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靳宸舟很快从电梯出来,看到顾芮,勾了下嘴角:“你还真的在等我。”

    “反正都是顺路,我不等着你,你莫非就找不到怎么回家了?”顾芮斜睨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顾漠已经离开了,靳宸舟没有看见他,不然的话,这时候又要吃醋。

    顾芮都觉得靳宸舟在自家堂哥的这个事情上面,反应实在太大了,她完全不懂这男人在想什么,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我听说了。”靳宸舟潇洒的坐上副驾驶,把安全带系上,然后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顾芮启动了车子,跑车便离弦之箭一般的飞疾出去。

    她说:“你听说什么了。”

    “别装了,顾琤给你的资料你都已经用了吧。”靳宸舟淡定的把顾芮并没有告诉除了顾漠以外第二个人的消息说出来。

    顾芮表情冷了下来:“你从哪里打听到的,你在调查我?”

    “不是调查,只是关心你。”靳宸舟压低了声音,语气暧昧,“我可从来没有为别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你调查我,我还要感激你不成?”

    车子里的气氛忽然就凝固下来。

    刚好从大厦地下车库驶进主路没多久,就开始堵车,顾芮有些没控制住脾气,按了下喇叭。

    尖锐的声音在嘈杂的马路上响起,又是这么一辆外表嚣张的跑车,一时引起了不少侧目。

    靳宸舟仍然很淡定:“我说了,不是调查,只是让我爸帮个忙,如果有关你的事情,告诉我一下而已。”

    这是靳父自己的人脉,虽然这是在龙城,但有些事情也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靳宸舟没有胡说,他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是头一回,更是第一次拜托他的父亲来帮忙,还是为了个女人。

    所以当靳宸舟提出这样要求的时候,靳父丝毫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他甚至有些欣慰。

    当然这些,顾芮也并不知道。

    “你居然去找你爸爸?!”顾芮好无奈的说,“你不是真的有病吧靳宸舟,这种事情值得去跟他说吗?”

    还在堵车,前面的车流也没有一点挪动的迹象,靳宸舟便捧着顾芮的脸,让她正对着自己。

    “我没病,我只是猜到了你要做什么,而我认为你这样做,也冒着一些风险。也许那个人还留有什么你并不知道的背景呢,那样的话你就算有这些证据也没有任何用。或者,万一顾琤给你的资料只是在引你入坑,你的做法就是主动上当,你知不知道会冒着什么样的风险?”

    “我当然知道。”顾芮耸了耸肩,“所有可能的后果我都想过。”

    “但是我先回答你的第二点,你不如我了解顾琤,所以我知道顾琤一定不会骗我,他不敢,而且他想要的更多,他也清楚如果他用假的资料来诱我上当,并不会真的伤到我,反而失去了他的机会。”

    “第一点……我不怕,人总是要冒险的,我不冒险这么做的话,要扳倒他并不容易。”

    靳宸舟听完顾芮的冷静分析,还想说什么,前面的车流却是已经开始有了动静。

    这段对话便戛然而止,靳宸舟盯着她的侧脸,顾芮的鼻尖很挺,有些翘,显得她的脸庞立体感更强,也如这个人所露出的强势如出一辙。

    但靳宸舟忽然想知道,顾芮以前不强势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即便没有能调查到过去都发生了什么,靳宸舟也能从现在已经了解到的状况知道一点那个过去的顾芮是什么模样。

    和现在截然不同,也同样极有魅力的顾芮,是他所错过的,因为这样,便更有想要去了解的冲动。

    只是那个机会注定了不会再有,靳宸舟只能够通过很多微小的事件去探知一二。

    “那个……还是谢谢你关心我,但这个事情你不用担心。”顾芮知道是靳宸舟父亲的帮忙以后,和之前的想法也有了些变化,没有再生气。

    只不过她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有所改变,靳宸舟的在意,还没有那个本事去让顾芮做出不同决定。

    “我查了下,发现你已经开始行动了,不过我建议,你的速度不要太快,会引起注意的,他如果怀疑了,也许会有紧急应对的办法,到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太顺利。”

    靳宸舟知道顾芮接下来要做什么,从王龙的事情他就能够看出顾芮的一系列计划,尽管他目前并不知道顾芮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做。

    “嗯,知道了,我会小心一些的。”靳宸舟的提醒确实让顾芮清醒了一点,这个事情她已经掌握了先机,反正她已经会是最后的赢家了,何必要让自己面对的风险太大呢?还不如走的稳健一点,让最后的利润能够更大。

