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严屿小朋友也不是太喜欢哭的小孩子,只是因为顾炎宝宝的话,吓到了而已。

    尤其是他立马想到了自己并不能够回去龙城了,不仅不能够见到自己的好朋友顾炎宝宝,还不能去幼儿园看到自己的同学们。

    小孩儿本来就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感到害怕,尤其即将面临的是一个他完全没有见过的陌生环境,

    所以他这个时候的眼泪汪汪其实也是正常的反应。

    只不过相对的,接电话的顾炎宝宝要更加淡定而已。

    毕竟顾萌宝很清楚,现在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可以联系到彼此的,而且还可以坐飞机,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见面了,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当然,这个时候的顾炎宝宝也还没有体会过距离带来的许多不确定性,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那你告诉小屿,让他不要难过。”宿禾意也不知道严屿为什么会难过,只能瞎出主意。

    好在顾炎宝宝这么说了以后,严屿小朋友倒是真的没有觉得很难过了。

    “那小炎你要经常找我玩的哦,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顾炎宝宝说:“当然啊,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就算不能经常见面有什么呢?顾炎宝宝想,好朋友才不会因为这样就不是朋友了呢!

    挂了电话,顾炎宝宝才露出了几分失落,他抱住了宿禾意,瓮声瓮气道:“妈咪,你说为什么大家都不能够呆在一起啊,都呆在一起不好吗?”

    宿禾意抚摸着小孩儿软软的黑发,轻声说:“因为世界太大了吧,所以才不能每个人都呆在一起。”

    更深沉的原因,宿禾意也说不出来了。

    她看着怀里的小孩儿,笑了笑:“没关系啊,我还和小炎在一起的。”

    “妈咪你不能离开我哦,你要一直和我呆在一起。”顾炎宝宝紧紧搂着宿禾意,不肯放手。

    “嗯,我不会离开的,我这么喜欢小炎。”

    宿禾意这时候也不知道,不能够呆在一起的原因,不只是因为这个世界太大了而已。

    还会因为好多无法控制的人和事驱使着分离。

    顾漠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顾炎宝宝今天的黏人。

    “怎么了?”他沉声问。

    宿禾意偷偷告诉顾漠:“小炎的好朋友离开啦!”

    “哦,是严屿。”顾漠想着叶予臣的速度倒是挺快,白天才把生意上的事情处理好,晚上就带着严熹微和严屿离开了龙城。

    顾炎宝宝看到顾漠回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继续抱着宿禾意。

    但是他又有些想念自家爸爸的怀抱。

    注意到了小朋友期待的眼神,顾漠失笑道:“过来,到我这儿。”

    顾炎宝宝立马欢快的爬上了顾漠的腿,窝在他怀里。

    小朋友奶香奶香的,乖乖靠着顾漠,另一只手还不放心的抓住宿禾意。

    “今晚我们能够一起睡觉吗?”顾炎宝宝紧张的看着顾漠,“就今天一晚上就可以。”

    顾漠看了看小朋友,又瞥了眼宿禾意的神情,然后点了头:“好。”

    他显然也不自觉的心软了,这么个乖巧的孩子,他也舍不得说拒绝的话。

    而且……宿禾意刚刚也没有拒绝、

    既然宿禾意不抗拒与他的同床共枕,他当然会很乐意,无非就是在某些时候需要受到点儿折磨罢了。

    等到晚上的睡觉时间,今天的顾萌宝可谓是特别着急的爬上了床。

    他睡的是一张1。5米的双人床,睡下顾漠和宿禾意以后,就只有中间一小块地方给他。

    但小朋友并不介意,他就想在自己的床上,同时挨着爸爸和妈咪。

    最近顾炎宝宝和顾漠宿禾意一起睡觉的次数也比之前还要多了,以前的他是不需要这样的,但或许是最近得到的宠爱更多,小朋友的天性也有了些释放。

    实际上以前的他也是有那样想法的,只是因为以前身边没有一个母亲,顾漠的性子本来也是很冷的,他并不擅长如何做一个父亲,所以顾炎宝宝很多时候只能自己学着长大,有着超过这个年纪小孩儿的成熟。

    但是当宿禾意出现以后,她给的满满爱意,让顾萌宝体会到了被人疼爱的滋味,顾漠也开始学着重新去做一个父亲。

    所以小朋友现在在他们的面前,才会有那样的童真一面。

    顾漠现在也觉得,之前他给予顾炎宝宝的关心太少了,所以现在能弥补一些就是一些。

    如今时常反思自己的顾漠已经比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

    每个人都有缺点,只不过有些人也许永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有些人可能就有他们的改变。

    顾漠现在做出的改变便是学着成为一个更加合格的父亲。

    小朋友睡在中间,床头灯昏黄,他把脸埋在被子里,小小声的说:“今天有没有故事可以讲给我听啊?”

