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18-19章 心急如焚
    18章

    顾芮就近找了家餐厅请叶予臣吃饭,她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和他寒暄,就无所谓了。

    叶予臣也不算挑剔,只要环境达到了要求,他就可以接受,至于味道什么的,反正人间的山珍海味他早就尝了个遍,甚至于那些地下跑的虫子肉也没少吃过,所以对于食物,他更加不会去挑剔了。

    “所以叶副总对以后的工作有了大体安排么?因为我现在还有一部分比较重要的工作,在分公司,所以不会经常到集团来,因此你要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直接去找另外的负责人。当然,如果叶副总非要让我出面,我也是会非常配合的。”顾芮最后那半段话,才真正的是客气和敷衍。

    还好叶予臣听懂了,他说:“不用这么麻烦,我也不会有太多需要你们出面的事情。”

    顶了个来监工的名号,但叶予臣真正的目的,他自己最为清楚。

    “说起来,上回和你谈工作的时候,碰见了靳宸舟,你和他认识多久了?”顾芮一边切牛排一边很不经意的问。

    “父母那辈的关系。”叶予臣回答的简单。

    “也是,你们家里认识挺正常。”顾芮眼角上挑,眼风扫向叶予臣,“所以他为什么不好好呆在京城,跑龙城来了?”

    叶予臣却是没有上当:“你和他关系应该很亲近,你可以问他。”

    “谁说我和他关系很亲近了。”顾芮睁眼说瞎话。

    叶予臣把桌上的手机拿起来:“不然现在问问他?”

    “......你这个人真的一点都开不起玩笑诶。”

    叶予臣的凶厉眼神里这才出现了得逞的笑容:“在你之前,他已经找我聊过。”

    靳宸舟猜到了顾芮会在叶予臣那里打听什么事情,所以特意叮嘱,绝对什么都不能告诉她。

    “他的原话是,让你想问什么,都去问他。”

    “他要能告诉我,我还大费周折?这人肯定又在想什么诡计,我才不会上当。”就算顾芮再好奇,也不准备再被靳宸舟牵着鼻子走了。

    但既然叶予臣不打算说,顾芮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这顿午餐很快结束,顾芮有别的事情,也没多留。

    至于叶予臣,自然是理所当然的回到了顾氏集团。

    但他并没有立即去找严熹微,就像是在森林里布好了陷阱的猎人,无论那只被猎的野兽有多么的聪明狡猾,也不可能逃得过他的追捕......

    晚上顾漠下班回家,管家也去了一趟。

    “夫人今天有找到我,希望我将她看上的手表买下来,我按照您的吩咐,并没有答应。”

    “嗯,她再找你,你也就是这样的回答,不用担心什么。”

    既然要让段颖知道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顾漠才拥有,这个时候就必须得足够的心狠才行。

    而他也同时听说,段颖去找顾长征要钱,吃了瘪。

    顾长征现在整日泡在温柔乡里,六十来岁的人了仍然抵挡不住年轻美色的诱惑,顾漠觉得自己这个父亲,迟早都要死在女人的床上。

    不过要真的有那一天,顾家又会再热闹一次。

    宿禾意也都已经理解了顾漠为什么不再给段颖当提款机的原因,在这一点上面,她只会完全支持顾漠的意见。

    “还是你比较乖。”顾漠挠挠她的下巴,“不过我给你可以跟我狮子大开口的权力,你要吗?”

    宿禾意正在舔冰淇淋,闻言转头看着他:“我要什么?”‘

    顾漠眸色变暗:“什么都可以。”

    这句话他也不是第一次说了,宿禾意每次的回答都让他很愉快,也不知道这次,她又会怎么回答?

    宿禾意伸出粉嫩的舌尖,把嘴边的东西舔掉,语气纯真:“那我想要每天都可以吃冰淇淋!还有西瓜!还有......”

    顾漠一把捏住她的鼻子:“你这个小吃货,就不能提一些有出息的东西?”

    “出息......我可出息了!”宿禾意显然没有真的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顾漠无奈的叹口气,行吧,这小家伙说什么就是什么。

    现在正值夏日,宿禾意又贪凉,顾漠再狠心也架不住她的撒娇卖萌,总是会心软的让她多吃一点。

    这就导致在这个月生理期的时候,宿禾意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还好生理期的知识,当初宿大伯那一家子算是有点良心,有告诉宿禾意这不是可怕的事情,她现在才能比较淡定的接受。

    可一旦痛经起来,就根本无法忽略掉那种五脏六腑肠子都被搅来搅去的痛感。

    快睡觉的时候,她脸色煞白的窝在沙发里,顾萌宝赶紧找来顾漠,他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顾漠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温度并不高,暂时排除了感冒发烧的可能。

    “痛......”宿禾意的睫毛上都沾着两颗小泪珠,湿漉漉的,别提有多可怜。

    这下就该换成顾漠去体会到难受的滋味了。”

