了一次月影山的山居查看。可这次我却发现这山居竟然已经荒废,穆貅也不知去了何处,我询问县城里才知,原来从我上一次走之后,这穆貅便在没有出现过,我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便派人在山居附近日夜坚守,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人跑来告诉我,说有人趁夜潜入山居,而且还是个大着肚子的女人。”

    白羽衡听的眉头紧锁,心中却很明了,这多半就是怀着穆瑾的义母,就听上官清继续道:“我立刻前往山居,却发现那女子已经被人带走,我安排的人将一只木钗拿了出来,说是那女子慌忙逃走时掉落的。”

    说着上官清从袖子中取出一个用白布包裹的东西,将外层的白布小心翼翼打开,里边露出一只古朴的木钗,只见那木钗通体褐黄,上边有扭曲的木纹,一头有镂空的雕花,竟是木槿花的造型,钗身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白羽衡仔细闻了闻,只觉此味极为熟悉,竟是木槿花的香味,钗头一侧刻了一行细小的文字,白羽衡凑近了一看,上面竟写着“穆中之蕊”四个字,白羽衡顿时大惊,知道此物肯定与义母有很大的关系,他赶忙往向上官清,问道:“这难道是我义母的?”

    上官清缓缓点了点头,道:“正是,我们被困在山洞之中时,我见她头上的钗古朴别致,便问过她此钗的来历,她告诉我这是穆貅专门为她雕的,是用木槿树枝,再在木槿花的精液中浸泡了一个月,将香味侵入木体之内,最后精心雕出造型,这是她的十六岁的成人礼物。”

    上官清又指着哪一行小字,道:“这字便是穆貅专门刻上去的,也就是说,这只钗,全天下仅此一只,所以我不会认错的。”

    “那时已是我们相识之后的第七个月,晓蕊她又大着肚子,如今穆瑾已经十六岁,一切都刚好吻合,所以,穆瑾必定是我的孩子。”

    白羽衡此时内心极其复杂,他没想过原来义母不让穆瑾与上官清接触,竟然是因为他们是亲生父女,可想而知母亲对上官清的怨恨有多大,想想也是如此,义母毕竟是一介女流,当时怀着身孕独自生活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心中很定恨死了上官清这个负心汉。

    他忽然想到,若是此时叫穆瑾知道,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是会喜极而泣的父女相认?还是会怒火中烧的想尽办法报复上官清,好替母亲讨回公道?白羽衡心中很是犹豫,他之前因为母亲的嘱托不愿让穆瑾与他们过多接触,可是这几日他竟发现这上官府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会伤害到穆瑾,反而处处维护她,甚至派人暗中保护她,他想着自己离开这几日或许可以将穆瑾托付给他们,可现在看来,却是万万不可了。

    上官清从白羽衡复杂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心思,知道他是担心穆瑾知道了后的反应,他心中也是一阵绞痛,叹了口气,将木钗收好后,道:“穆瑾这边,你不用担心,我暂时还不会与她相认的。”

    白羽衡一愣,忙问道:“何出此言?”

    上官清道:“穆瑾从小她与母亲在山中,生活艰苦,但好在性格纯善。此时我与晓蕊隔阂未解,此时若将真相告诉穆瑾,难保她不会心中生恨,长此以往她的性格必定会变,我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若是可以我愿意默默的照顾她一生。”

    白羽衡心中很是赞同,但面上却全是困惑,望着上官清,不解道:“你竟然会有如此的想法?”

    上官清淡淡一笑,道:“老夫如今已近半百,世事沧桑经历的太多了,你们这些孩子还太小,有些事情你们这时还看不透,等你们再大一些就会明白,有时候隐瞒未必就是伤害,反而有可能是最好的保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