    ……

    现在的网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宿禾意的消息,可记住她这张脸的人,已经存在了。

    也一定会有些存了照片的人,因此,宿禾意的这张脸,很快就被人熟知。

    在还记得她的人眼里,她身份颇为神秘,从之前姜宇安排人操作后,不少人就认为宿禾意家世很好,吃穿用度都很奢侈,是个有钱人。所以大家也都对她为什么会在游乐园里打工很好奇。

    顾漠为了不让宿禾意被太多人认出来,联系了园长,又给宿禾意换了个更少会见到游客的工作岗位,这样的话,宿禾意的工作也不太会被打扰。

    她的同事都不会在宿禾意说出来他们所知道的事情,这些顾漠都已经悄无声息的安排好了,那个导致宿禾意惹上麻烦的人已经被辞退了,也面临多种起诉罪名,宿禾意确实也是个值得心疼的受害者。

    不过就算宿禾意不在原来岗位上了,游乐园的游客也有种暴增的趋势,那些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冲着宿禾意的。

    只是他们大都失望而归,就算在游乐园里晃上一天,也没有机会见到宿禾意。

    但总是有些运气好的人,能够碰见宿禾意,看到她本人。

    碰见宿禾意的,也没敢上去和她攀谈,只是偷偷摸摸拍下几张照片,准备回去和好友们分享。

    不过当拍下照片的人在某个论坛上发出今天拍到的宿禾意照片以后,没多久就被管理员删帖了。

    在他被删帖之前,他的帖子下有人评论:“楼主运气这么好,居然真的看见当事人了?怎么样,有没有照片好看?”

    “没来张合照吗?”

    “真人美不美?”

    “我靠你运气也太好了吧,我也去了,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人,问也问不到。”

    那个人正想要回复,就收到了提醒,他的帖子已经被删除了……

    这事情做的悄无声息,快到连姜宇那边盯着的人都还没有来得及检测到。

    宿禾意不知道这些事情,她只是能够感觉到总是有人在偷偷看她,不过因为那些人也没敢靠近她,所以宿禾意也没觉得害怕。

    她等到晚上回家以后,就特别委屈的告诉了顾漠:“顾先生,他们为什么要看我,是因为我很奇怪吗?”

    “哪里奇怪?你一切都很好。”顾漠趁机捏了下她脸上的肉,笑道。

    “是吗?那他们为什么看我。”宿禾意鼻尖皱了皱,“就只是偷偷的看。”

    “没事,不要在意他们。”顾漠宽慰道,“他们只是听说了你长得很好看,想来亲眼看看而已。”

    宿禾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啊?!因为我好看来看我?”

    她显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因为她长得好看来看她,于是顾漠眯了眯眼,毫不心虚的解释:“就好像你会偷看我那样。”

    宿禾意:“……我,我哪有!”

    她今天反应奇快,完全没有被顾漠牵着鼻子走。

    “怎么,不承认了?”顾漠靠近她,“难道你以前没有这么做过吗?”

    “没有!”宿禾意不承认。

    顾漠尾音拖长:“真的没有吗?”

    “……也不是没有。”宿禾意扑到他肩膀上,脸颊贴着他的脖颈,不好意思的说,“而且顾先生你说错了。”

    顾漠颇有兴味的问:“我哪里说错了?”

    “我不是以前做过……其实我现在也会做的、”宿禾意傻乎乎的把自己老底全部交代了出来,根本就是不打自招,“现在我也会偷看顾先生。”

    宿禾意说完以后还在想,顾先生长得真好看啊,看他笑一下,她都觉得心情会变好。

    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一定就是顾先生了,没有什么能比顾先生好……抱着这样的想法,宿禾意脸上笑容甜的跟抹了蜂蜜差不多。

    顾漠心里一暖,脸上笑容也随之扩大:“真的?”

    “嗯、”

    顾漠当然知道她不会撒谎,更不懂用谎言去哄人开心,所以她现在说的话自然就是真实的。

    这样的宿禾意就是个宝贝,让顾漠想要好好的把她珍藏起来,捧在手心里,不准任何人来伤害她。

    “小傻瓜。”顾漠拉过她的手,让人换了个姿势依偎在他怀里,便吻上了宿禾意的嘴唇。

    他长驱直入的勾动,宿禾意便顺从的配合起顾漠的亲吻。

    这么段时间,她总算是学会了一点如何回应顾漠的吻。

    软软的触感让顾漠眼神渐暗,也把宿禾意搂的更紧。

    等他们分开,宿禾意呼吸也乱,表情也慌张了。

    她感受着自己加速的心跳,好不容易等着它平静下来,才对顾漠说:“我又生病了!”

    “不是告诉过你,这不是生病吗?”顾漠轻笑着说。

    宿禾意歪着脑袋看他:“那是什么?”

