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几分钟,宿禾意的注意力就被今天的晚饭吸引过去了。

    那些吃的都是她最喜欢的食物,所以宿禾意早早就坐在了餐桌边上等待。

    “今天我们来了个新的老师,她在英国念书回来。”顾萌宝告诉自家爸爸,“我觉得她很厉害,以后我也能去英国念书吗?”

    “为什么不可以?去哪个国家,你都可以自己选择,只要你能够凭着自己的本事去。”

    顾漠是不会做花钱送儿子出国上大学这种事情的,尤其是像顾风那种,说出去都是顾家的笑柄。

    顾漠也不知道顾家怎么能有这样无能的废物小辈,完全不像是顾家人,做什么都不行,除了像垃圾一样的生活,浪费资源,便没有了任何作用。

    随便以后顾炎宝宝想要学什么,至少也得是靠着自己努力的。

    顾炎宝宝点点头:“爸爸我会认真学习的。”

    “出国是去哪里啊,我也想出国!”宿禾意来了兴趣,她知道很多人会出国去,她也知道那些地方和她生活的城市很不一样,只是并没有亲自去见过。

    闻言,顾漠便大致想了想之后的一些行程,然后说:“我会抽时间,带你们出去玩一趟,不过现在小炎上学了,时间得重新调整。”

    顾萌宝眼睛唰的亮起来:“爸爸,我可以提前安排好之后的课程。”

    幼儿园学的那些东西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有用的,他早就已经跳过了这个阶段,不过是暂时还要再准备准备,再直接去念小学而已。

    顾炎很聪明,这是一定的事情。

    因为顾漠在决定要这个孩子之前,为他的诞生挑选了最好最合适的基因匹配,确保之后生下来的小孩儿一定有着健康的身体和聪明的大脑。

    显然,顾炎确实继承了顾漠最优势的那些地方,至于他身上还有哪些东西是从母亲那里遗传而来,顾漠并不去在意了。

    这也不重要。

    “好,那我先让秘书安排,之后选择一个时间,带你们出去玩。”

    宿禾意也好久没出去玩了,而且还能出国,她也很开心。

    “顾先生我们去哪里玩?可以去很多地方吗?”宿禾意兴奋的想要一口吃成胖子,巴不得一次就能环游世界。

    “那就先去英国,之后的话……再慢慢来,以后有时间我就陪你们出去。”

    顾漠的行程安排都很紧张,所以只能硬挤出时间来陪他们,但顾漠愿意牺牲掉其他的时间来陪伴宿禾意和顾炎。

    在前几年,虽然有了儿子,但顾漠并没有太多感受到自己已经是个父亲了,所以男人的责任感更多是在家庭中诞生的,他现在也更重视顾炎宝宝的成长问题,这是个很好的变化。

    宿禾意恨不得立即就能去,不过现在肯定是没有时间,毕竟眼下最重要的除了些公事,还有顾家祭祖的事儿,所以最快也得安排在那之后。

    但顾漠仍然吩咐了姜宇去准备宿禾意的护照签证问题,到时候方便带着她出去。

    这是个小事情,顾漠吩咐完,也就没再管了。

    ……

    顾炎宝宝早上坐车去了国际学校,路上碰见了严屿小朋友。

    严屿小朋友念得学校没有那么贵,不过也很不错,而且就和顾萌宝的学校隔了半条街而已。

    所以他们在路口就碰见了,主要还是因为今天送严屿小朋友上学的人是叶予臣,他开着那辆霸气的奔驰大G,比旁边顾炎宝宝家的车子高出了许多。

    路口的红绿灯处,两辆车并排停在一起,两个小朋友就趴在车窗上说话。

    “今天是叶叔叔送你上学呀,真棒!”

    严屿小朋友高兴的说:“爸爸今天好早就来了呢!”

    虽说叶予臣要去他家里的时候,严熹微本来是没有开门的。

    但大清早的,这男人也不按门铃,只是有节奏的敲门,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周围邻居都听见。

    严熹微怕叶予臣继续下去吵到别人,只能开门将人放了进去。

    “叶予臣你可真是有办法。”严熹微冷冷看他一眼,“你这么早又想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送我儿子上学。”叶予臣一把就将小孩儿举在胳膊上抱起,丝毫不费一点力气,“怎么样,儿子,你同意吗?”

