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妻秀色可餐 > 第3章 不良未婚妻
    跟在季温庭的身后进了一个名为溢荷香的院子,白漪岚此时此刻还没从自己的未婚夫比她大七岁的事实里反应过来。

    “这门亲事绝对不可以,要解除,必须解除!”

    白漪岚低声一脸认真的说道。

    季温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她以为他没做努力过吗?他比谁都不喜欢这门亲事。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的房间冯叔会带你过去,没事别来打扰我。”

    说完季温庭直接进了院子的北屋,冯管事上前一步笑眯眯的指向坐落于东面的厢房。

    “岚岚小姐的房间在那里,里面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有什么需要岚岚小姐可以随时叫我。”

    白漪岚还在因为季温庭刚刚拒绝她的事情心情不顺,瞪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主屋。

    “整天一副造物主的姿态不累吗?”

    这院子还算大,她的房间虽然只是一个厢房,但是比起她在白家的房间还是大了许多,跟院子里看起来的不一样,房间里面的装修都是现代风格的,但是奇怪的是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倒有另一番滋味。

    巡视了一圈自己暂时的领地白漪岚还算满意,看完房间里配置的洗澡间点了点头。

    “住哪里不是住,反正现在你们老爷子不能逼迫我马上结婚,看在这里还不错的份上我决定先住上一段时间。”

    冯管事听了她的话只是笑着点头。

    “岚岚小姐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先下去了。”

    白漪岚淡淡的颔首,从打开的窗子里可以看见院子里情况,但是现在天气还冷,冷风灌进来凉飕飕的,只得把窗子关上。

    溢荷香的门口,一个佣人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被在门房里看守的冯管事拦了下来,但是看清来人是谁赶紧请人进去。

    书房里,季温庭抬头看向老爷子身边的佣人,眉头几不可查的蹙了一下。

    “爷爷又想做什么?”

    季管事笑了笑:“老爷子让我把这个给您。”

    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他的面前,季管事继续说道:

    “这是岚岚小姐在学校里的成绩和表现,老爷子说岚岚小姐的人在这里季家就应该对她的所有负责。”

    “所以这个‘责任’就交给我了?”

    季温庭淡淡挑眉,‘责任’二字说的有几分用力。

    翻开资料上看了一眼,第一张是成绩单,全是赤字,季温庭看不自觉的蹙眉,大学开学一个学期竟然一天都没去过,这女人平时到底在做什么?

    “老爷子还说了,岚岚小姐的事情您全权做主,包括学校里的一些家长会。”

    季温庭的眉头蹙的更加的厉害了,不满的把视线从资料上移开,季管事见机不等他开口继续说道:

    “老爷子说您对岚岚小姐负责的结果将会直接决定继承权的归属以及您以后的待遇。”

    在季温庭气闷的眼神中季管事笑着离开了,走出房门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

    明明是季家一脉单传的少爷,可是老爷和少爷在老爷子的眼里都不及儿媳妇和孙媳妇重要呢?

    想起来当年老爷子为了逼迫儿子和儿媳妇成亲把儿子赶去非洲而且立下遗嘱说儿子没有和他指定的人结婚就得不到继承权,逼的年少的儿子手无分文的在非洲苦苦待了两个月,季管事无奈的摇头,老爷子现在有了孙子,竟然用同样的方法威胁起来了。

    季温庭拿着季管事送来的资料,眉头一直蹙着,但是眼神却没在资料上聚焦,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然后是震天的音乐,季温庭终于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听着音乐传来的方向眉头深皱。

    “来人。”

    房门被人打开,值守的佣人走进来。

    “什么情况?”

    佣人犹豫了一下:“听声音是岚岚小姐房间里传出来的。”

    “关掉。”

    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季温庭低头继续看文件,佣人颔首恭敬的出了房门。

    房间里,白漪岚正趴在床上看杂志,双脚随着音乐在空中摆动,嘴里还哼哼着,正唱到副歌的部分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

    “进来。”

    白漪岚慵懒的说了一声,根本不管外面的人听没听见。

    房门被人推开,佣人战战兢兢的走进来。

    “岚岚小姐,少爷在工作,希望你能安静一点。”

    被里面的音浪震的想捂耳朵,佣人的话几乎是喊出来。

    白漪岚喊回去:

    “那是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可是…”

    “可是什么,你打扰我听音乐了。”

    佣人无奈,转身离开,回到主屋硬着头皮敲了季温庭的房门禀告了失败的消息。

    佣人走了,白漪岚肆无忌惮的哼着歌,一首歌刚刚放完房门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响,声音都盖过了音响,毫无预备的白漪岚吓了一跳。

    季温庭从门外走进来,看见趴在床上疑惑的看着他的女人蹙眉,走过去把音响关掉。

    “这里不是白家,要疯出去疯。”

    白漪岚一手撑脸挑眉,一脸的天真。

    “可是季爷爷说我要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随便。”

    说完从旁边拿出遥控器对着音响一按,刺耳的重金属音乐又响了起来。

    白漪岚得意的一笑,还挥了挥手里的遥控器。

    季温庭暗暗咬了咬牙,走过去直接拔下电源看向她。

    “这就是你作为画家的修养?”

