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16-17章 装模作样
    16章

    “好。”叶予臣并没有拒绝,因为他对于严熹微如今的生活,确实知之甚少。

    他只知道这个人现在依旧活的如鱼得水,就算离了他,好似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服务生很快把菜端上来,吃饭的时候,叶予臣才想起来问了一句:“你儿子呢?”

    顾漠顿了顿,然后说:“……跟严熹微的儿子一起玩。”

    “啪嗒”一声,叶予臣手上的木筷子直接被他给折断了。

    吓的宿禾意赶紧又往顾漠边上靠了靠,一脸防备的盯着叶予臣。

    这个人好可怕啊呜呜呜!宿禾意饭也不吃了,抓住顾漠的手臂不肯松开。

    叶予臣脸色又黑又沉,他把断掉的筷子往旁边一扔,按了铃让服务员再上一双上来。

    服务生看见那双筷子的尸体,加上叶予臣整个人散发着的阴森气场,腿都是软的。

    等从包厢里出去,她赶紧去找自己的领导,那间包厢里的客人不会打起来吧!万一最后出凶杀案了怎么办?!

    不过因为店老板是认识顾漠的,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反正这帮人做什么,他们最好都别管。

    “没事,他不会伤害你。”顾漠抚摸着宿禾意的脑袋给她顺毛,柔声安抚。

    然后不太高兴的对叶予臣说:“你别吓到她。”

    叶予臣对顾漠和宿禾意的关系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不过他现在没空去想那些,收起了脸上的寒意,但整个人还是一副肃杀的模样:“抱歉。”

    “你连她有儿子了都不知道?”顾漠有些诧异。

    叶予臣摇头,不太想在此刻继续谈论关于严熹微的话题了,不然再继续说下去,他认为自己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资料尽快给我吧,谢了。”

    顾漠和叶予臣都不是话多的人,不过还是说了些生意上的事情,既然叶予臣现在已经踏进了商界,那按照顾氏集团未来的发展规划,和力巨集团在京城的地位,以后的合作机会还有很多,有他们的这一层老朋友关系,两个集团未来的合作,也会更紧密。

    因为先前叶予臣的可怕表现,所以宿禾意一直对他很是防备,全程只顾着吃东西,下垂的睫毛忽闪忽闪,乖巧的不行。

    顾漠偶尔看她一眼,都有些忍俊不禁。

    这小家伙,有时候倒是张牙舞爪的,以为胆子很大,其实还是个胆小鬼。

    等到吃完饭,叶予臣离开,宿禾意才终于恢复了本性:“哎呀今天可把我憋死了。”

    “又没人叫你不说话。”顾漠捏着她的鼻子,笑道,“这么怕他做什么。”

    宿禾意机灵的说:“我只要顾先生说话嘛。”

    这浑然不觉的撒娇,轻轻松松就让顾漠心软。

    他其实也猜到为什么宿禾意会害怕叶予臣,对方过去的经历导致他身上始终布满了肃杀血腥的味道,可能普通人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不好接触,被他的冷脸吓到,但宿禾意不太会隐藏自己,什么都直接表现出来,也没有藏住自己的那点害怕。

    她可能比普通人要敏感一些,所以这种害怕也就会加倍的放大。

    但主要还是,叶予臣直接掰断了筷子的行为,让她吓到了。

    换个人来说不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没了叶予臣在,宿禾意不紧张了,才想起来问:“我记得你们在说小炎诶,还提到了小炎的妈妈。”

    她知道严熹微的名字,当时还因为不知道怎么写,让顾炎宝宝教她的。

    “嗯,提了一下。”顾漠说,“叶予臣认识她。”

    “哦……他们原来认识呀。”宿禾意也没有意识到叶予臣和严熹微认识这个事情,其实还挺严重的。

    等回了家,宿禾意也立马告诉顾炎宝宝:“我今天和顾先生一起吃饭,有个好可怕的人!”

    “啊?”顾萌宝想,自家爸爸怎么会让那种人去和他们一起吃饭?

    “是顾先生的朋友,还是……小屿妈妈的朋友!”

    顾炎宝宝再次发出疑问:“啊?”

    自家爸爸和小屿妈妈还有共同的朋友吗?

    他今晚刚去过严屿家里,严熹微给他们做了鸡蛋饼吃,小朋友吃的肚子鼓鼓。

    顾小朋友在听了宿禾意的话以后,就跑去问顾漠了:“爸爸,你认识熹微阿姨的朋友吗?”

