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07章 小鲜肉一枚
    “管!我先从上到下的管。”温老太虎目一瞪,冷声道:“暖暖是因为你们受的伤,这看病抓药的银子,你们大房出。还有,月初,你放下剪刀,要闹事别在家里闹。刚才你们都动了手,也没谁吃亏,我就罚你们一起做晚饭去。”

    呃?还能这样?

    李氏一听,直接往地上一坐,捶着胸口拍着大腿哭了,“天啊,这还让不让……”

    “我还没死了,哭什么丧?”温老太一骂,“赶紧做饭去,一个个还要我给你们做饭吗?”

    李氏不敢嚎了。

    “娘,我和月如已经在做了。”温老二媳妇白氏从厨房探出头来,有些不安的瞄了李氏一眼。

    李氏哼了一声,“算你识趣。”

    温月初则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氏一眼,关上了房门。

    她最恨白氏的软弱了。

    如果不是白氏太过软弱,她当年也不会被好赌成性的温老二卖给镇上的孔老头做小妾。

    她现有多惨,当年白氏就有多心狠多没用。

    “月娥,去把菜浇了。”温老太实在不想太便宜了李氏母女,“老大媳妇,你也去。打今天开始,你们做足一个月的家务。”

    “娘。”厨房那边,白氏轻声的道:“菜,我和月如浇过了。”

    咝……温老太只觉脑仁生疼,这个老二媳妇真的……唉……有时,她都看不过眼。

    为什么会有这么软弱的人?

    宋暖听完,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她大概的了解了一些,晚上再问问温崇正,那个退亲是什么由来?她在这个家的位置有到底有多尴尬?

    房门被人推开,宋暖连忙闭上眼睛装睡。

    温老太站在床前,看了一会,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晚上,宋暖没有出去一起吃饭,她担心自己看见李氏母女就膈应得吃不下。反正她现在受着伤,不出去,也说得过去。

    “先吃点东西吧。”温崇正刚回来就进屋瞧过她了,不过,她装睡,现在晚饭熟了,他就先给她端了一碗。

    一碗野菜粥,两块野菜饼。

    相较前几天,已经改善了不少。

    宋暖坐了起来,接过碗,问:“哪来大米煮粥?”

    “现在不是正收着稻谷吗?秋忙,大家都要干累活,不吃不行。祖母去镇上找熟人先赊了十斤米面回来,你趁热吃。”

    温崇正解释一番,又指了指桌上放着的衣服,“那套衣服是我找五妹借的,你先穿着吧。”

    宋暖朝桌上看去,果然叠放着一套木青色的衣裳。

    “等天黑了,我能不能洗个澡?”

    貌似她来到这里后,便没有洗过澡。现在全身粘乎乎的,细细一闻还有一股子的汗馊味。

    “行!我吃完饭就去挑水回来。”

    “还要挑?”她记得李氏说温崇正的身体不好,便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悄悄的给他抚脉。温崇正低头看去,浓眉轻蹙,“你这是?”

    宋暖不松手,冲着他笑得像只狐狸,“没事!你是我夫君,我还不能牵牵你的小手,摸摸你的俊脸?”说着,伸出另一只手朝他脸上摸去。

    温崇正全身僵直,眯着眼打量着宋暖。

    这人不对!

    宋暖不可能这么大胆。

    他伸手扣住她的手,扯了下来,深邃的目光紧盯着她,“你究竟是谁?”

    “啊?”宋暖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是你的媳妇儿,宋暖啊。”

    这小子的察觉力很敏锐,不好胡弄。

    宋暖一面应付着他,一面听着他的脉相。呵呵!的确是病猫一只,不过,他体内蓄藏着一股劲儿。那天他能把李氏丢出房门,估计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

    温崇正扣着她的手不放。

    宋暖抽回手,“别挑了,现在天还热,晚一点,我们一起去河边。”她早想出去透透气了,心想干脆摸黑去河边。

    闻言,温崇正立刻反对,“不能去!我吃了饭就去挑水。”

    “为什么?我还想出去走走呢。”宋暖见他耳朵红了,低低一笑,道:“你别想多了,我又不跟你一起在河里洗。你守着,我洗。”

    “不行!你还病着,等我挑水回来烧热水,不能用河水洗。”说完,他就往外走,“你赶紧趁热吃。”

    “可是……”

    “别说了,听我的。”

    宋暖看着他急匆匆的出去了,不由低笑一声。这小子还真是容易害羞啊。小鲜肉一枚,她忍不住就想逗逗他。

    看来,她得低调一点,不能让人起疑了。

    宋暖喝了粥,吃了两块饼,感觉这几天以来,今晚这顿是吃得最饱的。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温老太的声音,“崇正,你上哪去?”

    “我去河边挑水,暖暖说想洗澡。”

    “天都黑了,就用家里缸里的水。”

    “不用,我去挑,很快的。”

    “欸……崇正,你小心一点。”

    “知道了。”

    宋暖听着,连忙去开门,准备跟去河边。这时,温老太推开门进来,四目相触,温老太惊喜的道:“暖暖,你吃了没有?”

    “吃了。”

    “暖暖啊,快躺回床上。这次啊,你多休息几天,好全了再下床。家里的活不多,有他们就行了。”温老太实在是怕她伤没好,又复发了。

    这个家很穷,就算是收了稻谷,交了税后,也不会再剩多少。一大家子十几口人,还有温晗要上书院,那点粮远远不够。

    穷人怕病,这话一点都不假。

    “我……我好多了,我听着崇正去挑水了,我想跟着去。他一个人,我担心……”

    宋暖吞吞吐吐的,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温老太听着,满面欣慰,携过她的手,笑眯眯的道:“暖暖,你是一个好姑娘。以后,崇正交给你照顾,祖母也放心。”

    “我……”宋暖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温老太见她这样,还以为她心有不甘,又劝道:“暖暖,温晗那小子辜负了你,你该气他。不过,现在你和崇正成亲了,以后就别对那事耿耿于怀了。以前,你祖父常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崇正虽然现在身子不好,便我相信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他是个好孩子,不会辜负你的。”

    等等!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温老太是怕她对那个负心汉念念不望?

    这个误会真是大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