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炎宝宝晚上回来以后就乖乖在房间里学习,他现在念的国际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一体的,八月中旬就要开学,这马上就要开学了,所以顾炎宝宝也要开始学习一下幼儿园大班的课程。

    虽然内容是很简单的,顾炎宝宝并不打算按部就班的继续念下去。

    他准备只念半年,然后就去念小学了,对于他这样的孩子来说,根本不需要和普通的小孩儿一样。

    而且顾炎虽然还很小,也有了个初步的计划,至少到他十岁之前,要如何安排,他都已经想好了。

    所以他才要从现在就开始准备,为了以后可以只靠着他自己,也走的更远。

    在顾萌宝的心里,他的爸爸就是最好的榜样,也是他努力的目标。

    成为爸爸那样厉害的人,然后超越他。

    顾漠把宿禾意送回房间以后,就去顾萌宝的卧室看他。

    “该睡觉了。今天迟了一个小时。”小孩儿的睡眠一定要保证,平时顾炎也都是很准时的。

    “知道啦爸爸,我马上就睡觉了。”顾萌宝乖乖的回答完,就关掉了台灯。

    顾漠进去,揉着他的脑袋:“虽然你已经知道了该怎么样努力,但是在这个时候,你还可以松懈,去拥有一些你在这个时候才能拥有的快乐。不然过去了,就找不回来了。”

    顾炎小朋友靠在了爸爸的怀里,小小声的说:“我有快乐的呀,已经有很多了。”

    他需要的他已经得到了。

    “你可以不用成为我。”顾漠就好像看穿了自家儿子在想什么,“即便我在你眼里,是你的目标,但你可以走你自己的道路,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

    顾漠在养孩子上面,并不是专业的,这些年他看似和顾炎宝宝不算亲近,但一点都没有少关心这个儿子。

    关于顾萌宝的未来,他也始终在考虑。

    所以现在他是在提醒顾炎宝宝,即便是他的儿子,也可以对自己的人生有选择权,并不需要一定按照顾漠希望的那个方向走下去。

    那是顾漠的路,不一定就适合自己的儿子。

    但顾炎宝宝在听了顾漠的话以后,却是表现的异常坚定:“爸爸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不要担心我。”

    显然在小朋友的心里,早就有了决定。

    也许他如今的计划在多年以后会有所改变,但也保不准哪一天,他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呢?

    生命这么长的时间,瞬息万变,有许多可以变化的东西,没有什么会是一定的一成不变。

    顾漠也想到了这一点,便没有着急:“好,既然你现在有了你的想法,那就一直按照这个想法努力下去。”

    “嗯嗯!”顾炎宝宝想,他一定快快长大,然后成为爸爸和妈咪的骄傲!

    小孩儿总是有着迫切长大的心,这是很正常不过的。

    “好了,快睡了。”顾漠看着小朋友爬上了床,等他钻进被窝里以后,给他关上了灯,轻声道,“晚安。”

    “晚安爸爸。”

    顾炎宝宝想,他今天晚上一定会做个很美好的梦。

    ……

    因为前一天睡的迟了些,所以顾萌宝早上确实有些起不来,宿禾意去叫他吃早饭,在他床边喊了好久,小朋友才睡眼惺忪的坐起身。

    “妈咪,我好想睡觉哦,不想吃饭了。”

    “不行的,必须要吃早饭!”宿禾意捏捏他的鼻子,“顾先生都跟我说啦,你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嗯,知道了……”顾炎宝宝在宿禾意面前,从来都是非常乖巧的。

    宿禾意看小朋友困倦的不行,就自己上手给他换好了衣服,让小孩儿还能再晕晕乎乎的眯上几分钟。

    “等下可不能这样,不然顾先生要生气的。”

    顾炎宝宝立马清醒,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所以,关键时候,还是顾漠的严肃比较有杀伤力一些。

    一家人坐在餐桌上,顾漠并没有对小朋友今天起迟的行为批评,于是小朋友偷偷的舒了口气。

    要是顾漠生气的话,总是很让人担心的,而且顾萌宝虽然胆子很大,也不喜欢看到顾漠生气。

    “今天上什么课呀,是要和小屿一起吗?”宿禾意问。

    “嗯,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节语言课了。”顾炎宝宝也在这个暑假的时间段里,有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有了个特别宠他的妈咪。

    “小屿同学怎么样了呀,他的爸爸妈妈和好了吗?”

