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漠谈完今天最重要的事情,便带着秘书小姐回了酒店。

    他们今天的主要行程到此结束,毕竟只是第一天到这里而已,也不会有太要紧的事情做,所以现在可以暂时休息了。

    而且一路赶来,还有时差需要倒,秘书小姐自己倒是还好,她最担心的还是自家老板。

    她很清楚,自从宿禾意失踪了以后,自家老板应该就没有睡过几个好觉,看他眼底的红血丝和眼睑下的青色就能够证明他的日子有多么难熬了。

    也许在外人看来,顾漠的生活和以前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秘书小姐每天都要和顾漠接触,当然会比那些人更加细致的观察到顾漠身上产生的变化。

    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家老板现在又变成了不近人情的样子,现在要是有人犯了错,也绝对别再想跟之前那几个月一样,还能够得到他的原谅。

    所以这时候,秘书小姐只希望老板能够多休息一会儿。

    虽然即便刚跨越了十来个小时的国度,现在身体已经撑到了极限,顾漠仍然没有任何的睡意。

    他只要闭上眼,脑海里就会出现宿禾意的脸,有关她所有的一切都前所未有的清晰,让顾漠根本没有办法去遗忘。

    仅仅两三个月的时间,宿禾意已经在他那里留下了深刻入骨的烙印。

    除非剜掉那一块心头肉,不然绝对不可能将宿禾意从他的心里剔除。

    “老板,咱们现在回去,您睡一觉,明天我会来叫您起床,然后我们再继续之后的会议……”

    秘书小姐把第二天的行程都汇报了一遍。

    顾漠闭着眼睛,声音沉沉:“等会儿你先回酒店,把行李拿进我的房间,我还有事。”

    “您去哪儿?行程单里面还没有,我需要加上去吗?”

    “不用了,私人行程。”

    顾漠并没有详细说明,但以秘书小姐的聪慧程度,其实也很快就猜到了。

    她大概猜到顾漠的私人行程应该和他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有关系。

    即使面上是来谈生意的,其实他是来找人的。

    秘书小姐没有多嘴,点点头:“好的,老板我明白了,您有任何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

    顾漠今晚的私人行程是要去这边的一个地头蛇,他准备先和对方见一面,然后再提出请求。

    这中间的各种关系,顾漠都打点的差不多了。

    他的这个忙,对方应该也不会拒绝,反正都是利益的交易,顾漠可以给对方想要的东西,那人就帮顾漠找人。

    尽管没有任何把握确定宿禾意就在这里,顾漠也依然试一试,至少要现在这里失败了,才换向下一个地方。

    顾漠到了提前订好的地点以后,发现这里是一栋很大的庄园。

    “顾先生,您请进……”来自欧洲的管家态度尊敬,迎接顾漠进了门。

    进门的时候,顾漠看到别墅的大厅里正在布置,看起来似乎是要举办什么宴会。

    管家注意到他的视线,心领神会道:“顾先生,今晚小少爷要和朋友在这里聚会,所以正在筹备,您放心,您和大少爷在三楼以上见面,小少爷的朋友们也不会上去,不会影响到你们的谈话。而且这里有两个院子,他们只会在前院玩闹,后院今晚也会很清静。”

    虽然顾漠约定好的时间并不凑巧,但这里主人也准备的很充分。

    顾漠对这些倒是无所谓,他只是来谈个事情而已,并没有别的目的,也不想要欣赏这个庄园有多么的壮阔漂亮。

    “明白了,谢谢。”顾漠跟着欧洲管家直接坐电梯三楼。

    训练有素的管家并不会因为顾漠坐在轮椅上,就对他有任何的鄙夷。

    这种令人感到自然享受的迎接方式,是这里一贯的水准。

    三楼的某个房间里,顾漠要见的人已经在等他了。

    顾漠看见对方,沉声道:“秦先生,你好。”

    “顾总,久闻大名。”秦寒展坐在沙发上,正好能够与顾漠视线平视。

    秦寒展梳着背头,黑发全部撩向脑后,露出饱满额头。他一双眼睛是蓝色的,眉眼轮廓也是西方人的深刻,但也看得出来东方人的气质。

    神秘而又危险。

    秦寒展对着顾漠点头微笑,但这笑容里满含森寒意味,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好在坐在他对面的人是顾漠,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估计也在看见秦寒展的第一眼就吓破了胆。