    宿禾意不好意思的说:“我不会……”

    以前每次都是顾炎宝宝给她讲睡前故事,毕竟宿禾意的知识储备,还不如小朋友呢。

    顾漠嘴角翘了翘:“我来讲吧,想听什么?”

    顾漠也不是一个优秀的睡前故事讲解员,不过小朋友也没有那么的在意自家爸爸都说了些什么,他只是很享受这样的经历而已。

    能够和爸爸妈咪睡在一起,有他们的陪伴,小朋友已经很满足了。

    最近的顾炎宝宝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也是可以耍性子闹别扭的,因为现在也有人会娇惯他了。

    等故事讲的差不多,顾炎宝宝已经靠在宿禾意的肩膀上,睡着了。

    宿禾意对顾漠“嘘”了一声:“他睡着啦!”

    顾漠便捏了捏宿禾意的鼻子:“那你也乖乖睡觉。”

    宿禾意吐吐舌:“可是我还不想睡呀,我现在还不困的。”

    顾漠板起脸:“忘记早上医生检查的时候对你说什么了吗?”

    “可是我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我说有就有。”

    顾漠凶起来的时候,表情严肃的很可怕。

    宿禾意只能装模作样道:“好嘛好嘛,那我马上就睡觉!”

    “闭上眼睛,睡不着就数绵羊。”顾漠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数绵羊这种方式还真的是有些没用。

    宿禾意倒是真的闭上眼睛数了几只,但数着数着,她反而更加的精神。

    于是宿禾意只能在昏暗里碰了碰顾漠的手臂:“顾先生,我睡不着诶真的。”

    睡不着能怎么办呢?

    还好他们中间现在隔着一个小朋友,顾漠不用和宿禾意太过亲密的触碰,不然他还真的又要遭受一次折磨。

    他只觉得最好不要再和宿禾意触碰了,不然今晚睡不着的人就会变成他。

    “顾先生我们也来讲故事吧不然。”

    “小炎已经睡着了,会吵醒他。”

    嗯,这个理由还真是用的很好。

    “哦,那好吧。”宿禾意勉强答应,又冷不丁说,“要不然我们换一种方式吧!”

    “换什么?”顾老板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宿禾意嘿嘿笑了两声:“顾先生我们来猜丁壳吧!”

    顾漠:“……”

    他果然还是小瞧了宿禾意,这种方法都能想得出来,也确实是他的小傻子了。

    “意意,我们聊一聊。”顾漠放沉了声音,“我问你一些问题,你仔细想想。”

    “什么问题?”宿禾意莫名感觉到了顾漠的严肃,她的心跳也不由加快了许多。

    顾漠循循善诱的问:“你的梦里,有个黑色的房间,那是什么地方,记不记得?”

    黑色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呢?

    宿禾意很认真在回想,黑色的……看不见周围的房间,死寂一片,好像从来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

    可是她的梦里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一个地方?那是哪里?

    宿禾意闭上眼睛,脑袋里某一块地方突然又产生了一股隐隐刺痛。

    她皱了皱眉,只是刚刚床头灯已经熄灭了,现在房间里黑暗一片,顾漠看不见宿禾意的表情。

    “顾先生,我,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会不会有什么惩罚?”

    顾漠错把宿禾意的语气听成了她在担心,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不会。没有惩罚,想不起来的话,我们就换成下一个话题。”

    宿禾意说:“那我们说下一个吧。”

    她有些头疼,不想再继续想了。

    顾漠问:“你现在记得的你认识的第一个人,是谁?”

    宿禾意差点脱口而出了祁叙的名字,但是突然又想起来祁叙让她千万要保密。

    为什么要保密呢?可是祁叙好像也是个很重要的人,她要不要告诉顾先生?

    在宿禾意心里,祁叙当然不如顾漠重要。

    可是她又觉得祁叙应该也是个好人,她答应过的事情也应该要做到,绝对不能食言。

    抱着这样的想法,宿禾意并没有说出来祁叙的名字。

    但她也没有撒谎,而是说:“我在医院。”

    在医院,这和顾漠所调查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区别。

    “好了,就到这里吧,该睡觉了。”顾漠想,有些东西确实不应该太过着急。

    现在宿禾意自己也没有办法想起来,在找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以前,也不能去逼迫宿禾意强行回忆。

    顾漠并不想要做任何伤害到宿禾意的事情。

    宿禾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又没有能够说出口。

    睡意逐渐侵袭,她的意识很快昏昏沉沉了。

    恍惚间,宿禾意好似听到了耳边有人在说话。

    “打一针……”

    “不会醒的放心吧……”

    宿禾意下意识的就心跳加速,好像有什么恨意瞬间席卷了她的脑海,让宿禾意满心的愤怒。

    再然后,所有声音就全部消失了。

    等宿禾意再醒来的时候,发现顾漠就在床边看着她。

    “意意,意意。”顾漠将她叫醒,“刚才做梦了?”

