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12-13章 成天吃醋
    12章

    “您的办法已经见效了。”顾芮把今天打听到的消息告诉顾漠,满目讥笑。

    “就看她能熬到什么时候。”顾漠语气平淡,他的目光落在阳台处,宿禾意正在那里蹲着给花盆松土,里面种着一颗栀子花,这种花儿容易种,好养活,就在花盆里种也能长出来,现在都已经开过一轮花了,新的骨朵儿也正含苞待放。

    花儿是宿禾意从同事那里拿回来的,同事搬家不好养了,就拿到办公室里去送,宿禾意也得到了一小盆。

    顾芮说:“就她那样的挥霍,我赌三天之后就会回来求您原谅。”

    顾漠的态度很无所谓:“她不会反省,我就让她深刻的明白,和我作对是什么下场。”

    就算那个人是他的母亲也不行,更何况段颖竟然还试图嫁祸给宿禾意,更加不可原谅。

    两兄妹正说着,门铃响了。

    “我去开,是靳宸舟。”顾芮冲着顾漠装可爱,“我不带他过来,他会吃醋的,小朋友嘛,还是得哄一哄。”

    顾漠深吸了口气:“你再做这个表情,不仅他不可以进来,你也可以滚出去了。”

    “嘿嘿嘿好嘞!”顾芮恢复了一贯的慵懒魅惑,挑着媚眼去给靳宸舟开门。

    年轻男人手上还拎着一堆刚买的菜,看见顾芮,便露出个活力又英朗的笑容:“所以今晚我来下厨,可以吧?”

    顾芮耸肩:“随便你啊。”

    靳宸舟拎着菜进厨房,还有意无意看了眼顾漠。

    不过更为成熟内敛的男人神情自若,显然对他的出现毫无意见。

    “需要我帮你吗?”顾芮站在厨房门口问了句。

    “你来帮我系一下后面的带子。”靳宸舟说着,转过身。

    他的后背宽阔平坦,有种天生的安全感,会让人觉得可靠。

    围裙带子就系在他腰间,那里的腰线弧度狭窄,非常漂亮,视线若是再往下,便可以看见男人笔直的两条长腿。

    走了下神,顾芮赶紧胡乱系上,然后说:“好了。”

    靳宸舟身上穿着一件灰色衬衣,此刻衣袖挽到了手肘,蜜色的小臂皮肤在光里泛着莹润色泽,连上面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他偏过头,无端深情的眼神放在顾芮身上:“不然你再帮我个忙吧?”

    “好啊,要做什么,摘菜还是洗菜?”顾芮被他盯得有些紧张,但仍然强装镇定,“不过除了这我可不会其他的。”

    靳宸舟扬起笑容:“先亲我一口,给我点力量。”

    顾芮脸色一黑:“谁准你这个时候调戏我的?你自个儿慢慢做吧,别再找我。”

    她说完就走,气势汹汹,唯有一点点粉红色的耳尖能够暴露她此刻的内心状况。

    靳宸舟做饭的水准在这段时间里面可谓是突飞猛进,至于原因,大概是来自于顾家厨师的威胁。

    自从顾芮将顾家的大厨借去以后,每天都会让厨师过去做饭,丝毫不给靳宸舟任何的表现机会。

    这还得了?靳宸舟心里升起了浓重的危机感,要是他没有办法成功吸引住顾芮,到时候可就不能和现在一样正大光明的住进她家里。

    虽然就算他不再跟现在这样,也可以找到很多的办法,让顾芮没有办法绕开他,但既然有更加简单直接的办法接近这个人,为什么不用呢?

    于是每天王大厨在顾芮的家里做饭,靳宸舟都会抽时间在旁边学习,这一学习,靳宸舟还真的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最近做出来的食物也确实很不错,顾芮虽然没有特意赞赏,但从她减少了让王大厨去家里做饭的次数就能够看出来。

    当然,这种变化,顾芮是怎么都不肯承认的,她的解释是,王大厨是自己堂哥的,自己借走太久不太好。

    只是这理由会不会有人信,暂时就没人知道了。

    出差回来以后,顾芮和靳宸舟的关系也没有太大变化,顶多不过是因为知道了靳宸舟背后是什么背景,她在威胁靳宸舟的时候,总有几分底气不足。

    “顾先生,花以后就摆在这里啦,你要记得帮我浇花哦。”宿禾意在夕阳的光晕里笑的甜美动人,不带一丝杂质。

    “嗯,记住了。”顾漠的眼神不时落在宿禾意的手指上,这个戒指非常清晰的表明了她和顾漠如今的关系,这种认知终于使得顾漠对她的占有欲得到了几分满足。

    所以顾萌宝这次带回来的礼物,顾漠实在很喜欢。

    不过小朋友这时候不在家,顾漠准备换个时间再给他些奖赏。

    顾芮没个正形的窝在沙发里啃饭前水果,靳宸舟在煲汤的空闲里出来看到她这样,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好好坐着,像什么话。”靳宸舟沉着脸,把顾芮的包臀裙往下拉了一截,不然露出来的白嫩肌肤,让他看着就眼热。

