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叔公想要往顾漠身边安排人,甚至试图控制他的婚姻,这个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让顾漠被枕边人控制。

    但顾漠绝对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所以太叔公就很有可能用其他的办法来逼顾漠就范,比如先把宿禾意从他身边赶走。

    现在顾家人都多少知道了宿禾意的存在,只是对于宿禾意的了解有限,还没办法分辨顾漠对宿禾意到底有几分真心。

    只不过就从他身边第一次有女人的存在,这对于太叔公来说就是绝对的威胁。

    而段颖那边,她现在日子过的惨兮兮,顾长征也不会完全不给她生活费,只是那些钱没有办法满足她现在的欲望而已,但实在过不下去的时候,段颖也可以卖掉一部分珠宝,只是这种日子能持续多久没人知道,段颖会不会迁怒于宿禾意才那样做?

    无论是谁,顾漠都不会让他好过。

    如今动宿禾意,就是找他的麻烦,这是显而易见的,顾漠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权威被人挑战。

    他面色冷峻的打完电话,又联系了顾芮。

    “最近盯着顾琤有没有新进展?他安不安分。”

    顾芮接到的电话以后,立刻从床上下来,把睡在身旁的靳宸舟抛在了一边。

    她走到阳台上去,才说:“暂时没有,开了会以后,他就没什么动静了,我估摸着他也是在等董事会的召开。”

    董事会召开以后便会决定顾芮是否升职上任集团副总裁的位置,这对于和顾漠敌对的人而言,确实是个很大的事情,他们都会严阵以待。

    “嗯,知道了,董事会召开之前,你的行动暂时停止,不要再被任何人抓到把柄。”

    “明白了堂哥,我知道的。”

    顾芮也清楚,顾漠是集团的掌权人,但董事会里面也有不站在任何一方的人,他们做出决定的出发点在于能否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所以到时候选不选择支持顾芮成为副总裁,他们的考量标准就是顾芮能不能够为集团谋取利益。

    如果顾芮现在有些负面消息爆出,一定会有所影响。

    当然,更大部分的人,都已经选择了支持顾芮。

    顾漠行事谨慎,做什么都力求万无一失,才会再嘱咐顾芮小心一些,以免生变。

    电话刚挂掉,靳宸舟已经从她身后拥了上来。

    男人滚烫的体温覆盖了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语:“这是第几次了,接到顾漠的电话,你就抛下我,嗯?”

    靳宸舟的语气里蕴含着浓浓的不悦。

    这种事情一次两次的,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

    不过靳宸舟发现自己好像也有些没办法,顾芮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些小女生,心甘情愿的臣服,她浑身长满了高傲的刺,稍有不慎就会被她炸伤。

    靳宸舟偏偏被这样的顾芮吸引,以至于目前为止,就算还不能找到完全掌握她的办法,也依旧不想放弃,甚至于更觉有趣。

    “我又没算过,我怎么知道。”顾芮转过身,在他唇边亲了一口,“而且我也说过很多次啦,千万不要吃我堂哥的醋,不然……你就是醋倒了,我也不会改的。”

    这就相当于承认,靳宸舟完全抵不过顾漠在她心里的地位了。

    靳宸舟沉下了脸:“如果他不是你的堂哥,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企图。”

    “想象力真够丰富的,不过没什么用。”顾芮躺回床上,自顾自的说,“而且没有人能够代替他,没有。”

    因为只有顾漠会将她从地狱中拯救出来,所以他永远都是最特殊的。

    靳宸舟颇为吃味的说:“幸好宿禾意有些傻,不然她会允许你这样想着她喜欢的人?”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小禾意不傻,我也会让她知道我对我堂哥是什么样的感情。”

    充满了感激,不带一丝杂质的感激。

    也就是靳宸舟老喜欢瞎吃醋而已,她想小禾意才不会像靳宸舟这样小气。

    靳宸舟一声不吭的躺下,薄唇抿在一起。

    顾芮又想起什么:“你在这儿也呆了不少时间了,你还不回家去?”

    靳宸舟翻过身,两手撑在她旁边,俯视着顾芮:“你跟我一起回去?”

    “疯了吧你,我跟你一起回去做什么。”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我收留你又不是为了跟你回家的……不过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为什么到现在还留在这里?”

