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漠才不会让他满意。

    “哎呀,顾漠,你这孩子,现在越来越痴迷于工作了!”太叔公干脆自作主张的说,“让你带她逛逛就逛逛,不要再说了。”

    他拄着拐杖溜得飞快,把那女孩儿自己留了下来。

    “顾总……我……要不然您就随便带我逛一下就行。”她笑容的弧度,让顾漠一看就觉得眼熟。

    太叔公这回显然用了心思,以为顾漠就喜欢宿禾意那样的,专门找了个和宿禾意挺像的过来。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并不好使。

    “这位小姐,老板确实很忙,您跟着我来就好。”秘书小姐及时出现,挡在了女孩儿面前。

    “可是……”

    作为这龙城里的豪门千金,她自然是早就听说过顾漠的大名。

    即便现在看见他时发现他坐在轮椅上,可丝毫不会减弱顾漠的英俊,男人的成熟稳重很是迷人。

    尤其对她这样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儿来说,更是充满了吸引力。

    “您请吧,跟我走。”秘书小姐做了个手势。

    顾漠便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女孩儿咬了咬牙,干脆不管秘书小姐,朝着顾漠追了过去:“顾总,我不认识您的秘书,顾爷爷说让我跟着您,其他人我不放心。”

    顾漠冷下脸:“既然不放心我的秘书,那就回家去,不要出门。”

    “……我不管嘛。”她厚起脸皮来,根本不管顾漠对她有多么的冷淡。

    “顾总,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虽然你和我差了好多岁呢,可是我觉得你看着也挺年轻的,我对年纪什么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她不管顾漠,碎碎叨叨说了一大堆。

    顾漠终于忍无可忍:“你再跟着我,就算你是太叔公带来的人,我也能叫保安把你丢出去,你要不要试一试?”

    他黑着脸,语气森冷,让女孩儿吓的呆在了原地。

    秘书小姐又一次及时出现:“小姐,您呢,最好不要去试探我老板的底线,毕竟他可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我怕你惹怒了他,以后见到男人都会有心理阴影……”

    在顾漠这里,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在于是否烦人而已。

    他根本无所谓对待的态度是什么样。

    顶多不过面对女人的时候,他不会自己动手,而是假手他人。

    女孩儿咬着牙:“我不信!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长得不好看吗?从小到大喜欢我的人都那么好,只有他这样对我!”

    “所以你还年轻啊。”秘书小姐摇摇头,“就算你美成了天仙,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更何况他的老板家里真正养了个天仙,就女孩儿这种的,顶多不过是宿禾意的低配版而已。

    要是太叔公亲眼见过宿禾意,就不会自以为选择一个这样和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过来,就能够迷倒顾漠了。

    要有那么容易,顾漠身边也不可能空了这么多年。

    “哼,不喜欢我就算了,我也不要他呢!而且还不能走路,有什么好得意的!”

    秘书小姐眼神变冷:“请您说话礼貌一点,不要在背后戳人痛楚,不然会显得很没有教养。”

    她在顾漠身边,也算是学了几分顾漠的气势,用来吓唬一个小丫头片子,自然还是够用的。

    于是对方看到她的衍射以后,也吓了一跳,不敢再说什么,转身跑了。

    秘书小姐耸了耸肩:“嘁,还以为会有什么挑战性呢,没劲,这么轻易就被KO了。”

    顾漠刚才秘书小姐那里得知,太叔公找来的那位千金小姐已经被送走了,就接到了宿禾意的电话。

    “顾先生!我生气了!”宿禾意开口就气呼呼的,显然很是不开心、

    他什么又招惹了这位小祖宗?

    顾漠不自觉的就放柔了语气:“怎么了?”

    “他们都说你要去相亲,你是不是还打算给小炎找个后妈!”宿禾意这会儿简直称得上是伶牙俐齿,思维逻辑也正常得很。

    什么相亲,什么后妈?又是谁在宿禾意面前乱嚼舌根子了?

