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红叶在主家安分守己,这一次回来并不是归家的日子。

    只是,府上的老夫人年纪苏红叶年幼,说是眼看这就要入冬了,来回跑着辛苦,所以特意的让苏红叶回来看看父母。

    苏张氏看着苏红叶伺候大嫂洗头,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好东西,隔的这么的远都能闻到甜丝丝的香气、

    两家是邻居,这两年来,景顺大哥家的变化,苏张氏可是看在眼里的。

    苏张氏心里羡慕,也不知道她的闺女啥时候给她洗头的时候也用这么好的洗发用品。

    整个小孟村里正夫人都是用皂角洗头洗衣裳,没想到,大哥大嫂家竟然都用起了洗头的东西。

    莫不是苏红叶当丫鬟月利竟然这么多。

    苏张氏的心里很是羡慕。

    她坐在屋檐下,看着堂屋里的桌椅,透过帘子看到里屋铺的被子床单,这都是她在镇子上的商铺里看过无数次。

    心心念念了很久,可是就是没银钱买。

    此时苏张氏心中好似有一团热火一样。

    她起身走到苏红叶的跟前,低声的问道:“红叶,你……你在那府上过的咋样?”

    苏红叶正用梳子给自家娘梳头,听到苏张氏的问话,微微一愣才说道:“挺好的。”

    纵是在主家过不好,却也不能当着母亲的面说出来。

    苏红叶无心之说,可是苏张氏听着,却觉得红叶是真心话。

    是啊!

    怎么会过得不好呢,戏文里说的,这富贵人家的生活如何会不好呢。

    肯定是好的,要不然大哥大嫂也不会过着这么好的生活。

    此时,在苏杨氏的心中,只有羡慕和嫉妒。

    那张肥胖的脸上,此时带着一丝尴尬的笑,是想极力的讨好苏红叶,可是又不知道那话要如何说。

    苏红叶忙着给自家娘梳头,母女两个人说着笑,院子里的气氛极其的好。

    苏张氏的心中那种蠢蠢欲动,几乎想立刻就让自家珍珠也去那家做丫鬟去。

    “红叶,你这给你娘洗头用的是什么东西啊!”苏张氏面色灿灿的说道,想伸手去摸那一盒子的东西,可是又害怕被人训斥。

    那伸出去的手还没触碰到,就又退缩了回来。

    “这是府里小姐用的,镇子上很多大户人家都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晓。”苏红叶满脸笑容:“这也是小姐赏给我用的,我舍不得就拿回来给娘用。”

    苏景顺媳妇苏李氏跟苏姜氏的性子一样心慈和善,此时也侧头笑道:“二媳妇,你看看,若是喜欢就拿些回去用!”

    “哎哎,我看看……”苏张氏听到苏李氏的话,顿时眉飞色舞,也不顾自己的头发此时是干的,就在那盒子里摸了一把,然后擦在自己的头上,笑道:“哎呀,这气味可真是好闻啊。”

    苏红叶只是淡淡一笑,对于像苏张氏这般爱贪图小便宜的人,她能多说些什么呢!

    只是看着苏张氏将那半盒洗头用的东西揣进怀里。

    苏张氏将那盒子藏在怀里,摸索着觉得不会掉出来,才又看着苏红叶说道:“红叶,婶子有点话想同你说!”

    她说着话,还侧头看了看在边上的苏李氏。

    苏红叶笑着说道:“二婶,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娘又不是外人。”

    那在嘴边的话,苏张氏揣摩了很久,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红叶,你这次回镇子上问问,你那主家还要不要丫鬟了!”

    苏红叶微微一愣,她侧头看着苏张氏疑惑的问道:“二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怎么会突然的?”

    苏李氏听到苏张氏询问这些,此时也蹙着眉头看着苏张氏。

    好似是觉得两个人这般的看着自己,苏张氏顿时脸色有些红。

    可是她想到如今的生活,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大嫂的穿戴,那鼻息间传过来的香气。

    苏张氏暗暗发了心,咬牙说道:“红叶,我想让你珍珠妹妹也去镇子上当丫鬟!”

