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身体的曲线很美好,只是透过衣衫就能够窥探一二,更别说顾漠其实也看到过更诱人的风景,所以这时候想不心猿意马都不太可能。

    只是他坚定了不能现在就碰宿禾意的想法,那就一定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

    顾漠把宿禾意搂进怀里,电脑就放在了一边。

    “怎么突然想跟我说话了?”顾漠摸摸她的脸,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顾先生,你说我到底忘了什么事情啊?”宿禾意把今天自己看股票时候,脑海里所有的想法整理出来,就比之前还要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缺少了什么。

    顾漠声音放沉:“你觉得呢,你能不能想出来?”

    “不能。”宿禾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好用力的去想,可还是没有办法。”

    宿禾意在有了这样的认知以后,确实就会为自己的状况而不安。

    她到底缺了什么呢,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什么时候能够不再是那些人眼里的傻子?

    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在困扰着宿禾意,让她有些难以承受,所以来找顾漠了。

    在顾漠身边,她总是可以很安心,好像所有麻烦都会消失不见,她也不会有那么多烦恼的东西。

    正在顾漠的胸口,宿禾意能够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规律节奏的跳动就好像催眠曲,让她逐渐有了睡意。

    “意意,你忘掉了什么,只有靠你自己才能够想起来。如果你可以有足够的信念,也许那些被你忘记的事儿,就记起来了。”

    顾漠现在能做的,只是让宿禾意的智力和思维尽力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可如果要让宿禾意完全恢复成以前那样,光是外界的努力大概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只有靠她自己才能做到。

    “真的吗顾先生?”宿禾意的声音已经弱了下来,也是药效发挥了作用,让她很快就会睡着。

    “是……你忘记了什么都没有关系,不管那些记忆是否可怕,只要有我在,它们都不会再伤害到你,所以你可以勇敢的想起来……”

    毕竟宿禾意的心理原因,确实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帮到自己,就算有心理医生去疏导,顶多不过就是加快这种进度而已。

    再好的医生也不可能什么病都能够治好。

    宿禾意没有再回答,因为她已经睡着了。

    顾漠低头看着她安稳的神色,轻柔的在她额头吻了吻:“傻瓜,如果我能更自私一点,就该让你永远都是现在这样。”

    顾漠过去也认为自己会是那样永远无情冷漠的人,可在遇到宿禾意以后,她有着那样玲珑剔透的心,纯粹的让人心疼,看着她,顾漠也没有办法再做到完全的自私。他要留下她,但也不舍得让她永远都是这样,毕竟这样的宿禾意实际上并不是完整的她。

    ……

    周末过去,周一的头等大事很快就来了。

    今天上午的董事会议,将决定出,顾芮是否能够出任公司的副总裁一职。

    会议将在十点钟举行,八点半的时候,顾芮受到了一个消息。

    她听完以后,脸色极为难看,差点抑制不住想要砸掉电话的冲动。

    深吸了两口气冷静下来,顾芮立刻联系上顾漠,告诉他:“堂哥,我这边有些麻烦。”

    太叔公为了阻止顾芮成功升职,想了许多办法来制造麻烦。最终他选择了最有用的一个,也是最能够令人措手不及的。

    “他怎么会有那些照片?”听完顾芮说的,顾漠的神色也逐渐冷冽起来。

    “他和顾琤联手了,不然他根本都不会清楚那些细节。只是现在有那些照片,随便他们怎么说都可以……”顾芮几乎要把自己的牙齿都咬碎了,“顾琤!很好,当初我没有对他动手,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对我……”

    这绝对是顾芮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在顾漠还没有赢得胜利之前,甚至他还在京城念书的时候,顾芮在顾家里关系最好的人,就是顾琤。

    顾琤这个人,一直都很会伪装自己,他不仅是在顾长征的面前装乖,成功让顾琤答应将他纳入了顾家族谱,还在顾家人面前同样的演戏,被他欺骗的人里面,就有顾芮。

    顾芮那时候对顾琤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她那时候远没有如今这样的狠辣,甚至还有些天真。

    她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也不可能有机会继承多少财产,所以她从来都不去在乎那些东西,她以为顾琤和她也是一样的。

    顾琤那时候总是在她面前装可怜,让顾芮心疼他,也以为顾琤是个完全没有野心,纯粹是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个身份的可怜人。

    毕竟私生子的身份,确实是上不得台面的。

    顾芮也是私生子,她的父亲同样风流,而且还没有顾长征那样能够协调的本事,外面的家里的曾经一度闹到不可开交。

    所以顾芮能够回到顾家以后,所遭受的待遇,其实并不好,但因为她不像顾琤那样长大了才被认回来,所以还算是过了好几年不错的日子。

    因此她对顾琤的同情是非常真实的,她也以为自己可以和顾琤成为不错的朋友,他们有相似的身世,还有相同的许多兴趣。

    那时候她帮了顾琤很多忙,甚至一开始,她还是站在顾漠对立面的人。

    顾琤骗了她,顾琤说,顾漠想杀了他,如果他不反抗的话,他就没有机会能够活下去了,所以他必须得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反击。

