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予臣勾唇:“这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你不要胡思乱想。

    严熹微还想问,可也错过了好的时机,再也问不出口。

    ......

    顾芮午休的时候跑去找顾漠:“堂哥,叶予臣的事儿怎么着了,他们俩是和好了,还是没有和好呢,听说他们一块儿出去吃饭了。”

    现在整个公司又开始流传起新的八卦,比如说严经理和那位叶总也有关系,严经理是否是副总的有力竞争者......

    在总部呆了一上午,顾芮理所当然的知道了公司里的这些八卦,不过她不仅没有生气,还觉得特别的有趣。

    当个绯闻事件中的女主角,顾芮那叫做一个开心,恨不得多找几个人来聊聊看这个事儿。

    “不知道。”顾漠一边看文件,一边说,“你有这个闲心,不如多关心你自己。”

    “哎呀堂哥你不要这么冷漠嘛!”顾芮笑的娇俏,“我这不是也在为咱们公司员工的终身大事着想吗?”

    顾漠冷笑一声:“是吗,你难道不是为了你自己能多听些故事?”

    “咳......”被拆穿的顾芮尴尬了那么一秒钟,就重新振作起来,“好吧,咱们先不提这个,谈谈小禾意呗,她最近恢复的怎么样啦?”

    “有进步。”

    “就这样?”

    “你还想有什么?”

    “比如说,小禾意已经恢复记忆了呀,知道自己的过去了呀,然后您就不用......”

    “闭嘴。”顾漠凶了一句。

    顾芮吐吐舌,叹气:“其实我是想说,这个靳宸舟......怎么办才好。”

    靳宸舟这还跟她呕着气,虽说照样会和她说话,饭也照做,看着没有什么特别,但顾芮就是很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人其实一点都不高兴的事情。

    她也知道靳宸舟为什么不高兴,可要是细想下去,就会超出她最开始的计划了。

    “你觉得你要怎么办,要不然甩了他,跟他脱离关系,要么继续跟他在一起,而且你现在不要忘了......”顾漠冷声提醒,“为了解决你在太叔公这件事情上面的麻烦,之后的一段时间,你还必须要和他关系紧密。”

    “哦,意思就是说,我现在就算想要和他分开,也不能咯?”

    “你觉得呢?”

    “......好吧我知道了。”顾芮明白了顾漠的意思,也不再纠结。

    本来她自己就没有想好要怎么做,顾漠的话反而是给了她一个必须要选择的途径。

    这样对她来讲,反而倒是好事。

    顾芮在靳宸舟的事情上面,本来就没有真正去思考过,从第一天见到靳宸舟开始,她所做的事情都像是率性而为的,根本没怎么去考虑过后果,或者就算猜到了某种可能性,也仍然固执的去选择自己以为正确的方向。

    顾漠还没有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保镖打来的电话。

    “老板,又有一些奇怪的人来找禾意小姐了,他们想找她拍照,被我们给拦住了。”

    “记得我昨天说的,留下一个,问他具体的情况。”

    “好的,明白。”

    宿禾意那边,还好今天保镖都提高了警惕,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宿禾意,就被拦下。

    “什么呀,我们就去和她合影,怎么不能去了?”

    “对啊,她不是说随便找她的吗,而且她还回复我说要和我谈恋爱呢!”

    “什么,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还给她打钱了!”

    宿禾意疑惑的看着这些人,她怎么根本都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你们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保镖们一个个都牛高马大的,往那些男人跟前一站,确实很危险。

    那些人便不敢再靠近了。

    “你给我过来,其他人都滚蛋。”

    保镖队长随便抓了个刚才叫嚣最厉害的人,把他带到一边。

    “你,你要干嘛,你可不准对我动手啊,这众目睽睽的,我要报警!”那人吓的瑟瑟发抖,显然被保镖队长的犀利眼神给吓住了。

    “我还没碰你,你瞎嚷嚷什么,再闹,我真打你了啊!”

    “......那你要干什么,你说啊。”

    “我问你,你们来找她做什么?”

    “我们来找她当然是因为我们是她的粉丝啊!”