    “苏张氏,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让珍珠也去当丫鬟!”这院子,顿时就响起苏李氏的怒吼声。

    当初,她们家穷的实在是解不开锅了,长女懂事,自己去找了牙子才去了镇子上给人家做丫鬟,所说签的是三年的卖身契,可是这两年多来,苏李氏一想到自己女儿在别人家里伺候人,行事须的看人眼色,她的心里就特别的不是滋味儿。

    若是可以,她宁愿出去做乞丐也不舍得自家闺女去给人家做丫鬟。

    所以,苏李氏此时听到苏张氏竟然主动的让珍珠去给人家做丫鬟,她的心中就特别的愤怒。

    这一声怒吼,苏张氏吓了一跳,她傻愣愣的看着这个叔伯大嫂。

    须臾才说道:“大嫂,我们家珍珠……”

    苏张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李氏给打断了,她耐心的说道:“弟妹,那伺候人的丫鬟可不是个好差事,如今咱们家中也不缺吃穿,你何须这般的狠心要将珍珠送去给人做丫鬟呢!”

    苏张氏眨了眨眼睛,随即蹙着眉头看着苏李氏。

    就又听到苏李氏嘟囔道:“弟妹,就让珍珠好好的在家中呆着,将来说个好婆家!可别去别人家给人做丫鬟了!”

    苏红叶此时也忙说道:“二婶,珍珠妹妹性子乖张,去那种约束人的地方怕是不习惯的!”

    就是她这般的踏实性子,在主家都过不惯,更何况是向来顽劣的苏珍珠呢!

    苏红叶说完摇摇头,看着苏张氏。

    苏张氏此时是满肚子的愤怒。

    她自以为这母女两个人这般的说,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家也有银钱。、

    哼……

    如今的家中是不缺吃穿,可是我们家也用不得这么好的锦被,还有这洗头用的东西啊!

    苏张氏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冷哼一声,转身掉头就走了!

    留下一脸木楞的苏红叶母女!

    “哎,弟妹,你这是……”苏李氏忙唤道,还欲追上去,可是袖子却被自己闺女给拉住了。

    “你这二婶是怎么回事?”苏李氏扭头看着自家闺女嘟囔道。

    *

    沈府。

    沈明鹤坐在椅子上嘟囔个不停:“大哥二哥,我不过是出去了会儿,你们就赶紧的都去,还让我在那姑娘面前丢人!”

    沈明逸手里捧着一本书,此时听到沈明鹤这般的嘟囔,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而沈明铮脾气向来暴躁,攥着拳头怒瞪了一眼沈明鹤,冷哼道:“小小年纪的不学好,去了那么远的村庄上,莫不是晚上也不想回来?让母亲担心?”

    沈明鹤向来是最害怕他家二哥的。

    此时听到自家二哥这般的说,他顿时就歇菜了,低垂着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而沈明逸脸上不经意的笑容,可见对于沈明铮前往小孟村的事情,他自然是知晓的。

    三兄弟在书房里呆着,就沈明逸一个人捧着一本书看的认真,而老二沈明铮此时站在窗子前霍霍打拳。

    沈明鹤侧头看了看自家大哥,然后又侧头看了看自家二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哎……哎……哎……”沈明鹤连续长叹了三声。

    可是屋子里的两个人好似都没有听到沈明鹤的哀叹声。

    沈明鹤顿时有些生气,他满脸愤怒的走到自家大哥的面前嘟囔道:“大哥,你这满腹经文,可知晓如何给人解愁?”

    沈明逸摇摇头。

    只见沈明鹤又吭哧吭哧的走到在窗子下打拳的二哥面前,他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

    就听见自家二哥低沉的声音道:“四弟,你躲远点,我这拳头可不长眼睛,打残了你的脸将来讨不得媳妇儿,为兄可不帮你!”

    沈明鹤顿时又是满脸愤怒。

    想大吼,可是张了张嘴似是又害怕两位兄长训斥自己,砸了砸舌头垂着头,坐在了机子上。

    沈明铮也坐了过来,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见沈明逸掀看书的沙沙声。

    过了很大一会儿。

    沈明鹤实在憋不住了,那到嘴边的话脱口而出嘟囔道:“两位兄长,你说我能不能将那小孟村那丫头叫来咱们家当丫鬟!”

    *

    【作者题外话】:么么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