    顾炎宝宝摇头:“应该还没有。”

    当然不会和好,至少现在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严熹微根本不愿意和叶予臣有过多的接触,就算男人是借着看小孩儿的名义出现,严熹微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她只要不笑的时候,本来就显得冷冷冰冰的,仿佛眼里任何人都没有放进去。

    这种随时随地透露出的冷漠气息,让向来被前呼后拥的叶予臣很不习惯。

    敢这样子对他的人,并没有多少,偏偏他对严熹微最为无奈。

    严熹微从小就不怕他,就算严熹微经常亲眼目睹叶予臣是如何将别的小孩儿脑袋开瓢,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慌乱,就算有时候被叶予臣凶了几句,她也只是睁着那双琥珀色的浅色瞳仁,静静的看着叶予臣不说话。

    比如叶予臣从念小学开始,家里人就会每天逼着他喝足量的牛奶,叶予臣不想喝,就总是把牛奶偷偷的倒掉。

    这事情被严熹微发现了以后,小熹微也不指责他,也不和他吵架,就只是定定的注视着他半晌,一句话都没说。

    叶予臣被她看的浑身不对劲,倔脾气上来就说:“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以后再也不可能带着你一起玩了!”

    小熹微还是不说话,转身就走。

    她从此就不再主动搭理叶予臣,正是调皮又被宠大的男孩子根本无法忍受自己的小跟班突然不和自己说话了,便硬着头皮凑到她身边去,小熹长小熹短的叫个不停。

    叶予臣长得好看,就算只是小学生的时候,也已经很是英俊了,身量简直能跟那些初中生比拼,举手投足间都是张扬迷人的少年气。

    所以当他那么低声下气的求饶,严熹微就再也绷不住。

    但在原谅叶予臣之前,小熹微仍然会让叶予臣付出代价——答应从此以后每天都乖乖喝掉家里准备的牛奶。

    到现在这男人长到了一米九,严熹微觉得里面说不定还有几分自己的功劳。

    所以严熹微从小就能够有办法治得住叶予臣,导致现在,叶予臣对严熹微,也有些本能的无奈。

    怕惹怒了严熹微,叶予臣又不能用强的,就只能每天多出现在她面前,晃过来晃过去,可惜收效甚微。

    “哎,希望小屿的爸爸妈妈早点好起来吧。”宿禾意由衷发出感叹。

    吃完早饭,各自出门,顾漠去到集团的时候,他的车子驶进地下车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车库里的一辆奔驰大G,非常彪悍的车型,一看就是叶予臣的风格。

    知道叶予臣今天来了集团,顾漠就想着今天说不定还能有好戏看。

    叶予臣出现在这里,都是打着监督双方合作进度的旗号,所以完全不做事也不行,因此叶予臣在顾氏集团里忙碌了一上午,才终于抽出了时间去做自己的事儿。

    他的事儿,当然是去找严熹微的。

    今天他出现在集团里的消息,和往常一样,都传遍了整个集团。没有人不知道他来了。

    至少在外人面前,叶予臣的外表硬朗强悍,充满了男人味,气度更是绝佳,这种人自然会很受关注。

    而昨天董事会召开以后,顾芮的升职事项也都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完成了,公司的官网上现在就挂着通知,这也是全集团众所周知的事儿。

    但没有多少人知道顾芮和靳宸舟的关系,毕竟当时只是在会议上提过,那些董事也都不是乱嚼舌根的人,更何况他们都有自己的考量,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准备去找靳宸舟拜托办点事情,更不会胡乱说话,不然被靳宸舟知道了,那就绝对没有了帮忙的可能。

    因此,到现在集团里的人都还在八卦

    顾漠在养孩子上面,并不是专业的,这些年他看似和顾炎宝宝不算亲近,但一点都没有少关心这个儿子。

    关于顾萌宝的未来,他也始终在考虑。

    所以现在他是在提醒顾炎宝宝,即便是他的儿子,也可以对自己的人生有选择权,并不需要一定按照顾漠希望的那个方向走下去。

    那是顾漠的路,不一定就适合自己的儿子。

    但顾炎宝宝在听了顾漠的话以后,却是表现的异常坚定:“爸爸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不要担心我。”

    显然在小朋友的心里,早就有了决定。

    也许他如今的计划在多年以后会有所改变,但也保不准哪一天,他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呢?

