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宿禾意不得不承认,顾漠的脸,非常好看。

    她只要多看上几眼,就会舍不得转移视线。无论怎么样欣赏,都觉得眼前男人的英俊脸庞像是一幅最完美的油画,每一笔都是细细描摹出来的精品。

    作为撒钱的人,顾漠自然是众星捧月的,即便在这个异国他乡仍然如此。

    而宿禾意只是和他问了声好,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顾漠被众人围在了中间。

    宿禾意能够感觉到,这个人离自己其实是有些远的。

    尽管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优渥起来,可跟顾漠这样的人生赢家比起来,那绝对是天壤之别。

    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宿禾意在心里反复问自己,却迟迟无法给出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对于自己忘记的那些记忆,宿禾意向来都报以顺其自然的想法,从来不想去强求。

    可现在见到了顾漠,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的特殊感情,宿禾意便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决定了,她那样肯定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

    宿禾意一贯的不太爱凑热闹,所以早早就坐在了角落里,抱着手机玩消消乐。

    不过可能是她的心绪没有办法平静,所以反复玩了好几次,都没有通过这一关。

    她卡在这里不上不下,逐渐都觉得心情烦闷起来。

    “普西芬妮~”凯米的声音又在宿禾意的旁边响起,宿禾意抬头就看到了这个男人正在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

    “干嘛?”

    “顾可是在那边哦,你看那边……”

    宿禾意顺着凯米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被几个金发碧眼的性感女人围在中间,显然,他的腿脚不便,并不会成为阻挡他受欢迎的理由。

    只要长得足够好看,审美这种事情是不会有太大东西方差异的。

    况且顾漠从来也不只是凭着长相而已,他身上的矜贵气质往往才是更加吸引人的。

    对于自己短时间内就明白的这一点,宿禾意又一次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如果继续呆在这里的话,我想他也许会被别人勾走?”

    “勾走就勾走了啊。”宿禾意满脸的无所谓,“我又不会对他做什么。”

    “看,你总是这么的口是心非,你明明很在意……你的余光在不受控制的往他那里看。”凯米完全是什么都看透的样子。

    宿禾意耸耸肩:“我才认识他多久?两天而已,我第一次见到他不过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他……有那样的想法?”

    凯米直白道:“你们啊,就是太过含蓄了,有时候呢,感情是一秒钟就会出现的事情,爱,本来就是无法用时间长短去论证的浪漫。”

    “……你说的倒是很好。”

    “普西芬妮,你相信我。”凯米盯着她,认真道,“我看得出来,你的眼睛在看向他的时候,会发光。”

    宿禾意有些错愕,因为她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

    “不如我再来帮你一下吧,让我们来看看,你倾心的这位先生,对你是否有同样的感情呢?”  凯米还真的是非常的乐于助人,在宿禾意证发愣纠结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件宿禾意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他突然附身朝着宿禾意靠近。过于亲密的距离让宿禾意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凯米立即抓住了她的肩膀:“别动,你不动我才能帮你。”

    宿禾意有些呆滞的问:“你要帮我什么?”

    “哎,虽然你的工作很厉害,可是在感情的事情上,你怎么完全没有经验?”

    宿禾意嘀咕了一句:“我本来就没有什么经验啊,我又没有谈过恋爱。”

    “没事儿,那就让我来教教你好了。”

    凯米依旧没放手,维持着这样的暧昧姿势。因为今天的晚餐是在一家意大利餐厅,座位旁边就是吧台可以喝酒,宿禾意坐在吧台旁边的小沙发上,凯米挡在她身前,附身离她很近,在其他的角度看上去,他们这样就好像是在亲密的互动。

    说不定还会以为他们正在……亲吻。

    只能说,凯米这个人确实是经验丰富,他用的这些招数,采取的角度,一般人还真做不到这么的精细。于是某个人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原本顾漠敷衍的就很烦躁,顿时有些后悔今天没有把秘书带过来。而在这个过程里,他的余光就没有离开过宿禾意的身上,始终在盯着她那边的动静。

    看到宿禾意在沙发上玩手机,他也忍不住在心里发笑,虽然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她现在玩手机的姿势和之前仍然一模一样。

