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14-15章 想起见过
    14章

    顾漠在宿禾意陪着小朋友玩的时候,找姜宇安排了时间,准备明天再带宿禾意去做个检查。

    从宿禾意对金融方面的东西有了反应之后,在学习上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许多,只是她的处事方式还停留在以前的阶段。

    一夜很快过去,再到了医院,宿禾意对这里都很熟悉了,但还是有几分排斥。

    安漾有台急诊手术,找了护士来帮忙通知一下。

    护士小姐扎着个丸子头,一笑就会露出甜甜的梨涡:“二位先在安医生的办公室等一下吧,安医生的手术应该也快结束了。”

    顾漠应了一声,把不安分的宿禾意牵住,不准她到处乱跑。

    护士小姐说完就出去了,宿禾意则是问顾漠:“那个字我不认识,叫什么?”

    她说的是护士小姐的名字。

    “繁华的繁。”

    “哦,所以她叫做夏不繁?”

    “对。”

    “又认识了一个字!”宿禾意好像在仔细的数什么,“最近学习了……一百五十个新的字!”

    顾漠也不会专门给她统计,所以这些都是宿禾意自己记得的。

    也许与数字有关的知识,她就是会更加的敏感。

    “我是不是得先让你进公司去,这样才能够更好的恢复?”顾漠与其说是在询问,倒不如说是在喃喃自语。

    不过宿禾意也没有听清楚,她还在回忆自己最近都新认识了什么字,想的入神。

    刚才的小护士才出去了两分钟,就突然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

    她圆乎乎的眼睛里有着几分不知所措:“那个……那个,我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如果有人问起我,麻烦就说没有看到,谢谢你们!”

    夏不繁逃到了办公桌后面去藏起来,还好她本来也小巧,整个人都藏了进来。

    她才刚藏好,病房门又被推开了。

    站在门口的人有些意外的顿住了脚步:“顾总?”

    顾漠挑挑眉:“谢医生。”

    谢介西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浮现起浅笑:“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顾总,真是很巧。”

    “嗯。”顾漠说,“来这里有些事。”

    谢介西有意无意的看了眼宿禾意,在被顾漠察觉到之前就已经收回了视线,他整理一下身上的白大褂,说:“顾总你先忙,我还有些私事处理,下次再同你叙旧。”

    “慢走。”

    谢介西摸摸自己的尖下巴,白如瓷玉的脸上布着玩味神色:“这么短的时间,她逃到哪里去了呢?”

    低喃这一句,谢介西就转身离开了。

    这个过程里,宿禾意都很配合的没有出声。

    确定谢介西已经离开之后,夏不繁才从桌子下爬出来,她赶紧道谢:“两位恩人,你们的恩情我记住了!有机会一定报答你们!”

    顾漠没有回答,他并没有帮忙,因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本来就没有废话的必要。

    宿禾意则是以为夏不繁是在玩捉迷藏,更不会开口说废话了。

    夏不繁做贼一样的慢慢挪出去,确保外面已经没有了谢介西那个妖孽的身影,才喘了口气大步踏出去。

    只不过她还没有成功转过走廊的弯道,就被人从背后拎住了领子:“夏夏,刚才跑哪儿去了?我找了你半天呢。”

    男人雌雄莫辩的声线幽幽响起,却有种特殊的魅力。

    只是这魅力对于夏不繁来说,大概就是魔咒一样的可怕。

    “谢师兄……不会又有事儿了吧?”夏不繁欲哭无泪。

    “当然,没有事我找你做什么?”谢介西松了手,但夏不繁这时候是不敢再跑了。

    作为一个刚刚轮转到神外去的护士,她容易么?

    她怎么知道自己会惹上这么尊大魔王?简直就是给自己身上绑了条铁链,好让大魔王随时可以欺负她。

    “那您说说,您找我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刚刚为了凑满减,多买了杯奶茶,准备找你过去帮我喝掉。”谢介西一脸平静的说完,就示意夏不繁跟上他。

    男人走在前头,身上的白大褂仿佛赫赫生风,颀长劲瘦,光是个背影都够万里挑一。

    哎,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要是能吃后悔药,她一定会立即吃一颗,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苦逼了……

    宿禾意在夏不繁走了以后,呆呆问:“她捉迷藏赢了吗?”

    “大概没有。”顾漠不用去看都能够想到最后的结果。

    对于谢介西这个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就刚刚那人的神情,很显然就是发现了夏不繁的藏身之处,只不过不动声色的没有拆穿而已。

    想起谢介西的种种传闻,顾漠难得的对外人多了几分兴趣。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宿禾意的情况,安漾很快就做完了急诊手术回来,看到宿禾意就笑了:“小禾意,有没有想我?”