    秦寒展身上有种沾满鲜血的危险气息,他就像是黑暗里的帝王,主宰一切,毁灭一切。

    不过顾漠表情淡淡的样子,也不弱分毫。

    顾漠刀削般的凌厉脸庞上也不沾染半分笑意,他的冷酷绝然似乎是从灵魂里浸出来的,还有身上那股子矜贵的味道,傲慢而目空一切。

    他似乎丛林里的野兽,只是懒散散的伸出爪子,就能够将猎物撕碎。

    这两个男人有着相似的冷然气场,但又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

    秦寒展锋芒外放,顾漠华光内敛。

    “秦先生,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可以给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答应帮我找一个人。”

    敢和秦寒展谈条件的人并不多,秦寒展在A国的华人圈子里,是绝对的地下王者。

    他不仅掌控着这里大半的经济命脉,也把这里所有的黑暗力量拿捏在手中。

    那些不能放在阳光下的黑色产业,都是属于他的。

    所以顾漠才会一到A国,就来见这个地头蛇了。

    因为现在最能够帮上顾漠忙的人,确实只有秦寒展。

    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和秦寒展谈条件,但是顾漠有这个资格。

    秦寒展显然已经不满足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了,他想要跨向更远的地方,而顾漠可以帮助他做到。

    所以这个合作,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很有益处的。

    两个聪明的人,当然会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秦寒展做事干净利落,所以在顾漠给出了自己的条件以后,就有了决断。

    “我可以帮忙,你将你需要找的人资料都给我,如果有出现在任何一个城市华人聚集的圈子里,那一个星期之内,我就可以给你答案。”

    但如果找不到,那就证明宿禾意并没有在A国。

    顾漠也没有抱着一定要成功的想法,他已经做好了长期寻找的准备,一个城市不行,就换一个城市。

    一个国家不行,就换一个国家。

    只要她还活着,顾漠都一定会将宿禾意找回来。

    只有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才不至于失去生活里的动力。

    顾漠要和秦寒展合作的事情很复杂,所以他们也趁着这个时间谈论了起来,各种细节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

    到下班的时间,普西芬妮正在收拾东西,不少同事来邀约,打算去酒吧。

    普西芬妮黑没有回答,就有人笑着说:“她可不会和你一起呢,她的男朋友已经在外面等着准备接她下班了!”

    “哇哦,那我们可不要打扰你了。”

    “祝你今晚过个愉快的夜晚~”

    普西芬妮摇摇头,失笑:“没有,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你们误会了……不过我今晚确实已经有事儿了,所以不能和你们去酒吧,下次吧。”

    从证券所所在的大厦出来,普西芬妮就看到一辆黑色沉稳的轿车停在路边。

    她走过去,对驾驶室的男人勾起唇:“怎么这么早?我以为你忙你的事情还需要忙到很晚。”

    “想早些来接你。”

    “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晚宴,如果不是你的朋友举办,我肯定不会去的。”她说的很直白,也不客气。

    但男人丝毫都不觉得生气,反而宠溺道:“好,那今天还多谢你了,谢谢你赏光陪我。”

    “你又逗我。”

    “哪有,快上车吧。”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街道上,等他们中途又绕去换好了衣服,做好今晚参加晚宴的造型以后,天色也擦黑了。

    男人看着普西芬妮换上浅紫色的礼服出来,眼里浮起了不加掩饰的惊艳。

    她皮肤白的似陶瓷,所以这样挑人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反而仙气飘飘。

    普西芬妮的整个造型都美的让人窒息,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这条裙子还不错吗?……祁叙?”

    祁叙痴迷的看着她:“很美。”

    他站起来,走近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柔情。

    他想要伸手去摸摸她的脸,但是在伸手的一瞬间,她就躲开了。

    “祁叙…。你也该去换衣服了。”

    祁叙掩饰下眸子里的失望,他无奈的说:“禾意,你还是不能接受我。”

    普西芬妮,也就是宿禾意,普西芬妮是她的英文名字。

    宿禾意咬了咬唇:“对不起,你知道我的情况,所以……”

    “没关系,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可以继续等你,一定有一天,你能够接受我,我相信。”祁叙在她躲开自己以后,也就没有再对她做什么。

    他知道宿禾意很抗拒这样和人的接触,所以不会去做让宿禾意感到不舒服的事情。

    祁叙很快也换上了今晚的衣服,他身上的西装是白色的,很衬他的温柔气质。

    “不过今晚的宴会刚开始所有人都要戴上面具,我们还得准备一下。”还好祁叙早就让人准备好了,这个时候只需要拿出来就好。

    宿禾意不解的问:“怎么还是假面宴会?”

