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漠也很少没有这种看戏的感觉了,毕竟能够像顾琤这样不要脸的人也实在不算太多,就凭顾琤当年做的那些事情,现在就应该没有脸再出现在顾芮面前,可是这人也实在是厚脸皮,依然能够将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制造出一副有难言之隐的状况,怕是之后还会想尽办法替自己细白。

    “他是把我当成傻子吗?我要是能再相信他,我早就被这些人给弄死了。”顾芮眼神里闪过几分狠辣,她逼着自己变成现在这样,都是这些人造成的。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也许顾芮现在还和少时一样,只是希望着脱离顾家,甚至认为这个世界依旧是美好的。

    过去的顾芮看待事情很简单,总认为一切都非黑即白,可现在她明白了,很多东西的界限都太过模糊,她做了一些坏事,却不代表她就是个坏人。

    “顾琤……以后他会知道后悔的。”顾漠的态度云淡风轻,虽然说在他的那些兄弟姐妹里,只有顾琤才能够有资格做他的对手,可仅仅是个对手而已,并不能够意味着顾漠会害怕。

    他一直留着顾琤,也不过是因为顾琤这个人,暂时还值得利用罢了。

    或许连顾琤自己都不知道,他还能够继续实施他那些阴谋诡计的原因,是因为顾漠刻意留下了他。

    不然他就会像顾风那种人一样,被顾漠控制的死死的,半点风浪都掀不起来。

    在顾芮这通电话打过以后,靳宸舟的表情有些阴沉不明,他一直按捺到了和顾芮回家,才把人按在了落地窗上。

    “顾琤电话里说的都是什么意思?”靳宸舟只是听着那些没头没尾的话,都能够判断出顾芮过去一定遭受了些很严重的麻烦。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在顾家最讨厌的人就是顾琤,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管。”

    “他说了当年的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当年到底是什么事情、”靳宸舟仔细的注视着顾芮的表情,试图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出些什么来。

    但顾芮的表情从头到尾都很平静:“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自己接受不了而已,就好像你跟你的朋友吵架了,你们闹了矛盾,也许对你来说只是件小事情,但是对他来说,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靳宸舟扣着顾芮的脖颈,她纤细的天鹅颈好像一捏就会断掉。

    这样的顾芮就在靳宸舟的掌心里,被他控制着。

    靳宸舟心里便随之产生了要把这个人捆绑在身边的想法,随时随地都能够像现在这样,掌控着这个人,主宰着她的喜怒哀乐,让她为了自己臣服……

    “过去的事情我不喜欢提,你看我这个人很像是经常回顾过去的人吗?当然不是了,所以你不用继续问我,问了我也不会说的。”

    “顾琤知道,我可以去问他。”靳宸舟幽幽道。

    顾芮手指点着他的胸口:“你敢!你要是敢去找他,不管是为了什么,你马上就从我这里滚蛋,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你。”

    靳宸舟眼睛眯起来:“所以这个当年的事情,一点都不小,不然你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

    “所以呢,再大又怎么样,和你没有关系……”顾芮嘴角挂着一点点的弧度,轻佻的说,“别忘了,你现在可还没有成为我的男朋友,所以不要多管闲事哦。”

    靳宸舟低声道:“那我成为男朋友了呢,是不是就可以管你的闲事了?”

    “等你有那一天的时候再来说吧,现在说这些没用。”

    靳宸舟知道他现在没办法从顾芮的嘴里撬出他想要知道的信息,顾芮不只是外表上那样的带刺玫瑰,她的心里,还包裹着一层结实的外膜,想要撕开这层东西看到顾芮的心,并不容易。

    在靳宸舟过去的人生里面,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像顾芮这样有趣的人。

    他看过许多的美人,各式各样的,但那些人加起来,也不如一个顾芮让他感兴趣。

    这种兴味大概是从第一次见到顾芮以后就开始了。

    靳宸舟刚住进这里的时候,某一天晚上看见顾芮在阳台上抽烟,她大概很少抽烟,所以身上从来不带烟味,反而有一种极淡的,却很诱人的香味。

    顾芮纤细的手指夹着烟,在月光里安静的站着,凉凉的光芒笼罩着她,光晕似乎要融化掉她。

    那样子的顾芮似乎森林里神秘的鹿,只是一眼的照面,它就会夺取猎人所有的呼吸,让猎人情不自禁的朝它靠近。

    可它会立即跃进丛林深处,再难找到身影。不过那惊鸿一瞥,就足以被惦记上一辈子了。

    有些美人太过空洞,似乎没有灵魂,而顾芮便是那种从灵魂深处就散发着诱惑的人。

    “好,那我们打个赌吧,看看能不能有那一天。”

    顾芮觉得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问:“赌什么。”

    本来这就已经是场游戏了,还怕再加上一点筹码的赌注吗?