    加之今天太叔公的所作所为,顾漠几乎不用再让人去调查就猜到,到底是谁试图在宿禾意那里胡乱说话,引起宿禾意的误会了。

    太叔公确实是贼心不死,他不愿意就此看着顾漠真的稳定下来,尽管宿禾意的状况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没有资格嫁进顾家,但她能不能嫁,取决于顾漠的态度,只要顾漠愿意,并没有任何人能够加以阻止。就算是所有人都在反对,只要顾漠喜欢,那宿禾意就一定能够成为顾家的主母,乃至于以后顾家的大小事都能够处理。

    所以他才会想要破坏宿禾意和顾漠的关系,在宿禾意那里挑拨离间,让宿禾意和顾漠吵吵架,导致顾漠对宿禾意不喜,这大概就是太叔公认为的好办法。只能说,他会这样选择,根本就低估了顾漠和宿禾意之前的感情。

    也许他们都认为,顾漠绝对不可能真的爱上谁,对宿禾意这么好,也是一时兴起,这种感情并不稳固,因此也可以很轻易的就拆散他们。

    只可惜太叔公的如意算盘,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落空。

    思及此,顾漠的脸色变得阴沉,但在和宿禾意说话时候,语气仍然保持着温和。

    “我没有相亲,也不打算再找别人,你应该相信我的,对么?”

    “嗯……”宿禾意从顾漠那里感觉到的是顾漠的淡然,她刚刚心底产生的一丝害怕也随之烟消云散。

    顾漠可以轻易的带给她安全感,即便宿禾意自己并不是太明白。

    “告诉你那些话的人,他们都是故意在骗你。”顾漠淳淳善诱着,让宿禾意去尽量的理解个中利弊,“他们想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所以你一定不能相信那些人。”

    宿禾意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要和顾漠分开,赶忙说:“我不会相信他们的,我只相信你。”

    顾漠因为她的承诺,脸上浮起了笑容:“嗯,所以你就继续相信我吧。”

    知道顾漠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宿禾意放了心,就不再胡思乱想。

    顾漠想起来心理医生那边给出的一些治疗方案,顺便在电话里问宿禾意:“以后不上班的时候,想不想找一些别的事情玩?”

    “玩什么?!”宿禾意听到玩就来劲,比小朋友还兴奋。

    “我让司机给你具体的选项,晚上回家我们再商量,好不好?”

    “嗯嗯,好的呀!”宿禾意这么想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的顾先生了。

    只是属于她的顾先生。

    秘书小姐跟上顾漠以后,已经从顾漠的脸色上察觉到了些端倪:“老板,出什么事了?”

    “没事儿。”太叔公那边暂时还不能大动,秘书小姐只需要负责生意上辅佐他就好,剩下的事情,都有姜宇去负责。

    秘书小姐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也就没有多说,反正顾漠需要她去完成的事情,都会再找到她吩咐。

    开完下午的会议,顾漠便让姜宇不用继续查下去,既然已经知道了是谁在背后捣鬼,顾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不惊动任何人的状况下,让太叔公倒倒霉,最好是忙的焦头烂额分不出任何心思来找他和宿禾意的麻烦。

    晚上回家的时候,宿禾意已经和顾炎宝宝头挨着头在讨论,她该去玩些什么。

    “插花好像也很好玩,是不是就可以自己在家里摆那么多的花了?”

    宿禾意看着图册上的资料,问。

    “是呀。”顾炎宝宝也觉得这个可以很适合自家妈咪。

    “画画好像也有趣诶,我学会了是不是就能画一张顾先生,再画一张小炎?”宿禾意看着什么都觉得很好玩,也什么都想学。

    见到顾漠回来了,宿禾意立马把选择的难题交给了他:“顾先生你来帮我选一选吧,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诶。”

    医生那边说,宿禾意的状况正在好转当中,如果可以学一些需要静心下来的东西,对她的思维恢复会很有帮助。

    所以顾漠让人安排了一些课程,让宿禾意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挑选。

    不过显然宿禾意什么都喜欢,根本就挑不出来。

    “你随便挑一个。”顾漠过去看了眼,给宿禾意出了主意,“闭着眼睛指到哪儿,就选择哪个。”

    宿禾意便按照他的提议,闭着眼睛胡乱指了个选项。

    “插花诶!妈咪你选好啦!”

    宿禾意问:“那我什么时候去玩呀?”