    顾漠唇边的笑容加深,话里带了几分戏谑:“这是心动的感觉。”

    “心动?”宿禾意突然顿悟,“所以我和顾先生亲吻的时候,就会有心动的感觉,像电视上那样。”

    “是,理解的很好。”

    宿禾意越说越起劲:“所以心动就是喜欢,心跳也就是喜欢……。”

    “好了。快去洗个澡,等下吃饭了。”顾漠看她再分析下去,怕是什么都能跟喜欢牵扯上,这可不是好事。

    宿禾意为自己又有了进步而开心,于是开心的去浴室洗澡。

    顾炎宝宝这个时候也都已经回家来了,他放下书包,抹掉了脸上的灰。

    顾漠看见,挑了下眉:“脸怎么了?”

    顾炎宝宝不好意思的说:“刚刚摔跤了。”

    他下车的时候没注意,磕了一下。

    顾漠眉心微拧,弯下腰,躬身去检查顾炎宝宝的状况,发现他的衣服上也只是有一点小小的刮痕以后,眉心的深度才舒展开。

    “保镖在做什么,连这也没能阻止。”顾漠沉声说了句。

    “是我的原因,爸爸你别生气哦。”顾炎宝宝挺了挺胸脯,“而且我没有摔伤的。”

    顾漠动作轻柔的抚摸一下小孩儿的头发:“没受伤就好,去把衣服换好。”

    他等顾炎宝宝回房间去了,便叫来保镖:“以后都仔细一点,别走神。”

    他教训的云淡风轻,没有太发火,也没有教训他们,这让保镖们舒了一口气。

    当初因为忽视而导致顾炎宝宝被绑架的那些保镖,现在也都已经没办法再继续混下去了,失职是最不能发生的事情、

    毕竟顾漠每年高薪养着他们,他们就需要为自己所赚的钱而付出应有的努力,不然他们凭什么能够从顾漠那里得到那样多的年薪?

    今天还好没有受训,但是他们也都感觉到了些压力。

    顾炎宝宝是个很令人放心的小孩儿,这些保镖在他身边,实际上根本都不需要为他操心什么事情,他几乎很少命令保镖,如果是他自己能够完成的事情,那顾炎一定是自己做的。他也没有许多小少爷的坏脾气,对保镖们都很礼貌。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导致这些保镖平日里也就掉以轻心了许多,根本没有那么认真的在工作。

    今天顾漠打点了他们一下,虽然没有发火,但那一句叮嘱,也意味着顾漠重视了这个事情。

    他们要是再敢跟之前那样,怕是以后的下场也会很惨了。

    宿禾意和顾炎宝宝差不多时间出来,宿禾意一把抱起来小朋友:“小炎你好重呀,我都要抱不动你了!”

    小孩儿长得快,抱起来确实不太容易。

    顾萌宝扁了扁嘴:“可是我也不能长得慢一点。”

    “没事没事,你就快快长大吧!”宿禾意比了比高度,“以后小炎要长那么高!”

    宿禾意把顾炎宝宝放在地上,又再次比了一下:“小炎一定能长这么高的!”

    顾炎宝宝说:“我要长得和爸爸一样高!”

    说完以后,他才捂住嘴巴,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如果是以前的宿禾意,这时候肯定听不出来顾炎刚才话里的意思意味着什么,但是现在的她虽然也没有办法完全理解,却是能够察觉出一些不同的。

    “顾先生有多高啊?”宿禾意奇怪的问,“我都不知道顾先生有多高诶。”

    她这么说的时候,都还没有能够想通关键。

    顾炎宝宝赶紧求救似的看向顾漠。

    顾漠倒是还很淡定,他反问:“你希望我有多高?”

    宿禾意摇摇头:“我不知道,顾先生这样就挺好的。”

    她说的小心翼翼,是在担心让顾漠不高兴了。

    宿禾意还记着顾漠不能走路这个事情,所以才会为他着想。

    “顾先生不是不能站起来嘛,小炎怎么知道顾先生有多高呀?”宿禾意总算是想到了关键所在。

    顾萌宝吐吐舌,闭上了嘴巴没说话。

    顾漠说:“你不是和我一起睡觉,不知道我有多高吗?”

    不过因为宿禾意每次都是蜷缩在顾漠怀里的,也从来没有注意过顾漠的睡姿是什么样。

    如果她有仔细观察,或许也能察觉到了。

    宿禾意嘿嘿笑着:“不知道呀,原来还可以在睡觉时候量身高的哦……”

    ------题外话------

    顾boss:差点就被发现了,还好还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