    白漪岚看着脸色不好的季温庭莫名觉得很有成就感,刚刚不是还一脸永远不打算理她的样子么。

    笑了笑:“这叫用音乐来陶冶情操。”

    季温庭直直的看着她。

    “用重金属音乐来陶冶情操?”

    白漪岚狡黠一笑:

    “你看,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代沟了吧,在这一件小事上就有明显的分歧,以后还不得整天打架,所以你就得听我的,解除婚约怎么样?”

    季温庭看着眼前刚刚还装的一脸纯真,现在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和他谈合作的小狐狸,眼角微动,闪过一丝警惕和不喜。

    “我说过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牵扯到我。”

    说着季温庭顿了一下,看着没有和画画一样相关物件的房间看向床上的人。

    “老爷子发话了,去学校上课,方法我来决定,所以是舒舒服服的去还是被绑着去,你看着办。”

    说完不等白漪岚的反应季温庭转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来,对里面说了一句“安静点”,不管里面的人听没听见直接离开了。

    白漪岚坐在床上一脸的衰样。

    策反不成反被算计,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酒吧里,老板看见白漪岚进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大小姐,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你爸的人刚走,他都说了,再在我这里看见你一次酒吧就得关门大吉,你行行好去祸害别家好不好?”

    哪家的女孩子跟她一样不爱衣服包包偏偏喜欢喝酒的,愁死人。

    白漪岚不顾她的话径直走到调酒师的位置把人挤走,现在是白天没有多少客人,调酒师已经习惯了,直接让了位置一边歇着去了。

    看着把酒一同乱兑的人老板赶紧阻止。

    “姑奶奶,你这样会醉的。”

    老板是三十出头的女人,身材丰满,看起来比刚满十八岁的白漪岚有韵味多了,嗔怒的语气听的女人都一哆嗦。

    “离我远一点,休想试图掰弯我。”

    老板看着耍贫嘴的人一脸的无奈。

    “你为什么每次来我这里都非要横着出去?”

    白漪岚摇了摇自己调试的酒满意的笑了笑。

    “来酒吧如果不是为了喝醉那将毫无意义。”

    话说完老板还来不及阻止一杯几种兑在一起的酒仰头下肚。

    老板微怒,她和白漪岚的缘分始于十年前,被渣男骗财骗色,分无分文走投绝路想自杀的时候白漪岚救了她,并且借给了她钱帮忙盘下这个店面。

    白漪岚了解她的过去,她也懂白漪岚为何会从一个天才变成不良少女。

    有时候毁掉一个人,只靠语言就可以让人再无翻身之力。

    白漪岚喝了酒一脸的满足,想到什么问道:

    “那位小帅哥今天又没来?”

    “昨天你走了之后来过了,今天还没来。”

    老板说完警告的看着她:“那小子一看心思就深,交朋友可以,但是其他的绝对不行。”

    白漪岚撇嘴:“你现在怎么变得跟我后妈一样了呢,婆婆妈妈的,我就是和他比较聊得来而已,再说了,我的名声都差成这样了,我倒贴人家也不一定喜欢我啊。”

    老板睨了她一眼:“还不是你自己作的。”

    白漪岚一脸的无所谓,看向门口的方向,这是正好有人走进来,看见来人白漪岚眼前一亮。

    “唉,帅哥,这里,我给你调一杯鸡尾酒喝啊。”

    来人一身休闲,身高一米八以上,脸庞棱角分明却略显青涩,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标准的小鲜肉。

    老板看着往这边走过来的人小声对白漪岚说道:

    “得,说曹操曹操到。”

    季家

    溢荷香小院的书房里,冯管事敲了敲门进来。

    “岚岚小姐出去了。”

    季温庭视线落在手里的资料上,因为脸盲症他已经习惯了面无表情,看似高冷又不近人情。

    “让人看着,晚上还不回就直接绑回来。”

    冯管事颔首离开,马上派人跟上去,书房里的季温庭几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实在是看不下去手里的资料。

    爷爷看中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样糟糕透顶的女人怎么配当季家的媳妇。

    ------题外话------

    喜欢文文的评论区留个言啊(>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