    输赢根本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靳宸舟说:“如果我赢了,把你完完本本的交给我。”

    “……我难道不全部都给你了吗,嗯?”顾芮的尾音转着圈儿似的上扬,勾的靳宸舟心里重重一跳。

    靳宸舟说:“不够。”

    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给他。

    顾芮又刻意压低了声线:“原来我的身体在看你看来这么不值钱啊?”

    靳宸舟喉头滚动,他克制着欲望说:“加起来才是完整的。”

    和什么加起来?顾芮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她好似根本就不在意。

    靳宸舟其实早就发现一切都已经失控了,不过他现在正乐在其中,根本不打算要把一切扳回所谓的正轨上,他觉得就这么失控下去,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谁知道呢?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顾芮在顾漠的办公室里,把顾琤发来的那些文件仔细研究了下。

    “我怎么觉得他不会因为要挑拨我们的关系,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呢?”顾琤发来的这些资料,已经完全足够将一个曾经在龙城极有名气的商人扳倒了,甚至于不用费太多的精力,只需要将这些材料交上去,就会收获很好的结果。

    为了让王龙破产,顾芮的计划周密谋划了半年多的时间,才终于成功。可这些资料,又不知道要节省多少的时间。

    顾漠反复看了几遍:“没有问题,确实是真的。”

    至于顾琤为什么会这么舍得下功夫,顾漠分析,是因为靳宸舟的存在。

    “他在考虑,不管是否成功挑拨了我们的关系,让我们内部分裂,都要先让你彻底的相信他,所以他要先付出一些代价,才可以证明他是站在你这边的。”

    而这么做了以后,顾琤一定会趁着这段时间,先搭上靳宸舟这一层关系。

    通过顾芮这个跳板,再得到靳家的支持,对于他以后把顾漠拉下家主的位置,或许就能够容易得到。

    对于顾琤来说,这绝对是个捷径。

    顾芮把文件仍在一边:“这个傻X!我以后不让他跪着喊我姑奶奶,我就改名字!”

    “等你彻底赢了,想怎么样都可以,不用着急。”

    “那是当然,反正我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可不是他,王龙倒了,他又把陈安送到了我的手里……看来我的名单里很快又可以少一个人了。”顾芮倒是觉得这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既然有人愿意亲手帮这个忙,她自然是乐得收下。

    而且她还有很多的时间,慢慢,当年的那些人,她会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倒下……

    顾芮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个叶予臣找顾漠。

    “找我有事?”顾漠也不去迎接他,连头都没抬一下。

    叶予臣的高大身子往沙发里塞进去,面色冷峻的染着一层冻霜。

    他说:“我现在不应该是出行自由?为什么我没办法进去熹微的部门了。”

    说起这个,叶予臣便一肚子的气。

    他倒是偶尔可以借着严屿宝宝的借口,出入严熹微的家里,可在公司,严熹微半点机会都不留给他,现在还直接命令了部门的人,不准放叶予臣进去。

    这好歹是顾漠的地盘,叶予臣总不能把门儿给他拆了,不然的话,就那个玻璃门,叶予臣一手就能解决掉。

    顾漠说:“严熹微是部门负责人,她当然有权限规定她的部门规则——包括不让你进这一条。”

    就因为严熹微现在新下的命令,集团里的八卦流言更是疯狂,从最初的严熹微和顾芮同时喜欢叶予臣,变成了单箭头的恋爱故事,什么顾芮喜欢叶予臣,叶予臣又痴迷严熹微,可严熹微心里早就有了别人……这么狗血的故事,也亏集团里的人能够想得出来。

    叶予臣说:“给我个权限,我要进去。”

    “这里是公司,你就不能把你的那些事情放在下班以后再做?”