    不过还没有心情愉悦上几秒钟,顾漠就看到了走向宿禾意的凯米。

    凯米一出现,顾漠的表情就跟布了一层霜差不多,眼神像能冻死人一样。

    “还没完呐?这样得有多久?”宿禾意十分忐忑,凯米做的事情她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她并没有想过要在顾漠身上得到什么,所以现在这样,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她很担心。

    “那就得看他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了……哎?”凯米话还没有说完,头顶的灯光就啪一声黑了下来,整个餐厅都一片漆黑起来。

    每个人在突然处在黑暗环境中的时候,都会需要一定的时间去习惯。

    凯米出于自我的保护,也立刻放开了宿禾意。

    而等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凯米揉了揉眼睛,发现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经不见了,他再往原来顾漠所处的位置看过去,更是没有见到轮椅上的人——嗯,连轮椅也一起不见了。

    凯米得意的翘起嘴角,看吧,他就知道他看的没错!

    治愈消失的宿禾意,其实并没有离开餐厅,只不过是被带到了厨房旁边的小隔间而已。

    “顾总?”宿禾意刚才还以为是凯米拉着她,结果等看到人以后,就发现并不是她以为的。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表情颇为严肃,看着有些严厉。

    “顾总?”宿禾意不确定的重复。

    顾漠没有开口,手指在轮椅扶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并不那么刺耳的声响在宿禾意心里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悸动。

    她看不明白眼前这个人在想些什么,在宿禾意看来,如果不是因为她对这个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大概也不会敢上前来接触他吧。

    即便他面容英俊,可但凡这个男人只要皱皱眉,都会很吓人。

    宿禾意还真的不怎么会应付这样的状况,导致现在她看见顾漠,心里都还是会很慌。

    特别是现在,她又搞不懂顾漠在想些什么,又忍不住的去思考他的想法。

    这样去揣摩一个人,过去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宿禾意以前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上什么人,她对感情这东西本来就是没什么概念的。

    而且她的记忆缺失了很重要的一段,现在的她其实还是像好几年前那样。

    那个时候的宿禾意,自然是没有什么想法去考虑感情的。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导致气氛越发的僵硬。

    偏偏外面还在放着动听的音乐,餐厅里有乐队正在演奏,但尽管那里很热闹,这里却像是另外一番天地。

    “以后不用叫我顾总了。”顾漠在宿禾意实在憋不下去,甚至于打算离开的时候,终于开了口。

    宿禾意看着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什么?”

    “可以换一种称呼,不用这么的客气。”

    宿禾意咽了咽口水,她想,不叫顾总叫什么呢?她和这个人又不熟……

    凭什么叫的太亲密?

    但是宿禾意这么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让她在短暂的疑惑之后,带着几分不确定的问:“那……顾先生?”

    顾漠的瞳仁瞬间紧缩,接着用一种非常难以言明的眼神盯着宿禾意。

    宿禾意觉得,这个人的眼睛里好像是有万千语言要说。

    可是这个人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只是让她不断的去猜测。

    这种感觉……有些难熬。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顾漠点点头,就这么轻易的把宿禾意放走。

    导致宿禾意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凯米在她重新出现以后,立即将宿禾意拉到了身边:“怎么样,你们的关系是不是有了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宿禾意摇头:“没有。”

    凯米有些诧异:“居然没有?那他带你离开这里,做什么去了?”

    宿禾意看着他,同样很不解:“我怎么知道?”

    那男人把她带走,又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她实在搞不明白顾漠的想法,但也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很神秘。

    凯米很是失望:“原本还以为刚才的刺激能够让你们的关系有所改变呢,哎,你们东方人真的很含蓄……”

    “好啦,你不要这么做了,我想他应该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不会做什么的,我也没有对他抱有任何想法。”

    “你不喜欢他?”

    凯米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惊讶的话。

    宿禾意哂笑道:“我有说过我喜欢他吗?”

    顶多不过就是……对他稍微有一点感兴趣而已,喜欢?绝对不可能喜欢的!