    顾芮丢给他一个管闲事的眼神,不在意的说:“又没有人看我。”

    “阳台上的不是人?!”靳宸舟说着,瞥了眼顾漠。

    顾芮噗嗤一声笑了:“他眼里可只有小禾意,你就是让我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看不到我。”

    “你还想脱光了让他看?!”靳宸舟压低声音,磨着牙质问。

    “喂,你这男人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顾芮不想搭理他,“我就是比喻形容而已,你着什么急。”

    靳宸舟冷笑:“最好只是这样。”

    顾芮点点他的胸口:“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怎么就一点记性都没有呢?不要瞎吃醋……快去厨房守着。”

    靳宸舟身体前倾,正好也挡住了阳台那边的视线,他惩罚似的吻上顾芮,舌尖长驱而入,两个人已经非常彼此熟悉的滋味,灵魂几乎契合的美妙颤栗也一瞬间吞噬了顾芮。

    “跟我去厨房。”靳宸舟哑着声音低语,然后顾芮就晕晕乎乎的被他拉走了。

    厨房门一关,靳宸舟更加肆无忌惮,亲吻愈发灼热,甚至开始往其他处的敏感地带侵犯。

    “喂!”顾芮想到这是什么地方,惊恐的想推开他。

    靳宸舟却不愿放手:“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顾芮整个身子都僵着,偏偏又能够异常敏锐清晰的感受到靳宸舟带给她的悸动。

    还好煲汤的锅准时响起来,才让靳宸舟绕过了顾芮。

    “靳宸舟你是不想活了!”顾芮想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实在气极,又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报复,一双凤眼里涌动着怒火。

    只是她这样子被靳宸舟看去,却是更加的魅惑。

    不过他此刻确实要先忙着做饭,这种难得的机会,他不能错过。

    今天的晚餐实在丰盛,黄金肘子,糖醋鱼,排骨冬瓜汤,酸菜土豆,红烧排骨,又家常又美味,还很能表现出主厨的手艺有多好。13章

    至少宿禾意从吃了第一口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

    靳宸舟坐在顾芮旁边,眉眼飞扬间,隐隐藏着些得意。

    顾芮倒是看懂了他的这种情绪,却不能理解,就是做了一顿饭而已,有什么好高兴的?!

    “顾总,平时会做饭吗?”靳宸舟脸上笑意盈盈,剑眉轻挑,这是个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表情。

    “我不进厨房。”顾漠神色仍旧不变,淡的看不出半分情绪。

    “是嘛?不过芮芮就是贪吃,谁做饭做的好,她简直要死心塌地……”靳宸舟说这话的时候,意有所指,含义非常深刻。

    顾芮板起脸:“你可别胡说八道,不准破坏我的形象。”

    “那你说,你喜欢我做的饭吗?”靳宸舟眨一眨眼,英俊的笑容简直能让人为了他而神魂颠倒。

    “……吃饭就吃饭,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靳宸舟也不意外,转头对顾漠说:“芮芮就是喜欢口是心非,不过我以为你们关系这么好,你也会下厨的。”

    某人话里的醋意,都快溢出天际了。

    面对靳宸舟的挑衅,顾漠仍旧淡定,气定神闲的回答:“我的情况,也不允许。”

    本来还在啃排骨的宿禾意突然抬起了头,目露凶光的盯住靳宸舟。

    小白兔龇牙咧嘴的样子虽然一点不吓人,但这种情绪还是很少见的。

    顾漠愣了下,摸摸她的头发:“怎么了?就吃饱了么?”

    宿禾意重重“哼”了一声,低声道:“他欺负你!我不要吃他做的饭了。”

    “嗯?”顾漠眼里笑意渐浓。

    “你不准嘲笑顾先生!他也不想这样的,你怎么能让他去做饭呢,他又不像你一样可以走路……”宿禾意说着说着,就露出了委屈表情。

    连靳宸舟都有些不忍心了……好吧,他醋意太大,确实有些过火了。

    “抱歉。”靳宸舟立即道歉,“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宿禾意确实特别容易让人怜爱和心疼,刚刚为了维护顾漠而变化的情绪,对于顾漠而言,不仅非常受用,还很感动。

    这小家伙,现在倒是比以前聪明了许多,还能听出靳宸舟的话外之意。

    他给宿禾意夹了块新的排骨进碗里:“别生气了,我没事,刚才就是误会而已。”

    “真的?”

