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抬眼,冲着温月初微微一笑。

    温月初一怔。

    这一幕落在温晗的眼里,眸底立刻涌现阴狠,他甚至怀疑昨晚是温月初和宋暖联手看他笑话的。

    手指收紧,拿着筷子的手背青筋突起。

    温晗一记冷光扫过去,温月初别开脸,不以为然。

    她还怕谁呢?

    谁都不怕!

    一顿晚饭,众人各怀心思。

    “暖暖,我们去祖母那里坐一会。”温崇正和宋暖是同时放下碗筷的,今晚二人表现得默契十足。

    “好!”宋暖点头,起身。

    李氏忍了一晚,终是忍不了了,她用力一拍桌面,怒视着宋暖,“大家都忙了一天,这碗筷和洗澡水,该你做了吧?”

    宋暖转身就走人。

    “祖母说了,半个月,然后再大家一起轮。”

    当她失忆吗?

    李氏气得抓起碗,直接就想砸向宋暖,温月娥连忙拦住她,“娘,别……别冲动!等一下,别是半个月变成一个月。”

    闻言,李氏闭目深呼吸,然后放下碗。

    对!她不能上了宋暖的当。

    若真砸了,有可能又要被罚半个月的家务。虽然罚她等于没罚,但是,这等于多给宋暖半个月挣钱的机会。

    李氏自然就万分不愿了。

    想通了一切,她就看向白氏。

    白氏很没骨气,打了哆嗦,立刻应道:“大嫂,这些我和月如来收拾就行,洗澡水烧好后,我会让月如去叫你。”

    李氏满意的点点头。

    心里的郁闷少了几分。

    温月初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白氏一眼,然后起身走人。还真是李氏养的狗啊,她就不能活得像个人一点吗?

    白氏的头低得不能再低了,眼角湿润,心里有滴血。

    她知道温月初是怎么想的?

    “娘。”温月如轻唤了一声,白氏摇头,泪水滴落下来。“娘,你别这样,姐姐她……”

    “哭什么哭?别在我们面前哭,搞得好像是我们大房的人欺负了你一样。”李氏本就一肚子火,见李氏这个样子,举手就往白氏脑袋上打去,“天天哭丧着脸,什么霉运都被你招来了。”

    这一下像是打开了白氏眼泪匝门,她第一次在李氏面前哽咽出声,捂着嘴哭得全身颤抖。

    “还哭?”

    “大伯娘,你别打我娘,别打了。”温月如将白氏护在身后。

    李氏瞧着温月如也敢反了,火气更大,一手揪着温月如的耳边,一手扯着白氏的头发。

    “你们两个都反了不是?让你们干活,你们哪来那么多的话?哭,哭什么哭?家里又没死人。”

    “大嫂,你生气了,打我就行,你放开月如吧。”

    “大伯娘,你放开我娘,我……”

    哐当!

    温月初不知何时返回门口,拿着外面屋檐下的破口小坛丢进来。小坛子在李氏身边砸破,碎了一声。

    李氏吓得跳出几步。

    定神过来,指着温月初就大骂:“不要脸的东西,做人小妾,被人赶出门,你赖在家里好吃赖做也就算了,你还敢撒野?”

    温月初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既然知道我已无脸面可败,你还像疯狗一样骂我,难道就不怕我立刻跟你闹个人仰马翻吗?”

    “你?”

    “温晗,不劝劝你娘吗?”温月初不理会李氏,径自看向温晗。

    “阿晗?”李氏奇怪的看向温晗,“她怎么?”

    “娘,别与这种人一般见识。”温晗一直坐着,这进被点名才出声。他起身看向李氏,“娘,这里会有人收拾的。我有事要与你商量,我们回屋说话。”

    知子莫若母。

    李氏瞧着,大概知道温晗有什么短被温月初捏着了。

    “好!我陪你回屋。”

    温月娥也跟着离开。

    温老大是个憨厚的人,但却唯李氏之命是从,十足十的俱内。眼下这样子,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二弟妹,你大嫂脾气不大好,你别往心里去。”他只抛下这么一句,便匆匆走了。

    温月初还站在原地,摇摇头,道:“活该啊!自己都护不住,还活着做什么?”

    “姐姐……”

    温月如抬头看去,温月初已经走了。

    白氏捂着脸,伤心的哭了。

    温月如连忙安抚她,“娘,你别这样!我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如果真的不关心你,她就不会返回来帮你了。娘……你别哭啊。”

    白氏听着,却是越哭越大声。

    有种停不下来的节奏。

    那边,温老太屋里。

    堂屋里的动静那么大,这屋里的三人自然也全都听见了。温老太将空碗递给温崇正,长叹一声,“唉……这个家啊,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以前那样和和美美的。”

    以前有多久?

    那已经是温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了。

    那时候温老爷子掌家,家里还真没人敢这样。

    “祖母,你安心养身子,天天这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温崇正搁下碗,又倒了杯温水过来,“祖母,刚喝了药,嘴里苦,漱漱口吧。”

    温老太摆摆手,“不用!我嘴里不苦。”

    真正苦的地方是心里。

    那里漱不了,洗不了,只能被苦水泡着。

    “的确天天如此。”

    “祖母,你快些好起来,由你管着这个家,这种事才能少一些。”宋暖握紧了温老太的手。

    “我也管不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么多年了,我管不了,她们也习惯了。唉!由她们去吧。”

    温老太又叹了一声,反手握紧了宋暖的手。她抬头看向温崇正,拉过他的手覆在宋暖的手上,“如今,只要你们能幸福,我就满足了。”

    “祖母,我和暖暖会好好过日子的。”温崇正说着,扭头看向宋暖,“暖暖,你说是吧?”

    “嗯。”宋暖点头,“祖母,我和阿正会扶持着好好过日子。祖母好好养身子,我和阿正会努力孝顺你的。”

    “好好好!”温老太一脸欣慰的点头。

    温崇正与宋暖相视一眼,心意相通。

    第二天一早,温晗就匆匆回镇上的书院了,连早饭都没有用。

    宋暖不知他们母子在背后商量了什么,之后的几天,李氏倒是一反常态,从不与宋暖起冲突。

    “阿正,我们今天上后山挖黄苓。”

    还有两天,宋暖就要轮留做家务了,她见天气不错,便想去把后山的黄苓挖回来。

    趁着天气好,挖回来处理后,也能尽快晒干。

    温崇正点头,“好!”

    外面,李氏匆匆跑回屋里,一脸兴奋。

    ------题外话------

    第二次PK有结果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这次大妞妞顺利过关了。

    余下的任务是天天码字存稿,争取以后能在更新和情节上满足大家。

    至于何时上架?

    这个还未有确切的消息,一切听编的安排。

    如果有了一手消息,我一定及时告诉大家。

    最后,再说声,谢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