    宿禾意睁开眼才知道,已经天亮了。

    梦里发生的一切她又全部忘记,再也不记得自己梦见过什么。

    宿禾意摇摇头,抓住了顾漠的手臂:“顾先生,我记不得了。”

    “是记不得做过的梦,还是记不得自己有没有做梦?”

    这两种可能所代表的意义当然是不同的,所以顾漠才会这样问。

    宿禾意很久以后才回答:“应该是不记得做的梦是什么了。”

    她终于能够确定,她在自己的梦里经历了什么,只是当她醒来以后,有些东西就好似自我隐藏一样,跑到了一个宿禾意找不到的角落,并且关上了坚硬的门,甚至还上了一把锁。

    而这把锁,也许就是宿禾意自己亲手插进锁芯的。

    所以的记忆,也许都是她自己选择了遗忘。

    “别怕,以后在梦里害怕的时候,记得叫我的名字。”顾漠深深望进宿禾意的眼里,“即使是在你的梦里,我也要保护你,明白吗?”

    尽管要做到这样并不容易,但顾漠会给宿禾意灌输这样的想法,让她以后再害怕的时候,记得要想起他。

    “嗯,我记住了。”

    这时候顾炎宝宝都已经在洗漱了,宿禾意去找他准备帮忙。

    顾漠便把昨晚一直处于运作状态的睡眠记录仪器再次打开,去检查昨晚的检测成功。

    仪器上显示的结果让顾漠眉头皱的更紧,几乎能夹死蚊子。

    显然,宿禾意的睡眠很差,她整晚都在做梦,呼吸的绵长平稳与否,是可以反映睡眠状况的。

    虽然这些仪器的测验算不得百分百准确,但也能在某种程度上面证明,宿禾意在梦里遇见的事情应该是她很不愿看到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那样的难受呢?

    顾漠不由想,是否要和心理医生商量,用一些更为激进的方式去让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长此以往,宿禾意的身体肯定会受到影响,到时候就不能够让顾漠慢慢等待宿禾意想起来了。

    顾漠很少遇到这样让他纠结的事情,他现在仍然在犹豫当中。

    出门以后,顾漠便把早上的一个会议推迟,去了心理医生那里商量。

    医生的建议和顾漠的考虑一样,只不过要让顾漠做出决定,仍然很困难。

    “因为这个过程她会有些痛苦,相当于逼迫她在短时间内将自己最痛苦的经历都想起来。”

    顾漠握紧了拳头,眼神深不见底。

    他舍不得。

    只是想一想宿禾意遭受那样痛苦的场景,想到宿禾意有可能露出的难受表情,顾漠就心疼的无法呼吸。

    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宿禾意对他已经这么重要了,重要到她的一个表情就可以让他无法控制情绪。

    “我会再考虑考虑,尽快告诉你。”

    要做出一个选择确实很困难,一方面顾漠希望宿禾意快点好起来,而且不要因为那些查不出来的事情影响了身体健康。一方面,顾漠又舍不得宿禾意遭受那样的痛苦。

    这种挣扎导致顾漠的脸色很是阴沉,开会的时候也都没有一点缓和。

    导致顾芮都差点以为公司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等会议结束,她赶紧去找顾漠:“堂哥,是太叔公或者顾琤那边行动了?还是段颖那边又作妖了?或者是……您不会跟小禾意吵架了吧?”

    顾芮突然觉得,最后一个的可能性最大!

    可惜顾漠只是摇了摇头,仍旧神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堂哥,你这样很可怕啊,你可千万别吓我。”

    顾芮很多年没见过他有这样的反应了。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是发生什么了来着?

    哦,是医生说他有可能真的要瘫痪的时候。

    但是那一次好像也没有这么的吓人呐?顾漠可能还不是很清楚,他稍微皱一皱眉,强势的气场都能让周围空气冷冽下来。

    尤其他现在,脸色阴沉,嘴唇绷紧,简直跟阎罗王一个模样。

    ------题外话------

    顾芮:堂哥一生气,地球要爆炸。

    今天推荐好友的古言女强文《权宠之名门嫡妃》,女强男更强,男女携手虐渣,谱一曲盛世荣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