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36-37 半夜 爬床
    周六顾漠加班,周日宿禾意又要去上花艺课,顾漠没有告诉她,跟在她之后,去了她上课的地方。

    花艺课在一间会所里教学,教室是玻璃窗,所以在外边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宿禾意在认真听讲的时候,顾漠就坐在外面,眼神直直穿透了玻璃,停留在她的身上。

    顾漠为了不让宿禾意发现自己,特意选了个隐蔽的地方,他看着宿禾意脸上出现的困惑,明白以后的笑容,所有生动的情绪都被他准确无误的捕捉。

    旁边的保镖看着自家老板脸上淡淡的……痴汉一般的笑容,实在有些汗颜。

    每天在家里看不够,禾意小姐来上个课,老板都要来偷窥一下,还怕禾意小姐发现了他。

    他们怎么觉得老板这样的行为很像是,送自家孩子上幼儿园以后,又特别担心孩子的家长呢?

    保镖们为自己的联想而抹了把冷汗,这种想法可千万不能被老板知道,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死的很惨……

    但在他们眼里,顾漠已然被标上了新的标签。

    花艺老师溜达到了宿禾意的身边,侧着身子,低头看她剪掉多余的花枝。

    “你学的很快,很聪明。”老师又忍不住夸奖。

    宿禾意开心的冲他笑:“那我以后能每天都有不同的花吗?”

    “色彩有千万种搭配,花也有,只要你自己肯下功夫去钻研,那就可以做到。”

    宿禾意高兴的点点头:“嗯嗯,老师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玻璃窗外边的顾漠看到这一幕,表情渐渐阴沉了下来。

    保镖们心道不好,完了完了,老板又要生气了。

    就是看见宿禾意对别的男人笑一下,自家老板都要发怒,更不要说这都笑了多少下了啊?!惨啦!

    里面的花艺老师还不知道危险的临近,仍然非常受宠若惊的和宿禾意说着话,毕竟能够看到宿禾意这样的笑容,他也是很享受的。

    这节课上完,花艺老师还完全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调职了。顾漠的醋意来的完全没有征兆,仅仅是看着花艺老师多和宿禾意说了几句话,他就感到了不满。

    要不是为了宿禾意着想,让宿禾意可以更好的恢复,顾漠也不会选择让宿禾意时常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总之此刻在外面看着的顾漠,恨不得立即让那个男老师滚得远一点,不要接近宿禾意。

    而且他的直觉也确实很准,虽说花艺老师并不敢真的对宿禾意做什么,但光是看见宿禾意这张脸,也确实很让人浮想联翩,只不过牢记着宿禾意不能碰的这一点,所以顶多不过就是在心里面想一想。

    这节花艺课上完,宿禾意抱着今天的作品出门,就惊喜的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顾漠。

    “顾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宿禾意加快步伐跑过去,顺便将怀里的花递给他,“呐,我今天做的,你喜欢吗?”

    顾漠点点头:“喜欢。”

    正巧花艺老师也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他看见宿禾意跟人说话,以为是宿禾意的家人,还想要上前去打个招呼。

    结果他才往前走了两步,刚刚看清楚顾漠长什么模样,就被来自顾漠的森冷目光吓的僵在了原地。

    尽管他认为自己还什么都没做,也仍然感受到了来自顾漠的压迫感,这种强大的气势让本来就有贼心没贼胆的他直接不敢说话了,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多余动作。

    直到顾漠带着宿禾意离开这里,他才后怕的拍了拍胸脯,感叹刚才的状况实在是凶险得很。

    “你们的那个老师,怎么样?”坐在车里,顾漠一脸淡定的问。

    宿禾意歪了歪头:“诶?什么?”

    “比如说,他教的好不好?”实际上这根本就不是顾漠要问的问题,不过这个时候,他确实只会这样说。

    因为在宿禾意面前表现的太明显,宿禾意也不一定就能够理解。

    “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我看她们都很喜欢他。”只不过宿禾意并不像那些人一样,她眼里真的就只有学习而已。

    这种专注的感觉对她来说有些陌生,可习惯以后又觉得很喜欢,便真的在认真学习。

    至于其他的,别说她还不懂,就算是明白了,也不见得就会有什么反应。

    基本上除了和顾漠有关的事情,别的对她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影响力。

    “你呢?你喜不喜欢这个老师?”顾漠握着宿禾意的手,放在掌心里,他的手指包紧,便能够将宿禾意的手彻底握住。

    就像是掌握着她这个人一样。

    宿禾意抿抿唇,然后摇了摇头,又有些担心的问顾漠:“顾先生你别生气啊!我不是讨厌老师的,我只是……”

    顾漠脸上已经迅速的展露了笑意:“我不会生气,不喜欢他也没关系。”

    “你不生气哦?”宿禾意还以为,顾漠会觉得她不尊重老师呢!