    宿禾意很清楚自己没有什么感情的经历,所以对待感情,也就会更加的谨慎。

    凯米看没有办法说服宿禾意,也就作罢了:“行,反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吧。”

    “谢谢你啦。”

    凯米摆摆手表示无所谓,他就是管管闲事儿而已。

    顾漠也很快回来了,所有人都坐在了长长的餐桌上开始吃饭。

    宿禾意坐的位置其实离顾漠有些远,但是并不妨碍她偶尔将目光越过人群,准确落在他的身上。

    顾漠吃饭的姿态很优雅,餐桌礼仪能够表现他受过很良好的教育,也生活在非常优渥的环境里。

    饭吃到后来,宿禾意自己这边还剩了很多食物,这个过程,她就只顾着偷偷打量顾漠去了,还得注意着不能被人发现她的偷看。

    至于顾漠到底有没有发现,也只有顾漠自己才清楚。

    餐厅外面就是泳池,今晚那里还会举行派对,许多人在吃完东西以后,就带着酒出去了。

    凯米也玩的很开心,拉着宿禾意去了外面。

    在出去之前,宿禾意扭头再次往顾漠的方向看了一眼。

    顾漠身边依旧围着很多人,看起来很热闹的样子。

    只是他坐在中间,眉眼的冷峻却自有一番孑孓感,让宿禾意恍惚觉得,这个人其实很寂寞。

    这种想法转瞬即逝,宿禾意在心里嘲笑自己,她是什么人,哪里来的资格去替顾漠那样的人考虑?

    他掌管着市值过千亿的集团,多金又英俊,就算他会感到孤单,也不需要她去同情。

    到了泳池旁边,宿禾意跟大家聊了几句,就又有些打退堂鼓了。

    她告诉凯米:“我去坐着。”

    “你不会又想去玩你的游戏吧?那种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儿的?”

    凯米来到这种交际场合,整个人更加的容光焕发,金发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宿禾意笑着拍他的肩膀:“好啦,反正你好好玩儿就是了,别管我。”

    凯米拿她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她走到旁边坐下,接着去玩游戏了。

    但这回宿禾意玩的并不认真,她似乎无意的选择了一个躺椅,刚好能够看见餐厅内部的景象。

    还能够瞧见顾漠的身影。

    男人的西装已经脱下搭在了椅背上,衬衫纽扣也解开了两颗,只不过在她这个角度还不能看见衬衫下的风景是如何的美好,但男人说话间滚动的喉结,也充满了无声的男性魅力。

    顾漠确实是一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安静的呆在那里,就足够的吸引人了。

    看了一会儿,宿禾意才重新开始玩游戏,不过这回却并不能够太认真。

    显然,她的注意力早就跑到了顾漠的身上去。

    胡思乱想间,宿禾意便回忆起了刚才顾漠的那个眼神。

    那双藏着复杂情绪的黑色眼眸,深不见底,像旋转着的黑洞,要将她都吞噬进去一样。

    真的是……我现在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宿禾意唾弃了下自己,开始反思起来是不是最近比较无聊,才会对这个认识没多久的男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泳池这边的气氛逐渐升温,这边的男男女女玩游戏都很放纵,各种火辣的场景上演,让本来还在玩游戏的宿禾意都忍不住抬头朝他们看了过去。

    她刚抬头,就看见那边有个大波浪卷发的性感女人正在爵士音乐的伴奏下,以一种非常魅惑的方式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是上衣……还好她里面还穿着一件银色吊带,但在脱掉那些衣服以后,她身材的火辣也展露无遗了。

    宿禾意差点都看呆了,这尺度也玩的太大了些吧!白天上班的时候都是西装制服什么的……晚上还真是玩的非常开放,她果然有点接受不了。

    宿禾意觉得自己确实不适合这种场合,便起身准备去找凯米,告诉他自己要走了。

    再待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宿禾意现在只想先离开这里再说。

    结果她刚站起来往那边走,就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醉鬼从旁边撞了一把,直接摇摇晃晃往泳池里摔去。

    !

    宿禾意那瞬间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她好像不会游泳啊?!

    嗯,这个时候的宿禾意,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实际上已经学会了游泳这件事情……

    落水的声音噗通响起,本来都在各自玩闹的人全都将视线放到了宿禾意这边。

    大概是每个人都喝了酒的原因,看到宿禾意落水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要去救她上来。

    至于宿禾意自己,她刚掉进水里想要呼救,就发现自己好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游泳。

    ------题外话------

    上一秒:啊啊啊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下一秒:诶?什么情况?怎么浮起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