    “都可以,周末抽一天时间就好。”顾漠对宿禾意的要求也不会太高,只要让她自己慢慢学就好了。

    要恢复到健康的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成功的事情。

    “爸爸,小屿的爸爸真的是那位叶叔叔吗,小屿说另外一个叔叔今天要去他家里吃饭。”顾炎宝宝又提起来这一茬,最近严屿家里的事情,让他这个朋友也非常的关心。

    “另外的叔叔……我想他应该进不去你的朋友家里。”顾漠不用亲眼看到也会知道是什么状况,叶予臣那个人,虽然在严熹微面前会收起浑身的利刃,但让别人站在他面前去挑衅,就只有遍体鳞伤的下场。

    “哦,所以叶叔叔真的是小屿的爸爸,可是小屿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叶叔叔。”

    顾漠说:“这个问题,暂时无法解决。”

    但假如严屿确实是叶予臣的儿子,那很多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的。

    关键问题在于,严屿要是严熹微和别人生下的儿子,那事情可就大条得很。

    叶予臣也没有闲着,他在龙城没有多少势力,要去查到严熹微在这边的事情并不算太简单。而更难以处理的事情在于,严熹微来龙城,本来就是有人在后面帮助的。严熹微从小和叶予臣一起长大,叶予臣的朋友都认识她,而且他们都知道严熹微的情况,加上叶予臣从来也都护着,那些公子哥儿们都用很平等的眼光在看待严熹微,其中也不乏和她关系不错的人。

    严熹微能够这么轻易的来到龙城定居,也是因为叶予臣的朋友里有人选择了帮助她。

    这也增加了叶予臣在这里调查严熹微相关事情的难度,还好这里是顾漠的地盘,有顾漠给的人,他才能够更轻易的去查到了严熹微当初生下严屿宝宝的医院。

    再根据那边留下的各种资料,叶予臣几乎已经能够确定,严屿宝宝就是他的孩子。

    那一次严熹微去基地里看他,他那时候每天都在丛林中训练和出任务,身上哪里来的避孕的东西,加上严熹微那次出人意料的热情,叶予臣就要她要的有些狠,所以严熹微会因此怀孕,并不是很意外的事情。

    确定了这一点以后,他便再次前往了严熹微的家里。

    不过今天过来,叶予臣实在不快。

    他看见了严熹微跟别的男人一起走出电梯,有说有笑…。

    叶予臣脸上好似没有出现任何震怒的情绪,他看起来极为的淡然,但若是熟悉他的人,就能够从他眉骨上抬的姿势看出来,他此刻有多么的……生气。

    或者如果说是他的敌人今天还在这里,同样也会知道,叶予臣这个人一旦发怒有多么的可怕,就像是浴血而出的阿修罗,浑身沾满了让人胆寒的戾气,几乎有着吞噬和摧毁一切的破坏力。

    不过这些都在和严熹微眼神对视的瞬间藏在了坚硬的外壳下,叶予臣只是淡淡勾唇,仿佛不经意的打了个招呼:“回来了?”

    严熹微很想说,这是她的家,她不回来要去哪儿?

    可惜男人脸上的表情让她那些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尽量无动于衷的道:“你来做什么?”

    “没什么。”叶予臣站直了身子,他高大的身形能够带来极强的压迫感,自然会让严熹微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也感受到这样的气势。

    那男人或许连一米八都不到,也许是有的,只是有叶予臣的对比,就会让人忽略掉他本来也不算太瘦小。

    叶予臣的袖子随意挽在胳膊上,露出的那一截肌肉线条就已经很能够让人浮想联翩,他有着十分完美的资本,使得不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熹微,这位是?”那男人问。

    严熹微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叶予臣率先开了口:“我来看我儿子,小熹。”

    他表情淡然,但那双黑漆漆的眸子里分明写着几分不可抗拒的势在必得。

    严熹微心里重重一跳,立刻明白了这个人今天出现在此的原因。

    她是早就料到叶予臣会很快查出严屿的身份,因为她其实也没有太过刻意的去隐瞒,只是确实太快了一些。

    叶予臣出现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实际上非常僵硬,也从来没有开诚布公的谈过什么,他们看似都不在意。

    但有些事情的结果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比如说严屿的亲生父亲,确实就是叶予臣。

    “你居然就是小屿的父亲?”那男人惊愕的质疑出声。

    叶予臣眼角扫过去一个带着蔑视的眼神:“这里轮到你说话了吗?”

    “我……”

    “好了,张哥,今天真的麻烦你了,但是我现在可能需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今天没办法再请你吃饭,下次吧,可以吗?”

    男人确定了一下严熹微的神情以后,看她应该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便无奈道:“好,我明白了,这是你的事情,我确实不太能参与。”

    叶予臣深沉的目光目送着那男人离去,眼神里的情绪没有几个人能够看懂。他唇边泛起一抹嗜血的笑:“好在这个人很聪明,他如果再留下的话……”

    “你想做什么?叶予臣,你不要幼稚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