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妻秀色可餐 > 第47章 护媳妇(2p一更)
    玻璃杯的碎屑落在地上,餐厅里的人一时都愣住了,尤其是季温言,刚刚只是因为生气顺手就砸了过去,可是她想砸的明明是白漪岚啊。

    杯子在砸到白漪岚脸上之前季温庭迅速的站起来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快的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季老爷子看着孙子挡在白漪岚前面宽厚的背欣慰的笑了笑。

    这才他的孙子,知道保护自己的女人,不错。

    季修礼和王念生是被吓到了,同时也深深地震惊。

    儿子平时对所有事都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刚刚他的动作和神情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好像要去守护一件最珍视,谁都不许碰的东西。

    这样的儿子好陌生,是为了紧紧护在身下的女人吗?

    最震惊的人当属躲过一劫的白漪岚,一开始看见那个飞过来的杯子她都已经吓得愣住了,在那一瞬间都想象出来自己捂着头进医院的场景了。

    可是没想到在最后的关头季温庭站了出来。

    季温庭站在她和季温言的中间,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白漪岚把头从他的腰上移开,抬起头看向他。

    看着他蹙着眉头着急的样子再一次的愣住了,直到一滴液体滴在脸上。

    “你的脸出血了!”

    白漪岚看着季温庭惊呼道。

    季温庭站起挡在她的面前,白漪岚抬头看着他,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鲜血正好滴在她的脸颊上,鲜红的一滴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的醒目。

    季温庭瞳孔一缩,莫名的的不喜欢她脸上的东西,蹙着眉头把那一滴碍眼的鲜红擦去。

    感受到脸温柔的抚摸白漪岚一愣,对上季温庭的视线。

    明明脸上是嫌弃和不耐烦,可是他的眼神却让她不由得一怔。

    竟然有一种此时此刻很温柔被珍视的感觉。

    一开始季温庭背对大家,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直到听见了白漪岚的惊呼声这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

    老爷子说了一声,白漪岚回过神来,马上拿起桌子上的纸巾站起来帮季温庭擦拭他脸上的血迹。

    季温庭没阻止她的动作,任由她帮忙擦着。

    季温言也看见了季温庭脸上的伤口,在脸颊的位置,有一两厘米长,是刚刚玻璃杯砸过去的时候划到的。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

    季温言慌了,看着季温庭蹙眉的样子以为他是生气了,吓得马上道歉。

    季温庭淡然的回过身,这下大家全都看见了他脸上的伤口。

    王念生就坐在季温庭的身边,看见他脸颊上的伤口惊呼一声。

    “言言,你怎么可以拿玻璃杯砸你大哥。”

    说看向站在一旁的佣人。

    “快去叫医生。”

    季温言想要去解释,可是她不知道说什么,划伤大哥的玻璃杯就是她扔过去的,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她无论解释什么都没有人会相信的。

    柳依瑶也吓坏了,季温庭脸上就一道小小的口子,两天就没事了,可他是老爷子的心头肉,这下可如何是好。

    想着柳依瑶一巴掌打在了季温言的胳膊上。

    “你怎么拿玻璃杯打你大哥,你谈恋爱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呢,你是不是想挨打啊?”

    说着柳依瑶在季温言委屈的表情之下看向季温庭,一脸的笑意。

    “温庭啊,你妹妹她不是故意的,言言,快跟你大哥道歉。”

    季温言现在也没心情去计较被柳依瑶又打又骂的事情了,害怕的看向季温庭。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季温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缓缓的坐了下来。

    “是不是故意的在座所有人刚刚都看见了,你不应该和我道歉。”

    说着季温庭看了一眼身边一直盯着他暂时止住血的伤口看的白漪岚。

    “你该跟她道歉。”

    说着视线在落在地上的碎玻璃渣上略过,最后看向季温言,凉凉的,看得人都不敢和他对视。

    季温言抿抿嘴,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不服气的嘀咕起来。

    “我凭什么要和她道歉,她又没怎么样。”

    白漪岚把她和林擎在一起的事情跟家里说了,她还没跟她算账呢,凭什么要她跟白漪岚道歉。

    想着季温言觉得自己还挺委屈的,抬起头瞪了一眼白漪岚。

    “我不要跟她道歉。”

    季温言执着的说道。

    季温庭几不可查的蹙了一下眉头。

    “你没对她做什么?”

    尾音上扬,轻轻的语调听的人心里一颤。

    季温庭直直的看着她。

    “刚刚要不是我挡着玻璃会直接毁了她的脸,外貌对一个女人多重要你应该知道,竟然对一个女人下得去如此狠的手,看来是我们季家的教育失败,不道歉算了,我记得我们家在山上还供着一座寺庙,既然不听我的话,直接送去山上让住持好好管教一下。”

    说完季温庭起身看向白漪岚。

    “走了,回去包扎。”

    白漪岚看了一眼季温言,小姑娘吓得脸色煞白,要是平时她就忍不住帮她求情了,可是季温言今天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着要离开的两人季温言更慌了,马上追上去抓住季温庭的胳膊。

    “大哥,我不想离开家里,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柳依瑶看着女儿吓得不轻的样子心里不忍,看向季温庭。

    “温庭,言言都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别跟他计较了,那山庙里都是和尚,言言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呢,再说了,白漪岚不是没事吗,你就别较真了。”

    季温庭回头看向柳依瑶,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却让求情的柳依瑶胆颤的后退了两步。

    见他又要离开柳依瑶也着急了,看向老爷子。

    “爸,您快管一下温庭,这媳妇还没进门呢他就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这以后家里是不是连我们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再说了您还在呢,他一个小辈随意处理妹妹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爷子听着她的话蹙眉。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刚刚言言的举止你也看见了,实在是该管教一下了。”

    这话说的,就是在放纵季温庭的所作所为了。

    老爷子的视线在季温庭轻轻的搭在白漪岚肩膀上的手上略过,心里暗暗的感叹一声。

    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护着岚岚了,季家哪里在山上有一个寺庙,真是胡说八道,为了让岚岚得到道歉连这样的谎都撒得出来。

    这还是他的孙子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