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予臣有喜欢他的职业,她很清楚,也从未想过去挑战叶予臣心中的排名。

    但他才三十来岁,竟然就选择了退下来,严熹微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来到龙城以后,就再也无从得知京城那边的事情了,她也不敢去打听,也怕被叶予臣找到。

    只是每每这样想过,她又会嘲笑自己,凭什么觉得叶予臣会来找她,这几年叶家毫无动静,她猜想叶予臣根本不在意她是否离开了。

    怀着一种矛盾的心情,严熹微在龙城一呆就是四年多。

    这四年里面,她没有再同叶予臣联系,尽管有很多次突然产生了回去看看的想法,也被她硬生生的忍住,毕竟这个男人如果想知道她在哪里,想要来找她,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可他没有来,就证明他确实从来不在意。

    “这个问题……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尽快申请离婚。”

    严熹微的冷漠刺痛了叶予臣的眼睛,他黑色的眼珠子似乎染上了一层赤红,活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想离婚?严熹微……你想都别想,这些年的账,我会慢慢和你算的。”叶予臣咬着牙,“至于那小孩儿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会调查清楚。”

    严熹微已经无力再同他辩论什么了,她知道自己是敌不过叶予臣的,既然这个人说了要调查,那他迟早会知道。

    她也不可能瞒得了,而且严熹微想过很多次,她的儿子也不可能一直都没有父亲,这几年她已经亏欠了严屿很多东西,未来她也不可能仍然那么自私。

    叶予臣没有找来的时候,她可以认为这个人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是否有孩子,但这个人现在已经出现了,他其实是有权力认回严屿的。

    只是以后到底要怎么样,严熹微现在也无法确定。

    “你出去吧。”严熹微松懈了全身的力气,反正无论如何,有些事情都无法改变,也抵挡不了。

    她跟命运抗争的时间已经够久了,现在也没什么精力继续受着折磨。

    叶予臣目光深深的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离开厨房之前,手指若有似无的在她脸上触碰了一下。

    若即若离,轻到严熹微觉得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叶予臣出来,发现两个小朋友已经出来了,在沙发旁边的小凳子上面正襟危坐。

    宿禾意看到他,戳了下顾漠的胸口。

    “你就不能在小孩儿面前斯文一点?”顾漠抓住宿禾意的指尖,对叶予臣道。

    叶予臣脸上的冷意逐渐散去,语气平淡:“我已经很温柔了。”

    他冲着严屿宝宝勾勾手指:“小孩儿,过来。”

    严屿宝宝一动不动,不肯过去。

    宿禾意插嘴道:“小屿又不喜欢你。”

    叶予臣摩挲着下巴:“顾漠,你家这个我看一点都不傻啊,这不挺会抬杠的吗?”

    顾漠满脸纵容:“挺好。”

    叶予臣:“……”

    宿禾意有顾漠撑腰,亮晶晶的眼里更显得意。

    不过叶予臣有自己的本事,他不知道做了什么,跟变戏法一样的,手里凭空多出一颗糖。

    不只是小朋友们,连宿禾意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看清楚他刚才的动作是什么样子的。

    “想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过来,我教你。”叶予臣的语气里满是诱惑。

    严屿宝宝就心动了,没控制住自己,走向了叶予臣。

    “不只是这个,我还会其他的。”叶予臣说完,手指轻轻一晃,又变了个小车模型出来。

    叶予臣在骗小孩子上面倒是真的有一套,他玩的这些小魔术虽然技术含量都不高,纯粹是他练匕首时候练出来的,但是用来糊弄小朋友则是完全够用了,严屿宝宝立马忘记了刚刚自己还有些害怕这个奇怪的叔叔,凑在他身边,好奇的让他多变几个。

    顾炎小朋友虽然也觉得很有意思,但还算矜持,只是默默的看着没说话。

    他觉得自己的好朋友实在是太没有警惕性了,居然这样就被收买……哎呀这个叔叔真的很厉害!