    顾漠现在知道了严熹微的身份,想法和之前便有不同。

    关于给严屿小朋友找爸爸这件事情,大概也用不了他。

    之前顾小朋友告诉他,严熹微房间里的肩章是小屿的爸爸的,但现在顾漠并不能再确定。

    因为很有可能严熹微和别人生了孩子,只是还没有忘记叶予臣而已,毕竟从今晚叶予臣的反应来看,他完全不知道严熹微有孩子这件事情。

    这中间的具体真相是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假如严屿小朋友不是叶予臣的孩子,那顾漠就觉得不用再去寻找了,因为那个人如果找出来,很有可能会被叶予臣直接……干掉。

    叶予臣绝对不会允许这种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人再继续活在世界上……

    “嗯,认识。”

    “那他认识小屿的爸爸吗?”

    顾漠短暂的沉默后说:“目前不清楚。”

    小朋友有些失望:“好吧,我还以为小屿也可以找到爸爸了呢。”

    大人的事情太过复杂,就算自己的儿子堪称天才儿童,顾漠也不认为现在就要让他知道。

    还是不要那么的残忍好了。

    顾漠摸着小朋友的脑袋,在心底沉吟,希望严屿这个孩子,能够运气好一点吧。

    第二天,叶予臣便去到了顾氏集团,包括顾芮在内,开了个合作会议。

    顾漠作为总裁简短发言,介绍了叶予臣的身份以及他之后在顾氏集团的工作任务,就算是给了叶予臣一个通行证。

    顾芮来开会,没有带靳宸舟,她故意没有告诉靳宸舟今天叶予臣也在,不然的话,那个人肯定又要莫名其妙的吃醋,跟着她跑过来。

    搞不好又要给她制造麻烦,她是怕了那个男人了。

    “叶副总,要不然我找个人带您到处逛逛?”顾芮是对接负责人,也觉得自己还是要对这位太子爷好一些,这样才能赚更多的钱。

    叶予臣懒得再让别人来,锋利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你不忙的话,就你来吧。”

    尽管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面,叶予臣都在为自己今天的选择感到后悔,但在此刻,他的确只是因为嫌麻烦,不想再同别人寒暄,才让顾芮来。

    而且顾芮是顾漠的堂妹,又和靳宸舟有些关系,这一点上,让他对顾芮这个人比较放心和认可。

    顾芮找秘书问了下自己今天的安排,倒是能够抽出时间来陪叶予臣到处看看。

    “行,那接下来就由我来当这个导航了。”顾芮轻笑一下,“走吧叶副总。”

    顾芮这个人,天生媚骨,她就算穿的是最正经的职业套装,头发都绑在脑后,也架不住她五官的勾魂摄魄,以及身材的前凸后翘惹人瞎想。

    靳宸舟曾在床上咬牙切齿的说她:“真是个妖精。”

    这句话确实也说的没错,她就是有那种勾人的本事。

    尽管大部分时候,她根本就没有那种想法,但架不住在外人眼里,她就是敷衍的笑一下,都能被曲解成为某种暧昧暗示。

    这一点顾芮很清楚,也有些无奈。当然,她不准有任何的改变就是了,无所谓别人怎么认为,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为了别人而活。

    走在高大挺拔的叶予臣身边,顾芮充分发挥着自己的交际本事,虽说叶予臣话少,但也偶尔会回应一两句。

    当然,顾芮在笑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未来该如何从力巨集团多捞点钱过来。

    顾氏集团的大厦好几十层,就算坐着电梯上下也不可能全部都走一遍,所以顾芮就只是带着叶予臣去了些比较特色的地方,外加比较重要的一些部门。

    在这个过程里面,顾芮带着一位合作方的老板在参观公司的事情,也传遍了集团上下。

    外加各种八卦讨论。

    “我刚刚看到他们了,芮总和他也太配了吧,一个是人间富贵花,一个是冷脸阎罗王,光是想想我都能脑补出来小说剧情……”

    “对对对,芮总对他也很有兴趣的样子,哎,看起来咱们芮总是要交男朋友了吗?”

    “我看哪位老板和芮总关系也不错,说不定呢是吧?”