    “嗯……没有。”

    宿禾意说完就不好意思的往顾漠怀里缩了缩。

    安漾大笑:“逗你玩儿的,小家伙。”

    她早就安排好了各种,又给宿禾意检查了一遍,结果还是和之前差不多,不过她现在也知道了宿禾意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所以对宿禾意的检查也更细致,确保她现在的状况完全只是因为心理因素。

    “我给的那些药,其实只能起到初步调节作用,所以我在想……她现在的一些进步,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她所处的环境让她感到了绝对的安全?”

    这个可能性,心理医生前两天刚提过。

    安漾再提出来,显然他们的看法一致,也表明这个可能性更大。

    是因为他吗?

    顾漠轻轻抚摸着宿禾意的背,如果是因为他给了她让她可以安心的环境,也因为有他的存在,那之前宿禾意所遇到过的事情,到底有多么令她想要逃避?15章

    可是宿禾意变傻之前的大部分资料都已经调差清楚了,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剩下的,她变傻以后的生活,因为大部分都是一致重复的事情,所以顾漠没再让人去细致的查。

    而之前顾漠也将注意力放在宿禾意还是正常的时候,但显然,他的调查也应该改变方向了。

    “我会想办法去查到原因,心理医生那边做的催眠都没有太大作用,她的心理防备很强。”这也是让顾漠最担心的地方。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丝毫的问题,但在宿禾意的心底,一定有个地方是被锁起来不肯让任何人看到的。

    于是检查结束后,顾漠立即吩咐姜宇:“从车祸后的那天开始查,只要可以查到,就一天一天的排查!必须知道她都经历了些什么!”

    姜宇听出顾漠语气里的严肃程度,也丝毫不敢怠慢。

    只要可以让宿禾意恢复,顾漠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他一定要把健康还给她。

    宿禾意不知道顾漠的想法,她其实也有着一些意识,只是总是差几步,导致没有办法冲破眼前的浓雾,始终停留在一个危险的边缘。

    对于医院这个环境,宿禾意内心是有些抵触的,不过因为顾漠在身边,所以她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烦闷。

    但离开医院的瞬间,她显然松了口气。

    “怎么,不喜欢那里?”

    顾漠把玩着她的手指,轻声问。

    “不喜欢。”宿禾意如实回答,“很讨厌。”

    “为什么?是因为……你曾经在这里住院?”顾漠压低声音,刻意去引导宿禾意回忆她车祸住院的过去。

    宿禾意摇了摇头,她对自己曾经受伤的经历完全没有印象,根本不记得自己遭遇过的伤害,所以没有办法回答顾漠的问题。

    不过她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心里对这个地方的排斥,好像有什么声音在阻止她来到这里。

    “那以后尽量不到这里来。”顾漠立刻决定以后再涉及到检查和治疗,除非必须的状况,都在家里进行就好。

    宿禾意看懂了顾漠漆黑双眸里的宠溺,她冲他扬唇微笑:“顾先生你对我真好。”

    “知道就好,以后乖乖的……永远都留在我身边。”

    坐进车里,宿禾意往他旁边挪动屁股,环上了他的手臂;“我才不要离开顾先生呢。”

    顾漠唇畔勾起弧度:“好,这是你说的,你别忘了。”

    车子还未驶回半山公寓,顾漠便接到了一通电话:“之前说好来龙城叙旧,现在方便么。”

    顾漠看了眼时间,还早,便应允了:“给我地点,我们现在过来。”

    对方的人没有忽略“我们”两个字,但他知道顾漠有个儿子,还以为顾漠说的是他和顾萌宝。

    等在某家餐厅包厢里见到了顾漠,以及他身边面容俏丽明艳的人,饶是淡定如叶予臣,都愣了愣。

    叶予臣一身黑衣,头发短而硬,下颌锋利,眼神自带狠厉,整个人显得又凶又酷。

    也就导致宿禾意看到他以后,悄悄往顾漠身后躲了躲。

    “来了。”叶予臣点点头,和顾漠看起来也不像是多年未见的样子。

    顾漠也不在意叶予臣往自己腿上停留的视线,对方显然没有掩饰,也不带任何探究,就纯粹的在看他而已。

    “吃什么,你来了龙城,理当我请客。”

    叶予臣没有和他客气,叫来服务生点了几道菜,转而把菜单递给他们。

    顾漠接过菜单,便立即转头问宿禾意:“想吃什么?主食有……”

    他不厌其烦,一道一道的给宿禾意念出菜名,等着宿禾意纠结完,才将她喜欢的食物报给服务生。

    等服务生离开了,又娴熟自然的拿起湿巾给宿禾意擦手,动作细致而认真。

    纵使远在京城都听到了顾漠身边有人了这个消息,但头一回亲眼见到,叶予臣猎鹰般的锐利视线里多了几分好奇。

    对宿禾意这个人的好奇。

    能够将顾漠治的服服帖帖,这得是多厉害的女人?