    “胃痛?还是肠炎?肚子疼?”顾漠一个个问过去,宿禾意却完全说不清楚。

    “我现在带你去医院。”顾漠给司机打了电话,便把宿禾意抱到了怀里。

    她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小虾米似的,轻而易举的就被顾漠抱起了。

    “顾先生......我不想去医院。”宿禾意还是很排斥那个地方,光是听到医院两个字就忍不住开始害怕了。

    “不去也得去。”顾漠厉声拒绝了她的请求,转头对顾萌宝说,“一会儿没事了我会给你打电话,如果困了就先睡觉。”

    顾炎宝宝在这种时候都是很听话的,也不会嚷着要跟去,乖乖点头:“好的爸爸......妈咪你要听爸爸的,这样才能治好病。”

    刚才折腾了一下,导致宿禾意浑身没什么力气,这才乖顺了。

    用最快的时间去到医院,今晚的值班护士正好是夏不繁。

    “哎呀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呀?”她看宿禾意额头上都是冷汗,也吓了一跳,“急诊医生都忙着呢,我去找个值班医生过来。”

    夏不繁在走廊里加快了脚步,去找值班医生。

    “这么着急做什么去?”刚过拐角,谢介西就迎面而来。

    他已经下班了,今晚有台紧急手术,才做到了这个时候。

    谢介西作为一个男人,却拥有不输于女人的精致五官,偏偏还一点都不会显得女气,笑起来还有几分邪肆,就像那种江湖文里亦正亦邪的盗贼。

    他又顺手抓住了夏不繁,语调懒散的问。

    “哎呀,你别打扰我,烦死啦!安医生的朋友来了,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我得去找值班医生过来!”

    “值班医生?不用这么麻烦了,找我就行。”谢介西不紧不慢的往外走,仍然没放开夏不繁。

    夏不繁艰难的调转了脚步,怒道:“你就不能别对我动手动脚的吗,咱们男女授受不亲好吧?”

    谢介西幽幽挑眉:“哦?你不是说你喜欢女人吗,那跟我有什么授受不亲的?”

    谢介西不提,夏不繁都差点忘了这一茬,她逞凶道:“关你什么事啊!再说了,你长得跟女的似的......”

    “我现在是下班时间,别忘了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来出诊,所以你欠我一个人情记着了。”谢介西说着,还有空戳了下夏不繁脸颊上的小梨涡。

    “你是不是医生啊你!救死扶伤是你的本分,你居然还拿这个来威胁我,你简直......”

    “废什么话。”谢介西看起来挺嫌她吵,直接把夏不繁的嘴给捂住了。

    “唔唔唔唔!”夏不繁在骂,你去死吧!

    两人虽然斗嘴,但走路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很快就到了急诊室。

    顾漠看到谢介西,倒也没有意外,他这个时候眼里容不下别人。

    “哪里不舒服?”谢介西站在宿禾意身边,一秒转换,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夏不繁在旁边撇嘴,这男人呐,还有两幅面孔!

    宿禾意也说不出来,就只是说疼。

    夏不繁凑过去问:“哪种疼你知道吗?是被人打了一拳的疼呢,还是被绞起来的疼?”

    问完以后,她同时遭受了顾漠和谢介西的两记眼刀。

    她看懂了,这两人都在嘲笑她白痴!

    不过宿禾意还真的特别认真想了想,然后回答:“好像在被什么东西砸一样......而且......”

    “而且什么?”顾漠立即问。

    “还有点想......拉屎。”

    顾漠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夏不繁却是灵机一动:“哎呀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我大姨妈来的时候就肚子痛,还想拉屎......”

    她又被眼神鄙视了一番。

    不过还真的说准了。19章

    知道宿禾意不舒服的原因是什么,顾漠才算是松了口气,但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谢介西抬起尖削的下巴:“我不建议吃止痛药,剩下的大概就是,多喝热水?”

    作为神外的主治医生,他同样没有这样的经历。

    这时候还是夏不繁说:“回去熬点姜糖水喝吧,暖暖胃和肚子。”

    顾漠这才把宿禾意带回了家,还好最近都有佣人住在半山公寓的房子里,即便挺晚了也可以去厨房熬些姜糖水。

    顾萌宝听到声音,就从床上爬下来,跑去问:“妈咪怎么样了?会好吗?”

    “会的,没什么大事情,很快就好了,你先去睡觉。”顾漠见着小朋友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知道他在宿禾意回来之前,根本都没有怎么睡。

    一定是用了各种办法醒着,就想知道自己妈咪的状况。

    顾萌宝对宿禾意的重视程度让顾漠颇为安心,他想,尽管顾炎不是宿禾意亲生的,但他们的关系也已经很好了。以后顾炎宝宝再长大一点,应该也不会因为没有血缘关系就对宿禾意有所罅隙。

    宿禾意窝在顾漠怀里,捏了捏小朋友圆嘟嘟的脸:“小炎快去睡觉吧,我已经好多啦。”

    顾炎宝宝这才依依不舍的回了房间。

    “你啊,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还那么贪凉。”顾漠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对女人的生理期有了个细致了解,并且在自己的日程上标注好了宿禾意的生理日期,他是不指望宿禾意能记得的,而且要让她在吃上面自觉听话,也着实不容易。

