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 VIP76-77 头疼难忍今日一更
    他知道别人为什么重视,所以这个时候也很在意。网

    在顾萌宝看来,自己妈咪的名字被写进族谱,也就意味着妈咪彻底成为了他们顾家人,这样妈咪也就不会离开了……

    虽然小家伙并没有表现出来,看起来也一直淡定,但在他的心里,仍然在悄悄的担心宿禾意会离开他。

    顾炎知道宿禾意和他并不是真正的亲人,宿禾意也不是他真正的妈妈,但他已经将宿禾意认定为自己最亲的亲人之一了,就不会再去在意他从来都没见过的那个女人。

    而且顾炎宝宝之前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对其他试图打顾漠主意的女人都那么的敌意,甚至于就算不是为了做他后妈的女人,他也懒得去搭理,却偏偏在宿禾意这里,打破了他之前所有的惯例。

    从看见宿禾意的第一眼起,顾炎宝宝就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没由来的亲切,让他想要去黏在她身边,就算只是听她说说话,都觉得会很开心。

    所以,他希望宿禾意能够永远都呆在他的爸爸身边,永远都是他的妈咪。

    顾漠道:“还没有。”

    小朋友陡然间有些失望:“还没有吗,为什么呀?”

    顾漠看出来他的情绪,解释说:“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这件事情我和你说过,你明白的。”

    顾炎宝宝还记得自家爸爸说过的话,顾漠说过,要等妈咪恢复了以后,他们结婚,因为那样才是尊重宿禾意的做法。

    好吧……小朋友虽然还没有能够满意,但既然爸爸都承诺过了,一定会有那样一天的!

    宿禾意听到他们的对话,走向房间的脚步都有几分不自然,不过正在谈话的一大一小并没有看到。

    宿禾意咬着手指,苦恼的想,她什么时候能和顾先生结婚呢,结婚好像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从顾家回去,顾芮整个人仿佛脱力一样的在床上睡了个昏天地暗,也完全没管其他的事情了。

    今天所有的事儿她都交给靳宸舟去处理,只要不会让她丢掉工作的麻烦,都不用来找她。

    靳宸舟也处理的很好,在顾芮睡醒之前,还真的没有来打扰她睡觉。

    于是顾芮再醒来,天都已经黑了。

    靳宸舟在客厅里坐着,顾芮披着睡袍走出去,就看到他认真处理工作的背影。

    男人背脊宽阔,会给人极强的安全感,微微弓着的脖颈形成一个极为漂亮的弧度。

    “今儿辛苦你了。”顾芮冷不丁出声,跟幽灵差不多的晃到了靳宸舟背后。

    靳宸舟扭头看她一眼,嘴角勾起来:“醒了。”

    “嗯,睡了一下午,都晕头了。”差点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尤其是刚刚出来看见靳宸舟的时候,顾芮心里升起了极强的不确定感,就好像这个人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一样。

    他成为了突然的不确定因素,在某一天降临到顾芮的世界,接着就开始不断带来新的东西,让顾芮的世界发生了悄然变化。

    尽管顾芮认为靳宸舟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可现实是不容撒谎的,有些东西假装不来。

    “饿了么?”靳宸舟仰头看着她,黑眸里倒映着她的脸。

    “嗯,出去吃?”顾芮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都这个点了。”

    顾芮如果现在再做饭,做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再说靳宸舟今天估计也够忙的,找不到她的事情大都只能让靳宸舟自己去解决,到这个点了还要做饭,顾芮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良心的,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来继续压榨他。

    “不出去了。”靳宸舟站起来,勾着顾芮的肩膀往厨房走,“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本来打算如果你再不睡醒的话,我就会去叫醒你。”

    厨房的门关着,等到靳宸舟打开了门,她就闻到了里面扑鼻而来的香气,饭菜的香味勾起了顾芮的馋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真香啊。”

    靳宸舟嘴角上扬:“是不是觉得我的厨艺又有了进步?”

    虽说做每一道菜都好像有着固定的工序,但每一个环节的细微差别,都会让最终的饭菜有着完全不同的味道。

    所以厨艺这东西也是需要细心去钻研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照着菜谱做出足够美味的食物来。

    “嗯,是有进步。”顾芮倒是很直白的夸奖,这男人刚开始做菜也就是很普通的水平,但现在完全有了大师级别的水准,当然这也不乏顾家厨师的传授,让靳宸舟知道了许多做菜的诀窍,很多东西都是王大厨自己花了几十年时间研究出来的独家秘方,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

    看在顾芮的面子上,王大厨才教会了靳宸舟。

    “这两天我都问过了。”顾芮倚在门框上,看靳宸舟一点点的摆盘装碗,“他还不知道那个事情,应该是没有打草惊蛇的。”

    那些送上去的证据,确实正在发挥应有的作用。

    也证明了这一次顾琤并没有骗她,不过这种为了其他目的而来的不再欺骗,并不会让顾芮去感激他。

    “既然这样,你想做什么,就继续往下做吧。”靳宸舟背对着顾芮,他的表情她也还看不到,“我知道我不能让你改变的决定,既然这样,我就帮你做成功这件事情好了。”

    顾芮心里一动,有些复杂的问:“你都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却还是想要帮我?”