    大家在各种私人群里瞎聊,所谓八卦总是能插上翅膀飞的很远,所以顾芮还完全不知情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员工们和叶予臣拉郎配了。

    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冷笑着想,可算了吧,别说她养的小狼狗知道了会有多生气,就说她自己,对叶予臣这种冷脸挂的男人从来不感兴趣,就跟看着自家堂哥一样。

    但她的想法,别人也不知道,所以丝毫不能阻止八卦的流传。

    “现在我带你去集团的公关部,我们虽然也与业界很有名的公关公司合作了,但我们自己的公关团队也都是精英。”17章

    优秀的公关团队绝对是集团的一大助力,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至少都会在舆论上占领高地,不落人之后,永远将战斗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部门大领导不在,顾芮便想起来另外一个人:“你们媒介经理在么。”

    媒介经理,就是严熹微了。

    顾芮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和严熹微见过,才准备让她出来,可以顺道聊聊。

    便有员工去办公室里把严熹微叫出来,她刚开始并未多想,但等她看见站在顾芮身边的男人,平淡无波的浅色瞳仁里,陡然浮现起了一丝茫然。

    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段,这个场景看见叶予臣,严熹微确实没想过。

    她实在太过愕然惊讶,脚步都随之沉了几分。

    许多思绪在短短的几秒钟里海潮般翻滚腾挪,一下又一下的冲刷着顾芮的心,让她神魂俱震,血液都热了起来。

    但很快,那些情绪全部消失,严熹微走到了顾芮面前,轻声说:“芮总,您找我。”

    顾芮点头:“这是力巨集团的叶副总,我带他来参观,顺便找你介绍介绍部门的状况。”

    叶予臣的脸色太过正常了。

    正常的可怖。

    他直勾勾的看着严熹微,漆黑的眸里浓雾一片,什么都看不出来。

    叶予臣这样的平静,大抵是风雨欲来前的宁静,只是没几个人能够看懂。

    过了这么多年才终于见到这个女人,叶予臣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她绑回床上去。

    干、死她。

    让她做出那么多背叛他的事情来,他一定要折磨她,教训她,让她再也不敢犯,从此以后只能被囚禁在他身边,一步都离不开!

    不过那些想法目前都隐藏的极好。

    严熹微好像若无其事的回望叶予臣,开口,语气平淡,仿若对着一个没什么关系的陌生人:“叶副总,您好。”

    装模作样。

    叶予臣在心里冷笑,却没有当面拆穿。

    他主动伸出手,表情深沉:“严经理,你好。”

    严熹微却是没敢回应,她看着那只宽大厚实的手,指尖干净圆润,但掌心有着一层薄茧。

    她知道,那是练枪练出来的,摸上去有些粗糙,可会让人很安心。

    只是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个资格去触碰了。

    两个人心思各异,谁都猜不准对方在想什么,可又都在暗地里揣摩对方的想法。

    他们两人都演技不错,连顾芮都没有发现太大的异常。

    “叶副总,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等看完这里,就一起吃个午饭吧。”顾芮的提议是因为,她想从叶予臣那里套点话出来。

    关于靳宸舟的一些事情。

    “嗯。”叶予臣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便答应了。

    顾芮笑的可谓是娇媚动人,连女人看了都会有所触动,别说男人了。

    严熹微垂下了眼皮,她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力气去思考,此刻还在做的事情,基本都靠着本能反应。

    还好顾芮没有让她介绍多少,因为顾芮不想耽误她工作,就让她先去忙自己的事情。

    叶予臣没有阻拦,反正现在已经知道严熹微在这里了,她逃不掉的。

    他会重新把这个人抓回来,不管用怎样强硬的手段,都会留下她。

    而在他们离开公关部以后,严熹微就从别的同事口中,听到了关于顾芮和叶予臣的那些八卦。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都传疯了,芮总和那个男人果然很般配嘛!”

    “我也这么觉得,要是芮总就此脱单,我们公司的单身男性们得疯了吧哈哈哈!”

    “我说啊,还真有可能,芮总这样的女人啊,也只有那样的男人能驾驭得住!”

    这些八卦通通传到严熹微耳朵里,即便她不会刻意去关注,也能够听到。

    更何况都已经听到了,更无法控制去关注的想法,再去各种群聊里搜索一下关键词,就能够看到很多关于顾芮和叶予臣的讨论。

    那个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严熹微即便是已经坐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也依旧无法平静下来。

    即便多年之前她就觉得自己应该不再因为叶予臣的事情,变得不像自己,可真的到了他面前,严熹微发现自己做的还是不够好。

    有些早已刻骨铭心的情感是没有那么容易完全抛弃的,尽管她再而三的提醒着自己,都已经过去了。

    但终究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严熹微本来就白的皮肤这时候完全没了血色,她咬着嘴唇,完全没有感觉到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一条口子,在往外渗血。

    她无意识的抓了一只钢笔紧握在掌心里,好像这样就能够感觉到安定。

    严熹微想,如果顾芮和叶予臣之间真的有什么,好像也跟她没有多大关系,她又何必这样剪不断?

    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就算斩断那些念想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也必须得那样做。

    ------题外话------

    嘿嘿终于见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