    生命这么长的时间,瞬息万变,有许多可以变化的东西,没有什么会是一定的一成不变。

    顾漠也想到了这一点,便没有着急:“好,既然你现在有了你的想法,那就一直按照这个想法努力下去。”

    “嗯嗯!”顾炎宝宝想,他一定快快长大,然后成为爸爸和妈咪的骄傲!

    小孩儿总是有着迫切长大的心,这是很正常不过的。

    “好了,快睡了。”顾漠看着小朋友爬上了床,等他钻进被窝里以后,给他关上了灯,轻声道,“晚安。”

    “晚安爸爸。”

    顾炎宝宝想,他今天晚上一定会做个很美好的梦。

    ……

    因为前一天睡的迟了些,所以顾萌宝早上确实有些起不来,宿禾意去叫他吃早饭,在他床边喊了好久,小朋友才睡眼惺忪的坐起身。

    “妈咪,我好想睡觉哦,不想吃饭了。”

    “不行的,必须要吃早饭!”宿禾意捏捏他的鼻子,“顾先生都跟我说啦,你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嗯,知道了……”顾炎宝宝在宿禾意面前,从来都是非常乖巧的。

    宿禾意看小朋友困倦的不行,就自己上手给他换好了衣服,让小孩儿还能再晕晕乎乎的眯上几分钟。

    “等下可不能这样,不然顾先生要生气的。”

    顾炎宝宝立马清醒,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所以,关键时候,还是顾漠的严肃比较有杀伤力一些。

    一家人坐在餐桌上,顾漠并没有对小朋友今天起迟的行为批评,于是小朋友偷偷的舒了口气。

    要是顾漠生气的话,总是很让人担心的,而且顾萌宝虽然胆子很大,也不喜欢看到顾漠生气。

    “今天上什么课呀,是要和小屿一起吗?”宿禾意问。

    “嗯,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节语言课了。”顾炎宝宝也在这个暑假的时间段里,有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有了个特别宠他的妈咪。

    “小屿同学怎么样了呀,他的爸爸妈妈和好了吗?”

    顾炎宝宝摇头:“应该还没有。”

    当然不会和好,至少现在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严熹微根本不愿意和叶予臣有过多的接触,就算男人是借着看小孩儿的名义出现,严熹微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她只要不笑的时候,本来就显得冷冷冰冰的,仿佛眼里任何人都没有放进去。

    这种随时随地透露出的冷漠气息,让向来被前呼后拥的叶予臣很不习惯。

    敢这样子对他的人,并没有多少,偏偏他对严熹微最为无奈。

    严熹微从小就不怕他,就算严熹微经常亲眼目睹叶予臣是如何将别的小孩儿脑袋开瓢,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慌乱,就算有时候被叶予臣凶了几句,她也只是睁着那双琥珀色的浅色瞳仁,静静的看着叶予臣不说话。

    比如叶予臣从念小学开始,家里人就会每天逼着他喝足量的牛奶,叶予臣不想喝,就总是把牛奶偷偷的倒掉。

    这事情被严熹微发现了以后,小熹微也不指责他,也不和他吵架,就只是定定的注视着他半晌,一句话都没说。

    叶予臣被她看的浑身不对劲,倔脾气上来就说:“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以后再也不可能带着你一起玩了!”

    小熹微还是不说话,转身就走。

    她从此就不再主动搭理叶予臣,正是调皮又被宠大的男孩子根本无法忍受自己的小跟班突然不和自己说话了,便硬着头皮凑到她身边去,小熹长小熹短的叫个不停。

    叶予臣长得好看,就算只是小学生的时候,也已经很是英俊了,身量简直能跟那些初中生比拼,举手投足间都是张扬迷人的少年气。

    所以当他那么低声下气的求饶,严熹微就再也绷不住。

    但在原谅叶予臣之前,小熹微仍然会让叶予臣付出代价——答应从此以后每天都乖乖喝掉家里准备的牛奶。

    到现在这男人长到了一米九,严熹微觉得里面说不定还有几分自己的功劳。

    所以严熹微从小就能够有办法治得住叶予臣,导致现在,叶予臣对严熹微,也有些本能的无奈。

    怕惹怒了严熹微,叶予臣又不能用强的,就只能每天多出现在她面前,晃过来晃过去,可惜收效甚微。

    “哎,希望小屿的爸爸妈妈早点好起来吧。”宿禾意由衷发出感叹。

    吃完早饭,各自出门,顾漠去到集团的时候,他的车子驶进地下车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车库里的一辆奔驰大G,非常彪悍的车型,一看就是叶予臣的风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