    顾芮相信了他的鬼话,当真帮着顾琤做了些事情,包括去顾漠那里套话,在老爷子那里说顾漠的坏话。

    好在她在顾家没什么地位,能做的事情也确实很有限,所以顾琤并没有让她帮忙做太重要的事儿,不过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情而已。大概顾琤也逐渐嫌弃了顾芮的能力,就同她疏远了。

    当然,顾琤这个人,就算是不想和顾芮联系,也会用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比如说,他告诉顾芮,因为他害怕失败会连累到她,所以希望他们暂时减少往来,这样的话,假使他出事了,也没有关系,顾芮不会被牵连。

    那会儿顾芮被顾琤感动的稀里哗啦,简直想要不管不顾的去帮他了。

    但在顾琤眼里,她没什么用,于是顾琤并没有答应,而是又说了一番令她更加感动的话:“芮芮,你是我在顾家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我很喜欢你,我也真的把你当成我的亲人,不管这一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把你当做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以后如果我赢了,那我一定会让你也拥有比现在更好的一切,如果我输了,你记得一定要和我撇清干系知道吗?那样的话,顾漠就不敢再伤害你……”

    为此,顾芮还和顾漠吵过一架。

    那时候顾漠还没有坐上轮椅,他有事回了一趟顾家大宅,正好和顾芮正面相遇。

    顾芮站在楼梯上堵住了他的去路,出声警告:“你如果真的敢伤害阿琤,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顾漠眼神冰冷的看着她:“你有什么本事让我付出代价?”

    “你——总之你别管,我既然说到了,那我就一定能做到。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想要这个家主的位置,像阿琤那样的,根本就不是你的敌人,他那么善良无害,他甚至让我远离他,就是因为怕牵连到他!这样好的人,却是要被你们卷入无休止的战争中去,也许他会因为你们而遍体鳞伤,你们却为了各自的欲望不曾去管他的死活,他也是你的弟弟啊!”

    “对,这句话你应该去对他说,我也是他的哥哥。”顾漠漆黑的眼神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眉骨下的阴影极为深邃。

    顾芮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那句话说的也不错,你这么愚蠢,如果参与进来,确实会被牵连,到最后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下场都不理解。”顾漠薄唇轻启,毫不客气的讥讽。

    顾芮被他气得呼吸急促,明艳的脸上满是怒意:“你怎么能这样,我们都是亲人,可是你却这么的冷漠无情,怪不得叫做这个名字!”

    那个时候的顾芮二十出头,年轻气盛,也看不见许多事实的真相,做了很多自以为是的错事,包括和顾漠的种种争吵。

    但真的到了后来,她才明白,到底谁才是能够拯救她的人。

    顾芮想到自己曾经被顾琤欺骗,就恨得牙痒痒,而这一回,顾琤再次伤害了她。

    “先别怕,如果是当初的那几张照片,虽然会有些问题,但只要可以有解释的理由,顶多不过是你的私下感情而已,他们不能就此说些什么。”

    “可我就怕他们会用我根本没有固定伴侣这个事情来发作……”

    顾漠的声音依旧很冷静:“固定伴侣,你身边不是有一个?”

    顾芮听了,吓的赶紧转头,透过阳台的玻璃看向还躺在床上的靳宸舟。男人身上盖着一层薄被,没有遮完,上半身的背部肌理都裸在外面,肌肉很是漂亮。

    像是感觉到什么,靳宸舟翻了个身,睁眼看向了顾芮。

    两人的视线接触,靳宸舟冲她勾了个浅笑。

    “不行。”顾芮觉得这样不太好,虽然只是让靳宸舟帮个忙而已,可她下意识的抗拒让靳宸舟知道那些事情,仅仅是一点,她都并不想让靳宸舟知道。因为那是她人生中最黑暗,最难以启齿不愿回顾的一段日子。

    “顾芮,我不管你现在想的是什么,你都不应该去逃避。”顾漠沉下语气,“如果你认为你和靳宸舟不会有未来,他知道以后,不会伤害到你。如果你认为你们会有未来,你就必须要让他知道。”

    顾漠轻叹了口气:“不过你不用全部告诉他,只需要让他知道一小部分而已。”

    无关紧要的一小部分。

    顾漠不会让顾芮亲自去撕开自己的伤疤。

    而且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幸好在提前一点的时候,他们知道了太叔公那边要做什么,不然等董事会开始,才真的是无力回天。