    不过仅仅几分钟的观察以后,叶予臣就看出了宿禾意的异样,知道了她的不同。

    不过出于礼貌,叶予臣并没有开口问什么。

    “禾意,和我的朋友打个招呼,你叫他叶……”顾漠本来的话锋在嘴边一转,变成了,“叫他叶予臣就好。”

    原本是想让宿禾意叫叶先生,这样客气一点,但话还没出来,光是在唇边滚了一圈,顾漠就有些吃味了。

    尤其宿禾意喊他顾先生的时候,后面的生字总是发一声,便会不自觉多出一种缠绵悱恻的味道。

    顾漠想要独占这个称呼。

    宿禾意这才乖乖巧巧的问好:“叶予臣你好。”

    “……你好。”叶予臣有着短暂的怔愣,当然并非宿禾意。

    而是因为会连名带姓叫他的人确实不多了,以前在部队里,大家叫他叶营长,再后面都称呼的是代号,退伍以后,敢直接称呼他名字的人也很少,现在又都多是带着奉承和尊敬的叫他叶副总。

    而不管什么时候,都敢直接喊他名字的人,尤其生气的时候,绝对会连名带姓的怒吼一声“叶予臣!”的那个人,只有那一个……

    “今天刚到?”顾漠也没让宿禾意多和叶予臣说话,直接岔开了话题。

    “嗯,下午的飞机,明天去你的集团报道。”这是叶予臣从顾氏集团要来的利益,可以以合作方的名义参与顾氏集团同力巨集团的一切事务。

    “从那边过来,你的目的大概不只是为了监督两边的合作吧。”顾漠也没有兜圈子,问的直白。

    “嗯,有些私事,想来找个人。”

    “人在集团里?”顾漠这算是明白叶予臣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和顾芮谈条件了。

    叶予臣没有否认:“对。”

    顾漠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扣几下:“你来找什么人可以直接联系……。等等,你之前的那个事情,你是来找她的?”

    叶予臣手臂靠在椅背上,身子后仰,语气不明:“可不是吗……竟然跑到这里来了,真让我一通好找。”

    顾漠眼神暗下,语气也显得有些难以置信:“我大概知道你找的人在哪里了。”

    到这个时候,顾漠终于想起来,自己之前之所以会觉得严熹微眼熟,是为什么。

    他还在京城念书的时候,和叶予臣关系就不错,叶予臣有空也会约上他一起去打球什么的。

    有一次,叶予臣过生日,他不喜欢搞生日宴会什么的,感觉来来去去都是玩的同一套,早就腻了,便只约了几个关系亲近的朋友,大家一起开车从西三环出发,到了锡林浩特市,去草原上吃正宗的烤全羊。顾漠就是那一次见到了严熹微。

    他现在之所以会想不起来,是因为十来年前的事情了,严熹微那时候还是个眉目都未完全舒展的少女,和如今的内敛冷清自然大不相同。

    加上那次之后没多久,顾漠就已经回龙城,和叶予臣见到的机会本来就少,更没有什么时间再看到严熹微。

    记忆的久远才导致现在只觉得严熹微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却总是没有办法想到那里去,只不过需要一点被提醒的机会,其实就可以想起来了。严熹微这张脸,确实也有值得被记住的资本,可惜顾漠过去从不在意这些。

    后来叶予臣的那些事情,他也知道,但确实没有将严熹微和叶予臣联系在一起,直到叶予臣告诉他,要到顾氏集团找人,他才终于对上了号。

    闻言,叶予臣的情绪也有了些波动:“你见过她了?”

    “嗯,见过,还有些来往。”

    叶予臣眼中各种复杂情绪交织,又急速化为一团浓墨。

    他说:“那证明她现在过的不错,挺好。”

    只是这句挺好,实在是说的阴翳又冰冷,让人半点都感觉不到他是在说好。

    知道顾漠已经见过了严熹微,叶予臣的神情便有些莫名,顾漠猜到他在想什么,主动说:“你想知道更多的资料,我这里有。”

    ------题外话------

    耶!严屿宝宝很快能见到爸爸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