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娇妻秀色可餐 > 第83章 只有她能看的一面
    白漪岚气愤的看向季温庭。

    “你乱教他什么了!”

    季温庭含笑看着她。

    “我说的是事实,比你教的游戏有用多了。”

    “你不要脸!要在一起睡的话也是你教的吧?”

    季温庭淡淡的挑眉没说话,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默认了。

    白漪岚气得直接拿过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看向屹宸:“小宸,别乱说话,季叔叔要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

    屹宸眨眨眼看向季温庭:“可是姐夫说他喜欢和你在一起睡,小宸也喜欢姐夫,更喜欢姐姐,我要姐姐和姐夫一起陪我睡。”

    白漪岚生气的瞪了一眼季温庭。

    “你乱教的什么,季温庭,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季温庭怎么能这么无耻,不,应该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我要休息了,你快离开。”

    说完看向屹宸:“你要跟他睡还是和姐姐睡?”

    屹宸看看季温庭看看她。

    “我都要。”

    白漪岚一口气堵住,但是还要尽力的保持微笑。

    “乖,只能跟姐姐睡哈。”

    屹宸摇头。

    见他这么坚持白漪岚束手无策,正在这时候季温庭反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白漪岚以为他要离开,心里正高兴,可是没想到他走到门口竟然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你想干什么?”

    季温庭一脸的理所应当。

    “睡觉。”

    说完房间的灯被他关上了,只留下床头的一盏小灯。

    白漪岚看着走到另一边径直趟下的人一肚子的气闷不知道往哪里发。

    “季温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季温庭在昏暗的灯光里睨了她一眼。

    “在孩子面前少说不得体的话,睡吧。”

    屹宸见他躺下高高兴兴的钻到了被窝里面,看着坐在床边的白漪岚。

    “姐姐不困吗?”

    “睡不着!”

    说着生气的把床头灯关上,最后自己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躺了下来。

    反正中间隔着小宸呢,左右他不敢在小孩面前做太过分的事。

    只是季温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白漪岚是被胳膊麻醒的,刚一动了动觉得自己像被束缚了一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横在自己腰上的胳膊以及感受到的身后紧贴着的触感。

    大脑反应了一会儿,白漪岚马上清醒了,偏头看去,只见季温庭就躺在她的身边,那胳膊和胸膛就是他的。

    昨天晚上的事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看着已经缓缓的睁开眼的人白漪岚的第一反应就是季温庭意图不轨,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可是却被季温庭再次禁锢住了。

    “你放…”

    话没说出来嘴巴上就被覆上了一个宽大的手掌。

    “小声点,他还在睡着,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说着抱着她继续闭上了眼。

    外面已经露出来鱼肚白,白漪岚看了一眼屹宸,他还在睡,手机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背上被人轻轻拍打着,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白漪岚动也不敢动。

    这已经是第二次醒来看见他的脸了,只是上一次是喝多了头脑不清楚,现在无论是她还是他都是清醒的,这样睡在一起尴尬死了。

    可是她竟然没推开!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这期间白漪岚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睁开眼睛身边的两人都没了。

    白漪岚看了一眼时间,六点半。

    这个点正好是开始晨练的时间。

    正想着房间门被人推开,屹宸穿着一身合身的小运动装跑进来。

    “姐姐,快点起来了,要去晨练了,姐夫已经等着急了。”

    白漪岚自动屏蔽了他对季温庭的称呼,换上衣服出了房间。

    季温庭正在做准备动作,看见她出来淡淡的笑了笑。

    “早。”

    比起来现在的笑白漪岚更加喜欢他一脸淡然冷漠的样子。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脸色更加的难看,瞪了他一眼径直拉着屹宸往院子外面走去。

    “姐夫,快点跟上啊。”

    屹宸走到院子门口见他还没跟上叫了一声,白漪岚捏着他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看路,一会儿摔倒了我可不管你。”

    季温庭这个时候跟了上来,听见她的话想起来她不看路摔伤的情景,不自禁的笑出来声。

    白漪岚回头,看见他脸上的笑显然也想到了那件事情,生气的瞪了他一眼牵着屹宸小跑起来。

    “神经病!”

    季温庭并不在乎,既然已经跟她表明了心意,而且还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在和她相处,他想在她面前自然一点,这或许就是他本来的样子。

    吃完早饭屹宸跟他们一起出发离开了季家,路过幼儿园把他放下。

    车上,白漪岚生气的看向他。

    “季温庭,你是不是该去看看医生了,从昨天开始你就不对劲。”

    季温庭笑了笑:“不需要,昨天我已经表明了我的心意,我希望把最真实的样子展现给你看,也许这一辈子我只能展现给你看,因为你是我唯一能记住的人。”

    白漪岚第一次觉得成为他唯一能记住的人是多么悲催的一件事情。

    “以前的你挺好的,现在你让我有点适应不过来,你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拼死解除跟你的婚约。”

    季温庭淡淡的挑眉:“那现在呢?是不是我不这样你就不解除婚约了?”

    “你别插科打诨。”

    白漪岚气愤的说道:“你这样会让我很有负担的。”

    季温庭含笑:“以后会习惯的,这也是我表达爱意的方法。”

    白漪岚觉得现在跟他说话简直是对牛弹琴,气得直接转过身去看着窗外不想理他。

    可能是她在车上说的话起了一点作用,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他的表现,去之前那么让人惊悚了,但是之前那个冷漠淡然的季温庭还是一去不复返了。

    白漪岚还以为他是被爱情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此变得平易近人了,可是当被老爷子邀请去锦竹院吃晚饭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以前熟悉的季温庭。

    一进院子季温庭的脸色就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白漪岚啧啧称奇。

    “这里有你不想见的人?”

    屹宸也察觉了他的不对劲,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季温庭把手抵在唇边咳了一声,神色有一点不自然。

    “面对一群认不出来的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或许这样更自然一点。”

    白漪岚一愣,她不能体会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自己最信任的亲人面前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那该是什么样子,别说认不清自己的亲生父母,就连认不出来其他人她都觉得难受。

    那跟瞎子有什么区别。

    心里莫名的有点心疼他了,或许就像是他说的那样,能看见他那副样子的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