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宿悠悠被顾漠的气势逼到后背冒冷汗,她看到顾漠那瞬间的眼神,就好像自己被什么恶魔缠上了一样。

    “我,我那个耳环是别人的,我借来拍的,不是我自己的。”宿悠悠还不肯承认,想要撒谎隐瞒过去。

    顾漠看了眼宿禾意,她显然不满意宿悠悠撒谎的借口,走过去质问:“那我刚才还看到你戴着,你让我去找,肯定还在你那里!”

    “我凭什么让你找,你是谁啊!”宿悠悠吼了一句,就被一双锐利的视线盯住。

    宿悠悠紧握着拳头,不敢再去看顾漠。

    “你从谁那里借来的耳环,你现在打电话给她,我们来对峙,不然的话,我就要报警了。”顾漠云淡风轻的说,“你大概不知道,那对耳环的价值在五万左右,已经可以足够报警了,到时候我会告诉警察,你非法侵占财务,自然有警察来调查,你觉得,你能骗过我们,能骗过警察?”

    顾漠微微翘起嘴角,这个笑容冰凉冷酷,让宿悠悠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甚至快要失去了站立的力气,随时倒下。

    她原本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却都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一句话都不敢再说,就好像她再说一句,就会被恶魔缠上。

    “什么嘛,又不是什么东西,宿禾意是我妹妹,我就借来戴两天都不可以吗!”宿悠悠还倒打一耙,嫌弃宿禾意小气,说完以后,她转身回去把耳环拿了出来,扔进宿禾意怀里,“你拿好了!以后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说完这句,宿悠悠就回了自己的卧室,不愿意再出来。

    宿禾意看到耳环失而复得,其实都没有怎么欣赏到底好不好看,就把耳环放进礼盒里,想要还给顾漠:“找回来了,你拿着,不要给我,我用不到。”

    她根本没什么首饰,也没有需要打扮的觉悟,更何况大部分时候她都穿着玩偶衣服,也没人看得到她长什么样子。

    但顾漠并不伸手接,他眼中的凛冽在宿悠悠离开之后就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柔和,盯着宿禾意看了半晌,顾漠才说:“这是顾炎送给你的,你如果想还给他,就自己告诉他。”

    “可是……”宿禾意很为难,她自觉不应该答应顾漠,可又找不到能够反驳的话,纠结的皱起了眉。

    “不用可是了,听话,下次见到顾炎的时候,再和他说,好不好?”顾漠这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当真是前所未有,站在门口的保镖们恨不得让自己立马耳聋,这样的顾漠在他们看来,比凌厉的样子还要可怕的多!

    然而宿禾意并不知道保镖们都在想什么,她只是因为顾漠的温柔而心脏砰砰跳,乖乖巧巧的答应了:“那就等下次见到他的时候给他吧。”

    “嗯。”顾漠短促的笑了笑,很快又恢复了板着脸的冷热,“晚上吃什么,要不要和我一起?”

    宿禾意看了眼墙上的钟,认时间她还是会的,看了眼,她摇头道:“大伯和大伯母要回来了!”

    “那好,我们明天见。”顾漠走之前,又摸了摸宿禾意白皙的手指。

    宿禾意乖巧挥手,那张清纯干净的脸庞,让顾漠很想要将她立即拥入怀里——不过还不可以,他会继续忍耐。

    顾漠前脚刚走,宿悠悠后脚就从房间里走出来,冷嘲热讽道:“不错嘛,什么时候攀上的高枝啊?想不到你看起来傻,其实还是个人精,居然有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

    宿禾意不想搭理她,没有说话径直回房间。

    宿悠悠追过去,语气嫉妒:“宿禾意,你就傻吧,你以为人家那种有钱人是真的看上你了?还不是看你有这张脸,等人家知道你有多傻,一定瞧不起你的!”

    宿禾意隐约明白自己的堂妹是什么意思,宿悠悠的话让她不怎么高兴,便冷了脸,直接将门给关上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给过宿悠悠反应。

    “宿禾意你过分!”宿悠悠生气的跺脚,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晚上宿悠悠等着父母回来吃饭的时候,添油加醋的告诉他们:“爸妈,你们可得好好管管宿禾意,我今天发现她跟那种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小心学坏了!”

    宿禾意认真听着,然后反驳:“不是坏人!他们不是坏人!”

    “看!她承认了,果然就是认识了什么人,宿禾意你可别忘了你就是个傻子,小心被人家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

    宿禾意的大伯问她:“你妹妹说的是不是实话?你跟什么人混在一起了?”

    “不是!”宿禾意摇头,但又解释不清楚,只能说,“是…。游乐园的客人。”

    大伯母说:“禾意你可千万别学坏了啊!你本来就不太正常,人家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你要是学坏了,我们就不管你了!”

    宿禾意低下头认真吃饭,没有再开口。

    她直觉跟他们没有办法讨论这个问题,所以不怎么想说。

    宿悠悠见宿禾意被批评了几句,也心满意足,在心里嘲笑宿禾意。

    ……

    这次宿禾意把耳环好好放在了盒子里,贴身带着,担心弄丢,随时都在确认是否还在身边。

    她不知道顾炎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她想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

    果然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宿禾意又看到了顾炎宝宝。

    他穿着条天蓝色的背带短裤,白色的小短袖,背着个小书包,远远走来不知道有多萌。

    今天天气很闷热,看着像是要下雨,所以游乐园的人并不多。

    顾炎快走近的时候一路小跑,到宿禾意身边就又抱住了宿禾意的腿:“爸爸说你昨天受伤了,哪里受伤了,快给我看看!”

    宿禾意这才想起来耳朵边上的伤口,她蹲下来给顾炎看:“一点点。”

    “你下次别受伤了!”顾炎的大圆眼睛里满是忧心。

    “不,不会了……”

    宿禾意突然想起来,赶紧从口袋里把礼盒拿出来,递到顾炎宝宝面前:“耳环给你,顾……顾先生让我还给你。”

    她想起来周围的人好像都是那么称呼顾漠的,便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过来。

    “你,你不喜欢?”顾炎板着脸。

    “喜欢,但是我不能要。”宿禾意态度坚决。

    顾炎宝宝眼神微动之后,做出了一个让宿禾意措手不及的反应——他大眼睛里酝着一汪眼泪,扁着嘴巴特别可怜的哭了起来!

    ------题外话------

    顾炎宝宝: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