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妻秀色可餐 > 第25章 秘密
    回到溢荷香的时候已经快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洗了手白漪岚拖着被打红的手往餐厅走去,正好和从书房里出来的季温庭遇上。

    看着她捂着手的姿势季温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去哪里玩了?”

    白漪岚现在心情不高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往餐厅里走去。

    吃饭的时候季温庭看见了她手上的红印子,眉头微微蹙起。

    “怎么弄的?”

    白漪岚看了一眼季温庭,不满的哼了一声。

    “多管闲事被打了。”

    说着想到柳依瑶母女三人不满的又加上一句:“母女三人一个模样。”

    说完莫名的想到了上次被季温庭打的事,心道季家人没一个好人,瞪了他一眼低头开始吃了起来。

    季温庭看着她的样子眉头淡淡的舒展开来。

    “遇见季温安和赵瑾了?”

    白漪岚一愣,原来那个恶心的男方叫赵瑾啊。

    后知后觉的发现季温庭猜的这么准有点不大对劲,她只说他们母女三人没一个好人,可是没说遇见了季温安和她老公啊,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样想着白漪岚疑惑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季温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说季温安和赵瑾的婚姻不顺利?”

    白漪岚一愣,他果然是知道的。

    季温庭夹了一道菜慢慢的咀嚼着。

    “这件事情家里除了爷爷都知道,不然你以为能让你遇见的事情别人会遇不到吗?”

    白漪岚一愣,想到当时的场景确实是挺可疑的,那个地方说是隐秘,但是也说不上是别人不会经过,两人就在哪里肆无忌惮的争吵,看样子一点也没打算避开谁一样。

    “那个男人不喜欢季温安,上一次在餐厅里我们遇见他了,其实我当时看见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看样子好像挺亲热的。”

    季温庭没说话,一脸的镇定,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

    “你一点都不惊讶?”

    季温庭淡淡得看了她一眼。

    “当时他身边放着一个女士包包,他看见我一脸紧张,已经说明一切了。”

    白漪岚看着一副贵公子气派却吃着简单的小菜的人一愣,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可是为什么不阻止呢?难道就冷血无情到这种地步吗?

    想着白漪岚不悦的蹙了一下眉头。

    季温庭看着她突然变化的脸淡淡的挑了一下眉。

    “这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最好别插手。”

    在被季温安不识好人心的打了一下之后白漪岚就已经放弃管这件事情了,听见他的话也只是瘪了瘪嘴没说话。

    吃完晚饭白漪岚回来房间,在电话里控诉了一下华炘甫的检讨书之后洗刷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还在睡着房门就被人敲响了,不耐烦的从床上坐起来。

    “谁啊?”

    “起来,晨练的时间到了。”

    白漪岚刚想躺下,一听到晨练两字吓得困意全没了。

    季温庭这几天一直没在,都忘了还有晨跑这回事了。

    “马上。”

    喊了一声白漪岚马上起来穿衣服,大早上的不让睡觉,非得起来晨练,简直是灭绝人性!

    一边抱怨着一边起来,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季温庭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等着她,见她出来站起来看了一眼时间,还没说话白漪岚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我知道,不用你说,我知道迟到了多长时间。”

    说完伸了一个懒腰看向季温庭。

    “今天是星期天,能不能少跑十分钟?”

    季温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态度已经在说明他的回答,白漪岚看着已经开始跑起来的人悲催的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依旧和上一次一样,回来的时候白漪岚都已经累趴下了,看着一身清爽的季温庭连抱怨都没力气了,直接回了房间。

    洗刷完出来的时候白漪岚从房间里出来去餐厅吃饭,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季温庭还没出来,疑惑的看向厨房里的佣人。

    “季温庭呢?”

    不是一向最守时间的吗,这迟到还是头一回呢。

    佣人恭敬的回答道:“刚刚安安小姐过来了,少爷正在书房里和安安小姐谈话。”

    白漪岚一愣,季温安来找季温庭,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找季温庭帮忙教训赵家?

    想着白漪岚疑惑的起来出了餐厅,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季温庭的书房外面。

    “大哥,我求你了,医生说我引产的话以后很可能会没怀孕的机会了。”

    季温安的声音在书房里传出来,白漪岚一愣,果然是因为昨天的事情。

    “那是你的事情。”

    季温庭淡淡的声音在响起来,虽然没看见他脸上是什么神情,但是只听声音就让人觉得心里一凉。

    白漪岚趴在窗子底下隐秘的地方皱了一下眉头,季温庭也太冷血了吧。

    不过这好像和她没关系,想着白漪岚撇嘴,继续听起来里面的情况。

    “大哥,求你了,赵瑾他害怕你,你出面说一声他一定就不会逼我了。”

    季温安还在苦苦哀求着,季温庭好似一点也没动摇。

    “那孩子不是赵瑾的,身为丈夫让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可以理解,你既然不想离婚那就只能把孩子打掉。”

    外面听着的白漪岚吓了一跳,差一点把窗台上的一盆花给弄下来,幸好眼睛手快的扶住了。

    季温安的孩子不是赵瑾的,这下可刺激了,怪不得赵瑾那么骂她都忍着呢。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是那个男人喝醉了闯进了我们的新房,我根本不认识她。”

    书房里面又传来哭泣的声音,白漪岚一脸的八卦的趴在窗子上,里面好长时间没传出的来声音,争相要不要换一个更近的地方去听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窗子打开的声音。

    白漪岚一愣,抬头一看,正好看见季温庭一脸淡然的看着她的样子。

    想着都已经被发现了,再继续蹲下去更尴尬,可是刚站起来一点只感觉头上一个力压下来,她又直接蹲了下去。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白漪岚气闷的的看向窗子里面的人,刚想说什么就见他缓缓的张开了嘴。

    “错不在你,可是你生下那个男人的孩子就是你的错了,对你来说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打掉孩子和赵瑾继续过下去,二,离婚,生下孩子。”

    季温庭说话的时候一直是低着眼睛看着窗外的人说的,白漪岚愣了一瞬,直到里面传来季温安的声音她才反应过来季温庭这句话是对里面的人说的,也明白他刚刚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他不想让季温安知道她在这里偷听,可是他开着窗子看着她跟季温安说话这样她很不自在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