    显然,她的思维模式和顾漠确实非常的不一样……

    顾漠嘴角翘得老高:“怎么会生气,既然你不喜欢他,那就证明他教的还不够好。”

    这样,他就更有理由让那个老师换一家机构了,下回还是找个女老师来授课比较好……

    宿禾意对顾漠的这些想法完全不知道,她还沉浸在学习的乐趣里面,尤其是回家之后顾漠才告诉她,用她的身份信息给她开了个金融账户,以后她就可以自己试着去做一些投资。

    顾漠怕宿禾意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又重新告诉了她各种股票或者原油期货的操作方法,确定宿禾意都学明白了以后,就放心的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投资。

    买入卖出,选择什么样的股票,这些事情都全部由宿禾意自己一个人完成。

    相应的,宿禾意为了真正的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就需要主动的去寻找许多信息,也要学着去分析一些金融状况。

    之前宿禾意能够很有敏锐性的找到最好的时机进行交易,也是因为本来那份K线图就是顾漠选择过的,如果他完全放手,宿禾意就还要去学更多的东西。

    顾漠在和安漾以及心理医生商量之后都认为,宿禾意之前会恢复的缓慢,除了心理上的某些因素,还有她思维的限制性。

    在宿大伯那家人的所谓照顾下,宿禾意根本无法接触到能够对她恢复健康有利的知识,而恰恰好宿禾意过去最为熟悉的东西才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

    宿禾意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些花花绿绿的线条,也觉得很有意思,这些东西顾漠之前就已经拿给他看过,所以她是认得的,顾漠再稍微讲解了一下,宿禾意也就明白了具体要怎么样去操作。

    “我在手机上给你下了软件,你可以直接在上面交易,按照你认为会赚钱的方式去做就好,不用怕亏钱。”顾漠并没有骗宿禾意这只是个游戏,他就是要让她知道,这确实是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会涉及到许多的金钱。

    饶是宿禾意还更傻的那段时间,对于金钱也是有概念的,更别说现在,她也更加能够理解,顾漠让她花掉的那些钱有多少。

    “顾先生,我有点害怕诶。”宿禾意看着余额上的数字,很是忐忑。

    她数着数着都快昏头了,这么多,要是都用完了该怎么办啊!

    她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顾漠,显然真的在担心这个问题。

    顾漠好笑的说:“反正用的是我的钱,你担心什么?”

    “我怕我们没有钱了,那就不能住在这里了,还不能吃好多好多的东西……。”宿禾意幽幽叹息。

    顾漠存心逗她:“那要是我们真的没钱了呢,你知道你每天吃的饭要花多少钱吗?如果我没有钱了,那你怎么办?”

    宿禾意脑海里陡然亮起一个小灯泡:“没关系呀!我有工资的!”

    她开始把自己这些年存的钱一点点告诉顾漠:“我是要拿给大伯的呀,可是顾先生你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以前住的房子是我的,所以我就可以不用再给他们钱啦!这些钱我都还存着没有用呢,我去银行存钱还是刘姨教我的……”

    再说下去,宿禾意就真的要把自己藏存折的地方告诉顾漠了。

    虽说就算没有说,顾漠其实也知道她那些小本本藏在哪里。

    “那你要养我吗,嗯?我们每天的生活就由你来负责?”顾漠离的宿禾意很近,眼里的笑意毫无掩饰。

    “那我还要挣好多钱才能养得起顾先生……诶!顾先生你明明有钱的,你故意问我!”宿禾意冷不丁的就发现了顾漠眼里的戏谑,而且看明白了。

    顾漠点头:“对啊,我就是故意在问你。”

    “哼。”宿禾意觉得自己被耍了,面子过不去,打算暂时不和顾漠说话。

    倒是顾漠不停在旁边道:“你刚才答应过我的,你可不能忘记,如果我没钱了,你就得更加努力的挣钱才行……”

    不过顾漠也不可能沦落到那样的地步,如果真有那一天,除非整个顾家都已经瓦解了。

    宿禾意没有开口,但悄悄点了下脑袋,答应了顾漠。

    现在顾漠教她学会了怎么炒股和炒期货原油,也提供了资金,就打算不管她了,放任宿禾意自己去玩,就算那笔钱全部亏掉了也没有关系。

    反正现在没有给段颖提供资金,他也省了不少的闲钱出来,足够拿给宿禾意玩了。所以像顾漠这样的人,钱在他的眼里,是随时可以亏掉,也随时可以挣回来的东西,拥有过一次,就还能拥有更多次。