    “不能。”叶予臣发现严熹微的部门里,好像有个男的对严熹微很有意思,他已经观察到些端倪了,她发现那个男人经常帮严熹微拿外卖,非常的可疑。

    他的这种想法要是被过往认识他的人知道,怕是也要惊掉大牙。

    叶予臣那绝对是最冷酷无情的代表,凶神恶煞,脾气也不太好,也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看谁都是自己的对手。

    顾漠继续看着文件,然后说:“你去找顾芮替你解决这个问题。”

    他才不想管这种琐碎小事,更何况还是间接性的帮叶予臣重新追求严熹微这种事情,他顾漠又不是月老,为什么要帮忙?

    要不是看叶予臣为顾氏集团带来了这么多的利益,他都不想让叶予臣在这里为所欲为。

    叶予臣半点不犹豫,道了声谢就大步离开了。

    他又径直去找顾芮,敲了下门便走进去。

    靳宸舟正好在里面和顾芮说事儿,看到叶予臣进来,眉心微皱。

    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得打个招呼:“叶哥。”

    叶予臣颔首:“我找你老板有事。”

    靳宸舟不给面子:“我和芮芮还没有聊完,你等会儿再进来。”

    叶予臣也不退步:“一句话,我说完就走。”

    靳宸舟也冷着脸,态度强硬:“不行。”

    这两人看着气氛非常的僵,顾芮便在旁边说:“你们俩是不是得先问问我的意见呢,嗯?”

    靳宸舟用威胁的目光看向顾芮:“那你是什么意见?”

    顾芮简单权衡了一下,认为……金主更重要。

    叶予臣可是让她赚钱的人!

    “叶副总留下,你出去。”

    靳宸舟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你确定?”

    顾芮耸肩:“我难道还需要重复?”

    靳宸舟哼了声,出去的时候还重重摔上了门。

    顾芮无奈的摸摸耳朵:“年轻人,就是冲动。”

    叶予臣用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目光看着顾芮:“你很厉害。”

    “啊?”顾芮还没明白。

    叶予臣道:“靳宸舟以前不是会妥协的人。”

    虽说他们差了几岁,但都在京城长大,混迹的圈子偶尔会有所重叠,叶予臣和靳宸舟打过不少交道,所以也很明白这个人的性格。

    顾芮一句话就让靳宸舟愿意出去,这种事情,过去确实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就是在父母面前,靳宸舟的脾气都倔强的很。

    “……不聊他,你来找我要做什么?”

    顾芮并不想让叶予臣看出来,她不想提靳宸舟是因为,她在听叶予臣说了靳宸舟以后,就有些没办法冷静了。

    但她希望在工作中的她,绝对不会被任何外界的因素所影响。

    顾芮输不起,她必须要让自己永远维持那样的一个状态,只有那样她才可以不再输给任何人。

    输掉的代价太过令人绝望了,顾芮这辈子都不想要再去体会第二次。

    “给我一个权限,让我可以去严熹微的部门,她现在不让我进去。”叶予臣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很明显的减弱了。

    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也不是多么值得开心的。

    果然,顾芮偷偷笑了下:“所以叶副总努力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呢?”

    “这种事情当然急不得。”

    “是,不过叶副总确实很有耐心。”

    叶予臣敲了敲桌子:“你就下个命令,我要可以出入熹微的办公室。”

    “好啊,这回也让我成人之美一回,做点好事情。”实际上她才不管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顾芮现在抱定的态度就是能让她赚钱的都是大爷。

    每年跟力巨集团的合作,能够给顾芮的成绩写上非常漂亮的一笔,就算只是为了堵住有些人的嘴,顾芮也得抓住这个合作机会。

    生意场上瞬息万变,谁都说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顾芮必须要把一切她能够抓住的机会握在手里才可以。

    “我会通知下去的。”顾芮点了头,“放心吧,等会儿就没人能阻止你过去了。”、

    不过呢,顾芮可不打算让严熹微知道这个命令是她下的,她才不喜欢做这种抛头露面的坏人,就让给……自家堂哥来负责吧,嗯!

    顾漠全然不知顾芮的做法,他下午都在外面和人谈生意,谈完之后也就没有再回公司,而是绕去游乐园接宿禾意下班。

    难得有时间空闲,顾漠到了游乐园以后也没有着急让宿禾意知道他的到来,而是在宿禾意看不到的地方,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宿禾意工作很认真,也不会分神,所以游乐园的园长能让宿禾意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也不全是因为宿禾意很令人可怜的原因,虽然她在很多事情上面异于常人,也没办法做到那么好的水平,可她永远都在尽全力的去学习,去工作,甚至都不会有任何偷懒的时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