    对于顾漠自己而言,这个副总裁的位置,即使不是顾芮,他也能够安排别的心腹上来。

    但对于顾芮而言,这个位置很重要,她必须要得到,因为她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不然她一辈子都只能被某些不堪回首的阴影笼罩着。

    “我明白了,堂哥。”顾芮挂了电话,走进屋内。

    “你不是十点才开会,现在就要出发?”靳宸舟的声线里还有一丝刚醒的沙哑。

    这里离顾氏集团开车也就十分钟的车程而已,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点确实还算早。

    “我……我想拜托你帮我一个忙。”顾芮坐在床边,低头看着他。

    “好啊,你说。”靳宸舟扬起唇,露出个英俊的笑容,“就是帮个忙而已,你说的这么严肃做什么?”

    “我想请你……冒充一下,我的男朋友。”顾芮的声音渐弱。

    靳宸舟眼神立刻亮了起来:“只是冒充而已?这就是件小事情。”

    冒充什么的,以后不就能成为正式的了?靳宸舟暂时还没有对自己的心情有个比较好的梳理。

    “具体要做的事情,是在董事会上,澄清我们的关系,告诉所有董事,我们的关系。”

    靳宸舟点头:“没问题。”

    他撑起身子,环住顾芮的肩膀,幽声道:“实际上我觉得也可以告诉更多的人,我们的关系。”

    比如说在公司里公布一下什么的,也很是不错。

    如果这时候靳宸舟照照镜子,就会发现里面的自己,眼神有多亮。

    这是他眼神里从未出现过的神采。

    顾芮侧着脸,表情不明:“你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为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顾芮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勇气,现在就告诉他。

    “不过我猜,是你的对手给你制造了麻烦,但为什么需要用我来解决这个问题?”靳宸舟很聪明,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中间的一些不对劲。

    但顾芮没有选择现在告诉他,所以他即便疑惑,也无从得知。

    十点整,所有董事会的成员到齐,包括太叔公在内,都坐在了会议室里。

    顾芮坐在顾漠的身边,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红唇浓妆,妖艳又魅惑。

    “今天开会的目的是什么,各位董事都已经清楚了,我们也不用浪费时间,直接进行表决吧。”顾漠开门见山,一句废话都没有,冷峻的视线扫过众人,又很快收回。

    “慢着。”太叔公站了起来,语重心长道,“顾漠啊,你现在已经是集团的董事长了,按理说,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应该更加慎重才对。上周,你告知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劝过你,顾芮年纪还轻,资历也尚浅,就突然坐在了副总裁的位置,怎么能服众啊?我想各位董事应该也知道。”

    顾漠冷淡的回答:“太叔公,我也只比她大几岁而已,资历的深浅并不是顾氏用人的标准,我们的选择在于这个人能否胜任,而顾芮作为分公司的负责人,这几年有什么样的成绩,我们也不用在嘴上说,每年的财报都写的很明白,效益也是清清楚楚摆在那里的,显然,她绝对能够胜任。”

    太叔公笑着说:“是,你说的也对,但是呢,我们这种老家伙啊,做事怎么说都要比后生仔细致一点,想的多一点。虽说很容易讨人烦,但总归是为了集团好,也希望大家都不要介意。”

    顾漠嘴角弯了弯:“太叔公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了。”

    太叔公便站了出来:“各位董事,出于对顾芮的不放心,我呢,就去问了很多和她接触过的人,想知道自己这个侄孙,有没有能力和本事坐上集团副总裁的位置……谁知道这一调查可是不得了,让我发现了一个很是震惊的事情。”

    顾芮插了嘴:“太叔公,您真的不用这样铺垫,您就直说,抓到了我什么把柄,觉得能够让我没办法升职?”

    太叔公脸色僵了僵,但很快恢复自然:“哼,你这孩子,实在有些不像话,就这么对长辈说话的?”

    “太叔公,现在呢,咱们公事公谈,所有的亲属关系都放在一边。”

    太叔公被噎了一下,眼神阴狠的点头:“好,这是你自己说的,那等会儿可就不要怪太叔公我大义灭亲不客气了!”

    他招呼进来自己的助手,让他把一摞照片发了下去。

    “呵,我真是没有想到,我顾家养出来的人,竟然会这么的不知廉耻!”太叔公一拍桌子,十分义愤填膺,“这当然也是她的父母没有管教好,才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顾芮支着下巴,笑的很轻松:“您不如仔细来说说,我到底是什么样子?”

    那些拿到照片的董事,看着顾芮的眼神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尤其对于他们这些年纪一大把的人来说,很是传统,自然接受不了。

    本来就在摇摆不定的人,这时候的想法自然也偏向了投反对票。

    “我主要还是怕你以后再出点这样的事情,对集团不利啊!”

    ------题外话------

    这次小舟真的要英雄救美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