    原来,这些人都是在某个社交平台上看到宿禾意照片的,照片里的宿禾意又纯又欲,对这些男人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

    他们便每天点赞评论,希望那个社交平台上的“宿禾意”能够多和他们互动,甚至可以再发展发展就更好了。

    为了能让“宿禾意”再多互动,他们就不停的开始打赏,“宿禾意”也偶尔会回复他们其中的某个人。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宿禾意”在这里,还是因为某天有个人无意中看到了她在这里上班,在那个平台上一说,大家就都知道了。

    于是,那些关注了“宿禾意”的人,就前赴后继的来找她,有些人是想来看看她是否和照片里一样的好看,有些人则是曾经打赏过,也给过钱的人,是想要来找宿禾意要求他们给了钱的权益。

    “我为她花了那么多钱,她也答应了我,谁给的钱最多,她就可以跟谁试着谈恋爱,我看她长得好看,也愿意给,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同时跟那么多人都在许诺,这样不是在骗钱吗?!”

    保镖队长凶道:“你说什么呢,谁骗钱啊,我们禾意小姐还需要骗钱?你知道她上下班坐的什么车吗,往那边看。”

    那人就随着保镖队长的目光,见到了那辆停在不远处的豪车。

    “这,这,这怎么可能?她要是都这么有钱,还骗我们的钱?!我不相信,这肯定是你们的骗局!你别再骗我了!”那人不肯相信,转身就溜之大吉。

    保镖队长已经知道这事情的缘由了,也不打算再留下他,随着他离开。

    他准备立即送宿禾意回家,然后把事情告诉顾漠,再来解决。

    宿禾意到了车上以后,问保镖:“你们知道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吗,他们老是说那么多奇怪的话。”

    而且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让宿禾意觉得很不舒服。

    带着不加掩饰的欲望,让她有些恶心。

    “禾意小姐......这个您回去问老板吧。”保镖也不敢胡乱的解释,怕说了不该说的话。

    宿禾意便耐心的等到回家,可惜保镖队长已经在和顾漠谈事了,宿禾意只能暂时在客厅里乖乖等待一下。

    “老板,这个事儿,该怎么处理?”

    “查,是谁用了意意的照片骗钱。”这摆明了是有人盗取了宿禾意的照片,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虚假的身份。

    要让他查出来是谁......顾漠嘴角勾着残酷的冷笑,敢这样损坏宿禾意的名誉,确实是在激怒他。

    宿禾意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保镖出来,便急迫的去找顾漠。

    “顾先生顾先生,你快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顾漠伸手接住宿禾意的身子,把她拉进了怀里。

    “保镖说的呀,你来告诉我那些人是做什么的,我等了好久哦,你都在谈事情。”

    “怎么不进来?”

    顾漠其实不介意宿禾意在这里听着。

    “你在忙嘛,我很听话的。”

    顾漠摸了摸她的脸:“真乖。”

    “那顾先生你快告诉我。”

    “他们把你认成别人了。”顾漠说,“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其实不是你,是另外一个人。”

    “那是不是我和那个人长得很像?”

    “不是,只是那个人在模仿你。”

    “为什么要模仿我?”

    顾漠亲了亲她的嘴角:“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总有那么多羡慕你的人。”

    “哎呀,顾先生你别夸我。”宿禾意觉到了不好意思,羞涩的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不过那个敢用照片去假装宿禾意的人,着实应该好好教训了。

    宿禾意大概理解了原因,也就觉得那些人没有那么奇怪,反而怪惨的。

    “他们简直太差劲了,都不认识到底谁是谁。”

    “我认识。”顾漠勾唇,“你什么样子,我都会认识。”

    这本来不是太大的事儿,顾漠也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但这时候顾漠也没有想到,这事情还没有到此为止,还会演变的更加疯狂,甚至有些失控了。  起因是那些感觉到自己受骗的人,他们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平衡,认为自己为“宿禾意”花了这么多钱,却什么都得不到,她竟然还同时和那么多人言语暧昧。他们也总算是醒悟,“宿禾意”根本就是在利用他们,骗他们的钱而已。

    他们都气不过,便想要曝光“宿禾意”的这种行为,让“宿禾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些人在最开始同“宿禾意”聊天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捡到了宝,能够遇上这么一个漂亮可人又温柔善解人意的美人儿,都巴不得自己能够打动她的芳心。所以当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了,才会这么的生气。