    最终顾炎宝宝也不再记得自己的坚持。

    他们在玩的时候,严熹微站在厨房门口静静的看着他们,她的视线来回在叶予臣和严屿宝宝身上晃过,眼底写满了无奈。

    有些事情是她无法控制的,现在这样的状况,她其实也早有准备。

    宿禾意今天其实没有搞明白自己和顾先生为什么要来这里,因为她觉得顾先生好像也不是很热衷,神情淡淡的,她也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等到严熹微的饭做好,叶予臣才把刚才变魔术的几个小道具丢给两个小孩儿,然后大步走进餐厅,坐下。

    叶予臣看着桌子上丰富的菜色,心底有一丝怀念。

    严熹微向来很会做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的,但每次都能给他惊喜。

    有时候他回家晚了,也不想再打扰佣人,严熹微就会亲手炒几个符合他口味的小菜。

    彼时的严熹微眉眼如水,比之现在的冷清要多了一层温柔,毕竟那时候她也更加年轻,少女的鲜活灵动就是最完美的包装。

    她做完饭以后,就会嘟嘟囔囔的抱怨:“都说了让你不要这么晚回来,你都干嘛去了……”

    叶予臣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姿势很不规矩,也更显几分年轻人的张狂。

    他挑着眉说:“当然是去做大事。”

    十七八岁的叶予臣正是张扬肆意的时候,横飞的眼神也透着不加隐藏的锐利,就是这种奇妙的特质,让他十分的迷人,从小身边就没有断过追求者,喜欢他的人排着长龙,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被他多看上一眼。

    所以严熹微也是当时许多女生羡慕和嫉妒的对象,因为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占据叶予臣身旁的位置,住在他的隔壁房间,同他一起进出,也可以肆无忌惮的与他争吵闹别扭。

    只不过那些人都不知道,严熹微宁愿不要这样的肆无忌惮,也好过只能够以一个不上不下,不清不楚的位置呆在叶予臣身边。

    叶予臣尝了一口,赞叹道:“你做饭越来越好吃了,到底什么时候学的,我怎么不知道?”

    严熹微支着下巴坐在他对面,目光逡巡着他年轻英俊的脸庞,语气平静:“你怎么可能知道,反正你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外面。”

    “当然是因为我就快入学了,回头一年没办法回来几次,好多事情都打点不了,所以现在得抓紧时间。”

    叶予臣要去念军校,这是叶家一早就给他铺好的路。

    严熹微也曾提过,她以后也想去,她的爸爸也是军人,她觉得自己也可以继承衣钵,就算不能成为爸爸那样的英雄,至少可以……至少可以,离叶予臣近一点,不会在他们都长大以后,就渐行渐远了。

    严熹微能够预料到,叶予臣未来一定会走的很远,说不定哪一天,她就再也没办法看到他的身影。

    光是这样想一想,严熹微都在心底担心害怕。

    只是她在提出来自己的想法以后,第一个拒绝的人就是叶予臣。

    他故意逞凶,紧拧着眉头说:“你去念什么军校,知道有多苦吗,不准去!”

    少年人凶巴巴的样子也架不住飞扬的帅气,只是严熹微那会儿却没空欣赏,反倒是在心里失望。

    “我为什么不能吃苦?你也没有见到,怎么会知道呢,我要是去了说不定还会……”

    “总之就是不许。”叶予臣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你以前明明说过你要念中文大学的,难道忘记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就乖乖考大学,考不上也没有关系,反正也能去念。”

    严熹微藏起了自己的忐忑不安,她在那一刻就明白,就好像孩子长大了就会和父母分离一样,她和叶予臣只是住在一起的关系,他们也迟早会没有关系的。

    看着正在吃饭的叶予臣,严熹微又提了一嘴:“我真的不能报军校吗,我觉得我也可以吃得了苦。”

    叶予臣头也不抬:“不许,你要是去了,我以后还得分心照顾你。”

    严熹微撇了撇嘴,也不再挣扎了。

    她望着桌上的水杯出神,也没有看到叶予臣无意中看她的那一眼,里面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

    阔别多年再一次尝到严熹微亲手做的菜,叶予臣的神情莫测。

    也是因为这些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让他们都变了不少。

    严熹微没有搭理他,只是不时给严屿宝宝夹菜,然后招呼顾漠他们多吃一些。

    宿禾意真心实意的夸奖:“你做饭真好吃呀,跟我们家的王大厨做饭一样好吃!”

    严熹微笑了笑:“我要是有那样的水准就好了。”

    宿禾意点点头:“有的有的。”

    严屿宝宝吃饭很安静,但他不时拿余光瞟着叶予臣。

    对他而言,这个陌生的叔叔很奇怪,可更奇怪的是,他本来应该很不喜欢他的,但现在也觉得好像没有那么不喜欢,至少比另外一个喜欢妈妈的叔叔好。

    吃了饭,顾漠带着一大一小告辞,至于叶予臣,他就算不走,严熹微也会赶他走。

    同他们一起出门,上车之前,叶予臣说:“我觉得严屿就是我的儿子。”

    这话被顾炎宝宝听到了,小家伙满眼惊讶,没忍住问:“那熹微阿姨的那个肩章是叔叔你的吗!”