    严屿小朋友自然是立马答应的,他可高兴今天能够有叶予臣送他上学。

    男孩儿对父亲或许也有种天生的崇拜,男人的高大稳重让他觉得很向往,也会很有安全感。

    严熹微知道叶予臣这样做是好的,所以没有再说什么阻止的话,只是叮嘱道:“地址我发到你手机上,车子不能进学校,只能停在路边,那边停车位不好找,所以你最好在路口就把车子停好,带着他走进去。到时候一定要把小屿亲手送到他的班主任手上,你第一次送,最好再看到小屿进了教室再离开。对了,小屿的班主任叫……。”

    “叫黄佩,对吧,黄老师。”叶予臣凝视着严熹微的眼睛,沉声道,“她的电话是……。”

    严熹微诧异的愣住:“你都已经了解过了?”

    “当然,对于我的儿子有关的事情,我当然是要了解的。”叶予臣冲严屿小朋友眨了下眼,“这样以后我的儿子才能真正喜欢我这个当爹的。”

    严熹微忍不住说:“小屿一直都很喜欢你。”

    叶予臣便问严屿小朋友:“儿子,你更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严屿宝宝毫不犹豫的回答:“妈妈。”

    他当然会选择严熹微了,叶予臣再让他觉得亲近,也不过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短短时间而已,严屿宝宝还没有能够对他保持足够的信任,所以叶予臣在严屿宝宝这里的地位,还有待提升。

    严屿宝宝说完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叶予臣说:“看吧,这就是我要努力的原因,你一个人养了他这么几年,你才是他最重要的人。”

    严熹微叹了口气:“以后你多陪陪他就好了。”

    叶予臣眉峰微扬:“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让他更喜欢我。”

    严熹微撇了撇嘴,虽然那个状况还没有发生,她光是想一想,以后某一天,严屿小朋友再也没有现在这样重视她这个妈妈了,反而每天都把叶予臣挂在嘴边……嗯,严熹微觉得那个画面还是很令人伤心难过的。

    毕竟这孩子是她自己辛苦生下来并且养育到现在的,独自一个人把严屿宝宝养到现在,这中间吃过的苦,别人也难以想象。

    更不要说她本来就受着内心的折磨,日子实际上很难过。

    好在小朋友实在是个小甜心,才让严熹微觉得自己所有的坚持是有意义的。

    就在严熹微微微失神的时候,叶予臣便继续道:“这样,最喜欢的人就只有我了。”

    “……”严熹微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然这种话怎么会是叶予臣说出来的呢?

    只是当她看见叶予臣的表情,又发觉好像刚才听到的并不是什么幻听。

    而是叶予臣真实说过的话。

    严熹微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立即转过头,不再去看叶予臣。

    她不停的催眠自己,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已经过去了,那肯定就是没有发生过。

    严熹微才不愿意相信这是真实的,因为她特别害怕自己会因为叶予臣这么一句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就产生了动摇,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态度坚定。

    叶予臣这个人也如过去那样的可怕,那么轻易的就能够影响到她的情绪。

    刻意忽略掉叶予臣说了什么,严熹微去把早餐端出来,顺便问了叶予臣一句:“你吃早餐没有,要不要一起吃。”

    “好啊。”叶予臣炙热的视线就停留在严熹微脸上。

    严熹微在整个吃饭的过程里,都在努力的减少与叶予臣目光对视的机会,男人的眼神太深太厚了,她不敢看进去,怕多看一眼,她就会陷进去,无法自拔。

    好不容易捱过了这一顿早饭,严熹微有些着急的说:“你去送小屿吧,我就先走了。”

    “妈妈!”严屿宝宝叫住了严熹微。

    “什么?”

    “你今天忘记啦。”严屿宝宝嘟起了嘴巴。

    严熹微这才突然想起来,凑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晚上见宝贝儿,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妈妈你也是!”严屿宝宝这才高兴的跟着叶邢之走了。

    在到幼儿园的路上,叶予臣说:“儿子,准备准备,你要改名字了。”

    “改什么啊?”

    “当然是改成叶屿。”叶予臣念着这个和自己名字有些相似的名字,便知道了严熹微的用意。

    可这也不一定就是严熹微真正的想法,叶予臣担心自己有些自作动情,也许严熹微给小孩儿取名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呢?

    严屿小朋友却是拒绝了:“不要!我要跟妈妈姓!”