    “谁知道他为什么想搞这一出,估计是嫌平时那种宴会太无聊了,想搞些刺激的东西出来吧。”

    祁叙说的人是秦家的小少爷,秦寒展的弟弟。

    祁叙和秦寒展的弟弟有合作,两个人也算是朋友,所以今晚的宴会,得到邀约以后,祁叙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而且祁叙也有些自己的想法,他找对方也有事情要谈。

    到了宏伟的庄园以后,宿禾意下车前就戴上了蝴蝶面具,刚好很配她这一身紫色装扮。

    宿禾意身形高挑纤瘦,窈窕有致,丝毫不输身边走过的欧美人。

    祁叙对宿禾意伸出手,动作很绅士:“走吧,女士。”

    宿禾意原本是不太想要拂了祁叙的面子,毕竟这也只是种礼节性的行为而已。

    但在即将将手放到祁叙掌心的时候,宿禾意心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抗拒的声音。

    那个声音在对她说,她不能这样做。

    于是宿禾意扭头指了下天空:“看,今晚的云看的很清楚诶,挺漂亮的。”

    祁叙眼中弥漫了低落,但随即就露出了笑容:“嗯,明天应该又是个灿烂的天气。”

    两个人最终只是并肩走进了庄园,这里很大,占地豪气,修建的也格外华丽,别墅里的装饰更是充满了古典气息。

    而今天受邀来的客人很多,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各样的面具,所有人身上都藏着几分神秘。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

    宿禾意悄声问祁叙:“等会儿你先去找你的朋友,我们谈完事情尽快回家吧。”

    她知道自己很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也并不觉得这里的一切有什么吸引她的。

    因为脸上的表情藏在面具下,所以祁叙也没有办法看见宿禾意现在的神情,但他能够看见她嫣红似玫瑰花瓣,每一次的轻启闭合都充满了勾人的魅惑,那种毫不自知的又纯又欲的性感,让祁叙看的几乎移不开眼。

    他不知道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宿禾意,让她即便已经成为了原本的那个她,也依旧留着那时候的影子。

    但不管是什么样子,祁叙都很清楚,他有多么为她着迷。

    “嗯,等会儿我先去找秦二少,我会尽快解决完我的问题。”

    宿禾意点点头,虽说她并不喜欢这种场合,在祁叙找她的时候,她也依旧答应了,没有拒绝。

    因为宿禾意知道,她欠了祁叙很多,只是这样的事情而已,她一定是要帮祁叙的。

    况且这段时间,她也能够感觉到祁叙对她有多好。

    只是,宿禾意明白自己并没有因为感动就对祁叙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她也和祁叙谈过。

    祁叙的回答是,她需要去管他做了什么,都是他心甘情愿的。

    宿禾意也很无奈,暂时却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今晚来的多是当地华人圈子里的富二代们,也有一些A国人,都和秦家二少交好。

    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因此彼此之间都很客气,而且到了秦家的地盘,也都会收敛许多。

    当地并没有多少人敢同秦家交恶,惹到秦家,在这里就相当于断了自己的后路,所以没有几个人会做那样的傻事。

    别墅里此刻已有不少的客人了,宿禾意和祁叙走进去以后,就绕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你在这里坐着等我一会儿,我会尽快下来……不过你真的不和我一块儿上去吗?”祁叙眼神柔和,最后询问了一遍宿禾意。

    宿禾意知道,祁叙想让自己和他一起上楼,在某种程度来说,是想要带着她去见他的朋友们,这样的话,就相当于让所有人承认了她和祁叙的关系。

    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这样的机会很不多得,但是宿禾意没有这样的想法。

    她对祁叙从始至终都只有感激而已。

    看着祁叙上了二楼,宿禾意便自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短短的几分钟里,就已经有好几个男人过来询问她是否有伴,又是否有在今晚找一个新男伴的打算。

    宿禾意坐在沙发上以后,虽然没有任何多余的行动,可她只要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柔顺的黑发垂在肩头,礼服露出的一截锁骨白皙精致,散发着无形的魅力。

    很多男人的目光都不受控制的停在了她身上,尽管没有办法看见宿禾意的真实长相,可她身上不只是有那张脸足够吸引人而已。

    ------题外话------

    等下就要见面了哈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