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木槿花开月今夕 > 一百六十三 伊人憔悴
    屋里吵吵闹闹,连屋外的刘梓浩与墨兰都听到了,刘梓浩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他显然是听清了屋内发生的事,想到陈凤舞因为不吃不喝而身体变得极其单薄,他心中心疼不已。

    一旁的墨兰静静注视着刘梓浩的一举一动,但见到他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也是担忧不已,于是轻声道:“刘大哥,你没事吧?”

    刘梓浩回头望了望墨兰,见她满脸的关切,只得重重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墨兰看见刘子豪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悲痛之色,知道他必定是心疼小姐了,于是心中也泛起涟漪,忍不住一阵悲伤。便也一句话不说,静静站在刘梓浩的转身边,想着若是可以像这样一辈子站在他身旁,便死而无憾了。

    屋内,田嬷嬷见状赶忙上前低声劝道:“少爷,消消气,动静闹得太大,恐怕老爷回来就会知道了,这丫头等完了我自会惩罚她的,现在还是小姐的事最重要。”

    陈龙飞这才反应过来,心中暗自自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看到妹妹消瘦憔悴的样子,心中的怒火便不可遏制的燃烧了起来,竟然迁怒到一个小丫鬟身上,险些坏了大事,于是点了点头,道:“那就先将她关起来吧。”

    小丫鬟一听,知道自己逃过一劫,赶忙便可头便道:“多谢少爷,多谢少爷!”田嬷嬷赶忙几步走上前将那小丫鬟拉起来揪了出去。

    此时屋内只剩下三个人,陈龙飞望向陈凤舞,见他依旧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外,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一般,陈龙飞只觉心中绞痛,于是轻声道:“小舞,你看哥哥带谁来了?”

    白羽衡因为一直站在进门的角落里,只看到了陈凤舞黄色的裙边拖在地上,而看不到陈凤舞的样子,此时听闻陈龙飞的话,便向外走了两步,看向陈凤舞,只看了一眼,他便愣住了。

    只见陈凤舞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已经棱骨分明,衣服空空的架在身上,周身散发出一种死气沉沉之色,但仅管如此,那倾国倾城的脸庞依旧美丽,只是她的脸色白的如同一张纸,看上去就让人感到悲伤。

    白羽衡惊呆不已,之前在黑鹰山时的画面一幕幕的在脑中闪现,全部都是关于面前这美丽女子的,那是她虽时长因为害怕而哭泣,但是周身都散发这蓬勃的朝气。可现在眼前之人好好似失去了灵魂一般,双眼空洞,简直判若两人。

    白羽衡难以置信的轻声唤道:“凤舞?”

    陈凤舞一动不动的身子忽然一颤,猛然回头,望着面前站着的两个人,目光直接锁在白羽衡身上,眼底写满了难以置信与欣喜若狂,忽然站起身,便想扑向白羽衡。

    奈何她几日的不吃不喝,身子虚弱无比,刚一站起来边腿脚一软,向一旁摔去,陈龙飞看后大惊,一步上前,将妹妹包入怀中,语气担忧的问道:“小舞,你怎样了?”

    陈凤舞却不看哥哥,而是依旧盯着白羽衡,一只手颤抖地抬起来,伸向白羽衡,唤道:“白……大……哥!”几日来的滴水未进,让她的声音宛如锯齿磨动一般沙哑,紧接着她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身体都被带的一颤一颤的。

    白羽衡此时早已放下所有的戒备,他不敢相信,陈凤舞竟真的将自己折磨到如此境地。见陈凤舞吃力的抬着手,他赶忙几步走至她跟前,半跪在她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急道:“我在这,你别说话了,我给你去拿些水来。”说完便起身准备去桌边倒杯水。却不料,陈凤舞竟死死抓住了他,眼中含泪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陈龙飞看着心疼无比,但望了望白羽衡那只被妹妹紧握住的手,知道妹妹这是怕白羽衡走掉,但又看了看妹妹几乎干裂的嘴唇,于是一咬牙,道:“白兄,你来扶住小舞,我去拿水。”

    白羽衡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别,点点头,向一旁挪了挪,将陈凤舞的头从陈龙飞肩上接过,轻轻放在自己肩上,陈龙飞见妹妹在白羽衡怀中躺好,便起身去倒了些水,小心的给陈凤舞喂了下去。

    陈凤舞这些日子几乎水米不进,此时见到了白羽衡,心中的郁结色也松动,见送到嘴边的水杯,便急急喝了起来,陈龙飞在一旁看得心疼不已,小声道:“慢一些,慢一些,别呛到。”足足喝了五杯水后,陈凤舞才呼了口气,望向给自己喂水的哥哥。

    陈龙飞见她望着自己,眼底已恢复神采,不禁心中欢喜,忙问道:“小舞,你可还好?饿不饿?哥哥叫人给你那些吃食?”

    陈凤舞缓缓摇了摇头,抿了抿嘴,这才缓缓道:“哥哥,我想同白大哥单独谈谈。你去门外帮我守着好吗?”此时他的声音听起来已经不像刚才那般难听,但依旧还有些沙哑。

    陈龙飞听到后微微一怔,没有微皱,道:“不行,孤男寡女怎能独处一室。传出去你的名声可怎么办?”

    陈凤舞想要坐起身,但她此时身体虚弱,一点劲也使不出来,于是脸上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白羽衡和陈龙飞见后都是大惊,异口同声问道:“哪里不舒服?”

    陈凤舞摇摇头,再次望向陈龙飞,目光中尽是坚毅之色,继续道:“哥哥,你若不答应,我便继续不吃不喝,直到将自己饿死!”

    陈龙飞听的眉头一皱,心中却是纠结无比,他望了望白羽衡,见他此时也是满脸担忧的望着自己的妹妹,于是咬牙道:“好吧,不过……”说说着他一把揪起白羽衡的衣领,语气低沉的道:“你若敢动我妹妹一根汗毛,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白羽衡被陈龙飞忽然揪住了领口顿感不悦,右手翻手便扣在了他的手腕处,运足内力轻轻一捏,陈龙飞只觉手腕处一阵酸麻,但他并未松手,而是运气内劲对抗,面上对白羽衡怒目而视。

    陈凤舞并不知道他们在较劲,只看到哥哥揪住了白羽衡的衣领,忙伸手要去拉。

    正在拼斗内劲的二人都看到了陈凤舞的手,知道若她的手打了过来,必定被他们二人劲力所伤,便同时心中一惊,纷纷收回了内里。

    陈凤舞扯着沙哑的嗓音哀求道:“哥哥!求你了!”

    陈龙飞心中又气又痛,冷哼一声,站起身瞪了白羽衡一眼,这才一甩衣袖离开了正堂。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