    “可你是我儿子。”叶予臣淡定道。

    “那也不行的。”严屿小朋友很坚定,并不打算妥协。

    “行吧,随便,反正到了要改的时候,也会改过来。”叶予臣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纠结,甚至破坏严屿宝宝好不容易对他建立起来的好感。

    严屿小朋友是他叶予臣儿子,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叶家人,不然的话,他们已经会迫不及待的到龙城来看严屿宝宝的。他们要是真的来了,还不知道有多大的阵仗,所以叶予臣才决定暂时瞒着,过段时间再跟他们说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嗯,对于叶家人来说,他叶予臣有了儿子,还是严熹微生的儿子,这消息确实是足够的爆炸性。

    如果没有小朋友在这里,光是叶予臣告诉他们,说不定没有几个叶家人会愿意相信。

    ……

    顾炎宝宝说:“你还要念多久的幼儿园?”

    “我才中班呢!”严屿小朋友回答,“还有好久的。”

    他年纪本来就比顾炎宝宝的要小。

    “这样啊,那你还要在幼儿园呆好久,但是我很快就要去念小学了,我打算九月份就去。”顾炎宝宝告诉他,“以后我就是小学生了哦!”

    顾小朋友还是很激动这件事情的。

    严屿宝宝眼里满是羡慕:“小学生啊!我也想当小学生!”

    就好像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总是很崇拜五六年级学生一样,小朋友对于自己还没有到达的生活,总是充满了向往的。

    “你好好加油,说不定以后也能提前去跟我一起念。”顾炎宝宝鼓励着他,虽然像他这样的小朋友本来就很少,根本就是个例。

    “好的,我会加油的!”

    正好绿灯亮起来,叶予臣说:“走了。”

    小朋友们说了再见,便各自往自己的学校去了。

    这次见面之后,他们也都没有料到,他们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再也没有能够见到对方……

    叶予臣把严屿小朋友送到了幼儿园,找到了小朋友的班主任黄老师,将小朋友交给她:“黄老师,我是小屿的爸爸。”

    黄老师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严屿小朋友的父亲,所以看着叶予臣,还沉默了那么点儿时间,才回过神来:“严先生你好,这还是头一回见到您呢。”

    叶予臣轻描淡写的道:“之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有呆在龙城。”

    黄老师明了的点头:“这样啊,怪不得呢。”

    “小屿,和你的爸爸说再见,就回教室去吧。”黄老师温柔的对严屿宝宝说。

    “爸爸再见。”严屿宝宝挥挥手,背着小书包往教学楼走去。

    他的小小身影倒映在叶予臣的眼眸里,隐约和严熹微的背影重叠。

    叶予臣这段时间时常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他和严熹微竟然真的有了个孩子,而且已经现在这样大了。

    小朋友是个极其鲜活的生命,他的存在也提醒着叶予臣,他错过了多少的时间,不只是没有看着严屿宝宝成长而已,也错过了属于和严熹微的岁月,他们在过去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分开过,直到那一年严熹微从京城离开,到现在。

    如果他没有找过来,大概严熹微也不会再回去,说不定根本不会让他知道严屿宝宝的存在,也不会告诉他,她都经历过什么。

    叶予臣的神色有些阴沉,他不明白严熹微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甚至于背叛他。

    然而到现在,严熹微也不肯给他一个回答,他们仍然徘徊不前,离和解差了十万八千里。

    叶予臣认为该生气的人不只是严熹微而已,他同样对她的做法气极了,要不是因为实在不舍得对严熹微做什么,他的方法也能更加简单粗暴。

    黄老师被叶予臣的脸色吓了一跳:“严屿同学的爸爸你怎么了?是对我们学校有什么不满意吗?您可以直接提出来的其实。”

    “没有,老师您误会了,我没有对学校有任何的不满意,只是刚想到一件工作上的事情而已,也和您没有关系。”

    黄老师这才轻松了一点。

    叶予臣又和黄老师聊了些严屿宝宝的情况,才离开幼儿园。

    以前错过了什么,叶予臣现在都要将其补起来。

    他送完了严屿宝宝,又开车去了顾氏集团。

    反正他现在已经拿到了通行令,可以很随意自由的进入严熹微的部门,严熹微就算想要阻拦也没这个办法了。

    这件事情拿给部门里的其他人知道以后,现在公司里关于叶予臣和严熹微到底什么关系的讨论已经越发厉害,很多人差点都要忘记了之前在他们心里,叶予臣和顾芮才是一对。

    还有一个原因也是顾芮搬来这边上班以后,靳宸舟仍然在做他的助理,所以他们同进出的机会也很多。

    ------题外话------

    嗯,两个小朋友暂时见不到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