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再入相府
    白羽衡随刘梓浩直奔国相府,到那里时,陈龙飞已经在的国相府边上的街口等候,远远望见这二人走来,便赶忙迎了上去,问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刘梓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出了点事,耽误了一阵时辰。伯父还没回来吧?”

    陈龙飞摇摇头,道:“还没有,我们快进去吧。”说完又望了一眼白羽衡,见他此时一脸冷漠的回望着自己,于是拱手道:“白兄,之前的事还请你不计前嫌,今日能来多谢你了。”

    白羽衡虽很不喜欢他,但见他此时不再端腔作势,竟然屈尊降贵的向自己道歉,便也放下架子,拱手回礼道:“陈兄客气了。”

    刘梓浩在一旁急得一跺脚,道:“别站在这里说话了,人多眼杂,龙飞你快带我们去看看小舞吧,迟了伯父就该回来了!”

    陈龙飞也知道此时不是寒暄的时候,便也不再多说,带着刘梓浩二人直接走进了身后的小巷,白羽衡知道这条路是通往国相府后院的,便也没说没多问,只是默默跟在着二人身后。

    陈龙飞急走之间冲刘梓浩使了一个眼色,刘梓浩立刻明白他是想问自己探查白羽衡的结果,他轻轻摇了摇头,又将右手放在胸口处使劲握了握,示意陈龙飞,白羽衡并不是刺客他的手臂没有问题,陈龙飞见后这才放下心来。

    在他们身后的白羽衡将他们这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心中不禁冷哼一声。

    转眼间,他们便已到达国相府的后门,陈龙飞在门上连扣三声,之后又缓慢的扣了两声。门这才“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白羽衡向门内望去,见门后站着的竟是墨兰,几日不见她仿佛憔悴了许多,她将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刘梓浩的身上,面上拂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于羞涩。

    陈龙飞见墨兰竟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一眯,冷声道:“墨兰,还愣着干什么?快让我们进去。”

    墨兰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白,慌忙让到一旁,陈龙飞也不再理她,率先进了府里,刘梓浩也紧跟随后,白羽衡站在门外想了想,若这刘梓浩演的是请君入瓮的戏码,自己岂不是要羊入虎口?墨兰见白羽衡并没有进来,眉头一皱,急道:“快些进来。”

    白羽衡依旧一动不动,墨兰脸色一沉,伸手便将她揪了进来,还未等白羽衡反应过来,便“嘭”的一声将门关上了,白羽衡皱着眉头警惕的望着墨兰,只见她面上毫无表情,眼底更是含着冰冷之意,缓缓道:“你要是怕,就不要来了。既然来了,就快点去见小姐!”

    白羽衡并不想多生事端,想着反正已经进来了,那就静观其变好了,于是什么也没有说,让墨兰带路,他则警惕的跟在其后。

    他虽然来过一次国相府,可上次毕竟发生了太多,仓促间也记不住国相府内的路,白羽衡四下张望,见这一路竟然一个家丁丫鬟都没遇到,看来确实是有人精心安排的,他跟随墨兰七扭八扭穿过几条长廊,终于再次来到陈凤舞的紫香园前。

    陈龙飞与刘梓浩已经等在那里,见他们二人迟迟才到,陈龙飞脸色有些不好看,目光投向带路的墨兰,墨兰的脸色立刻变得惊恐无比,微微垂下了头退到了一旁。

    白羽衡并未理会这些,他发现这院子门前不像上次,已经没人守卫了。

    刘梓浩走上前在门上请扣几声,依旧是和刚才在后门时一样的手法,不一会,那门就被打开,田嬷嬷探出头来,见是他们几人,便赶忙将门打开,急道:“快些进来!”

    几人也不客气,从门缝钻了进去,田嬷嬷见人都进来后便将门又关上,并从里面落了锁,这才呼了口气,回过身来,向陈龙飞与刘梓浩微微垂手,道:“大少爷。刘少爷。”

    刘梓浩赶忙道:“嬷嬷不必客气,小舞她可还好?”

    嬷嬷叹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这才将目光放在白羽衡身上,眼神中尽是复杂之色,道:“白公子,你快随老奴进去看看小姐吧。”

    刘梓浩听到后心中很是难受,面上拂过一丝悲痛的深色,将头别开低声道:“我……我去门口望风。”

    陈龙飞叹了口气,道:“墨兰,你陪梓浩守在门口,我跟白兄进去看看。”说完伸手在刘梓浩的肩榜上拍了拍,便转身率先进了正堂。

    在一旁冷眼向看的白羽衡见陈龙飞走了进去,便也跟了进去,田嬷嬷见后也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紫香园的正堂内依旧挂着红丝幔帐,显得很是喜庆,脸色憔悴的陈凤舞正一手托腮坐在窗边,望着屋外树枝上蹦来蹦去的的小鸟发呆,她手旁的案几上放着已经凉透了的燕窝粥。白羽衡众人走进的时候,她都没有一丝察觉。

    陈龙飞见到此情景后,心痛不已,走上前去,看着桌上凉透了的粥,呵斥道:“你们就是这么伺候小姐的?粥凉了也不知道换一碗热的!”

    一旁的小丫鬟吓得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语带哭腔,颤声道:“大少爷,我……我已经给小姐换了三碗了,可小姐就是不吃,我们也没办法啊!”

    陈龙飞目光一寒,冷哼一声,道:“你还有理了?来人,给我吧这个不懂事的丫头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那小丫鬟一听要打自己二十大板,知道自己挨完这通打,恐怕就剩下半条命了,吓得“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在地上不停磕头,嘴里含糊地喊道:“求大少爷饶命啊,我知道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