    靳宸舟短暂沉吟后,开口说:“你如果经常看新闻的话,应该会知道我父亲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在往上,有人不愿意让他往上……我就是那些人的目标。”

    顾芮拖长了声音:“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些人,就是因为父亲才冲着你来的。”

    “没错。”

    “怪不得他们那么有恃无恐呢。”顾芮也知道了为什么之前顾漠没有立即查到那些人的背景。

    说完以后,顾芮眼神里的光芒暗了一点。

    她问:“你在我这里,是不是意味着,你家的那些仇人都认为我和你是一起的。”

    “你救了我,他们当然会那样认为,就算不是,你救了我之后,也成为他们的敌人了。”靳宸舟有些着迷的看着顾芮,她即便是这样微微出神的模样,也十分迷人。

    靳宸舟压低了声音:“不过你放心……”

    “等等。”顾芮打断了他的话,“连带着,他们也就认为顾家站队了,是不是?!:

    靳宸舟哂了哂,没有否认。

    顾芮早就知道自己惹上了麻烦,但因为顾漠表现出来的很淡定,她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能威胁到顾家的,更是没有害怕过。

    只是被迫牵扯进靳宸舟家里那样的斗争中去,顾芮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后果。

    如果那些人同顾漠的敌人联合起来呢?那她就因为自己美色上头,给顾漠招惹了大麻烦。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如果影响到了顾漠,她会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靳宸舟观察着顾芮的脸色变化,表情也越来越难看。

    他咬牙道:”你的担心我影响到顾漠,嗯?“

    ”难道不是吗?“顾芮下意识的反问。

    ”……是,是。“靳宸舟压抑着怒火,”都怪我的出现,影响到了你们。“

    顾芮忽然觉得有些头疼,她知道靳宸舟现在很生气,可靳宸舟没有办法理解她的感受,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去解释。

    她的默认,也彻底惹怒了靳宸舟。

    ”你真够心狠的。“

    说完这句,靳宸舟就下了床,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顾芮有些苦恼的纠结了一下要不要追出去,可就算这时候找到靳宸舟,她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因为她确实在后悔自己的行为,尽管现在没有任何的坏事情发生。

    她有些按捺不住,又联系了顾漠,直接问:”堂哥,您知道了靳宸舟家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么?“

    ”嗯,知道。“顾漠淡定的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那你还随便让我跟他接触?回头他家的那些敌人找你的麻烦怎么办?要是再和太叔公他们联合起来,你的对手就更加强大了。“

    顾芮很着急,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然而顾漠依然十分平静,他情绪上没有丝毫波动的说:”没什么,不用担心,靳宸舟家里的事情,不会影响到龙城来。“

    ”可是……“

    ”顾芮,实际上我认为,你可以重新谈一次恋爱了。“顾漠换了种语气,像是长辈的关怀,”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就不应该再影响到你的将来。如果你对靳宸舟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继续发展。“

    顾芮这才知道,为什么顾漠没有阻止她和靳宸舟了,他希望她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至少重新谈恋爱,就是种新的开始。

    即便这样需要付出的代价是面对更为强大的敌人,顾漠也可以站在山峰顶上,挡住所有的风雨。

    他的确将她视为亲人,也做到了一个哥哥能做的所有事情。

    ”堂哥,谢谢你。“只是她根本没有办法重新走出来,只能辜负他的希望了。

    ”不用。“顾漠说,”靳宸舟不是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少爷,他也不会让他家的事情波及到我们。“

    在叶予臣来了龙城以后,顾漠就已经从叶予臣那里将靳宸舟的所有资料打听到了。

    虽说不是百分百的满意,但还算勉强合格。

    ”嗯,知道了。“

    可惜现在靳宸舟都已经被她刚才的话都气走了,她现在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

    顾芮对靳宸舟的想法很复杂,她有些舍不得这人带来的生命力和美好,如果靳宸舟也只当这是游戏的话,一切都可以继续下去。

    纠结了会儿,她还是决定先去把这人找到,好好聊一聊再说,确定他的想法,再判断该怎么做。

    拿起手机出门,顾芮打开门就发现楼道里站着的男人。

    他靠在墙边抽烟,头顶的烟雾探测器正在一闪一闪,大概很快就会开始报警了。

    ”你如果再不把烟灭掉的话,等会儿会被物业抓走的。“

    靳宸舟转过头来,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关你什么事情,反正我也是个麻烦,被抓走了不是更好。“

    ”喂,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我小气?顾芮你试试看你被别人当成麻烦嫌弃呢?”靳宸舟生气的时候,也很英俊好看,气鼓鼓的模样还有些别人看不见的好玩。

    “那我错了行不行?”顾芮一下子都忘了自己本来说什么,只顾着先把这人哄好再说。

    靳宸舟把烟捻灭,声音有些低哑:“不行,你得有具体的认错办法。”

    顾芮:“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有预谋的?”

    “那你还是回去吧。”靳宸舟满脸哀怨。

    “……行,你想我怎么做?”

    靳宸舟嘴角翘得老高:“不用怎么做,你按照我说的就行。”

    后来一整晚,顾芮都在后悔,觉得之前靳宸舟所以的生气和委屈都是假的,假的!根本就是故意找个借口来折磨她!

    以至于,顾芮最后也没能在靳宸舟那里确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到底要怎么样进行下去……

    宿禾意回房间以后就准备睡觉的,但是她接了个陌生的电话。

    “喂?是谁呀?”

