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49章 死马当活医
    “在宋老二坟前?”众人一听,全部惊讶出声,齐齐看向张自强,“村长,这事?”

    张自强挥手,“走!看看去!”

    宋老二的坟在祖坟山上,那座小矮山坡上葬的全是村里的先人。据前他们的祖辈找了道士看过风水,所以就有了全村人共用的祖坟山。

    平时,没谁会上那里。

    太晦气了!

    阴森森的。

    半路,他们遇到了闻讯而来的宋家人。张自强当下就没给好脸色,指着吕氏就骂:“这孩子胆子多小啊,如果不是被逼得紧,他们怎敢上祖坟山?你们尽干这种缺德事,难道就不怕祖辈动怒,全出来找你算账?”

    吕氏张了张嘴,还没出声。一旁的宋老头也跟着骂:“缺心眼的娘们,如果我孙儿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吕氏暗暗扯了宋老大的衣袖,示意他帮忙说说话。

    宋老大扭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摇头。

    这个气头上,还是沉默妥当。

    他岔开了话题,“村长,我们还是先去找人吧?”

    “嗯,走,看看去。”众人浩浩荡荡的前往祖坟山,那里已经有不少胆大人的候着。

    “村长,这两个孩子都不省人事了,许是这么多天都没喝东西。”

    “村长,两个孩子身上发紫,可能是夜里冷的。”

    “村长……”

    “别喊了,先把人抬回去。”张自强一听就恼火,这人都这样了,这些人怎么还站得住?

    “我来我来!”

    宋老大跑过去,弯腰抱起宋家宝,手背触及那冰凉湿滑的东西,惊得他险些将宋家宝丢下去。

    “蛇,有蛇!”

    “天啊,孩子身下就躺着一条蛇。”

    众人惊叫,更有人低声议论,“这蛇不会是宋老二的化身吧,他可能是出来护他的孩子。”

    “我瞧着也是。”

    “啊……蛇钻进坟里去了。”

    众人还没议论完,就看到蛇扭动着身子,从坟旁的一个洞里钻了进去。一时,众人吓得汗毛竖起。

    他们这里有说法,如果坟周围出现的蛇,那都是已故之人的化身。因为蛇代表着阴暗邪恶。

    宋老头吓得脸色刷白,目光紧盯着那被火烧黑的坟头一角。

    这……这也太巧了吧?

    张自强扭头看去,见他脸色苍白,满头满脸的冷汗,不太放心的扯了下他的衣角。

    “宋叔。”

    “啊……”宋老头尖叫一声。

    张自强皱眉,“宋叔,你怎么……”

    众人齐齐看过去,宋老头猛的打了个哆嗦,咬咬嘴唇,“先把孩子弄回家吧,麻烦大家了。吕氏,你背三丫回家。”

    吕氏害怕宋玲身下也有蛇,站着不敢动。

    “爹,我怕!”

    “怕?你怕还敢干这缺德事?”宋老头怒目相瞪。

    张自强叹了一声,吩咐身后的妇人家,“阿彩娘,水花娘,你们几个帮帮忙,一起把宋家三丫头送下山吧。孩子都这样了,我们就当行善积德。”

    几个妇人点头,“好的,村长。”

    总算是解决了,众人又跟着回到宋家。

    宋老头不敢再耽搁,让人帮忙请了朱大富过来给孩子诊诊。屋里,两个孩子并肩躺在一张床上,一动不动。

    朱大富检查之后,摇摇头。

    宋老头惊问:“朱大夫,人怎么样了?你可一定要救救他们。”

    “孩子在山上饿了几天,又受了凉,人是饿晕的。醒来后,你给他们做些稀粥类的,不能一下子就碰油腻的东西。”

    朱大夫收拾药箱,“你让人到我家取药吧,孩子身上寒气重,得喝几剂药。”

    闻言,宋老头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床上的孩子梦魇出声,“爹,你带我们走吧,我们在家里太苦了,我们想跟爹一起走。”

    呃……宋老头瞬间僵化。

    顿时汗毛竖起。

    屋里其他人全都面色变了几变,相视一眼后,又默契的朝屋里四处扫看。

    “让人来取药,我先走了。”朱大富先遁了。

    “我家里还有事,人找到了,那我也先回去。”

    “我也要去一趟田里。”

    屋里的人,寻着理由,跟着一起离开。不知他们在外面说了什么,没多久,围在宋家看热闹的人,全部走了。

    “这些人是怎么一回事?一个个跑得忒快了,像是有鬼在赶他们一样。”吕氏端着刚煮好的在糊进来,忍不住的嘀咕。

    宋老头听见,弯腰拾起床前的鞋子,转个身二话不说就拿鞋子打吕氏的头,“黑心婆娘,你差点让我宋家二房断了香火,老子今天抽死你!看你还敢不敢?”

    哐当……碗砸在地上,吕氏撒腿就跑,“救命啊……”

    院子里,宋老大拦下宋老头,将吕氏护在身后,“爹,你别动怒,阿丽好心煮了吃的进去,怎么又惹爹生气了?”

    “她把两个孩子害成这样,她就错了!”

    “爹,孩子是自己跑的,现在人找回来了。你就消消气,这公爹打儿媳妇,说出去让人笑话啊。”

    “笑屁啊!”宋老头怒吼:“你再护着,我连你一起打。”

    “爹……”

    “宋老大,你这家我呆不下去了,呜呜呜……”吕氏跑回屋,收拾了衣服,直接跑回娘家去了。

    一时,家里乌烟瘴气。

    宋老大没去追,想着都在气头上,这个时候走开一个人也好。等过了这一阵,再去吕家接人。

    唉……这家……哪还像个家啊。

    温家那边。

    宋暖一直不醒,温崇正托人在镇上买了两大麻袋的纸钱回来。他一个人在宋老大坟前跪了一天一夜,每隔一个时辰就烧些纸钱。

    第二天一早,温月如泪流满面的跑到祖坟山找他。

    “二哥,行了!快回家吧,二嫂醒了,二嫂她终于醒过来了……”

    “你说什么?”温崇正跪到两腿发麻,站都站不起来。温月如连忙上前扶他起来,“二嫂醒了,她醒了。”

    兄妹二人踉踉跄跄的跑回家。

    不仅是温家人,全村人都以为宋暖死定了。

    后面,朱大富都不给宋暖复诊了,看着温崇正沉默摇头。温崇正听说了祖坟山的事,死马当活医,挑着纸钱来烧,诚心跪老丈人。

    没想到,温崇正跪一天一夜,人就醒了。

    一时,村民把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添油加醋,传得神乎其乎。

    宋暖醒后第二天,村里罕见的来了辆马车,马夫在村口寻人问了路,便直奔温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