    于是就有人开始在经常用的论坛上发帖,试图曝光“宿禾意”的骗子行径。

    这些人手里都有不少的证据,而且各个言之凿凿,有条有理的分析,很快就在小范围里面引起了不少讨论。

    大家都对这种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激烈的讨论之后,便开始有人往其他平台上发布这个消息了,很快就有更多的人知道。

    也是因为那些人爆出来的宿禾意的照片,很多只是随便一拍,甚至还有用手机前置摄像头随便拍出来的照片,没有加任何滤镜,也仍然是朵娇艳的花,吸引着所有的目光。

    很多人一开始都是冲着宿禾意的照片在凑热闹,觉得这么个美人居然要用这种方式去骗钱,实在是让人不耻。

    等更多的去了解之后,对于宿禾意的批判就越来越多了。

    而且这确实也是一个很有新闻价值的东西,一些媒体闻到风声,就开始自发的报道,将网友的声讨做成集锦,来分析这个事情。

    这事情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就已经发酵开了,顾漠收到消息,点开微博一看,宿禾意的这件事情已经登上了热门榜单,里面什么样的言论都有。有人戏谑宿禾意这么好看还要靠着骗钱生活,简直浪费自己的美貌。有人则是用很难听的话语在咒骂宿禾意,甚至威胁别让他们见到宿禾意,不然的话一定会给她教训。

    顾漠冷着脸翻了部分内容,眼神深黑的看不见底。

    他立刻联系了姜宇:“网上的消息全部撤掉,我不准再在上面看见禾意的照片。”

    “老板......您先冷静一下。”

    姜宇知道顾漠现在正处于震怒当中,所以用的办法也很直接粗暴,想要让宿禾意受到的伤害减到最小。

    不过其实姜宇认为这样的办法并不是太好,因为会导致网友被激起逆反心理,说不定还会牵扯出更多的事情来。

    特别是如果顾漠的敌人们利用这一点来和顾漠作对,一定会给顾漠制造很多的麻烦。

    姜宇作为顾漠的得力助手,考虑事情都是要为这个老板着想的,因为他冒着风险提出来:“您现在这样的话,也不一定能够有用,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从事情的根部去解决。您也清楚,这些事情根本都不是禾意小姐做的,她只是被人冒用了那些照片而已。”

    “我现在已经在排查了。”姜宇这件事情从顾漠第一次提起的时候,就已经在着手做。

    不过这种排查说起来容易,其实很困难。姜宇最开始的目标就找准了宿禾意所有加上的好友,因为她自己会发照片在朋友圈里,那些人就能够通过这样的渠道,有机会窃取宿禾意的照片并且拿来作假。而姜宇再往下推算,就把范围缩小到了宿禾意的游乐园同事里,平时又能够接触到宿禾意,还可以偷拍到她更多的照片,把自己伪装出来的那个“宿禾意”的生活变得更加的丰富,这样也能够让人更加愿意去相信这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只是虽然知道了这个目标范围,要一个个查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要一个个排查这些人的手机号,看他们是否注册了那个社交平台,接着再去盗取他们的密码,寻找证据。

    这次寻找下来,并没有太好的结果,因为那个盗用宿禾意照片和身份来骗钱的人很谨慎,并没有用自己的真实手机号,社交平台的实名认证太过简单,只要有手机号和身份号就可以,所以那个人大概是随便买了个别人的手机号,所以只是查身份的话,并不能够那么容易的就查到他身上去。

    但现在姜宇已经将最终的范围缩小到了几个人里面,只需要再有一点点的时间就能够找出那个人是谁了。

    只要查出来,现在宿禾意被冤枉的那些问题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也不需要用太过粗暴的办法去冒着一定的风险。

    顾漠闭上眼睛,缓缓的舒出一口气:“行,你去做,一个小时以内我不要再看到现在这样的舆论方向。”

    要说以前,顾漠被别人冤枉污蔑的次数从来就没有少过,他对于这些东西都有着天生的免疫力,无论别人怎么说,顾漠都不会有丝毫的在意,更不会被影响到什么。话语上的伤害,对顾漠来说是没有用的。他就像是周身有着铜墙铁壁,什么伤害到他身前都会被解决掉。

    经历了那么多到现在,顾漠却是一点都不愿意看见有人这样伤害宿禾意。尽管他很清楚这个问题能够解决。

    ------题外话------

    昨天的章节已经修改好了,大家可以刷新一下重新看,不需要重复购买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