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崇正摆手,不依,“我也喜欢吃这个,你不是说想要一个一目十三行的夫君吗?正好,我也补补。”

    这小子现学现卖,这话倒是让她反驳不了。

    “行!那个你吃,这个,你也得吃。”宋暖才不会这么就算了,笑了笑,道:“咱们有福同享,这只鸡一人一半。”

    “我其实……”

    “嗯?”宋暖嗯了一声,尾音拉得长长的,抬了抬下巴,挑眉,“咱们之间,应该是我说了算吧?”

    “有福同享,后面还有一句吧?”温崇正拿她没办法,接过鸡腿。

    “那一句不重要。”

    “为什么?”

    宋暖目露狡黠的看着他,问:“你舍得我受难?”

    温崇正摇头。

    闻言,宋暖笑了,“瞧吧,其实我挺了解你的,所以,下一句就不重要了。”

    温崇正笑笑,“夫妻本是同林鸟。”说完,他低头咬下一口鸡肉。嗯,味道还行,他似乎对烹饪也挺有天份的。

    宋暖笑而不语。

    这小子又套路她了。

    温崇正慢条斯理的吃着肉,根本不像宋暖那般豪迈,他吃东西的时候,有一种高贵优雅感。

    一如他身上的气质,生气时,自然散发的威严,和气时,自然而现的温润尔雅。

    他与温家任何一个人都很不同。

    “我也挺了解你的,所以,夫妻本是同林鸟的下一句也不重要了。”温崇正接过宋暖递过来的鸡翅,又补了一句,“因为你舍不得。”

    宋暖耸耸肩,咬了一口肉,“说实话,你烤的鸡不错,很香。如果再放一些其他调味,那就更好吃了。”

    她不着痕迹的跳过话题。

    温崇正也不恼。

    宋暖于他,虽然有许多谜团,但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这话她接,或是不接,都不重要。

    因为他懂!

    两人吃了东西,又喝了些水。

    宋暖看着竹筒,笑道:“不如用竹筒做套茶具,这样咱们以后上山,就可以在山上泡茶喝了。”

    说着,她从竹篓里找出几样草药,“这几样可以煎水代茶喝,你试试。我再去转一圈,晚一点就下山。”

    宋暖换了个竹篓背上,往另一边的林子走去。

    “暖暖,我陪你一起去。这样,还能有人跟你一起说说话。或者,你教我识草药,我不笨,我可以学的。”

    温崇正匆匆用水把火堆灭了。

    宋暖返回来。

    “你等我一下。”

    “好。”

    宋暖把空竹篓放下,背上那个满的竹篓,抱着树干,如同一只敏捷的灵猴般三窜五下就上了一半。

    她把竹篓取下,挂在树上显眼处。

    “暖暖,小心一点。”温崇正站在树下,抬头看着她单手抱着树干,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别担心,这个还难不到我。”宋暖挂好竹篓,正准备下去,眼角余光瞥见左边树干上长着一丛绿植。

    她睁大双眼打量了许久,还是不敢确定。

    “阿正,你在下面等我一下。”

    她又继续往那往上爬,再转身左边树干,狗趴式的一点一点的往树干那边挪去。

    树枝摇晃不止,树下的温崇正视线紧紧的跟着她,眨都不敢眨一下。

    “暖暖,你这是要去弄什么?小心!那树干细,摇得厉害。你先下来,咱们别冒险。”

    “我没事!”越靠近那丛绿植,宋暖就越是激动,心怦怦直跳,“阿正,我找到一味很贵重的草药。”

    今天不知是她运气好,还是温崇运气好。

    这个铁皮石斛有仙草之称,她正发愁着要花大价钱去给温崇正找这个。现在她那么巧就遇上了,真的太高兴了。

    宋暖越是靠近铁皮石斛,树近就晃得越厉害。

    温崇正的心都跟着那树枝一上一下起来,喉咙发紧,眼睛睁得发酸。他现在都不敢叫宋暖了,生怕她分心,然后会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

    终于挪到了铁皮石斛的面前。

    宋暖瞧着这茂盛的一大丛,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边了。

    有很多枝条都是四年以上的,还有不少今年的新枝条,茂盛的根须把整个树干都包起来了。

    真是可爱的东西。

    宋暖越看越喜欢,越来越高兴。

    她双脚交紧树干,一手抓着树干,一手取出挂在腰上柴刀,举刀就开始砍树干。

    树枝剧烈的晃着,几次都险些次她晃了下去。

    温崇正默默走到她的下方,时刻准备着做她的人肉皮垫。

    宋暖砍断铁皮石斛后面的那部分树干,就要砍断时,她低头往下看去,连忙喊道:“阿正,你让开,树枝马上要断了。”

    温崇正让开一些,还是紧张的看着她。

    宋暖举刀,再砍三刀,树枝啪的一声,从树上掉了下去。她往后挪了挪,继续砍铁皮石斛前的树干。

    只要这样,她才能取出这一截长着铁皮石斛的树干。

    这一次,她只砍到一半就缓下来,轻砍,怕砍太猛,铁皮石斛掉下去摔断枝条。

    没有了树叶,倒也看不出树枝晃得厉不厉害。

    宋暖的手脚都酸了,但看着马上就要砍断树干了,她又忘记了酸痛,继续慢慢轻砍。

    “阿正,我弄到手了。”

    宋暖雀跃欢呼,随着树干断了,她的身子也顿时失了平衡,酸麻的双勾不住身体的重量,她直直往下坠。

    “暖暖……”

    温崇正瞧着这一幕,被吓得肝胆俱裂。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找准她往下掉的位置,张开手臂,准备接住她。

    紧急之下,宋暖抓住从树上掉来的粗藤,人就那样荡下来。

    “阿正,你让开!”

    这个时候,宋暖已经控制不住身子往温崇正那边荡去。这力度,她知道如果撞过去,温崇正搞不好会被撞飞。

    温崇正一心扑在她的安危上,哪里顾得上让?

    他伸手去拉她。

    人的重心不稳,也跟着往一边扑去。

    宋暖连忙抓紧他的手,将他扯了回来,他扭头看来,她朝她看去。两人只看见彼此放大的脸,眨眼间,唇贴着唇。

    轰……宋暖瞪大双眼,愣住了。

    温崇正用力一扯,与她换了个方向。

    砰!

    他身子撞在大树上,不由闷哼一声。一手搂紧她的腰,一手紧握她的手,两人的唇还没有分开。

    咝……

    宋暖推开他,手捂着嘴,眉头紧皱,“好痛!”口腔里溢出一股血腥味,她知道一定是磕破唇了。

    毕竟刚才两人那样撞在一起。

    一滴血珠从温崇正的唇上冒出来,殷红的血珠在他白到病态的唇上,显得分外妖娆。

    他的眼角也泛着微红。

    宋暖望着他,一时移不开视线。

    两人静默凝望,片刻之后。

    温崇正伸手将她拉了回去,紧紧的将她按在怀里,心有余悸的道:“暖暖,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吓我?太危险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二更。

    还没有收藏的宝贝们,麻烦收藏一下,谢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