    顾炎小朋友今天回家的很迟,他去了严屿家里,要去看看严屿的爸爸。

    虽然他早就见过了叶予臣,但之前见到的时候,还不知道叶予臣就是严屿宝宝的父亲。

    从叶予臣轻而易举的就认回了自己的儿子开始,严熹微就没有办法在严屿宝宝的事情上阻止他,有些事情她无法改变,过了这么多年,她也必须要让严屿宝宝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但她对叶予臣的态度仍旧没有变化,不咸不淡的,任由叶予臣说什么,她都没有太大反应,让叶予臣也有些挫败。

    今天顾萌宝去吃完饭回来,就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去问顾漠:“爸爸,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叶叔叔一直没有来找小屿吗?”

    顾漠把目光从电脑上收回来,手臂一捞就将顾萌宝抱到了自己怀里。

    “你猜是为什么?”

    “是因为叶叔叔和熹微阿姨离婚了吗?他们分开了?所以叶叔叔才不来找小屿?”

    “不是,他们并没有离婚,我和你说过的,你的叶叔叔身份特殊,即便严熹微想要和他离婚,也离不了。”

    “那是叶叔叔犯了什么错误么?”顾萌宝绞尽脑汁的去想其中原因,“所以他不敢来找小屿和熹微阿姨?”

    “也许犯错误的不是叶予臣。”

    “那是熹微阿姨吗?是叶叔叔生熹微阿姨的气了?”

    顾漠摸摸顾萌宝的小脑袋:“这个问题,我们暂时不谈,反正现在他来找他们了,以后你的好朋友也不用担心没有爸爸的问题。”

    顾萌宝吐吐可爱的舌头:“其实我是帮小屿问的。”

    严屿宝宝不好意思问自己爸爸,也不敢问,所以就由他来帮忙。

    “你以为我没有猜到?”顾漠失笑,“但大人的世界里,有许多复杂的因素是没有办法用一两句话就说清楚的。”

    顾萌宝也是明白一些的,但小孩子不会那么明白的想清楚其中的一切缘由。

    他不由的抱紧了顾漠,小声说:“爸爸,你以后不要和妈咪分开。”

    “不会。”顾漠笃定的回答。

    宿禾意是他的,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他自然不可能让宿禾意离开自己。

    顾炎宝宝在顾漠这里撒了会儿娇,又跑去黏着宿禾意了。

    宿禾意这会儿还在房间里鼓捣股票呢,那些东西虽然她也觉得自己不懂,但就是奇怪的能看明白,所以正在研究哪一只股更适合买入。

    “妈咪!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吗?”小朋友站在窗边,黑圆的大眼睛里倒映出了宿禾意异常精致的一张脸。

    “想了想了,你快点过来,帮我看一看,这个应该选哪个比较好呢?”宿禾意还处在熟悉阶段,所以还不能太准确的去确定自己想要什么。

    顾炎宝宝还不怎么能看懂,熟悉倒是有一点熟悉的,可要是这个年纪就完全能够进行股票交易,那就不只是天才那么简单了,大概只有能够青史留名的那些人才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不知道诶,妈咪你想选哪一个?”顾炎宝宝凑在她怀里仔细的看,“要不然就选这个吧。”

    他指了一个,宿禾意看了眼,点点头:“这只股最近两个月涨势都不错,那就选它吧。”

    反正宿禾意也不会真的去心疼钱,除非顾漠告诉她,他们已经要饿死了。

    但那一天是不会出现的。

    顾炎宝宝好崇拜的看着宿禾意:“妈咪你真厉害呀!”

    宿禾意被夸得羞涩了:“我其实都是乱选的呀,我也不知道……”

    只是总有些东西因为太过熟悉了,才会脱口而出,几乎成了本能一般。

    把顾炎宝宝哄睡着以后,宿禾意就去乖乖吃药,吃完药,她又忍不住脚步调转,去了顾漠的房间。

    推开门,男人正倚在床头继续办公。

    “顾先生?”

    “嗯?”

    “我……我想和你说话。”

    “进来。”顾漠没办法拒绝她的要求,尽管他也知道自己答应以后,今晚势必又要遭受折磨。

    宿禾意穿着条白色的睡裙进了房间,两下三下就爬上了顾漠的床。

    ------题外话------

    日常心疼顾先生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