    靳宸舟放下锅铲,猛地转身过来,一把将顾芮推着递到了墙上。

    他恶狠狠的盯着她:“既然你也没有告诉我的打算,那就不要来挑战我的耐心,我现在不问,不代表我不想要知道,这个话题我们最好不要谈。”

    不然,靳宸舟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从顾芮这里知道真相。

    但他一直在按捺自己,试图更为冷静的去面对顾芮的隐瞒。

    他猜测顾芮的秘密应该有所苦衷,就算他现在还不知道在顾芮的过去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但那些事情一定曾经伤害过顾芮,才会让她给如今的自己建筑起了一层厚厚的外墙,没有几个人能够靠近。

    所以靳宸舟才那么的嫉妒顾漠,每次他在顾芮的城墙下面晃荡,试图找到能够进入她那座城堡方法时,总是能够看到顾漠就站在城墙上的身影。

    明明顾芮有着那样强的自我保护欲望,却完全不对顾漠有所防备,她给了顾漠太大的特权,让顾漠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她的世界,并且对她产生影响。

    只是想到这里,靳宸舟便有和顾漠也成为敌人的想法。

    靳宸舟甚至不会去怀疑,如果是现在,让顾芮在他和顾漠之间做出选择,顾芮根本都不会犹豫的走向顾漠。

    靳宸舟忍受着这样的折磨,他发誓,一定要让顾芮的心里放下的全都是他的身影,再也不是顾漠。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顾芮率先移开了视线。

    她有些艰难的说:“那就不要聊了,我们吃饭吧。”

    靳宸舟也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只是略带惩罚性的在她唇角咬了一口:“你记住,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主动交待一切。”

    顾芮没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这个问题。

    吃过饭,顾芮坐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拿着手机问靳宸舟:“今天是不是一个好时机了?”

    “嗯?”靳宸舟站在她身后,定定注视着她。

    “上午刚和顾琤见过面的,但是我还没有和他聊过,这个时候依照我的性格,应该会主动联系他了,对吧?”

    “如果你想要找他的话,现在是时候了。”

    时机把握很重要,为了避免顾琤发现顾芮根本没有相信他,所以顾芮的表现一定要符合她的性格特点。

    顾芮往后躺了躺,抬眼就看到了靳宸舟刀削般的英俊脸庞。

    年轻的,充满了迷人魅力的一张脸。

    顾芮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

    “行,那我现在就联系他。”

    靳宸舟眼底弥漫起一层不易察觉的笑:“你刚才是想要和我商量事情吗?”

    顾芮反问他:“你觉得呢?”

    “既然你这么问,那我就当做是了。”靳宸舟走过去,俯身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我这个人很擅长自以为是的。”

    顾芮瞥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打击他的话。

    靳宸舟又问:“需不需要我避开?”

    顾芮握紧了手机,最终只是摇了下头:“无碍,也不会说什么。”

    她当着靳宸舟的面打通了顾琤的电话,顾琤的声音传出来的瞬间,顾芮眼中就升腾起了浓烈的恨意。

    但是她要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更要带着几分隐忍和挣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顾琤去彻底的认为,她已经上钩了。

    “这次你帮了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是你绝对不要想我再和你有什么关系,绝对不可能。”

    顾芮感觉自己的语气很逼真,连她自己差点都要相信了她其实已经在考虑是否原谅顾琤,并且陷入无限纠结当中了。

    “我和你说过的,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你也不需要因为此对我欠什么人情…。当年的事情我有很大的责任,如果那时候我更果断一点去帮助你,我也不会让你误会了我这么多年。”顾琤的语气听起来很遗憾和难过,好像真的在为当年的事情感到自责。

    顾芮果然一听就炸:“我误会?我什么地方误会你了?顾琤你做过的事情难道不是事实吗?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像我一样,而不是被你说成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芮芮!是我不好,当年的事情是我太过急功近利,我那个时候以为,我是没有朋友的,你和我做朋友也是有所目的,我太过自私,才对你说了那些伤害你的话,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想的,我不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我早就后悔了,可我也知道我没有那个资格再来恳求你的原谅。”顾琤把当年的事情解释了一遍,总之就是试图摆脱自己的问题。

    “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

    “我不求你原谅我这一点,这就是我的错,我认,只是当年那个事儿……我也曾经试图帮你,但是我没有那个能力帮忙,你也知道的我那时候处境有多么的困难,我连自身都难保了。”

    顾芮在心里冷笑,顾琤难道以为她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吗,竟然还会试图用这样的借口来忽悠她,真的当她顾芮还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啊?