    叶予臣冷峻的眼里浮起一丝喜色:“什么肩章?”

    顾炎宝宝如实说:“熹微阿姨放在卧室的……”

    闻言,叶予臣勾起唇:“看样子,她并没有那么不在意我。”

    顾漠面无表情的泼冷水:“在意你不意味着就能够回到你身边。”

    叶予臣也恢复了冷漠的脸色,他毫不在意:“无所谓,反正这一次我是来讨利息的,她逃不了。”

    顾漠没兴趣管更多,说了句回见,就吩咐司机开车。

    “爸爸,他真的是小屿的爸爸?”

    “不确定,但十有八九。”

    宿禾意也听明白了,本来还在玩手机,立马抬了头:“所以说小屿找到爸爸了?”

    “大概吧。”

    宿禾意突然叹口气:“那小炎什么时候能找到他的妈妈呢?”

    车子里的气氛陡然凝固下来。

    顾炎宝宝的表情一下子垮了,黑葡萄似的眼睛里迅速蕴起了一汪泪水。

    而顾漠的神色也更加幽深,抿着的嘴唇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不快。

    小朋友扑进宿禾意的怀里,扁着嘴巴说:“妈咪你不要了我吗,你是不是想离开我。”

    他这么软软的撒娇,简直让人心都快化了。

    顾漠则是沉声道:“谁和你说了什么?”

    他想,宿禾意不会莫名其妙的提这个事情,而且以她的情况,也不会能够太清楚的分辨自己和顾炎的关系才对。

    所以顾漠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怀疑有人捣鬼。

    宿禾意抚摸着小朋友的头发,安慰道:“我没有要离开呀,只是……我知道的,你应该有别的妈妈,不是我,但是我也愿意当你妈妈的!”

    顾漠轻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意意告诉我,谁和你说了什么?”

    “就是……我都听说了,小炎是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宝宝。”宿禾意说着,有些委屈,“你们分开了,所以我才来了。”

    现在的她终于明白了“后妈”这个词的意思。

    也得益于最近她的理解能力好像进步了许多,也能够想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总之,她知道了自己和顾炎其实没什么关系。

    顾炎宝宝用力抱住宿禾意:“我才不要别的妈妈呢,我只要你!”

    反正他也知道那个人根本不会出现的,所以他为什么要她呢?

    顾漠冷着脸道:“这个我可以和你解释,如果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也会明白,但是我和那个人同样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她是谁,也没有见过她,她也不可能会出现,所以……永远都不会别人,既然你出现了,以后都只有你。”

    宿禾意这下又不是很能理解了,她想不通就懒得去想。

    “算了。”顾漠摇摇头,“慢慢来吧,以后你会知道的。”

    现在要去和宿禾意解释什么是代孕,为什么要代孕,她可能也无法完全理解,搞不好还会想偏了。

    宿禾意吐吐舌:“我很喜欢小炎的。”

    所以当后妈什么的,她觉得自己也没关系。

    顾漠又问:“你是听谁说的?”

    “不知道。”宿禾意忘了那些人是什么样子,“我工作的时候,她们在旁边说的。”

    顾漠唇边泛起冷笑,好啊,他倒要看看这回又是谁在打宿禾意的主意。

    宿禾意还恍然未决有些人就要倒霉了,她用了所有会的话去哄着顾炎宝宝,小朋友刚才是真的被吓到了,一直把脸藏在她的怀里不肯再说话。

    她不是为什么小朋友对她刚才的话反应那么大,但是看着顾炎宝宝不高兴,她也是很心疼的。

    好在差不多回家的时候,小朋友大概也已经想明白了宿禾意不会离开自己这件事情,也没有再噘着嘴不开心,不过倒是牵着宿禾意的小手握的比平时更紧了一些。

    而顾漠在让他们都回房间以后,脸上最后的一点温柔也彻底消失。

    联系上了姜宇,顾漠开口便问:“查一查是谁让人到意意那里散播那些话。”“

    明白。”姜宇对这种事情已经能够得心应手了,反正他需要去查证的目标也就是那几个,不是段颖就是太叔公,再不然就是顾琤他们。

    虽说顾漠的敌人不少,但真的敢付诸于行动的人没几个,要想知道是谁做的,并不难。

    顾漠最怀疑的人是自己母亲或者太叔公,他们也都很有理由这么做。

    ------题外话------

    代孕什么的,以后会解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