    “真的,没事。”

    宿禾意这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吃的上面。

    在旁边围观的顾芮,心情可是复杂得很。

    自家堂哥刚刚的话,分明就是在故意博取同情,也就宿禾意会上当……

    靳宸舟不知道顾漠的秘密,这时候也真的在反省错误。

    顾芮倒还不至于生气,要说顾漠真的只能坐在轮椅上,那她肯定当场就和靳宸舟翻脸了,不过嘛……真实的情况下,她对靳宸舟只是觉得好笑。

    等到他们离开,顾芮在楼下拉住靳宸舟的手:“你不如跟我说说看,你到底为什么这么防备我堂哥?”

    “不为什么。”靳宸舟别过脸,不愿意回答。

    他怎么能说,顾芮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顾漠面前才是真正的她吗?

    靳宸舟能够和这个人有着最为亲密的关系,他们彼此交融,填补空缺,可仍然少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得到的越多,靳宸舟越贪得无厌。

    人的欲望永无止境,他想要的,早就不是开始的那些了。

    只是他还认为这不过是场游戏而已,不管现在有多么的入戏,都迟早有结束的那一天。

    顾芮看似纵容他,几乎有求必应,一而再的退步,外人看来,会认为顾芮早就陷进游戏当中去了,对于她来说,靳宸舟绝对特别。

    可她其实最清醒,从没有糊涂的时候,明白的知道一切不过都是游戏。

    反倒是口口声声这不过是游戏的靳宸舟,真的还将这一切当做是游戏吗?

    “你这小屁孩…。不说算了。”顾芮大步绕过他走到前头,“姐姐我不和你计较。”

    走了没几步,靳宸舟忽然从身后拥抱住顾芮,说话时的气息就喷薄在她脖颈处:“你和他关系怎么这么好?我所知道的,你们顾家内部的兄弟姐妹关系都很僵硬,怎么偏偏你们的关系这么稳固?”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在她被全世界伤害的时候,肯对她伸出援手,肯将她从深渊地狱中拯救出来的人,只有一个顾漠而已……

    “他是我堂哥,我不和他关系好,要和谁好?”

    “你的堂哥又不只他一个。”

    “他长得最帅行了吧?”顾芮掐住靳宸舟的手背,沉声道,“我这个人难道像是那种不顾血缘关系乱搞的人吗?!”

    靳宸舟在短暂的沉默以后,竟然说:“大家族里多得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再说谁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你们父母亲生的。”

    顾芮:“……”这话她没法接,真的。

    “靳宸舟你今晚要再说话,你就给我滚蛋吧,真的。”

    靳宸舟其实有几分懊悔,他以前从来不是这样,至少在京中那些人的眼里,靳宸舟这个人可要比现在稳重成熟的多。

    只是在顾芮面前,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做一些过火的事儿,就好像迟来的叛逆期一样。

    “我错了。”靳宸舟道了歉,轻咬住顾芮的耳垂厮磨,亲密的举动总算是抚平了顾芮的怒火。

    顾芮有些无奈,她当时被靳宸舟的美色迷惑,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了……

    顾萌宝回来的时候,顾芮都已经走了,宿禾意问他:“今天骑马好玩吗?”

    “很累。”小朋友也顾不得洗澡就扑进了宿禾意怀里,扭头看着自家爸爸,“以后我能不能不和他们一起去玩了?”

    今天是顾家和顾萌宝差不多年纪的小辈们来约他玩,那些小辈会这么做,当然是后面大人指使的。

    知道接近顾漠不容易,就想要从小朋友那里入手。

    “不想去,就不去了。”顾漠点了头,“不过该怎么拒绝,那就是你的事情。”

    顾炎宝宝立马笑了:“我知道啦!”

    他实在是不喜欢那些小孩儿,有的莫名其妙就很害怕他,有的则是被家长嘱咐了要多跟他一起玩,还处处让着他。

    顾炎讨厌这种事情,在顾家看到了缩小的残酷社会,他也不会再想要和对他有目的的人多多来往。

    不过这也是小朋友的想法,这个时候会这样想是很正常的,等他更加成熟,就会明白可以如何更好的去处理那些人。

    但顾漠不会去教他,也不会去纠正,有些东西是需要他自己去学会的,即便学的慢一点也没有关系,有他的保护,他的孩子可以不用去担心一些小问题。只要顾炎宝宝自己知道该如何选择正确的路。

    宿禾意看见小朋友手心里都是牵引绳磨出来的红痕,心疼的吹了吹:“痛不痛呀?”

    “不,不痛了……”顾炎宝宝脸蛋变得红扑扑,他很喜欢这样被关心的感觉。

    “我们小炎真的特别棒!”宿禾意眼睛弯弯,不遗余力的夸奖起来。

    ------题外话------

    小狼狗真吃醋狂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