    把顾琤骂了千百遍以后,顾芮再开口,语气就变成了带着几分疑惑的不确定:“你想过要帮我?我不信,顾琤你根本不可能那样做,而且你从头到尾都只想着你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想要帮我。”

    “我若是真的不想帮你,又怎么会这么多年都一直在默默的搜集那些线索?我看出你想找他们报仇,所以我也试图去帮你……”

    顾芮知道顾琤这也是在探底,顾琤想知道顾芮到底是不是有计划的在报仇。

    她的真实想法绝对不能让顾琤知道,不然顾琤很有可能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去和那些人合作,这样对顾芮来说太不利了。

    顾琤这个人现在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给顾芮挖坑,想让顾芮主动跳进去。

    “顾琤,我没有那个心思去报仇。”顾芮的声音变得虚弱无力,“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愿意再去回忆,也不想再和那些人有任何的牵扯,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为什么又要不断的提醒我想起来?”

    顾琤有些难以置信:“你真的放下了?那王龙的那个事情……”

    “真不是我做的,和我没有一点关系。”顾芮解释,“我也是在知道他出事以后,才出于商业利益去收购他的公司,不管出事的人是谁,我都会那么做。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给了我那些证据,我根本都不会再做什么,事实上我之前对你说的,都是气话而已,顾琤,不管这次你不是在骗我,我都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你。”

    反正都是在演戏,那就演的逼真一点。

    等到这通电话结束的时候,顾芮对顾琤的态度已经明显软化了。

    “好了,虽然暂时还没有‘原谅’他,但是顾琤应该也觉得有希望的。”顾芮把手机仍在一边,长舒一口气。“演戏真够累的,尤其是和这种人演。”

    靳宸舟蹲在她身边,直勾勾看着顾芮:“你每天这样,不觉得辛苦?”

    “你告诉我,怎么样不辛苦?”顾芮顺势抓过靳宸舟的手臂枕在自己脑袋下,“每天工作,下班回家,吃晚饭,就算是普通人的一天,也很辛苦,我这样,不是和大家一样吗?”

    在顾芮看来,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很正常的生活。

    因为她没有这样付出,她就无法拥有她想得到的。

    “你很清楚,这样的辛苦并不一样。”靳宸舟把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盖在了她的眼睛上,“你身上的包袱太重了,你这样走下去,迟早会将自己压垮,为什么你不能够学会放松放松?”

    视线被遮挡,眼前一片黑暗。

    在这样的黑暗里,人的精神好像也能松懈下来,因为看不到,所以没有那么多的复杂与猜忌。

    顾芮无奈的笑了:“靳宸舟,我和你不一样,真的,我如果不这样,就活不下去了。”

    靳宸舟是什么人呢,他是靳家唯一的少爷,他不仅仅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他从出生开始就站在了许多人无法抵达的终点上。

    还不只是这样,靳宸舟所拥有的是根本难以想象的一切。

    皇城脚下的世家子弟,自然是身份不同的,他前呼后拥,肆意张扬,反正不管做什么,他背后都有人支持他。

    其实顾芮也知道,她是顾家的人,起点和普通人当然也是不同的,但她生活在顾家所经历的,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过去。

    而且她遭受到的。恰好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所以她才有些羡慕靳宸舟,光是从他最近偶尔讲到父母时候的语调和情绪,顾芮就能分辨出,靳宸舟生长的环境一定平和温柔。

    “以前是这样,但以后一定不是这样了。”靳宸舟在她耳边低喃,“我都来了,你还怕什么?”

    ……

    宿禾意觉得有些头疼,是在她睡下以后才感觉到的。

    以往这个时候,她肯定都睡着了,但今天已经过了零点,宿禾意仍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不知道自己脑袋里鼓鼓囊囊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但在她闭上眼之后,好像总是能够听到一些嘈杂的声音,那些噪音不断的在她脑袋里回荡,提醒着宿禾意,让她没有办法入睡。

    而那些声音越来越响,嗡嗡的声音甚至于让她有些难受,头疼难忍。

    宿禾意抱着头蜷缩在被子里,好像这样就能够舒服一些,可她仍然没有办法摆脱那些东西。

    到底是什么?是谁在说话?还是有谁在哭?

    他们都在说些什么,为什么她听不清楚呢?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