    所以还是得靠他来监督着才行。

    在顾漠的监督下,宿禾意喝了姜糖水,躺在了床上。

    他又给她弄了个温水袋捂着,末了还不放心,干脆就准备暂时留在她的房间。

    “顾先生......没有很难受了。”宿禾意侧着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漠看。

    今晚顾漠所做的一切,她当然都能够看在眼里,对宿禾意而言,顾漠做的这些事情不仅让她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还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在她如今的有限记忆里,只有顾漠对她这样好过。

    这种好是可以记上一辈子的。

    在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以后,宿禾意已经忘记了父母曾对她的宠爱,但她心底有个地方在说,顾漠是可以和父母放在一起的人。

    “嗯,那就快睡了。”顾漠摸摸她的脸,硬朗的眉目在床头灯的柔和灯下,也显得不再锋利。

    反倒是充满了迷人的柔情。

    宿禾意看着这样的他,几乎舍不得眨眼睛,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想错过。

    “不想睡,想看看顾先生。”宿禾意说,“想把顾先生的脸记住。”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升起的恐惧,很害怕现在这样的生活会有一天消失,也害怕她会忘记顾漠的存在。

    即便她没办法去思考的太过于复杂,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害怕。

    所以宿禾意想要把顾漠深深的印在心里,她认为这样就不会忘记她如今最重要的人......

    宿禾意盯着顾漠看了会儿,就没能抵挡睡意,不知不觉的睡着。

    顾漠在床边等了一个多小时,等着她的眉头舒展开,便关掉了床头灯。

    宿禾意睡的很熟,也就不知道自己被搂进了一个极其温暖干净的怀抱,男人有力的手臂紧紧拥抱着她,像抱着时间最珍贵的宝物。

    第二天,宿禾意醒来的时候,身体就轻松了许多,已经没有头一个晚上那样难受了。

    她好像发现了自己身边的床有个陷下去的痕迹,但却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也就不准备继续想了。

    “妈咪今天怎么样?”顾萌宝一大早就起床,为了等着宿禾意出来,看她好了没有。

    “好多啦。”宿禾意脸上又重新浮现起了明媚的笑容,这样的她才是那个元气满满的宿禾意。

    顾漠已经坐在了餐桌边,他叫他们过来:“坐下吃饭。”

    宿禾意冲过去,双手捧着脸颊,支在桌子上,疑惑的问:“顾先生,你昨天晚上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呀?”

    顾漠表情不变:“怎么?”“

    我觉得顾先生好像一直都在诶。”

    即便在睡梦里,她也能感觉到身边熟悉的气息,让她在梦里也十分的安心。

    然而顾漠并没有承认:“我很早就回房间了。”

    “真的吗?”宿禾意有些不相信,“顾先生你千万不要撒谎哦,我觉得你昨晚是睡在我房间的呢!”

    面对宿禾意的穷追不舍,顾漠冷峻的表情也有了崩塌的趋势:“好了,乖乖吃饭,有什么吃完饭再说。”

    宿禾意今天突然很聪明:“吃了饭我就忘了!顾先生到时候肯定又要赖皮!”

    顾漠说:“我不会赖皮。”

    “你会!”

    “不会。”“

    会!”

    顾漠:“......”他真的要和宿禾意纠结这种幼稚问题吗?

    宿禾意见顾漠不说话,嘴角翘的老高:“我就说顾先生是骗我嘛,你就是和我一起睡觉的对不对!”

    “......”

    顾家主怎么能承认自己其实觉得这个话题有些令人难为情呢?

    毕竟控制不住抱着人睡了一晚上,天亮之前又偷偷摸摸溜回自己房间的这种事情,顾家主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承认的!

    这个问题祝周末还是被顾漠敷衍过去了,所以就连宿禾意自己也知道,她肯定很快就会忘记了现在纠结的问题。

    因为宿禾意身体不舒服,顾漠也就没让她再去游乐园上班,给她请了几天假,让她在家里休息。

    宿禾意倒是个不会太觉得无聊的人,随便给她放一部电视剧,她就可以津津有味的看上一天,甚至于忘记了顾漠。

    所以顾家主其实还不是很愿意让宿禾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电视上去,但今天他公司里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把宿禾意放在公司并不是个好主意,也只能暂时把人留下。

    走之前,顾漠吩咐公寓外守着的保镖:“盯仔细一点,不准任何人接近她,知道吗?”

    保镖们齐声道:“明白!”

    顾漠这才放心的去了顾氏集团。

    今天的重要事情是有关顾家的,顾氏集团毕竟还是家族集团,就算有股东持股,顾家的人里面有多多少少有些股份,所以每年都有这么一两次的会议,顾家持股的人悉数到场,说是要看看这一年顾氏集团的发展如何,其实还是想要借机多为自己捞一点利益。

    这些人的心思,顾漠一看看都早就看透了,今天的时间也大部分放在应付他们上面。

    好歹还是一家人,至少表面上的平和是要维持的,不然顾家内部不和的消息捅出去,闹大了,对集团的股票势必有影响。

    顾漠作为如今的家主,并不希望被那些人影响到了集团的发展。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