    “禾意,你还记得我吗?”

    一道磁性的,又春风拂面般温柔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宿禾意咬着手指想了好久,才隐约有了些印象:“你好像是……是……”

    “我姓祁,想起来没有?”男人很有耐心,也不生气,就安静等待着宿禾意去回忆。

    “好像想起来了,祁,祁叙,是吗?是不是这个名字?”宿禾意不敢确定,因为这个人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对,你还记得。”祁叙低低笑了声,“谢谢你还记得我。”

    “为什么要谢我呀,不用谢的……”说的宿禾意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一次见面,我说了我会再来见你。”

    宿禾意还有些印象:“嗯嗯,好像是的诶。”

    她记得她有一次好像是生病了,生了很严重的病,后来她被送人送进了医院,更多的事情她不太记得,但她知道是祁叙送她进医院的,而且还照顾了她几天,大伯一家才姗姗来迟。

    只是祁叙很快就离开了,他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宿禾意那会儿身体也还没有康复,很快就对祁叙没有了多少印象,忘记了许多关于祁叙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打来这通电话提醒宿禾意,那她一定不会再想起她来。

    只不过这下想起来了,祁叙的存在就变得清晰了许多。

    “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知道吗?”

    “哦……好的。”宿禾意也不知道拒绝,而且在她印象里面,这个祁叙并不是个坏人,就算来找她,顾先生应该也不会生气的吧?

    只不过她还不知道,祁叙的出现,不仅会让顾漠生气,还会造成更多严重的后果……

    宿禾意也没有想起来要将这通电话的事情告诉顾漠,毕竟祁叙帮助她那会儿,她的脑子并不是很清楚,记忆都断断续续的,所以祁叙的存在感并不算太强。

    宿禾意也很容易就被其他事情转移走了注意力,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接过的那通电话了。

    顾漠在她吃饭的时候,沉声提醒她:“如果今天还有人在你附近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宿禾意忙点头:“知道啦知道啦。”

    顾炎宝宝也跟着叮嘱:“妈咪你千万不要相信那些坏人说的话!”

    为了让小朋友不再担心宿禾意离开自己,顾漠有和他解释一下原因。

    不过今天还真的和顾漠猜想的那样,又有宿禾意不认识的人,在她旁边说些“坏话”了,只不过今天的这些话,是和顾漠有关。

    “他肯定会去相亲的,顾家哪里会找一个傻不拉几的人来当太太,肯定是要有一个和顾漠门当户对的人才行。”

    “是的,所以他今天不就要去跟那家千金见面了吗,听说人家才回国来,就看上了顾漠,说不定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了呢,不过就是要给顾漠的儿子当后妈,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肯定是愿意的,不然就不会同意和顾漠相亲了,既然答应了相亲,那就早就做好了准备。”

    宿禾意好不容易从这一番话里面,找到了有用的信息并且组织起来,然后理解了他们的意思:顾漠要去和别人相亲了,顾漠以后会有新的老婆,顾炎宝宝会有新的妈妈。

    不可以!宿禾意表情有一丝丝的慌乱,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机联系顾漠。

    顾漠今天确实相亲了,只不过是被迫相亲。

    太叔公最近时常借着股东的名义出现在集团总部,今天出现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个年轻的女孩子。

    她看着就二十来岁的样子,身上还有一股学生气息,稚气未脱。

    笑起来的样子……有些宿禾意的感觉。

    纯净又明艳。

    他们一行人有意无意的碰见了顾漠,太叔公说:“哎,侄孙,我一个好友的女儿刚回国,最近打算找工作,让我给她安排一个职位,你先帮我带着她到处看看。”

    女孩儿冲着顾漠娇羞一笑。

    顾漠皱眉,立即拒绝:“太叔公,我今天很忙,如果你想要找人陪同的话,去秘书部问问有没有谁有时间。”

    如果不巧大家都很忙,那就自个儿看去吧。

    “诶,你这孩子,工作哪有做完的道理,反正都是做不完的,你就抽点时间出来嘛。”太叔公笑着摆出长辈架子,“难道太叔公的请求,你都不肯同意帮忙了?”

    女孩儿颇为体贴的说:“顾爷爷,如果顾总很忙的话,就不要麻烦他了,我自己逛逛也可以的。”

    顾漠勾勾唇:“嗯,你可以自己去逛。”

    女孩儿:“……”

    她其实就是客气一下而已。

    太叔公佯怒:“哪有让客人自己逛的道理。”

    “这样,我让我的秘书抽出二十分钟时间,二十分钟以后她就要作为会议助手参与会议。”顾漠已经不想浪费时间了。

    太叔公找个人过来是什么想法,他难道会不知道?

    ------题外话------

    一个神秘人物出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