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漠脸上通常只有两种情绪,冷淡无情,或者骇人怒气,总之不管哪一种,他周身的压迫感都非常强大,作为顾氏集团的绝对领导者,以及顾家如今的掌权者,顾漠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而跟在顾漠身边的人,无论是他的心腹还是下属,都很少见到他脸上出现笑容,他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脸的高深莫测,没几个人看得出来他都在想些什么。

    可是当宿禾意出现的时候,顾漠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笑意,这实在是过去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

    不过虽然心里觉得难以置信,但他们每个人表情上都是没有反应的,在顾漠面前,他们也不敢露出什么太过惊讶的神情,生怕惹了顾漠不高兴——尤其顾漠现在正在气头上的时候。

    顾炎宝宝牵着宿禾意的手,走到了顾漠面前,他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笑容,显然是因为身边的宿禾意。

    顾漠挥了挥手,让办公司里的其他人都先下去,他坐在老板椅上,冲一大一小两个人说:“怎么突然过来了?”

    宿禾意进到办公室,就盯着顾漠看,她唇边的浅笑让她整个人都熠熠生辉,本就精致的眉眼如今更是如同艳若桃花,她花了点时间反应过来顾漠的意思之后,赶紧从包里拿出那个粉色的盒子:“这是你们给我的吗?我不能收下,还给你。”

    顾漠挑挑眉,看向小团子顾炎。

    顾炎撇过脸,不肯承认。

    东西当然是顾炎差人去买的,但是现在居然要被还回来,他是怎么都不愿意收的,这种事情就交给无所不能的父亲去做吧!顾炎宝宝幸灾乐祸的想。

    顾漠伸出手,看似是要接过礼盒,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却在接触到礼盒的瞬间,变为了轻轻握住宿禾意的手腕。

    他微微带着凉的指腹触碰到宿禾意的白皙皮肤,瞬间过电般的感觉让宿禾意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手,她不懂那种颤栗是什么滋味,但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可惜顾漠仍然拽着她,并没有松手,他轻轻摩挲,眼见着宿禾意的耳朵根子都逐渐红了起来。

    这么害羞?

    顾漠唇边掀起微不可见的一缕笑,那种想要使坏的恶意心理又加强了些。

    宿禾意眼里泛着水润的光,看起来就跟要被顾漠欺负哭了一样。

    顾炎宝宝趁机喊了声:“爸爸!”

    顾漠瞥他一眼,看出顾炎的想法,自家儿子在想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

    顾炎宝宝是在告诉他,来日方长。

    行吧,来日方长……

    “送给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了,不用还给我,如果你不要的话,我也会把它丢进垃圾桶里。”顾漠板起脸,连哄带骗,语带威胁,果然成功的让宿禾意眼中浮起了惊吓。

    她很担心的问:“真的要丢掉吗?”

    “嗯,你不要就丢掉。”顾总裁睁着眼说瞎话,锋利眉骨下的眼眸里,明显就有着笑意滑过。

    他发觉,宿禾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趣一些,逗着挺好玩。

    顾炎宝宝扯了扯宿禾意的衣摆:“你不打开看看吗?”

    宿禾意点点头,她已经稀里糊涂的接受了这个礼物,只是等她打开来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宿禾意满脸疑惑,顾炎宝宝惊诧道:“我特意选的耳环呢?”

    “可能是我不小心放在家里了,对不起我会找回来的……”

    顾漠重新握着她的手,厚实宽大的手掌包裹住了宿禾意纤细小巧的双手,他说:“丢了也无所谓,已经是你的东西了,你可以随意支配。”

    宿禾意皱了皱眉,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解。

    她想,里面本来应该是有东西的,但现在却不见了。

    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这个问题缠绕着宿禾意,让她开始心不在焉。

    在这里呆了一会儿,顾萌宝送宿禾意回游乐园去,顾漠重新板起了脸。

    他找来姜宇,冷声吩咐:“去查查耳环是怎么回事。”

    姜宇立刻点头:“好的,我马上去查。”

    宿禾意下班回家,她第一时间就去找宿悠悠:“你……昨天有看到我盒子里的耳环吗?”

    宿悠悠正躺在床上自拍,她的耳朵上,便带着那对月牙形状的钻石耳环。

    被宿禾意一问,宿悠悠慌张的说:“什么啊,我没见到,谁准你进我房间来的?”

    宿禾意不管宿悠悠的威胁,走进去:“你耳朵上的那对,不是你的,对吧?”

    这个傻子怎么这么聪明了?!

    宿悠悠当然是不肯承认的:“你有什么证据啊!谁说是你的!”

    在宿禾意回游乐园的路上,她问顾萌宝:“耳环,是什么样子的?”

    顾炎宝宝立即给她看了耳环的照片,还不小心被宿禾意瞥到了价格。

    宿禾意虽然没什么价格的概念,但也知道那是很昂贵的数字。

    她回来只是想要问问看,没料到真的在宿悠悠耳朵上看到了这对耳环。

    宿禾意很生气,她虽然没有旁人那么聪明,但也知道,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能不经过同意就随便拿?

    于是宿禾意回忆着自己见过最有威严的人——顾漠——的表情,认真的看着宿悠悠:“你买不起这对耳环,这不是你的东西,它们是属于别人的,我要找警察……”

    还别说,宿禾意这么沉着脸的样子,真的挺唬人,让本来就心虚的宿悠悠忐忑起来。

    但她转念一想,有什么好害怕的,宿禾意就是个傻子而已,她知道多少?!

    “宿禾意,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房间,没有我允许,我不准你进来!”宿悠悠用力把宿禾意往外推,边推边叫嚣,“你这个傻子,让你住在这里已经是对你好了,迟早有一天让你滚出我们家!”

    宿禾意是不会吵架的,所以她很快就落了下风。

    宿悠悠得意洋洋的直接把宿禾意推出了家门,把她关在了门外:“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等你反省好了,我再让你进来,哼!”

    门关上,宿禾意看着门发呆。

    很快,她就转身下楼了,宿禾意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法,她要去找那个强大冷漠的男人,告诉他真相。

    而实际上,宿禾意才刚刚下楼,就已经有人通知了顾漠。

    “老板,宿小姐出现在楼下,看起来是要外出……”

    “跟着她,我马上过来。”

    已经在最短时间里面查出耳环落入宿悠悠手里之后,顾漠其实很想看看,这个可爱的小傻子,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题外话------

    顾总情人眼里出西施,禾意再傻都可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